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亡妻后我成了男主情敌(GL)——宴三才
时间:2022-06-15 08:35:48

   题名:遇到亡妻后我成了男主情敌
  作者:宴三才
  文案:
  顶级珠宝设计师方梓悦在给亡妻扫墓时意外穿越成深情女配的反派情敌,为了回到现实世界被迫接下清除深情女配的任务。
  结果意外发现深情女配竟是她的亡妻?!是完成任务还是清除女配,成年人选择都要!
  十项全能的方梓悦能颜能打,成功攻略失去记忆的亡妻,间接清除深情女配。
  ——第一次牵手逛街
  方梓悦:老婆,男主很渣,你不选他是对的。
  翎秋微笑,媳妇说什么她都听。
  ——第一次约会吃饭
  方梓悦:老婆,男主很渣,所以千万不要被他的糖衣炮弹骗回去。
  翎秋沉默,媳妇哪都好,就是喜欢提别的男人。
  ——第一次一起坐摩天轮到最高处
  方梓悦:老婆,男主很渣…唔……
  翎秋忍无可忍,用身体堵住了她的嘴。
  本应抱得美人归的男主:hello?我不才是剧本里的男主角吗???
  ps:
  1.每个世界的深情女配都是一个人,1v1。
  2.逻辑死、文笔小白、经常犯病狗血,如有不适立刻放弃点叉不要犹豫,不必留评,善待自己不要逞强。
  内容标签:年下,系统,甜文,快穿,主攻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梓悦、翎秋┃配角:┃其它:
  一句话简介:你是我失而复得的珍宝。
  立意:自立自强
  #顶级设计师×影后
 
 
第1章 再遇
  六月份,北安市正是热的时候。天边的大太阳烤的人心浮气躁,正巧有那么一档综艺空降热搜。
  《平凡中遇见你》,一个慢节奏综艺,挺适合大热天看着打发时间的。可惜,邀请的嘉宾阵容却撩的微博上几家粉丝心头火蹭蹭上涨,节目还没出,反倒是先被撕的黑红了半边天。
  四年前试图第三者插足,甚至公然破坏翎影后婚礼的花瓶方梓悦居然也在节目的邀请中?!
  回踩的,蹭热度的,有仇的报仇,有冤的抱冤,“方梓悦”这个名字瞬间被骂上热搜。
  坐在房车里的女人一手撑着额头,一手刷着微博,对骂她的话无动于衷。
  坐在她对面的摄影师不由得感叹方梓悦脸皮厚,还敢出现在镜头前的同时,也觉得她出国这四年变化属实有些大。
  垂眸看手机的女人纤长的手指挑开耳边被风吹乱的长发,眉眼沉静清冷,有着经历过大风大浪后沉淀下来的稳重和从容。
  比起以前单纯的靠着那张脸吸引人,现在的方梓悦更多的是那身气质,让人忍不住沉沦进去。
  “悦姐,咱们到了。”车刚停,小助理手脚麻利的帮方梓悦收拾东西下车。
  《平凡中遇见你》是一档慢节奏的生活类节目。在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给你几间屋子,给你一些工具,然后需要嘉宾自己上山找物资生活。
  而这种节目,零食什么的多半不让带,方梓悦随便收拾了点衣服就来了。
  一下车,正巧不巧和对面下车的人撞了正面。
  来人一身黑色的运动装,戴着棒球帽,长长的头发温顺的披在肩膀上,脚上踩着黑色白纹的运动鞋。
  虽然是一身黑色系,但还是挡不住翎秋温柔平和的气质。
  方梓悦看了一眼就再也移不开视线了,她直直的看着对方,舍不得眨眼。
  方梓悦原本是一个珠宝设计师,回国给亡妻扫墓时意外穿成了一个破坏翎秋婚礼的同名花瓶明星。
  当时方梓悦在国内被全网黑,只好出国发展。出国后却接到系统让她清除深情女配,然后才允许她回到原世界的任务。
  而这个深情女配翎秋,恰恰是她的亡妻。
  大概是她的视线太过灼热,让翎秋回过头看了一眼。
  一直温和的目光在接触到方梓悦时,慢慢变冷,如同一盆冰水兜头泼下,给方梓悦冻得骨血发凉。
  翎秋的经纪人一看,不顾手里的行李,立马挡在翎秋身前,隔断了方梓悦的视线。
  方梓悦扫了一眼对她怒目而视的女人,眉头微皱。
  这女人挡住了翎秋,看不到记挂在心上的人,方梓悦干脆倚靠在车上,闭目养神,谁也不愿意搭理。
  不过她微微上扬的唇角昭示着她的心情不错。
  刚刚她看到翎秋手腕上戴着一条银色的玉兰花手链,是设计师z的处女作,有市无价。
  方梓悦还能回想起她亲手制作出这条手链时的虔诚和喜悦。
  原身和翎秋之间仇怨太多,因为怕对方拒绝自己的帮助,所以方梓悦只好用设计师z的名义暗中帮助她。
  翎秋每次颁奖典礼和宴会上穿戴的那些令人羡慕嫉妒的贵重饰品,全都是方梓悦给她寄过去的。
  只是这些除了她之外,没人知道。
  “翎秋,不行咱们就退出这档综艺吧。”翎秋的经纪人不放心的看了眼对面,面色凝重道:“你感冒还没好呢,用不着这么拼命。”
  前两天翎秋拍戏的时候着了凉,顶着三十□□度的高烧好歹拍完了最后一场戏。回去休息了一天,感冒还没好就又赶来了这里。
  “没事。”翎秋拍拍她的肩膀,摇摇头。
  四年前半个圈子的人对她落井下石,敢站出来帮她的人没几个,常导就是当时伸出援手的一个。
  现在他办的第一档综艺,于情于理,她也该过来撑撑场面。
  至于方梓悦的到来,那是她没想到的。
  翎秋用手抵着发疼的额头,低声道:“不用紧张,没事,我有分寸。”
  不管怎么说这节目是全程直播的,在镜头面前,方梓悦也不敢做什么出格的举动。
  翎秋的经纪人知道她性子软却偏偏倔的很,无论怎么劝也没用,再加上翎秋不舒服,她经纪人只好咬牙忍住了怼到嘴边的话。
  节目组的人看她们没打起来,都悄悄松了一口气,只要打不起来,他们这节目就还能做下去。
  方梓悦和翎秋是坐着自己的车从外地赶过来的,而林氏夫妇是由节目组顺路一起带过来的。至于另外两个嘉宾,因为档期的问题要过一阵子才能来。
  车门一开,身穿黑色西装的英俊男人先下来,然后绅士的抬手握住了一只白皙娇小的手掌,将穿着一身华丽的银白色长裙,宛如林中翩翩起舞的精灵一样可爱的林梦嫣带下来。
  不少工作人员羡慕的看着他们,郎才女貌,这两个人也太配了吧!
  当然,还有不少人往方梓悦这边看,看戏的眼神藏都藏不住。
  方梓悦依旧没睁眼,反正直播还没开,镜头拍到的东西后期还能剪。她也不用装样子,干脆靠在一旁闭目养神,来人是谁都和她没关系。
  两人的到来打破了方梓悦和翎秋之间的冷淡气氛。翎秋抬眼看着向她走过来的人,拧着眉,头疼的更厉害了。
  自从林梦嫣嫁给翎秋的前未婚夫林明诚后,没少给翎秋使绊子。虽然没造成什么太大的损失,但是俗话说得好,癞/□□趴在脚背上,不咬人它恶心人。
  更何况她现在不舒服,也不想应付她。
  “导演,人到齐了,准备开始拍吗?”还没等满面笑容的林梦嫣张嘴,身后传来的磁性女中音十分冷淡的把话岔了过去。
  对着自己的金主,常导当然要给几分面子,直接招呼着:“各位准备好,我们要开始拍摄了。”
  随后节目组开始各忙各的,翎秋也借机起身,装作没看见林氏夫妇,拿着行李去镜头前了。
  翎秋坐的位置离方梓悦有点近,她也不由自主的看了对方两眼。
  视线扫过去的时候,却发现对方正在看着自己。眉头紧蹙,黝黑沉静的眸子里隐藏着担忧。
  她在…担心我吗?
  翎秋心情复杂,说实话在听到方梓悦开口的时候,她反应了一会儿也知道对方是在替自己解围。
  以前的方梓悦可不是这样的…不过已经四年了,大家都变了,她现在也看不懂方子悦究竟想做什么。
  一时找不到机会再膈应翎秋的林梦嫣连脸上的笑容都僵住了。
  同样没和念念不忘的翎秋说上话的林明诚也不悦的瞥了方梓悦一眼。
  方梓悦却连一个眼神都没赏给他们,满心都是身前那个单薄消瘦的身影。
  她抬手,用食指和拇指对着翎秋的背影捏出一小点的距离。透过窄窄的距离,她眼里的冷意更浓了。
  这四年她在国外给翎秋寄过去很多补品,每次用变声器和对方语音,监督她吃掉。
  可看样子,并没有什么用。
  “各位嘉宾请注意,节目正式开拍。现在发布你们的第一个任务,请四位嘉宾两两组队,从这里徒步抵达‘田野村庄’。而第一个到达的小组,将会获得优先选取房屋的权利。请各位嘉宾全力以赴,现在任务开始。”
  在常导说话的时候,直播就已经开了。大量观众涌进来,不一会儿“方子悦滚出节目”的弹幕就刷了满屏,密密麻麻挡的连人影都看不清。
  [我靠,节目组不做人啊。两两组队,林影帝和他妻子肯定不能分开,那翎影后岂不是只能和方梓悦一队?翎影后也太惨了吧?]
  不过这条弹幕很快就被[方梓悦滚出节目组!滚出娱乐圈!]给顶没了。
  弹幕上同样心疼翎秋的人也不少,整个圈子的人都知道当初翎秋和影帝林明诚结婚的时候,方梓悦偷着给林明诚下药,还试图和神志不清的林影帝发生关系。
  但阴差阳错的,方梓悦把人带到了林梦嫣的休息室,并且她出门收拾后续的时候林梦嫣正好回来。
  于是等翎秋带着人来的时候,就看到自己的未婚夫正和林梦嫣衣衫不整的滚在一起。
  她的婚礼算是黄了,当时林明诚和林梦嫣被骂的很惨。但是第二天林梦嫣却在开直播的时候,哭着拿出了方梓悦才是引起这场事故的罪魁祸首的一系列证据。
  舆论来了个大逆转,方梓悦被全网黑,本身她就是个玻璃心痴情种,被全网人唾骂已经濒临崩溃。而林明诚发的一条“对方梓悦从无好感,甚至对此行为十分厌恶”的微博成了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等方梓悦穿过来的时候,她正躺在一池血水里,左腕的伤口狰狞可怖,给她恶心够呛。
  现在几人听到规则后,林梦嫣欢呼着扑进了林明诚怀里,两人甜甜蜜蜜。
  可方梓悦和翎秋这边就尴尬了。
  方梓悦见翎秋偏头看自己,看似平静的眼底多少藏着为难和不愿。
  她索性问节目组:“必须两个人一同到田野村才算赢吗?”
  常导瞬间反应过来,把嘴里的‘是的’硬憋回去,说道:“只要其中一人先到就算胜利。”
  方梓悦点头,她垂眸对沉默的翎秋说道:“我脚程快,先走了。”
  随后在众人的惊讶和翎秋的错愕中,背着包离开了。
 
 
第2章 两个选项
  节目组选的出发地到终点田野村庄之间的距离不远,只是中间有一条水流缓而浅,但却很宽的河。
  河面上有一道单木板搭成的桥,方梓悦踩上去感觉脚下摇摇晃晃的,很不安全。
  她环视四周,看到在一处灌木丛里露出了一点木板角。方梓悦上前,跟随拍摄的镜头正好将那一堆长木板拍下来。
  那些木板有半指厚很长很宽,很适合打在那道独桥的两侧,造出一条简易稳固一点的桥。
  只不过这些木板太重了,这应该是四个人合力才能解决的问题。
  [虽然她现在和翎影后是一组的,但我还是想说一句,活该!][方小三儿不会借机在这里等林影帝吧?毕竟她当初可是一个,连喝水都要助理帮忙举杯子的柔弱不能自理的绿茶女表呢。]
  [楼上自信一点,把不字去掉。][纯路人,你们也不用这么说吧?没准方三儿决定自力更生呢?狗头/狗头][笑死了,她要是能老老实实自己动手,我直播倒立洗头……卧槽!]
  弹幕上打赌发誓的人还没下完赌注,就见方梓悦单肩扛起五块长木板,健步如飞的走向了河边。
  后面跟拍的摄影大哥眼睛瞪得老大。他惊疑的看着那一摞木板,那东西可是昨天三四个粗壮男员工一起搬才挪过来的,结果方梓悦就、就这么一抬就拿走了?
  弹幕上更是刷起了一片“卧槽”“剧本”“造假”等言论。
  方梓悦压根就没关注过弹幕,她利落的把木板铺好,用脚踩了踩感觉牢固了,这才拍拍肩膀上的土继续前进。
  只是弹幕上有人反应过来了。
  [不是?她既然能稳稳的过那道单板桥,为什么还要浪费时间把它铺宽?][她不会是给林影帝铺的吧?我靠,她是什么舔狗跟屁虫吗?好恶心!]
  并没有注意弹幕的方梓悦依旧快速前进着,但她做的事却被观众在其他人直播间里一五一十的爆了出来。
  林明诚对此表示厌恶和不耐烦。
  林梦嫣倒还是一脸的纯真爱笑,好像并没有意识到方梓悦的行为有什么不妥。只是在镜头看不到的地方,她的指甲险些掐进自己的掌心里。
  而走在后面的翎秋视线有点儿模糊,她的感冒好像比想象中要严重很多。
  因为不想被方梓悦赢了自己,从而丢了面子,林明诚忍疼丢下了他还深爱着的翎秋,带着林梦嫣先走了。
  只剩下翎秋一个人在后面深一脚浅一脚的往目的地走。中途有工作人员问她要不要休息或者退出节目去看医生,但是被她拒绝了。
  翎秋性子倔,不到倒下的时候,她都是咬牙硬撑。
  这一点,方梓悦简直太了解了。
  所以在选好了房子后,不顾弹幕的叫骂,她第一时间就返回去接翎秋。
  她作为设计师z能光明正大的躺在翎秋的好友列表里,然后窥伺着她的朋友圈,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
  同样,她也看到了前两天翎秋经纪人发的那条翎秋带病拍戏的朋友圈。
  虽然她把单板桥加固的更宽更稳,翎秋能走的更安全,但她还是不放心。
  万一呢……
  “呼……”蹲在河边胸口发闷的翎秋抿紧唇。
  她看着河中间被人破坏的桥,感到额头抽痛。
  弹幕上已经有人刷出是谁干的了。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