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男主的反派妈妈看上了/温柔降落(GL)——寻空
时间:2022-06-18 09:04:28

   被男主的反派妈妈看上了
  作者:寻空
  居遥穿成一本血族虐恋小说的女主角。
  好心救下的人是身为血族贵族的男主,她会被男主爱上带回血族领域,遭到无数折磨。
  感情路上最大的障碍是男主的母亲——血族最强者、八大亲王之首冷斯亲王。
  书中男主不敢违逆母亲,在娶了女二后还口口声声说爱女主,相信女二的陷害,将女主的心伤害至极。
  居遥在笼中初遇冷斯时,冷斯视她为玷污完美继承人的尘埃,或者说不屑一顾。
  为再度远离男主,居遥准备找个养生宝地当咸鱼,可以的话再和漂亮姐姐谈甜甜的恋爱。
  她看上了一个神秘的银发美人,诱惑美人,在美人的花园中度过短暂的欢乐时光。
  直到她发现美人正是她躲避已久的男主妈妈、全书最大的反派。
  当夜欢爱后,她悄悄从床上爬起,火速逃跑。
  在冷斯眼中,爱情是血族最不需要的东西,等级秩序更不容玷污。
  她不允许精心训练的继承人儿子不顾一切爱上一个人类。
  后来她食髓知味,深深爱上居遥,将象征最高权力的戒指为居遥戴上。
  儿子红着眼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你可以?”
  冷斯觉得她愚蠢的继承人可以换掉了。
  她是至高无上的,没有人凌驾于她,没有人可以质疑她的举动。
  居遥知道在未来,那个高高在上的女人踩着月光,傲慢走来,扬起下颌,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冷声道:“离开我儿子。”
  可实际上,居遥看着冷斯弯腰吻在她手背上,目光缱绻,温柔说道:“来到我身边。”
  架空背景,一切设定以本文为主
  儿子非亲生
  主角脑回路不正常,居遥咸鱼,冷斯傲娇
  冷斯实力最强,本文非携手打倒反派的剧情
  文案写于2021.9.19
  预收《身为女皇当然只爱美人》
  “你的任务是打败反派。”
  齐沉知:既然开局是女皇,那么我就要……
  “你怎么总是能看上反派!”
  齐沉知:身为女皇当然只爱美人。打赢反派暖我床,打输我暖反派床。
  “……”
  世界一:
  无实权一心求死的咸鱼女皇vs冷血无情刺杀皇帝的金牌杀手
  “朕想过很多死法,没想到居然还有美人入怀的死法?”
  “别装了,去死吧。”
  后来。
  坊间流言,杀阁阁主人财两空,竟然是因为……
  世界二:
  羽翼丰满后手握全权的女皇vs一心只想摄政篡位的丞相
  “爱卿,今晚在宫中与朕商量政事如何?”
  “呵,陛下有何话是不可在白日说的?”
  后来。
  太医不解,为何丞相和陛下声音都哑了?
  世界三:
  沉迷政事从不踏足后宫的女皇vs逼迫女皇临幸妃子的古板大臣
  “陛下至今无子嗣,可对得起列祖列宗?”
  “爱卿可否教朕如何临幸妃子?”
  后来。
  “臣该死,只贪与陛下共度良宵。”
  ……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血族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居遥;冷斯 ┃ 配角:预收《身为女皇当然只爱美人》、《夺她入怀》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男主的反派妈妈爱上我
  立意:用行动改变命运,做最优秀的自我
 
 
第1章 
  居遥在陌生的对话声中醒来。
  身体的疲惫还未消散,居遥侧身躺在地上,睁开双眼,入目是一条条囚住她的金属笼柱,扭曲地映着她略显狼狈的模样。
  周围是完全陌生的室内环境,装扮古典,温度偏低,她蜷缩身子,试图留住温暖。
  视线不偏不倚落在前方,她半垂眼睑,一动不动。
  “安瑟,你竟然在此私藏人类。”说话的女子正好坐在居遥视野的尽头处,两腿交叠,看着对面恭敬回复她的男人。
  话语听不出责备、质问和震惊,安瑟伯爵依然深深弯下他的腰,“希伦亲王大人,请原谅我自作主张,但事关爱女贝林的婚事,我不得不亲自解决这个障碍。”
  被称之为障碍的居遥眉心一动,阖上双眸。
  希伦轻笑了声,缓缓从椅子上起来。安瑟头低到大腿的位置,浑厚的声音带了些颤抖,“对不起,希伦大人,我不该未经允许擅自行动,尤其是在安德亲王与联邦签订新和平协议之时。”
  希伦对他的道歉置若罔闻,踩着鹿皮高跟长靴,在红木地板上一声扣着一声,如钟鼓回响在居遥耳畔。
  她停在能关住一个成人的金属长笼前。
  鸟笼状的携带式牢笼,困住一个泛着人类气息的脆弱少女,少女侧身昏睡,黑色卷发凌乱地掩住她大半张脸,一只修长白皙的手靠近笼子边缘。
  “真是弱小的人类。”希伦撩了撩她金色的长发,感受着居遥刻意模仿熟睡之时的呼吸频率,绿色的瞳仁溅起狡黠得意的涟漪,正要拆穿这位“小心翼翼”的人族小姐,扬起的唇角顷刻间被扯了回来。
  猝不及防地,对上一双黑曜石般的眼眸。
  坐起身的居遥拨开她新烫的卷发,露出美丽的面孔,她慢悠悠地往后挪动,后背倚靠冰凉的金属笼架。
  她抬起右手,伸出食指和拇指,食指指尖对准处在错愕中的希伦。
  希伦探究地看着一副悠哉样的居遥,“看来是个胆大的孩子。”
  居遥按下拇指,“biu。”
  眨了眨眼,刚醒来的她声音带着些许哑意,“你好,睁眼就看见的大美人。”
  希伦怔住。
  安静的内厅回响起希伦清脆的笑声。
  “胆子比我想象中的要大很多。”
  安瑟伯爵一脸厌恶,冷声警告:“你以为你能像诱惑修瑞那小子一样诱惑希伦大人吗?”
  居遥收回手,双手交叠放在腹前,一双腿笔直伸出,懒洋洋扫视周围一圈。
  若忽视她身处囹圄,这闲适的模样倒显得她才是这里的主人。
  希伦一手握住比居遥手臂还粗的银色笼条,“你是确定我们不会伤害你,你才如此淡定,是吗?”
  居遥悠悠捂唇打了一个哈欠,双眼惺忪,她逃了一整夜,最终体力不支,于是放弃逃跑,催促抓她的血族赶紧带走她,无需将她丢进笼子里,她直接进去,倒下就睡。
  对面墙壁的复古落地钟显示时间为十一点四十分,颠簸整夜,算算时间,她睡着的时间根本不久。
  酒红色的窗帘并未拉上,透过窗户看到没有阳光的白天,还有一片在她生活学习的联邦首都不会出现的墨绿色针叶林。
  看来她已经置身位于寒冷北部的血族领域。
  难怪这屋子这么冷。
  “很冷?”希伦问道。
  居遥点点头,“能开暖气吗?”
  安瑟讥讽:“你不如直接问能不能放你离开。”
  “这可要看希伦大美人的心思。”居遥只手托腮,看向希伦,“如何?我还要回去赶期中作业,没有完成的话我的期末会很惨的。”
  漆黑的眼眸没有任何哀求之意,却有着令人舒心的灵动,希伦用谈判的口吻回道:“这可不行。”
  居遥立刻撩了撩长发,右脚搭在左腿上,换了个姿势,满脸愉快。
  “那请把我关久一点,至少要在期末以后,我不是很想准备期末考。”
  安瑟上前一步,“希伦大人,你可千万不要相信她的花言巧语,我可是花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抓住她的,她比你想象中还要狡诈卑鄙。”
  近百年来一直主张与人类和平共处的安德亲王正在和联邦元首于联邦首都萨城签订和约,和约的重点内容即是关税和国际贸易。在这个民商事交往频繁的时代,这两项内容事关重大,前前后后开展有关会议三十余次,现在正是双方达成和约的关键时期。
  在这个节骨眼上派血族到联邦首都抓捕人类并不明智,他必须小心行事。
  第一批派去的血族总能被居遥溜到人群密集、媒体众多的地方。
  第二批派去的血族险些被居遥带到联邦安全总局。
  第三批派去的血族更是不知为何撞上了猎人组织,差点无法归来。
  这回好不容易抓住居遥,还中途被她跑了一次。
  明明居遥只是一个联邦大学的普通学生。
  最大的变数是希伦亲王专程找他,发现他私抓人类。
  “你可不要太冷静了,小朋友。”希伦不知有没有将安瑟的话听进去,幽幽开口,“这里可是冷斯亲王的地盘。”
  居遥眼睛微眯。
  这可不妙了。
  在她的记忆里,血族和人族早已和平共处,可怕的吸血鬼只有在一些恐怖作品中才会出现。
  在国际化程度高的首都萨城,在街上经常可以看见血族,光是她所在的联邦大学,就有许多前来留学的血族。
  血族与人族的地盘并不泾渭分明,两族通婚经商旅游等民商事往来频繁,随着交通方式的革新,信息技术的突破,彼此交融密不可分,和平往来是大势所趋。
  在政府方面,长久以来处于保守对待双方关系的血族在安德亲王的改革下迈开重大一步,可以说安德亲王作为血族中和平友好派的领袖功不可没。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保守派的冷斯亲王,身为血族的最强者,哪怕是饱受尊敬和爱戴的安德亲王也无法与冷斯抗衡。
  居遥心情变得无比糟糕,简直就是准备考试的前一天疯狂背书复习,结果到了考场才知道考的压根不是复习的内容。
  保守派拒绝签署任何方式的往来协议,认为血族和人族双方应该保持距离,互不接触。
  以冷斯为代表的保守派所处的领域等级森严,血族内部阶层分明,遑论人类在其中的地位。这里的法律并不保护外族人,又无和人类签订任何协议,居遥若是死在这里不会闹出火花,就算联邦的人想要进来调查也没有权限。
  不过这百年来都没有关于冷斯的任何消息,传言作为最古老的血族,冷斯在百年前已进入沉睡期,不会再苏醒。
  拇指按了一下太阳穴,居遥朝希伦露出一个乖巧讨糖吃的笑容,“美丽的希伦亲王大人会送我回联邦的。”
  希伦试图在居遥的脸上找到惊慌之色,笑盈盈回道:“来到这里的人类可没有安然回去的,亲爱的。”
  “这样啊。”居遥有些失落,便重新躺下身子,右手手肘为枕,在希伦和安瑟的注视下闭眼睡去,“那我继续睡了,你们接着聊天吧。”
  真是随意。
  希伦收回目光,“安瑟,你要怎么处理这个人类,万一被冷斯亲王知道你擅带人类到她的领域,后果不堪设想。”
  安瑟想到冷斯对人类的态度,不免有些后怕,嘴上还讲着安慰自己的话,“我可是为了修瑞和贝林的婚事着想,冷斯大人会理解我的。至于这个人类,既然带到了我们的地盘,杀了的话不会有任何问题,联邦的人未经冷斯大人的允许禁止进入大人的地盘,我也正是考虑到这个原因才将她带到冷斯大人的地盘。”
  希伦漫不经心地一问:“修瑞那边呢?你不怕他找你算账?”
  安瑟嗤笑,“为了一个人类和我闹掰?修瑞若是这么愚蠢,冷斯大人第一个不会放过他。”
  笼子里的少女还在安然睡觉,隔绝了一切,仿佛周遭和她无关。
  希伦语调轻快,“修瑞可是我看着长大的,他喜欢的人,我怎么舍得伤害呢。”
  安瑟脸色一变,看着希伦伸出来的手,不情不愿地拿出笼锁的钥匙。
  眨眼间,那个装睡的少女一听到锁链被摘下的声音,双腿交叉坐在腿上,像只乖萌的小兔,对着打开门的希伦说道:“谢谢大美人。”
  “你可不要乱走,万一被冷斯大人知道你的存在,你……”
  门推到一半,希伦将后半句话生生咽下,后方的安瑟甚至双腿战栗,抖到几乎站不稳。
  “难怪我一来到城堡门口,就闻到令我厌恶的味道。”
  冰冷的嗓音,不带任何感情起伏,像一块冰直直落入杯底。
  “姐姐大人。”
  “冷斯亲王。”
  希伦和安瑟尊敬地低头,没敢对上冷斯此刻冷到极点的表情。
  居遥后背发麻,一只手放在门上,准备离开这连站都无法站直身的笼子,这下不知下一个动作该是什么。
  倒霉透了,销声匿迹近百年的冷斯好巧不巧出现在这里。
  居遥硬着头皮,如希伦口中说的一样,胆大包天地看了过去。
  她先是看到一双黑色的高跟长靴,鞋底为酒红色,修长笔直的双腿,和衣服同色系的纯黑丝质手套。
  唯一夺目的色彩是冷斯手中镶嵌着红宝石的金色权杖,走动时恍若黑夜中滑过的流星。
  顺着视线往上,没有看到想象中居高临下俯视她的模样,也没有毫不遮掩的厌恶嫌弃之色。
  冷斯的视线并未在居遥身上有片刻停留,冷酷如霜雪的脸庞淋漓展现她的态度,和她说话的口吻一般。
  真正的不屑一顾,目光多待一刻都会惹上尘埃,遭到亵渎。
  冷斯径自坐在厅上主位,安瑟站在原地不动,希伦走到冷斯身边,“姐姐大人,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若我知道你们在此藏着一个人类,我自然不会过来。”
  希伦用眼神示意安瑟倒茶,对冷斯亲昵地说道:“我们这不是为了庆祝姐姐苏醒,给你送来了一个礼物嘛。你喜欢漂亮的人类呢,还是嘴甜的人类呢?这孩子都满足呢。”
  安瑟举着托盘,将热腾腾的红茶呈在冷斯面前。
  冷斯端起茶杯,“我喜欢死掉的人类。”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