[综漫同人]披上原神主C马甲穿越综漫——荔枝虾球
时间:2022-06-18 09:07:26

  “好主意!”说完,他又想到了什么,看向伏黑甚尔,“虽然说难得你把他给救活了,但如果他还要杀人的话,我会再次杀了他哦。”
  说着,玩家察觉到他的杀意,上前一步:“你有杀人的权力么?”
  “嗯?”五条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这样询问。
  他向来是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现在居然有人问他权力?
  于是五条悟笑了:“当然有。”
  “是吗,我不相信。”然而玩家完全不给他面子,“杀人的权力不可能掌握在个人的手里,虽然他确实犯了法,但也应该交由专门的人士去处理,按照法律进行查处。”
  “不然的话,法律与规则也就失去了意义。”
  五条悟却表示不服,在他看来,自己就是规则,伏黑甚尔可是杀了他诶!他必须反杀!
  眼看着这边要开启一段漫长的争论,派蒙迅速飞了过来:“烟绯,还没好吗?我都饿了!”然后又暗示着指了指某个方向,“那边躺着的人好惨哦。”
  玩家顺着派蒙指的方向看去,啊,那不是动漫中的反派吗?不过动漫留下的印象真的可信吗?刚刚这人的举动可不像是反派啊。
  或许后期会黑化?
  不过无论如何,把人就这么放着确实有些不人道,于是玩家开口道:“要不要先送他去治疗?”
  五条悟巴不得赶紧走,虽然他对烟绯很感兴趣,但一听她说话就头疼也是事实啊!
  正准备打电话通知人来接走夏油杰,五条悟看到了跪坐在夏油杰身边的天内理子,动作一顿。
  “黑井在外面,你想走的话我可以当没看见。”
  这是他和夏油杰早就说好的事情,可惜夏油杰现在晕倒了,不然这种话他都是让夏油杰说的。
  他可不喜欢说这种话。
  天内理子望向他,眼中还带着泪花,泪光下,眼中是细碎的茫然。
  她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
  玩家没看过动漫,此刻也不好插手,更搞不清什么走不走的。
  但他有个好办法,只见玩家伸手一捞,拽住了派蒙的腿,在派蒙的惊呼声中把她丢到了天内理子的怀里。
  “我不知道你要去哪,但只要是你能够安心活下去地方,无论在哪里都好。”
  顿了顿,玩家看向派蒙:“这是应急食物,饿了可以吃。”
  “才不可以吃啊!”派蒙反驳。
  天内理子抱着派蒙,像抱着一个玩偶一般,有些傻愣愣的,好一会儿才笑道:“嗯,我会吃的。”
  派蒙惊恐:“烟绯你在送派蒙入虎口啊!”
  见她似乎当真了,玩家有些无奈,也不再开玩笑,然而认真道:“派蒙是很称职的向导,也是陪伴了我许久的同伴。”
  听着这样的介绍,派蒙有些感动:“旅、烟绯……”
  “所以,在遇到危险的时候,可以扔出她吸引注意力。”
  派蒙呆滞:“……哈?”
  “这个时候派蒙应该会哭着飞回来找我,如果我能赶上的话,还能救你们。”
  派蒙:???
  “赶不上的话……就把派蒙烤了吧,反正是应急食物。”
  派蒙:!!!
 
 
第7章 
  夏油杰睁开双眼,发现自己正躺在病床上,周围是病房特有的苍白。
  记忆回笼,他想起自己晕倒前的景象,担心着天内理子的安危,顿时躺不下去了,急匆匆地就想下床,然而刚一转身,便看到了一个人。
  红色是一种热烈的颜色,现在,这股热烈正坐在他的床边,看着一本厚厚的书。
  “嗯?你醒了?”少女的声音带着一丝丝倦意,不过很快她又恢复了活泼,“要不要我喊人?”
  夏油杰只觉得有些玄幻,她不是咒灵吗?怎么光明正大坐在这里。
  感受到夏油杰并不礼貌的视线,玩家有点不爽,他直白道:“一看你眼神就知道你在想什么,我才不是咒灵那种恶心玩意儿!”
  夏油杰看了她一会儿,也是这时病房里就他们二人,他才注意到,眼前的少女是真的很干净,一点也不像咒灵。
  ——难怪她之前连咒灵是什么都不知道。
  现在能明确说出咒灵是一种恶心玩意儿,想来也是了解到了咒灵的情况,而此刻他们身处高专内部,显然是高专的人告诉了她,也就是说,她的身份应该是被确认无害了。
  ——当然,有害也不可能跑到病人的病床旁边,早被关起来了。
  “抱歉。”想到这里,夏油杰果断道歉,“之前是我看错了。”
  他的态度很是诚恳,于是玩家满意地看了他一眼:“这还差不多。”然后收起厚厚的书。
  感谢夏油杰,在他醒来之前,玩家已经看了老半天关于法律的书了,毕竟上来就说自己是为了了解异世界的法律——所以烟绯果然是坑他吧!
  好端端的说什么了解法律!现在要遵从人设的是他啊!天知道玩家以前从未学过法,最讨厌的事情就是背书,为了不背书,上学的时候还特地学了理科。
  ——后来才知道,不管学文学理,都要背书。
  好不容易背完了大学步入社会,玩家这才发现,新的考试才刚刚开始,更多的背书还在等着他。
  终于,他死了,终于可以享受没有背书的快乐生涯。
  然而,万万没想到,他居然在动漫的世界里背法律!
  他上辈子是毁灭了地球才要遭到这样的报应吗!
  啊,好像确实是。
  玩家想起,自己的世界好像就是因为自己不科学的死亡而灵异化……某种程度上确实是毁灭了世界呢。
  “天内理子已经离开了日本。”拉回跑偏的思绪,玩家直接说出了夏油杰现在最想知道的事情,“我让派蒙跟着过去了,等确定她们安全之后,派蒙就会回来。”
  “派蒙?”
  “啊,我还没跟你介绍是吧,我是烟绯,是来自异世界的律法师,派蒙是和我一起旅行的同伴,就是你之前看到的飘在我身边的小家伙。”
  夏油杰回忆了一下,然后问道:“她也不是咒灵?”
  玩家笑了:“这话你可别当着派蒙的面说,她会哭的。”
  虽说玩家经常欺负派蒙,但毕竟是自己的同伴,要是让别人欺负哭了,那可说不过去。
  听着烟绯话里对同伴的维护,夏油杰对她的印象可以说是十分不错了,
  然而下一秒,烟绯的话就和炮仗一般快速地吐出:“而且你的这种说法严重侵犯了我和派蒙的名誉权,如果你不收回的话,我会考虑起诉你的。”
  夏油杰:“……哈?”
  “至于那个杀手,嗯,伏黑甚尔。”玩家提起了这个名字,果然吸引了夏油杰的注意,只见他狠狠皱着眉头,显然是对伏黑甚尔印象深刻。
  “很可惜,他是专业的,所以他以前的杀人行为并没有什么证据。”
  夏油杰忍不住握紧了拳,他想起伏黑甚尔踩着他的头,嘲讽着他被猴子打倒,想起伏黑甚尔是被普通人组成的盘星教雇佣来杀人……
  果然,这些猴子真的是无可救药,连惩处伏黑甚尔这样的杀手也做不到。
  “但是。”像是大喘气一般,烟绯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一次他杀害天内理子未遂,证据确凿,虽说理子因为逃往国外无法出庭,但最终还是判处了伏黑甚尔十年的有期徒刑。”
  夏油杰猛地睁大了双眼。
  “另外,他身上应该还有别的罪名,比如他的儿子伏黑惠,被他以高价卖给了他人,这涉及人口买卖,不过相关的法律条文我还没看到,后续我会处理这些的。”
  玩家一本正经地念着自己这段时间处理的事情,心中莫名有些自豪。
  结果一抬头,就看见夏油杰愣怔的表情。
  他忽然就在想,这样一个认真善良的少年,究竟是如何变成动漫里的反派呢?
  “哟!”忽然,门被猛地推开,五条悟提着几袋甜品走了进来,良好的视力让他清晰地看到了夏油杰表情。
  “哈哈哈杰你什么表情啊!”他捧腹大笑,完全没有形象的样子,“果然是被烟绯的法律吓到了吧!”
  玩家转过头:“五条悟,恶意揣度他人,你——”
  “停停停!”五条悟赶紧止住了烟绯的话,“我知道了,我犯法了,以后不这样干了。”
  玩家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慢悠悠道:“恶意揣度他人并不犯法,只是不道德而已。”
  “噗。”这下夏油杰也笑了,“哈哈哈悟你个法盲!”
  “哈?你说谁是法盲啊!”五条悟表示不服,“烟绯那边的律法,你知道几条啊你!”
  夏油杰动作一顿。
  五条悟笑了:“果然你不知道吧!你才是法盲!”
  一个井字跳到了夏油杰的头上,他冷笑一声:“我不知道我可以学,你可以吗?”
  “哈?”五条悟也被挑起了战意,苍蓝色的眸子很是犀利,“这世上还没有我五条悟学不会的东西!”
  “砰——”
  忽然,一声巨响打断了两人的争吵,只见烟绯不知从哪搬来厚厚一摞书,放到地面上的时候发出巨大的响声,激起一地灰尘。
  五条悟咽了咽口水:“我忽然想起来,我最近刚刚领悟了新的术式,没时间学这个呢。”
  夏油杰猛地转头,满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五条悟。
  然而五条悟越说越是理直气壮:“况且法律这种东西,只要有人知道就好了啊!我有钱,可以雇佣人告诉我应该怎么做!”
  玩家思考了一下,自己来到异世界肯定是需要开销的,尤其是他还养着个派蒙,在吃上肯定要消费不少,最终必然是要走上烟绯的老路。
  那么既然都要做,那为什么不找财大气粗的五条悟呢?
  于是他迅速开口:“你可以雇佣我,做你的法律顾问。”虽然很想开烟绯的高价,但考虑到自己只是一个披马甲的半吊子,还是低调一点比较好。
  “咨询一条二十万日元,新店开业,我可以给你打折。”
  话音刚落,烟绯的声音便在玩家的脑海中响起:“怎么可以打折?我烟绯的咨询价格,当然不能便宜!”
  玩家动作一顿。
  [你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啊。”烟绯的声音听不出端倪,还是一如既往的活泼,“先别扯些有的没的,你给我把价格开高点,别说出去找我烟绯咨询一次的价格那么低!”
  [可是我没你的本事啊,而且我现在也没把这些都背下来。]
  “唔……那我来背,需要的话你就问我。”烟绯的语气中带着点愉悦,“是新的律法!感觉又能开阔眼界了!”
  该说不愧是角色本人么,做一件事完全是发自内心的喜好,而不像玩家,为了符合人设才强迫自己学习。
  不过有烟绯在,玩家也松了口气,他是真的不擅长背书,就算强行背下来了,也很难运用自如,现在有了烟绯的帮助,就相当于多了个外置大脑,比之前要轻松多了。
  然而,就在玩家内心喜滋滋的时候,烟绯的声音再次响起。
  “不过,你找我咨询律法的时候,我也会向你收费的,这是规定,不能违反。”
  [烟绯?咱俩谁跟谁啊?]
  玩家急了。
  [法理与人情,就不能通融通融吗?]
  “哎呀,看来旅行者你看书还是有点用的嘛。”烟绯在玩家的脑海里笑嘻嘻,“都知道说这种话了。”
  “不过收费肯定是要收费的,记得准备好摩拉哦~”
  说完,烟绯就下线了。
  玩家顿时一阵憋屈,为什么马甲可以和他交流,他却不能和马甲交流呢?
  算了,他用别人的马甲,他理亏。
  “咳,我思考了一下,我这也是小本生意,打折多了也会赔本,不如就给你打个十五折吧。”
 
 
第8章 
  一年后,玩家逐渐熟悉了烟绯的马甲,通过记忆律法的方式,总算是把扮演度提到了50%。
  然后左右横跳。
  当然,这一年玩家也不是什么都没做,他首先了解了这里的时间,比如五条悟,他们相遇的时候是17岁,而现在嘛,也有18岁了。
  而他记得,动漫中出场的五条悟是28岁,也就是说,他来早了,来早了十年。
  在了解到这一点后,玩家就有点想走了,虽然这一年背律法背得是昏天黑地,但玩家还是记得自己最初的目标的,他要让这个世界的人真心祝愿自己回家。
  但是这个目标有些过于虚幻,以至于他现在都有些想不通该如何实现。
  “哟!烟绯,在这儿想什么呢?”五条悟的声音打断了玩家的沉思。
  玩家此刻正靠坐在高专的走廊里,虽然不是学生,但在这一年里,他也通过五条悟的关系成为了这边的法律顾问,对于高专的学生在完成任务中遇到的法律问题进行一些帮助。
  而五条悟的到来,也让他忽然产生了某种想法。
  ——要不要直接说一下自己的情况?
  玩家从来都不会些弯弯绕绕的,尤其是在使用了大量原神马甲之后,他更加喜欢以真诚待人,而过往的经历也告诉他,这样的真诚是会得到同样回馈的。
  于是他斟酌了一下语句,便直言道:“我好像,回不去了。”
  玩家自己的来历过于匪夷所思,他只能用别人能够理解的方式讲述。
  “我原本只是来这里看看异世的风景,了解更多的法律,可是无论走的多远,我都会怀念我最初的故乡。”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