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一下就答应你(GL)——云朵糖
时间:2022-06-15 08:34:11

   《亲一下就答应你》
  作者:云朵糖
  简介:
  一场意外,逢嘉月发现自己穿越到小表妹写的狗血总裁替身文中。
  原文中,总裁对白月光爱而不得,因为家中催婚,才找上与白月光有几分相似的女主假扮情侣。逢嘉月性别女,爱好女,对这种剧情恶心得不行。
  但穿越后,她从总裁床上醒来,却见总裁桃花眼春柳腰,是个活脱脱的绝世大美女。
  大美女脸上带着餍足的表情,猫一样枕在她臂弯中问:“我知道你缺钱,你愿意假扮我的情人吗?”
  逢嘉月笑:“亲一下我就答应你。”
  又飒又欲骚话精女神vs双标宠妻直女总裁
  食用指引:
  ①现代架空,同性可婚
  ②双洁双初恋,白月光什么的不存在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甜文,现代架空,穿书,互攻
  搜索关键字:主角:逢嘉月,樊念
  一句话简介:攻略总裁之路
  立意:努力奋斗,相互救赎。
 
 
第1章 
  月色朦胧。
  屋内没开灯,酒味混杂着淡淡的青橘香气,让本就喝多的逄嘉月愈发沉醉。她将怀中人抵到门上,借着月光端详美人面上的唇珠。
  没细想,她直接凑上前,碾着皮肉将人咬了一口。
  女子发出一声痛哼,换来逢嘉月得逞一笑。
  “……宝贝,你声音真棒。”逢嘉月凑到她耳边调戏,“大声点,姐姐爱听。”
  女子不吃她这一套,伸手推了她一下。
  逢嘉月也不恼,得寸进尺问:“这么主动?乖,姐姐这就来疼你。”
  下一秒,她将人环抱而起。
  潮湿同热意裹挟到一起,绵绵密密让人生瘾,女子悦耳的声音很快响遍房中所有角落。怕春意泄露,逢嘉月又不乐意了,摸索着找到女子的唇舌,将所有娇媚锁入自己口中独享。
  等到风歇雨停,她已经困得不行,在夜色中沉沉睡去。
  再次睁开眼,已经是第二日清晨。
  逢嘉月从床上坐起,宿醉带来的头痛让她仍有一些昏沉,她抬手揉了揉额角,好一会儿才发现床边沙发上坐着个人。
  顺着那若有似无的青橘体香,逢嘉月很快确认对方就是昨晚的女子。
  回忆起夜里的种种,逢嘉月有些面红。
  她有些心理上的洁癖,活了将近三十年还没做过这种出格的事,没想到第一次居然是与一个陌生人。
  但她的性格不容许她逃避,偷偷将女子从头到脚打量了个遍,逢嘉月一边在心中狂喊自己赚到,一边平静开口。
  “你……”
  “你……”
  两道迥异的声线碰撞在一起,擦出火花后又瞬间熄灭。
  沉默片刻,还是沙发上的女子找回了主动权,试探性地问:“逢嘉月?”
  逢嘉月眼睛一亮:“你知道我?”
  她是著名时尚杂志《FM》的主编,在业内算是小有名气。如果女子恰好是圈内的人,会知道她并不奇怪。有些喜悦的同时,逢嘉月也开始猜测起对方的身份。
  女子年龄约莫在二十五六岁,凤眼薄唇,气质斐然,美得有些凌厉。唯一违和的是薄唇上一点唇珠,透出些勾人的娇俏,叫逢嘉月差点移不开眼睛。
  此时唇珠有些红肿,逢嘉月心知正是自己的杰作,一边心疼,一边却对昨夜的狼行生不出半点悔意。
  压抑住蠢蠢欲动的心情,逢嘉月问:“你是?”
  “你不认识我?”女子的话音中带上了些许疑惑,但还是自我介绍道:“我是樊氏现任总裁,樊念。你的……”
  她停顿了片刻,似乎在斟酌用词,半响才接上一句:“……顶头上司。”
  逢嘉月差点直接笑出来。
  她自己就是FM创始人,在公司说一不二,根本没有所谓的顶头上司。但就在她要出言反驳之时,女子口中的几个信息点突然与她脑海中的记忆串联起来。
  樊氏,樊念。
  逢嘉月突然想起,这是自家小表妹小说中,男主角的名字和他所在的集团。
  几天前,刚上初中的小表妹给她发了自己写的小说,拜托她这个主编帮忙审审稿子。
  小说十分狗血,是当下正流行的总裁替身文。总裁有个爱而不得的白月光,为了应付家中找女主做契约情人。按照小表妹的说法,总裁与女主会在经历重重困难后明白各自的心意,从此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剧情倒没什么,但小表妹没接触过其他成熟女性,居然将书中女主的名字定作“逢嘉月”。
  逢嘉月看不得女主顶着自己的名字和男人谈恋爱,于是与小姑娘做了笔交易,答应了帮忙审稿的事情。
  她还记得,昨晚自己特意安排了时间,将这本小说从头到尾通读了一遍。
  昨天晚上……
  昨晚?
  逢嘉月终于意识到最不对劲的地方。
  昨晚自己不是在家看小说吗?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还和这个陌生的女人做了那样的事?
  就在她震惊之际,女子又开口了。
  “逢嘉月,应届生,毕业于D大,目前在樊氏实习。”樊念道,“我在人事部那里见过你的档案。”
  逢嘉月尝试理清楚状况:“所以……现在是……”
  樊念眉头微微皱起:“昨晚我到酒店参加晚宴,被竞争对手算计了。
  “喝了酒后,我被人送到了这个房间,然后……之后发生的事你该记得吧?”
  逢嘉月没说话,她下了床,扯过床头一件西装外套披上,直接往卫浴间奔去。
  直到见到镜中自己的模样,她才确定自己真的穿书了。
  镜中的女子柳眉杏眼,有着一副周正的美人骨相,就是逢嘉月自己的脸。
  但问题是,这张脸太年轻。
  逢嘉月已经是奔三的年龄,但镜中女子面上一点淡纹都没有,活脱脱是个二十来岁的小丫头,正与表妹书中刚毕业的女主年纪相仿。
  “怎么就……穿越了呢?”逢嘉月不解。
  疑惑间,她又想起昨夜看完小说之后发生的事。
  当时夜色已深,她放下书,准备洗个澡之后便去睡觉,但浴室中潮湿的环境和裸露的电线成为了她最后的回忆。
  逢嘉月打了个抖,不敢再深想,反而有些害怕地退出了卫浴间。
  屋内,樊念看到她有些发白的脸色,关心地走了过来。
  “怎么了?”
  逢嘉月知道自己该坚强点,毕竟她也是二十一世纪的独立新女性,但目前发生的一切远远超过自己能理解的范畴,她只能顺势将自己埋入樊念的怀中,安静地释放负面情绪。
  樊总裁笨拙地拍着她的肩膀,拧着眉思索良久,冒出一句。
  “这件事是个意外。我被仇家算计,连累了你。
  “我不会怪你,不用害怕。”
  到底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逢嘉月趁着这段时间平复好心情。
  她知道樊念误会了,但也无法解释,反而顺着樊念的话,回想起了昨晚两人互相抚慰的温情惬意。
  甩了甩头,将那些无谓的烦恼甩出脑海,逢嘉月收紧双臂,搂紧樊念的腰肢。
  顺着总裁半敞开的浴袍领口,她看到了对方身上片片被春光肆虐后的景象。
  美人身上桃印叠着水迹,从脖颈的位置一直盛放而下。
  “我脑子有些乱。”逢嘉月深呼出一口气。
  樊念心思单纯地捋了捋她的青丝。
  这一下,逢嘉月更是无所顾忌了。
  她将头埋入对方胸口,甜腻腻又道:“樊总……再抱紧一些。”
 
 
第2章 
  也不知又过了多久,酒店房门被人敲响。
  彼时,逢嘉月已经差点借着需要安慰的借口,又把樊大总裁往床上带。敲门声唤醒樊念的神智,她拉上敞开的浴袍领口,对着逢嘉月咳了两声。
  逢嘉月悻悻将乱摸的手从人腰窝中抽出来。
  趁樊念前去开门的时间,逢嘉月开始梳理起接下来的剧情。
  此情此景,正是表妹小说中的第一章。
  逢嘉月在樊氏实习,阴差阳错与被算计的樊念上/了/床。书中这个清晨,樊念一直是黑着脸,等助手到来后就径直抛下女主离开了酒店。
  女主会在忐忑几天之后,接到总裁办公室的电话。在办公室中,樊念抓住逢嘉月缺钱这个弱点,邀请她签订契约,扮演自己的女朋友。
  一朝穿书,不仅自己积累近十年的财富化为泡影,还欠下了巨额债务,逢嘉月有些头疼。
  “也不是全无收获。”她低声自我安慰,“至少捡回了一条命,还年轻了十岁,够了够了。”
  话音刚落,本在门边与人交谈的樊念落锁返回,两人视线在半空纠缠了三秒。
  樊总裁面皮到底还是薄些,率先别开了头。
  她把助理送来的干净衣服放到床上:“我们得离开这里,你去整理一下。”
  “不对。”逢嘉月一边笑望着樊念,一边在心中推翻自己先前的结论,“还遇上了一个大美人,赚了赚了!”
  感慨完,逢嘉月道了一声“好”,迈步走进浴室。
  淋浴头被打开,弥漫而起的雾气中,逢嘉月任由水花直直落到自己面上。
  洗刷完最初的恐惧不安,她已经适应了目前的处境,坦然准备接受全新的生活。于是披上浴袍出来后,她对着沙发上那件雏菊小白裙陷入了沉思。
  即使在逢主编最青涩纯真的年代,她都不会穿这么可爱的裙子。
  撇过头,她将目光落到旁边的樊念身上。
  樊念正在用手机处理事务,察觉到她的目光,有些疑惑:“怎么了?”
  “脏了……”逢嘉月指了指那条白裙子。
  不知想起了什么,樊念有一瞬面红。她没去验证逢嘉月的话,只道:“我让助理去买一套新的。”
  “不用这么麻烦。”逢嘉月用手指绕着浴袍上的系带,“樊总借我一件穿吧,回家就能换掉了。”
  “可以。”樊念点头。
  她转头寻找起自己的衣物。
  昨夜她来参加晚宴,穿的是一条黑色的晚礼服,外面搭一件御寒的西装外套。
  礼服是高端定制款,专门依着她身材做的,凹凸有致,设计绝佳,给刚刚二十出头的逢嘉月穿有些不适宜。于是樊念只能将注意力放到自己刚刚穿好的衣服上。
  助理送来的是她平时常穿的一套西装休闲服,白衬衫灰西裤,一点不合时宜的褶子都没有。服装有些宽大,但给逢嘉月穿是没问题的。
  “你穿我这套。”樊念抬手解扣子。
  衬衫一直被扣到最上面一颗,解起来有些费劲,逢嘉月看准时机,上前帮忙。
  珍珠扣子被一颗颗解开,弥补了昨晚黑暗中缺失的眼福。逢嘉月在心中默念“做个人做个人”,花了大力气才没让自己重新化身禽兽。
  换好衣服后,逢嘉月将稍有些长的裤脚挽好。
  现实中的她有一米七,比樊念还要高一点,在小说中,却被自家小表妹写成了一米六三的个子,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长回去。
  樊念在玄关处穿鞋,头发被拨到一边,露出修长的脖颈与半边锁骨。
  逢嘉月上前,半弯着腰,毫不掩饰地深吸了一口气。
  “樊总好香啊,用的是什么香水啊?”
  “……此时情动。”
  “我也是。”
  “嗯?”
  “我是说我身上的衣服,也是……这个味道。”
  “……别乱说话。”
  “好。”
  看着樊念面上的薄红,逢嘉月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
  ——
  接下来几天,正如小说中描述的一样,两人再无接触。
  说来也是,樊总裁和还是实习生的逢嘉月身份悬殊,如果不是樊念起意,两人恐怕这辈子都再难见面。
  但逢嘉月也没闲着。
  几天的光阴,让她适应了女主身份的同时,也让她对这个世界有了大致的了解。
  书中世界与她之前所出的现实差别不算大,在科技水平和人文观念上要先进一些。最让逢嘉月触动的一点就是——这个世界,同性婚姻是普通存在且受人认可的。
  上一世,逢嘉月单身将近三十年,除了本身沉迷于工作之外,严酷的现实环境也让她难以敞开心扉,没想到穿书之后,现实阻碍居然不攻自破了。
  “也就是说,樊念大美人如果想应付家中的催婚……”她边盯着电脑屏幕中的方案,边分神想,“大概率还是会选择‘我’做挡箭牌,剧情还是会推动下去。
  “剧中的樊总是因为逢嘉月长得与他的初恋白月光有几分相似,念念……也有爱而不得的人吗?”
  思绪进行到一半,她被摔在桌上的文件夹惊醒。
  “逢嘉月,实习员工是吧?”一个带着眼睛的女员工指着那堆文件,“你把这些事情处理一下。”
  逢嘉月随手翻阅几眼。
  “这些东西似乎不是我这个岗位需要涉及的内容吧?”逢嘉月抬头问。
  对方拧起眉:“叫你做你就做,哪来这么多话?”
  她强调:“今天下班前必须处理完。”
  女人走后,逢嘉月接到前台的通知,让她赶往32楼的总裁办公室。
  逢嘉月早知晓剧情,并不惊讶,确定自己妆容仪表都合格,便欣然赴约。
  偌大的总裁办公室内,樊念坐在舒适的办公桌后,见她进来,说了一声“坐”。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