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同人]披上原神主C马甲穿越综漫——荔枝虾球
时间:2022-06-18 09:07:26

  这是强制性要求扮演吗!明明之前没有的!
  正这样想着,玩家感到耳边一阵拳风,他险之又险地躲了开去,然后便看到那一拳的拳风划过派蒙破破烂烂的小披风,吓得派蒙颜色都花白了。
  “你不要打我呀!都是烟绯在和你打架!”派蒙迅速甩锅,“我只是一个没有战力的应急食物!”
  这个时候倒是承认你是应急食物了啊屑派蒙!
  玩家是不指望派蒙了,这种时候只能靠自己,不得不说扮演度这玩意儿着实坑爹,所谓的49%可不是49级那么简单,毕竟他49级的烟绯也可以打出一万多的输出。
  所谓的49%,指的是各方各面的能力,包括反应能力、移动速度、攻击伤害等等方面,他之前以烟绯的半仙之躯却看不清伏黑甚尔的动作也是因此。
  “旅行者,这样下去可不行啊。”
  烟绯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她似乎也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语气带上了些许严肃。
  “你的动作很不协调,是使用我身体的过程中出现了什么问题吗?”
  不愧是烟绯,这一点小细节她都注意到了,玩家也不隐瞒,毕竟生死关头,他也不希望自己第一个马甲就这样死翘翘了。
  ——相信他,就算有七天神像可以复活,但如果马甲真死了,提瓦特的大家会疯掉的!以后一定不会让他一个人出来的!
  “系统这边多了一个新设定,把扮演度和实力挂钩了,我现在扮演度不够,实力上不去。”
  玩家一边快速地说着,一边躲开伏黑甚尔的攻击,顺带着放了个火球,可惜对上有准备的伏黑甚尔,只能打空。
  “扮演度?”烟绯思考了一下,迅速理解了玩家的意思,“也就是说,你要符合我的形象才能使用我的能力?”
  玩家点头,他正想让烟绯教自己说几句能提升扮演度的话,比如背几句法条什么的,结果烟绯的声音快速响起。
  “那就让我来啊。”
  “啊?”玩家的动作一僵,险些被伏黑甚尔打中,但依旧跟个呆头鹅似的杵那儿。
  【玩家扮演度:32%,可发挥角色实力:32%。】
  好家伙,就这一下,又降了。
  玩家赶紧调整好表情:“什么你来啊?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你才开玩笑呢,我可是律法专家,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开玩笑?”
  该说不愧是本人么,虽然玩家在使用马甲之前做了一些了解,但也没有本人的那种感觉,就比如玩家虽然知道烟绯[过度严谨],但在扮演的时候也不会细节到这方面。
  况且玩家一直都有注意控制自己的扮演度,在扮演的同时保留自己的部分性格特征作为“锚点”,防止丧失自我,所以系统所谓的扮演度,实际上根本就上不去。
  ——所以刚刚烟绯那句仿佛开玩笑的话,确实是解决问题最好的方法。
  再次一个滑跪躲开伏黑甚尔的攻击,看着因为自己狼狈躲藏而掉下的扮演度,玩家忍不住大声问道:“可是怎么你来啊!”
  忽然,仿佛有一个温热的身躯贴上了玩家的后背,轻声的呢喃在他耳边响起,拂过一阵暖风。
  “这样来。”
  像是到了上帝视角,玩家感觉自己的灵魂到了别处,以一种更加宏观的视野看着原本自己所在地发生的事情。
  他忍不住伸出手,却发现,这是烟绯的身体。
  再四处看看,是尘歌壶。
  所以烟绯是和他调换了身体吗?
  另一边,烟绯掌握了这具由系统数据构建的躯体,她忍不住握了握自己的手,好奇道:“还真是一模一样啊。”然后低头,“嗯,连胸围也一样。”
  一边说着,一边侧身躲开攻击,与刚刚的狼狈完全不同。
  注意到烟绯的变化,伏黑甚尔也暂停了攻击,他总觉得眼前这个少女哪里不一样了。
  最直观的感受,就是她从刚刚费点力就可以随便杀死,变得很难杀死了。
  “你怎么回事?”
  “嗯?”烟绯抬眼,朝他露出一个有些活泼的笑,“没什么,只是代打罢了。”
  她随意地走了走,伸展了一下身体:“嗯,你们的世界代打应该不犯法吧?”伴随着一句句话的说出,她感觉身体更加轻松了。
  或许这就是玩家所说的扮演度影响实力的体现。
  “我们的世界?”
  “嗯?你终于肯听我说话了?”烟绯竖起一根手指,“我是来自异世界的律法师,本来想着到你们的世界或许能了解更多关于律法的知识,没想到上来就遇上了这场面。”
  “杀人未遂,我想在任何一个世界,都是违法的吧?”
  说完,趁着伏黑甚尔还没反应过来,烟绯引发喷薄爆发的烈火,与此同时,她的周身也出现了一个护盾。
  “食炎之罚!”
  与玩家奇妙的仪式感不同,在烟绯看来,眼前的敌人很是强大,尤其擅长近身搏斗,那么在战斗中她就不能留手。
  她得快,如果能凭借自己爆/炸的伤害直接打倒对方,那么就不用担心对方伤害到自己了,与此同时,如果无法打倒对方,她还需要有抵挡伤害的盾,而她的元素爆发是再适合不过的了。
  因此,烟绯半点没犹豫,直接开大。
  火焰的攻击能够在一定程度上遮掩视线,趁着烈火喷发,烟绯迅速跑到了天内理子的身边。
  刚刚的一幕她也看到了,不过玩家考虑的是这段动漫他没看过,而烟绯考虑的则是伏黑甚尔攻击的对象。
  如果无法打倒这个敌人,最好的办法就是逃跑,她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带上天内理子离开这里。
  “理子……是吧?快跟我走,那家伙太强了,虽然我也不是打不过他,但这样拖下去没完没了的,他可能会直接过来杀了你。”
  然而天内理子并不配合她:“不行,夏油他——”
  “砰——”远处传来巨响,烟绯猛地转头,只见伏黑甚尔的衣服都被烧破了,露出健壮的肉/体,夸张的胸肌,紧实的腹肌,上面却没有一点烧过的痕迹。
  她的攻击没有奏效。
  饶是烟绯也忍不住皱眉,即使她已经操作了这幅身体一段时间,但扮演度还没有达到最高,她就无法使出全部的力量,而对付眼前这个强大的存在,如果不能使出全力,恐怕就算是她也会死去吧。
  烟绯清楚,马甲终究是马甲,就算死去也没什么,可她身边的少女却是无辜的,在这样一个青春年华里死去,也未免太过残忍。
  她无法接受这样的违法案件在自己眼前发生。
  翠绿的眸中染上坚定,烟绯站到天内理子的身前,轻声道:“我知道你不信任我,也知道你担心这里躺着的这个人,所以你才不肯跟我逃走。”
  天内理子的心一紧。
  半跪着的她微微抬头,便看见烟绯朝她转身,露出一个安抚的笑。
  “但是啊,即使再弱小,面对死亡的威胁时,我们也要努力挣扎,绝不能给凶手半点机会。”
  她转过身,纤瘦的背影透着某种坚定:“指不定,我们就能遇上前来拯救我们的人呢?”
  话音落下,她再次抬手,重击凝结的法印出现在伏黑甚尔的头顶,狠狠坠下,却再次被躲过。
  这场战斗很难分出结果,因为她打不到伏黑甚尔,而伏黑甚尔的攻击也会被她躲过。
  但当烟绯站到天内理子的身前时,她就知道自己输了。
  玩家没有联手的境地或许才是正确的,现在的她反而暴露了弱点——她无法躲开攻击了,因为她的背后就是天内理子。
  “砰——”
  一声巨响过后,一个有些狼狈的身影挡在了烟绯身前。
  白色的发,苍蓝的眼眸,以及一个奇怪的手印。
  “嗨,好久不见。”
 
 
第6章 
  看着眼前活生生的五条悟,伏黑甚尔震惊地睁大了眼,面对笑得可以说有些疯狂的五条悟,他甚至想要逃走。
  “反转术式?”只有这个可能了,他必然是领悟了反转术式,才能在那样的伤害下活下来。
  “没错……”五条悟嗨起来了,他兴奋地想要解说自己刚刚在生死之际领悟的新技能,然而还没说什么,身后响起一个声音。
  “呜哇!这个人看上去好可怕!旅……烟绯!快保护我!”
  六眼的良好视力让他看到,一个小小的不明漂浮生物正在说话。
  而顺着这个不明漂浮生物的话语,五条悟又看向了另一个不怎么像人类的人:“嗯?不是咒灵?”
  明明不是人类,却也不是咒灵,六眼告诉他,眼前的少女体内流动的能量绝不是负面能量,相反,他甚至觉得……这就像神明一样。
  “神?怎么可能。”五条悟差点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他曾经见过的神,大多是村庄中因为扭曲的信仰而产生的咒灵,哪会有少女这样清澈的气息?
  “喂,你叫什么名字?”
  不过,好奇心还是有的,对这样一个存在,他的初始好感度还挺高。
  烟绯眨了眨眼,她自然听到了五条悟所说的“神”这个字眼,再看看眼下的战局,估摸着需要自己战斗的场合也不多了,便果断把玩家拉过来。
  [打累了,换你。]
  留下这样一句话,烟绯便回了尘歌壶,说什么也不肯出来了。
  玩家被忽然拉出来,只觉得有些无奈,即使他知道此刻的场合更适合自己出场。
  ——毕竟,玩家知道五条悟。
  但刚刚烟绯换身体这个操作……真的不会有问题吗?玩家自己是没什么感觉,但他总有些担心,毕竟烟绯走得太急了。
  急迫得仿佛,只要再晚走一会儿,就会被发现什么一样。
  可是玩家却不能声张,他不能浪费烟绯的好意。
  “我是烟绯,哎呀,感觉都自我介绍好多次了。”努力模仿着刚刚烟绯的姿态,玩家观察着五条悟的表情,没看到什么奇怪的地方,显然是没有发现不同。
  “我是来自异世界的律法专家,算是半人半仙吧,你的说法也没什么错。”玩家顿了顿,又补上了烟绯刚刚的说法,“来这里主要是想了解一下异世界的律法,学习学习。”
  “你学习跑这儿?”五条悟挑眉,“这么不怕死?”
  “你在说什么呀!”派蒙也是胆子大了,飞到五条悟的身前,“烟绯那——么厉害,怎么会死哦!”
  玩家忍不住看了一眼派蒙,总觉得派蒙在给他竖flag。
  下一秒,五条悟伸手捉住派蒙:“你这小家伙是什么东西?”
  “派蒙就是派蒙啊!不是什么东西……啊不对,啊!总之快放手啦!派蒙要秃啦!”派蒙努力地挣扎着,好一会儿才等到五条悟松手,心疼地摸着自己掉落的白发。
  “旅、烟绯!你就这么看着派蒙被欺负吗?”
  玩家顿了顿,抬手一个火球封住了伏黑甚尔离去的路,然后一本正经对着五条悟道:“不要薅派蒙的毛,她是应急食品。”
  “对,派蒙是应——不对啦!”派蒙愤怒地摆手,“还有刚刚掉下来的是头发!不是毛!”
  “啧。”
  “你又这样!”
  五条悟忍不住笑出了声,不过刚刚烟绯的动作也算是提醒了他,眼下夏油杰被打晕,天内理子还有危险,再这么随意下去,就算他变强了,也不能保证会不会翻车。
  于是他对准伏黑甚尔,准备用用自己新掌握的术式。
  一看他的手势,玩家就知道五条悟要干嘛,很显然这是要开大了啊!
  「虚式·茈」
  没有说太多的话,本来五条悟是有很强的倾诉欲的,而且咒术师本身也有透露情报变强的设定,但现在这边有他担心的夏油杰,还有让他感兴趣的烟绯,怎么看都是这边更重要点。
  躲避的空间被烟绯的火封住,伏黑甚尔只能选择硬接,可再强大的肉/体也无法接住这样强力的一招,伏黑甚尔半边身子都被轰没,想来就算是他也无法活下来了吧。
  看着这样的结果,五条悟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询问道:“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没有。”
  可是临死之前,伏黑甚尔忽然想起了自己儿子,伏黑惠。
  “再过两三年,我的儿子就会被卖给禅院家了,随——”话没说完,一块色泽黯淡的烤肉排被塞到他嘴里。
  味道很是奇怪,或者说,难吃。
  伏黑甚尔正想斥责是谁这么没公德心,连遗言都不让他说完就给他吃这种奇怪的东西,再一看是烟绯,他忽然在想,这是在报复自己吗?
  思绪飘得有些远,远到伏黑甚尔都有些惊讶自己居然还没死。
  再一低头,那致命伤居然恢复了大半!
  虽然没有完全好,但现在凭借他的体质已经完全可以自己恢复了。
  伏黑甚尔抬起头,忍不住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烟绯,他难以想象,这个之前差点被自己杀死的少女居然会这么好心。
  “卖儿子?你犯法了你知道吗!”
  然而下一秒,烟绯的话就打破了伏黑甚尔尚算良好的印象,法、法、法,这聒噪的女人怎么一直在提这个?
  五条悟也感兴趣地凑过来:“哇哦,这都能治好,是什么异世界的黑科技吗?”
  玩家瞥了他一眼:“杀人未遂,你也犯法了……不过好像是他先动手的?你们这边正当防卫怎么算?”
  五条悟听得头大,他掀起了自己的头发,露出之前被伏黑甚尔贯穿留下的疤,委委屈屈道:“人家刚刚可是被贯穿了头部呢,还要听这么多,头好疼啊!”
  玩家一阵无语,就算是帅哥,也不要做这种少女姿态啊!
  于是他移开了视线:“嗯,那你要不要休息一下。”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