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之以桃(GL)——莎普爱思滴眼睛
时间:2022-06-18 09:00:28

   投之以桃
  作者:莎普爱思滴眼睛
  年轻的女孩赵光水从京城来到江城读书,借住在母亲的朋友家中一段时间。
  本来她以为只是暂住一个月。
  本来她以为她只是拿谭明梨当长辈和姐姐。
  本来她以为谭明梨并不爱她。
  ……
  ———————————————————
  “上帝……”女人拥住她,忍不住低低叹息,“我真希望能早点遇到你。”
  温柔端庄姐姐×乖巧温和妹妹。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
  早在我知道之前,我可能就已经爱上你了。
  #多年好友变岳母
  #怎么也没想到有一天会爱上朋友的女儿
  一些说明:
  (1)HE;
  (2)年上攻;
  (3)现实温馨向;
  (4)年龄差十岁;
  (5)感情线比较慢热;
  (6)女主之一结过婚。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谭明梨,赵光水 ┃ 配角:赵之华,李润月,谭明卿,廉克勤,杜婧容,夏耳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你不知道我爱你吗?
  立意:不论何时何地都要坚定自我,在爱与奉献实现人生价值,得到最终的成长。
 
 
第1章 “好久不见”
  江城的晚风悠悠荡荡地抚过,七月末的空气里弥漫着湿润的水汽,跟北方的夏天好像完全不同。赵光水放下一点车窗,望着窗外走神,头发被吹得微微扬起。
  车外好热闹。
  “……到了你梨姐姐那里,跟家里还是不一样的,要有个样子,听话,多帮忙。知道吗?”
  妈妈开着车,从后视镜里瞧了瞧她。
  “我知道。”
  赵光水轻轻地应了一句,没再说话。
  其实在家里,她不也一直很听话吗?不必这样说的。
  赵光水马上就要大学开学了。她从小跟着爷爷在京城长大,现在千里迢迢来到南方的江城读书。
  这是她第一次一个人出远门,自幼身体也有些弱,家里人很不放心她住校。妈妈在隔壁的一座新兴城市工作,想照顾她也顾不上,就想着在学校附近买套房给她住。但大学周边的房一时半会找不下,这时谭家的女儿谭明梨给妈妈去了电话,温温柔柔地讲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暂时住在她家。
  谭明梨住的地方正好离赵光水的大学很近。
  但赵光水其实宁愿住校。
  她觉得自己长大了,可以独立了,尝试一下集体生活也未为不可。也不喜欢妈妈把自己托付给熟人,总觉得像是从一个被管着的地方终于走出去,去了另外一个地方,以为可以不受拘束了,没想到还是要被管着。
  虽然也不会久住,但寄人篱下的感觉,她不太喜欢。
  但……那是谭明梨,梨姐姐。
  不是别的人。她在心里默默地想。
  好像真的很长时间没有见到梨姐姐了……上一次见到她是在什么时候?记不清了。赵光水很想念她。
  也很想见到她。
  不知道她现在是什么样子,过得好吗,每天开不开心。
  犹豫再三,赵光水最终还是默认了这个决定。
  好期待,但又莫名地觉得有些烦躁。
  这样冒昧真的好吗?她其实并不一定真心希望我去吧?可能只是客套?不会打扰到她吗?这么久没见会觉得生疏尴尬吗?而且……去之后我要怎么跟她的丈夫亲人相处呢?
  “嗯,你一直很乖……我是知道的。”妈妈应着,“不过——我之前给你说过的吧?你梨姐姐几个月前刚离了婚,就是,你要多注意,不要在这个上面惹她伤心。”
  “什么——”赵光水一下子转过来,“她离婚了?你没跟我说过——什么时候的事?”
  “今年春天的时候。”
  妈妈也愣了一下,像是没想到她这么大反应,“怎么了?”
  “没什么……”
  赵光水也怔住了,轻轻地说,“就是觉得,梨姐姐那么漂亮,人又好,没想到也会离婚。”
  世上竟然会有人不好好珍惜她吗?
  “世上的事,谁说得准?男的出轨被逮住了。”妈妈神色很平淡地说,“看着倒像个人,哭着跪地上求说以后不会再犯了,谁信他?还是离了。离得好。明梨是有主意的人。”
  “嗯……”赵光水闷闷地应了一声,不知道为什么就有点不开心。
  可能是车里有点闷。她伸手把车窗完全放下来。
  还记得第一次见明梨姐姐是在七岁……她过生日,家里为她办了一个小小的聚会。她小时候很腼腆,怕生,拘谨,不爱说话,而且那时刚好在换牙,一张口就漏风,大人们都笑她。
  其实大人们是觉得她这样很可爱,她自己也明白的。但还是不知所措,觉得好羞,于是就更躲着不想见人不想说话了。
  那天生日人好多,她穿了一件白色的蓬蓬裙,穿着红色的小皮鞋,戴了一顶亮闪闪的小王冠。像个小公主呀!妈妈这样说。
  房间里暖气开得足,她脸蛋热得红扑扑的,抿着嘴巴,见人就乖乖地笑。大人们见到她都忍不住哎呀一声过来摸摸她的头,想逗她说几句话。她弯着眼睛只是笑,一句话也不说。
  他们什么时候走呀?她捏着裙角想。
  人一多,她就心里发慌。想回房间了。
  “你好。”
  清清柔柔的声音从头顶传来,紧接着就看到了一双温柔的清澈的眼,含着笑柔柔地望着她。
  “我叫谭明梨。光明的明,梨树的梨。”
  年轻美丽的女孩蹲在她面前,朝她温柔地打招呼:“你叫什么名字呀?可以告诉我吗?”
  “赵、赵光碎……”
  她不知道是受什么蛊惑,呆呆地开了口,又一下子反应过来,急急地捂住了嘴:“我……”
  谭明梨一下子笑了起来。
  真可爱,她心想,好惹人喜欢的小孩子。
  “没关系,是在换牙吗?可以不讲话噢,我知道你的名字的。——我可以叫你小水吗?”
  她耐心又温柔。
  “……可以。”
  赵光水捂着嘴闷声闷气地答。
  小水是她的小名,一直以来只有爷爷才这么叫她,她也不喜欢别人忽然叫她太亲近,但是……眼前这个姐姐的话,好像、好像也不是不可以?
  可能是因为,来了这么多大人,只有这个人特意蹲下来跟她说话;可能是因为,只有她注意到了自己在换牙不想开口;也可能是因为……
  她好漂亮。赵光水心想。
  谭明梨。
  是谭家的姐姐吗?
  没等她细想,就好像有人在叫谭明梨,年轻女孩应了一声,转过来带着点抱歉地跟她说:“小水,有人在叫我,我先过去看看,待会再来找你玩,好吗?”
  “好。”赵光水乖乖地说。
  “真可爱。”
  谭明梨忍不住捏了捏她的小耳垂:“就站在这里等我噢。”
  “嗯!”
  她一下子好开心,又好奇怪,明明被冰冰凉凉的手指尖捏了一下耳垂,应该觉得冷的,但现在,忽然整个人都烫起来了。她决定乖乖听话,好好地站在这里,等漂亮姐姐回来再跟她玩。
  可是谭明梨没有回来。一直都没有回来。
  “小水,小水?”妈妈在叫她。
  “嗯?”赵光水如梦初醒地应。
  “到地方了。”
  妈妈解开安全带,“你先……在明梨这里住一个月,一个月,我差不多也就给你把房子办好了。跟你梨姐姐好好的,她也不容易,多逗她开心开心,知道吗?”
  “……”
  那天生日宴,她等到天黑,人都走光了,谭明梨还是没有回来。
  脚站得好疼。
  保姆奶奶来叫她回房间休息了。已经这么晚了吗?赵光水努力踮起脚看了看窗外,天已经完全黑了,夜色深沉,寒风凛冽。
  她后知后觉地明白过来,谭明梨今天不会再来找她了。
  再听到这个名字,是次年夏天。谭明梨考上了江城大学,很好的一所学校。读的是法律,王牌专业。谭家办升学宴,当然也要请赵光水一家。他们两家人交情一直很好,从爷爷那一辈就是好朋友。
  “我可以不去吗?”
  赵光水小声地问爷爷。
  当然不可以。
  她心里知道,但还是不想去。
  不想……见到谭明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赵光水心里还在隐隐地生她的气,她一想到那天还是觉得好难过。但她并不想开口去问谭明梨那天为什么没有回来,也不想说,不想说……
  自己等了她好久,而且因为她最后没有回来很难过。
  “下车吧,发什么呆呀。快下来。”
  妈妈在外面敲了敲车窗。
  升学宴她到底还是去了。十八岁的谭明梨正在最好的年纪,样貌姣好,温和有礼,进止有度。爷爷目光欣赏地看着这个后辈,转过来摸了摸赵光水的头:“去跟梨姐姐说句话吗?她是个好孩子,你要多向她学习。”
  赵光水下车接过行李箱。
  谭明梨在给大人们敬酒,她犹豫地走过去。
  进电梯了。赵光水轻轻地吸了一口气。她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发抖。
  她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谭明梨了。五年?七年?她记不清。印象最深刻的见面还停留在谭明梨的升学宴上。婚宴她没有去。
  “梨姐姐……”她怯生生地叫了一声。
  大学毕业之后,谭明梨没有按父母的计划出国留学,而是跟男友结了婚,从此持起了家。从此赵家的长辈们就很少再跟赵光水用赞赏的语气谈起她了。偶尔说起,尽是惋惜。赵家的观念是,不赞成女孩子太早结婚,更不赞成女孩子为爱情放弃学业事业的。
  “嗯?”谭明梨转过头来。
  电梯到了。妈妈叩响房门。
  “小水!”
  谭明梨笑起来,清澈明亮。她伸手轻轻捏了捏赵光水的耳垂:“我们小水好像又长高啦?”
  门开了。谭明梨笑着跟妈妈打招呼,目光温温柔柔地盈盈落在赵光水身上。
  “小水。”
  她温柔地开口,朝她微微颔首。
  “好久不见。”
 
 
第2章 耳朵
  赵谭两家是世交,两家人来往一直很密切。
  这一辈的孩子当中,最优秀的就是谭明梨,但最叫人惋惜的也是谭明梨。
  这是赵光水在一次家宴上听长辈低声说的,她不作声地看了那个人一眼,垂下眼看着杯子里的水。
  这话,她不是很爱听。
  谭明梨是很好的,一直都是。
  “小水,好久不见。”
  谭明梨穿着很简单的居家衣服,头发编成发辫软软地垂在肩上,整个人透着一股温润柔和的气息,柔柔地朝她笑,伸手很自然地接过行李箱,笑着迎她和妈妈进去。
  “梨姐姐……”
  赵光水轻轻地叫了一声,胸腔里有点奇怪的难受。她一下子想起小时候的事,一下子又想,梨姐姐离婚了。
  来的路上她其实在想谭明梨会不会……很憔悴?她很担心。
  梨姐姐大概是很爱她的丈夫的……
  啊,不是,她的前夫。
  不过现在一看,谭明梨看起来很好,很精神,跟平常没什么两样。她放下心来,乖乖地点点头:
  “接下来打扰你了。”
  “说什么话?你能来,我很高兴。”
  谭明梨回首看她,眼里盛着温柔细碎的光,嗔怪地说,“跟我倒还客气起来了?”
  “这孩子就是这样的,明梨,你也知道的。”
  妈妈笑着说,“小水从小就喜欢你,一直想跟你玩。这不,听说能来你家,高兴得立马收拾东西就来了。别人家,她说还不乐意住呢。”
  “妈——我没有……”
  赵光水脸一下子就热起来。
  什么呀!妈妈都在胡说什么——她明明就没有那么说过!
  “其实我都可以的——”她有点慌地解释。
  “哦?那就是不想跟我住了?”
  谭明梨笑吟吟的,腰靠在桌子上,偏过一点头看她。
  “不是……”赵光水有点急切地否认了一句,忽然又反应过来:“啊……你又逗我……”
  “好啦好啦,不逗你了好不好?”
  谭明梨看她困窘的样子,一下子笑出声来,温柔道:“只是我们小水太可爱了,我每次看到都想跟你开开玩笑。 ”
  妈妈看她俩相处这么好也很开心,拉了谭明梨的手说:“明梨,小水在你这我是放心的。小水呢,也很听话,做错了什么事你教育就行了,不用管那么多。”
  又转头看赵光水:“小水,在你梨姐姐这儿要听话,知道吗?”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