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我只想咸鱼(GL)——吃菜不吃饭
时间:2022-06-17 00:08:09

   题名:穿书后我只想咸鱼
  作者:吃菜不吃饭
  简介:
  [注意:正文里出现的对女主alpha的称呼都是“少主”,不是“少爷”,这里的“少主”意思是年少的家主,并没有给她男化的意思]
  高智商女科学家车夏云穿书了。
  穿进了一本狗血ABO虐文里的炮灰富二代alpha——同名同姓的车夏云。
  原书里车夏云是个爹妈都没,刚继承亿万遗产却发现多了个大她三岁的omega老婆——女主马清钰。
  遗憾的是,炮灰富二代在第一集 就死了,而车夏云刚好穿了进去。 
  发现自己穿书后的车夏云准备努力活命,潇洒躺平。
  好不容易苟住小命,开始偷偷咸鱼的她却发现,自己名义上的老婆马清钰突然喜欢将她压在墙角。
  早已得知男主O的她非常不解,忍无可忍地问出了心中那句话,“你不是……喜欢男omega吗?”
  马清钰挑了挑眉:“谁说的?”
  小奶狗×大灰狼
  1.ABO私设很多,女A没有那啥
  2.现代架空,相关专业知识来源于网络
  3.背景设定是18岁为法定成年人,但是为了人口提高出生率,16岁就可以结婚(剧情需要+勿深究)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近水楼台,恋爱合约,穿书,现代,主攻
  搜索关键字:主角:车夏云,马清钰┃配角:仕筱雅,将帅┃其它:穿书ABO,先婚后爱
  一句话简介:咸鱼翻身
  立意:向上向善
 
 
第1章 
  别墅里香风阵阵。
  富丽堂皇的大厅里有着四个年轻人,居中一人穿着上好材质的丝绸睡袍,纯白睡袍上盘踞着两只栩栩如生的金凤,从双臂展翅昂首到胸口,技艺之精,活灵活现。
  凤首交吻之处,赫然是一截白皙如雪的锁骨。
  车夏云的锁骨是极其好看的,比她妖孽般完美的下颌线还要美上几分,哪怕是身边最宠爱的omega也没机会在上面留下半点痕迹。
  与她浪荡子弟气质截然相反之处,就是那单纯如小鹿般好骗的双眼了——棕色的眼珠里泛着点点水光,如琉璃般澄澈透亮。
  M型薄唇和上翘的嘴角组合起来像是兔唇,高挺的鼻梁和微微凹陷的眼眶给她的相貌添上了几分异域风情——这无疑是狐狸精A、B、C心目中最完美的金主形象。
  车夏云的规矩,三个狐狸精都清楚,不接吻,不能在锁骨上留下痕迹,不准碰腺体,最重要的是不真正发生关系。
  今夜大厅里的气氛却是有点邪门。
  空气里提神醒脑的檀香也变得沉重,诱人的醉香迷住了身陷重围的车夏云。
  暗卫始终没有动静,窗外寒鸦振翅飞起,风呼啸着敲打在玻璃窗上,108寸超大屏曲面电视机里的催眠纪录片不知何时变成了绘声绘色的动作电影。
  就这样。
  车夏云穿书了。
  伴随着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她接收了原主的所有记忆和能力,同时保留下来的,还有她自己的那份记忆。
  面对最终昏死过去的车夏云,狐狸精A松了一口气,上下打量了一番alpha傲人的身躯,正准备上手摸摸,一件让她感到惊悚到心脏骤停的事情发生了——“死人”车夏云睁开了眼睛。
  “啊啊啊——”狐狸精A发出了响彻整栋别墅的尖叫,指着突然“活过来”的车夏云,脸色惨白得没有半点血色,“你……你怎么……”
  现在的车夏云,也就是穿越前那个高智商女科学,一把推开了试图占她便宜的狐狸精A,合上衣袍,扫了一眼狐狸精B、C,嘴角扯出一抹讥讽的笑容,“就你们那点药,还不够本少主下饭的。”
  别墅里瞬间鸦雀无声,除了电视机里还在咿咿呀呀叫着的动作片男女主。
  狐狸精A最先反应过来,心里把老板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但表面上垂泪欲泣,“公子,我们就是加了点催热药,想让您更舒服一点,绝对没有半点坏心思。”
  狐狸精B、C立马跟上节奏,挤出几滴眼泪,又是揉肩又是捏腿的,“是呀是呀,我们可都是最衷心于公子的。”
  大家都知道,车公子最见不得omega哭了,要么是重金补偿,要么就是永远被赶出车家别墅,但在这种情况下,哪种对于三人来说都是上上策。
  三个狐狸精演戏正上头,车夏云却发起了呆。
  这个世界,可真是奇特,就连专攻生物学的她也不能理解ABO设定,比如说,女alpha和女omega到底是怎么生孩子的?
  至于穿书后还能不能回去的问题,她也不太想管,因为她本来就是个孤儿,无牵无挂,就是说,对于穿成富二代女alpha的看法,车夏云只想说一句,“欢天喜地,总算有正当理由咸鱼了。”
  眼见车夏云的眼神逐渐虚焦,狐狸精A心里泛起了嘀咕,这么说药也不是完全没有用,可能是量少了,那就再加点。
  于是,她一边想着,一边偷偷摸摸地拿出了一瓶香熏,开了盖,放在茶几上,又用眼神示意狐狸精B给车夏云喂酒。
  香薰只是普通的催热药,酒里也是普通的补药,但两者混在一起,就是足以让人心跳加速到血管爆炸的毒药。
  这个剧情,看过原著的车夏云是知道的。
  但眼下,在群香环绕里,闻着那醉人的幽香,车夏云只觉得头晕脑涨,完全使不出S级alpha那远超常人的力气。
  酒,车夏云打死也不会喝。
  但人,她根本招架不住,在这方面完全是个小白的她几乎是瞬间就红了脸,眼神有些迷离,与三个狐狸精推推搡搡之间又被占了不少便宜。
  车夏云对于这三个橡皮糖实属无奈了,推也推不开,一凶就掉眼泪,话还没开口就又被嘴边的酒杯堵了回去。
  怎么办呢?
  这是车夏云穿书过来的第一个难题,她很清楚,只要她今晚上活了下来,就相当于篡改了原著里整条人物线。
  也就是说,只要她能苟住小命,她就能坐拥亿万家产,走上美好咸鱼人生!
  “其实,”车夏云拨开狐狸精B一直往她嘴边送的酒杯,“我对你们根本没有任何生理反应。”
  所以你们不要试图勾引我了!再怎么勾引我也不会喝酒的!小命最重要!
  狐狸精A有些惊讶,但很快就释然了,有钱真是好,明明那方面不行,还能养一堆娇花陪衬在身边,“公子,您说得什么话呢?我们可是不信的。”
  狐狸精B、C连忙附和。
  就在三个狐狸精愈渐大胆的时候,被吵得头晕脑胀耳朵疼车夏云,终于忍不住发了脾气,“能不能别粘着我啊?都说了我那方面不行!!!”
  话音一落,大厅里陷入了一片诡异的寂静,空气像是被冰封了一般凝重。
  车夏云推开眼前明显愣住的三人,正准备起身离开沙发,突然,身后传来一道成熟性感的御姐音,“夏云?”
  她起身的动作一僵,这声音,不就是原著里的女主,自己名义上的老婆——3S级超稀有omega马清钰吗?
  车夏云略显慌乱地从三个狐狸精中抽身出来,看到了穿着一身高定晚礼服的马清钰,眼神有些躲闪,语气中难掩心虚,“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晚礼服是大红色抹胸开叉长裙,将马清钰凹凸有致的身材衬托得淋漓尽致,恰到好处的蓝宝石项链,配上同一系列的耳钉,更显得她气质非凡。
  但这些外物完全不足以与她天仙般的容貌相比较,巴掌大的鹅蛋脸,造物主恩赐的完美五官配比,加上欧式大双和小琼鼻,美得不可方物。
  见到小说里真人的车夏云被惊艳到了,也颇为感慨,和这么漂亮的姐姐每天住在一起,迟早日久生情。
  但她知道自己肯定没戏,因为原著里,马清钰虽身为omega,但喜欢的却也是omega,她对于男主O,可谓是又爱又恨。
  马清钰脱下足有十公分高的水晶高跟鞋,赤足踩在地毯上,对卖弄风骚的三个狐狸精闭口不提,“宴会结束了,就回来了。”
  车夏云摸了摸鼻子,“嗯。”
  就很尴尬,也不知道马清钰听没听到自己刚刚吼的那两嗓子。
  马清钰径直走到茶几旁,关掉了少儿不宜的动作电影,眼神犀利地扫过三个狐狸精,话语掷地有声,“收拾好自己滚出去,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
  三个狐狸精慌忙整理好衣衫,匍匐着往外面爬去,“是,夫人。”
  大厅角落里走出一名浑身带伤的暗卫,向马清钰行礼,“等一下,请夫人将这三人交由我们处置。”
  马清钰看了眼他,眼神中闪过一丝诧异,微微颔首,“嗯。”
  房间里的各个阴暗处又走出几名暗卫,各个身上都挂彩了,齐齐面向车夏云单膝跪地,“请少主责罚。”
  “责罚就算了,”车夏云闻到一点血腥味,疑惑道,“你们怎么都受伤了?”
  为首那名暗卫答道,“方才有好几名杀手来刺杀少主,我们追赶上去中了埋伏。”
  “哦,”车夏云指了指三名狐狸精,假装啥都不知道,“那你们抓她们干嘛?”
  暗卫答道,“我们怀疑他们声东击西。”
  车夏云恍然大悟,“难怪我感觉脑袋昏昏的,使不出力气,她们肯定给我下药了!你们好好查查。”
  “是!”十二名暗卫整齐划一地行礼,收起茶几上的所有杂物,包括香薰和酒,然后将面如死灰的三个狐狸精拖走了。
  一旁的马清钰听到他们的对话,视线掠过一脸平静的车夏云,小巧的眉头微微蹙起,下药?
  谁敢给车氏财团唯一的掌控者下药?
  先不说车夏云身边里三层外三层的防护,就算得手了,也没有人能受益,即使是已经和她结婚的马清钰,也签了秘密合同,无法继承车氏财团。
  车夏云摸了摸自己还微微发烫的脸颊,嘴角遏制不住地上扬,活下来了,真好。
  她扫视了一圈眼前既熟悉又陌生的别墅,心底浮现出一抹喜悦,突然想起来刚刚马清钰说她从宴会回来,故作随意地问了一句,“你去参加什么宴会了?”
  马清钰身上还沾染了些酒气,脸色微红,她给自己倒了杯凉白开,啜了一小口才道,“生日宴会。”
  “哦,”车夏云点头,“谁的啊?”
  马清钰喝水的手顿了一下,望了她一眼,红唇轻启,“我的。”
  车夏云脑袋瞬间卡壳,原主也太那啥了,老婆过生日,自己没去庆祝都算了,还在家里和外人卿卿我我,这种人不死得早才怪呢。
  她努力表现得像原主,非常没良心地大刺刺道,“嗯,我知道了。”
  说完,车夏云随意抓起一把车钥匙,衣服也不换,在睡袍外套上一件风衣,大步流星地往门口走去,“我出去玩一下。”
  “嗯。”
  马清钰望着她活泼的背影,犹豫了片刻,已经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那方面不行,也是可以治的。
  --------------------
  作者有话要说:
  夏云(咸鱼):被老婆觉得那方面不行肿么破?在线等急。
  开文啦,留言有小红包哦
 
 
第2章 
  这个点,夜已经很深了,京城微凉的晚风拂面而来,车夏云捏着手里的车钥匙,慢悠悠地往车库走去。
  宽敞明亮的车库里停了好几台豪车,她逛了一圈,找到了对应的车子,眼皮跳了跳——是一台既张扬又骚包的粉红色两座超跑。
  开车出了别墅区,她按照记忆里的路线在周围街区逛了一圈,找到了一家还在营业的甜品店——hotplaydessert。
  过生日,还是送蛋糕比较实在。
  车夏云将跑车停在路边,大步走进了店内,烘烤蛋糕的奶香味扑鼻而来,暖黄色的灯光洒在她身上,驱散了夜里最后一丝寒意。
  店员是个长相很乖巧的女生,脸上带着甜甜的微笑,很配店里的氛围,“欢迎光临。”
  车夏云淡淡地点了点头,扫视一圈店内,玻璃橱柜里基本上全空了,生日蛋糕只剩下几个不出售的样品。
  果然还是太晚了啊,她有些失落。
  店员注意到她脸上的神情,试探着问,“您好,可以知道您需要什么吗?”
  车夏云不抱什么希望地答了一句,“生日蛋糕,还有吗?”
  店员见她穿得虽然随意,但材质上乘,都是私订,便从冰柜里取出一个做工精致的冰淇淋蛋糕,“生日蛋糕我们只有这一个了,是我们老板今天亲手做的,售价13141.7。”
  这么贵?!车夏云暗自咋舌,表情却没什么变化,幸亏她现在是富二代,不差这点小钱。
  冰淇淋蛋糕不大,但设计却十分精细独特。
  整体是一个铺着红丝绒地毯的圆形舞台,舞台中央是一位单脚点地,翩翩起舞的姑娘,周围是一簇簇盘旋着她小腿往上生长的荆棘玫瑰,但奇特的是,玫瑰花瓣全是暗红色的,与姑娘身上洁白的舞蹈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刚从冰柜里取出来的蛋糕上浮起了一层雾气,让本就美轮美奂的设计更上一层楼,车夏云眼睛一亮,呢喃道,“一生一世,一起?”
  实际上,看过不少小说的她,心里想的却是,这个设计,像是在囚禁金丝雀,尤其那个起舞的姑娘脸色还很惨白,就更病娇了,很带感。
  店员微笑道,“是的,我们老板今早上一起床就开始做这个蛋糕,午饭晚饭都没吃,刚刚才做好。”
  车夏云微微颔首,“我就要它了。”
  店员很快给蛋糕装盒,系上红丝带,又拿出一份餐具套装,微笑道,“一共是一万三千一百四十一块七毛,您是刷卡还是扫码?”
  “扫码。”车夏云下意识去摸手机,衣袋里空空如也,出门的时候太随便,除了车钥匙啥都没带,她表情一僵,“不好意思,我忘记带手机了。”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