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同人]披上原神主C马甲穿越综漫——荔枝虾球
时间:2022-06-18 09:07:26

  看着四个小萝莉满脸认真的样子,玩家有些不好意思驳了她们的好意,可是真要让她们来保护自己,也有点说不过去。
  于是玩家摸了摸她们的头,从身后掏出了派蒙。
  所有人:!!
  因为玩家的动作有点大,本来还在睡觉的派蒙揉了揉眼睛,又擦了擦嘴角的口水:“我的甜甜花酿鸡……天、天亮了?”
  “派蒙一直是我的向导,所以第一个世界我也想带着派蒙。”
  “旅行者!”派蒙闻言一下子就清醒了,她感动道,“不愧是我派蒙最好的伙伴!”
  说起来派蒙还是玩家在尘歌壶里捡到的,刚一见面这小家伙就扑到了玩家身上,哭湿了他的衣服。
  似乎这个派蒙也经历了游戏中的一切,不过玩家不在这个世界的时候,她却一直在沉睡,直到被玩家找到。
  之所以被玩家藏在身后,实在是她在大餐筹备的时候偷吃了一堆,现在已经撑得飞不动了。
  决定了派蒙陪伴,其他人也没什么好说的,毕竟派蒙和玩家的关系大家都知道,这时候也争不了什么。
  不如——等等下次。
  于是,这场宴会总算是完满地落幕,所有人都和和气气地离开了。
  ——除了烟绯。
  “旅行者你就收留我吧,在你回来之前我是不敢出这个壶了。”烟绯死死拉着玩家的衣角,“刚刚那个魈一直在瞪我!只要我出去他一定叉死我!”
  玩家抽了抽嘴角:“倒不至于。”
  可惜劝不动烟绯,最终只能叹了口气:“那我去的这段时间,你一个人留在这里没事吧?”
  烟绯竖起一个大拇指:“我是谁啊?实在无聊我就在你这儿默写法条。”
  玩家一抖,忽然想起自己要扮演的是律法师。
  ——所以他为什么要抽出这个伤人伤己的角色?
  不过事情已经决定,玩家只能摇了摇头,甩去烦杂的思绪。
  尘歌壶自成一片天地,而玩家则在这里放了一扇门,样式和游戏里活动的门一样,也算是他偷懒了。
  深吸一口气,玩家在烟绯的目送下踏进门内,一瞬间,世界骤然变换。
  仿佛灵魂被抽出,然后安放到某个躯体之中,不过玩家感觉差别不大,毕竟空哥和烟绯都穿的露腰。
  降落的地方感觉有些陌生,至少玩家看到的第一张少女的脸是陌生的,还有一个……那不是咒回的大反派吗?不对,脑袋上没有缝合线?
  他们怎么都警惕地看着我?
  下一秒,一声枪响,玩家反应极快,迅速拉过旁边的派蒙一挡。
  “嗷——”
 
 
第4章 
  “嗷!”看着衣服上被子弹穿过留下的洞,派蒙心疼地转了一圈,然后飞到玩家的面前,狠狠指责,“旅——行——者!”
  然而一只手捂住了派蒙的嘴:“我是烟绯,老喊错名字可不行啊小家伙。”
  翠绿的眸子本该是自信活泼的,不过此刻玩家正在威胁派蒙,于是派蒙只感到一阵背后发凉,再一看这双眼,满是杀气。
  “烟、烟绯。”派蒙的声音有些小了下去,后来一想,自己瞎想什么呢,旅行者和她什么关系啊!怎么可能会有杀气!
  不行!她派蒙绝对不能就此怂了!
  “不过你说什么也不能拿我当盾牌啊!”派蒙指了指自己的小披风,“你看!这里都破了!你帮我缝啊!”
  “啧。”
  “!!你刚刚是不是露出了很嫌弃的眼神!”派蒙生气了,哄不好的那种!
  玩家移开眼神:“没有,怎么会呢。”
  派蒙气得翻滚:“你好敷衍!”
  然而话音而落下,一只手抓住了派蒙,紧跟其后的是几声枪响。
  “砰——砰——砰——”
  明明瞄准的不是玩家,但玩家总能以一种奇葩的姿势接下子弹,只不过,用的是派蒙。
  游戏中,派蒙就有个无法攻击的特质,尽管玩家很想在战斗中把派蒙卖了,但可惜并不能实现。
  终于,在这里,玩家实现了自己的梦想。
  握着派蒙的脚,玩家露出一个温和的笑,看向另一边举着枪的男人:“哎呀,你怎么能攻击我的同伴呢?这可属于刑事案件了呀。”
  而派蒙,在高速的旋转中,已经晕乎乎的,完全听不清玩家在说什么屑言屑语了。
  “啧。”男人一头黑发,嘴角带着伤疤,见玩家看过来,露出一个不满的表情,“哪来的人,耽误我工作了。”
  说完,他又看了看烟绯的耳朵:“嗯?不是人吗?”
  正说着,他忽然抬手又是一枪,这回离的距离有些远,即使是玩家也没有及时拦下。
  “砰——”
  枪击被巨大的怪物拦下,看着被怪物围住的一男一女,玩家忍不住惊呼一声。
  “卧槽牛逼。”
  忽然脑海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旅行者!你在用我的身体说什么呢!”
  “咳。”玩家轻咳两声,移开了视线,万万没想到,自己难得一次ooc就被抓了个正着。
  “不行,我得看着你,总不能让你败坏我璃月最顶尖律法专家的名声!”
  玩家:“……我挂电话了。”话是这么说,但实际上他也没法做什么,毕竟之前也说过,每次用马甲,马甲的主人都会有所感应,不过像烟绯这样直接找上门的还是少见。
  是因为她在尘歌壶?联系更紧密?
  样本太少,暂且不明。
  “还真是会给别人的暗杀增加难度啊。”举枪的男人叹息一声,然后扔掉了手中的枪,“既然已经被发现了,看来就没法偷懒了呢。”
  他原本有些懒洋洋的神情中带上了认真,忽的弯腰,身影骤然消失!
  玩家瞳孔骤缩,要知道,他现在用的可是烟绯的马甲,就算烟绯只是个四星,那也是半人半仙的身份,可连烟绯都看不清这人的动作,这得强成什么样?
  想到这里,玩家急速后退,他深知烟绯虽然输出厉害,但本身就是个远程法师,小身板脆得摸一下就死,眼前这个男人压迫力太强,与他正面对上可不是什么好事。
  ——他可不想刚来就被送回去。
  想到这里,玩家迅速往一男一女的方向跑去,他琢磨着,这男的在动画里也出现过,虽然不像是什么好人的样子,但能保护身边的女性,应该还是可以交流的吧?
  只要能交流,就有合作的可能,对付这样一个强大的对手,玩家认为自己必须找人合作。
  然而还没跑近,那男人便冷声道:“别再靠近了,咒灵。”
  玩家动作一顿。
  “再靠近的话,就算你刚刚救了理子,我也会动手的。”
  嗯,这个女的叫理子。
  啊,不是,你们怎么回事啊?打架不行保护不行,但是内斗第一名啊?
  看不出来他现在和你们一个阵营吗?
  “……咒灵是什么。”
  憋了半天玩家才憋出这么一句话,没办法,他到来的方式太离奇,唯有一个异世界人的身份比较安全,所以即使他通过动画了解到咒灵大概是个什么玩意儿,也不能说。
  另一边,保护着天内理子的夏油杰听到这句疑问也是一愣。
  在他看来,眼前的少女有着非人的模样,显然是个咒灵,更别提她手上拎着的那个小咒灵了,之前还漂浮在她身边,怎么可能是人?
  只是当下的情况容不得他细看,伏黑甚尔带来的强大压迫感让他不得不放出自己的咒灵环绕在四周,以防他对理子的下一步攻击。
  于是夏油杰没有回复,玩家更懵了。
  所以这是什么天崩开局?明明他一个铁好人身份,怎么会落到这般田地?
  ——果然是因为他非吧。
  不然怎么会一手抽中烟绯呢。
  “阿嚏!”脑海中又响起了烟绯的声音,“旅行者!你是不是在骂我!”
  玩家果断否认:“没有,我在思考怎么办。”也不算完全的谎话,“我总不能一直用派蒙挡攻击。”
  “你也知道你不能啊!”派蒙猛地抬起头,然后用小脚踹了玩家抓着的手,等玩家松手以后,才气愤地飞了一圈,身后,原本闪烁着星空的斗篷已经是破破烂烂。
  “居然对派蒙做这么过分的事!这个仇我记下了!”派蒙鼓起嘴,抱胸扭头上下起伏着。
  只可惜玩家完全没把她的话放心里。
  他感受到了风。
  那个嘴上带着伤疤的男人动作太快,以至于眼睛都捕捉不到他的身影,但是眼睛捕捉不到,他还有别的感官,尤其是烟绯的马甲,对这些细节更是敏感。
  于是,在空气波动的那一瞬,玩家迅速扭腰,躲开了致命的一击。
  但这一击似乎并不是冲着他来的,而是——
  “砰——”
  又是一声巨响,不过声音响在另一个方向,玩家遥遥看着,只见之前还叫嚣着说他是咒灵的男人已经被击倒在地,满脸狼狈的样子。
  嗯,玩家才没有幸灾乐祸。
  毕竟也不是所有人都乐意被叫做咒灵,尤其是可以被称为原神的他们。
  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前,玩家便进行了一定的了解,这种对世界设定的了解可不仅仅来自于动漫,更多还是来自于系统。
  系统会提取世界的特殊设定,再结合玩家的马甲进行分析。
  而在系统的分析中,玩家得知,自己的马甲可以是任何一个设定,但绝对不可能是咒灵。
  因为原神,最大的特点在于神之眼,而神之眼,来源自强烈的愿望。
  他们的愿望,来自于坚定的心,是绝对正面的情绪。
  ——又如何会是负面情绪演变而来的咒灵呢?
  除非神之眼被雷神收了。
  “呀——”
  忽然,一声尖叫打断了玩家乱跑的思绪,他望向两人所在的方向,只见那个疑似未来反派的人即使被打倒,也努力用手握住敌人的脚,不让对方伤害到身后的女孩。
  可是他依旧拦不住。
  男人举起枪,神色淡漠地对准那个叫理子的少女的头。
  少女在绝望着,为死亡而绝望的泪水从她的眼角流下。
  那一瞬,玩家的想法和脑海中的某个声音重合了。
  “快去阻拦这场刑事案件啊!”
  于是她抬起手,万国诸海图谱在她的手中显现,火元素凝聚,她一声轻喝,火焰直中男人的手腕。
  没有效果。
  对这样的情况早有预料,眼前这个男人的肉/体强度已经到了一种恐怖的境地,如果攻击他的话,恐怕并不会造成什么伤害。
  于是她瞄准枪所在的方向:“焚烧吧!”
  烈焰灼烧,却被精准地控制在一个范围内,没有伤害到人,只对准了枪,过高的温度,让枪变得滚烫,即使强大如眼前的男人,也丢下了枪。
  可他无论是表情还是动作,都没有什么变化。
  “本来只想用枪解决的。”他从嘴里掏出了什么东西,玩家正恶心着的时候,他的手拿出了武器。
  玩家这下可是怒了,这一而再,再而三地当着他面杀人,当他是死人吧?
  “喂,你叫什么名字?”
  玩家上前一步,遥遥地望着这个有些陌生的男人。
  他没在动画里见过这个人,也不清楚此刻的时间线,按理来说他应该小心行事,在确认了情况之后再做决定。
  可是,看着那边哭泣的少女,他无法视而不见。
  “哈?”男人本不打算回答,忽然想到了什么,笑道,“是想知道杀死你人的名字?好吧,也算是怜悯了,我叫伏黑甚尔。”
  “伏黑甚尔……”玩家低低地念了一遍这个名字,忽然想起动漫里的伏黑惠,所以这两人是有什么关系?
  但不管什么关系,在此刻的他面前都没用。
  因为烟绯只会说一句话:“就是你要在我面前犯下刑事案件吧!”
  她抬起手,自信得仿若朝阳:“杀人未遂,伏黑甚尔,你违法了!”
 
 
第5章 
  违法,这是伏黑甚尔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对自己说。
  他甚至感到有些可笑,法律?这是什么?
  这样想着,他也便问出了声,结果眼前的少女看到的眼神顿时就变了,变得有些……可怜他?
  开什么玩笑?他伏黑甚尔居然有一天会被人因为不知道法律是什么而怜悯?这是在嘲讽他吗?
  他顿时有种被侮辱的感觉。
  “我本来不想管你的,毕竟杀你又没钱。”伏黑甚尔从挂在他身上的咒灵口中取出一把咒具,望着烟绯的眼中满是杀气,“但你成功惹怒我了,所以我决定做一笔赔本买卖。”
  话音落下,他的身影陡然消失。
  也是这时,玩家才意识到刚刚的不同,现在的他完全被杀机锁定,甚至连呼吸都觉得困难,而刚刚或许只是流露出的一丝杀意,就给他造成了巨大的压力。
  可怕,眼前的男人实在是过于可怕,完全不是现在的玩家可以对付的。
  不应该,着实是不应该,烟绯的战力在那里,她不应该这么弱啊!
  正这样想着,玩家的眼中忽然看到了系统界面的一行小字。
  【玩家扮演度:49%,可发挥角色实力:49%。】
  玩家:……这是什么时髦又老套的新设定啊!
  说老实话,扮演度这种说法玩家也是有所了解的,毕竟当年马甲文那么火,玩家也去看了几眼,后来自己穿越了,也纠结过扮演的问题,但那主要是出于对马甲的喜爱与尊重,而不是现在这样——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