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难搞定(GL)——韩七酒
时间:2022-06-14 09:06:37

   题名:公子难搞
  作者:韩七酒
  文案:
  本文架空历史,私设较多。
  友情提示:三十一章掉马(好好看哟~~)
  小说中人物都是美美哒!大家放心观看。
  《公子难搞》文案——
  薛晏荣常年在外经商,鲜少回京。
  要不是母亲病重,今年说不定还要在外过。
  人常道,生在富贵人家里的小姐少爷,天生就是享福命,可薛晏荣却偏偏翻了过来,父亲早逝,叔伯兄弟觊觎,小小年纪的便要担起长房嫡子的重担,虽为难却也无奈。
  蒋幼清,自小腐书网,家中独女,可谓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可谁能想到世事无常难料,父母骤然离世,她被送到京城罗家的姨母那里——
  却不想,亲人早已疏离,满口仁义道德,满腹男盗女娼!
  片段一:
  薛晏荣看着眼前这个娇弱的女子,实在想不通——
  “你为什么跳河?”
  “活着太脏,死了干净。”
  “今儿个才年初四,老话说没出正月都是年,这浑河的水得有多冷啊?”
  “再冷也冷不过人心。”
  片段二:
  薛晏荣刚从府门里出来,蒋幼清就迎面撞了过来——
  粉扑子般的小脸,冻得通红,一把攥住了薛晏荣的大氅——
  “荣、荣二爷!”
  “是你?”
  “是我!”
  “你——”
  “你娶我罢!”
  片段三——
  薛晏荣冷冷的看向眼前的女子,不似那夜的娇弱,眼眸中带着股韧劲——
  “你这是赖上我了?”
  蒋幼清咬着一口小白牙,生平第一次抛下所有脸面——
  “你救了我,是我的恩人,所以请你好人做到底。”
  薛晏荣抚着大拇指上玛瑙绿的翠扳指——
  “那要是我不愿意呢?”
  蒋幼清深吸一口气,颇有种豁出去的决绝,一步步走近薛晏荣,只在离她一指不到的耳边停下——
  “我知道,你不是你。”
  你不是你,那又是谁呢?
  原来--薛晏荣是个假“公子”!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女扮男装
  搜索关键字:主角:薛晏荣蒋幼清 ┃ 配角:俞静姝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娇妻府中坐
  立意:互相扶持,牵手共创美好明天
 
 
第1章 薛晏荣回京
  今儿一大早,薛府里就在杀鸡杀鸭的宰牲口,大小婆子丫鬟全都忙碌了起来,府门前更是把将前刚挂上的新灯笼,又重新换了一圈,几个小厮轮番撑着长杆架着长梯清洗着牌匾府门,里里外外可谓全换了一遍新装。
  “干活都仔细麻利着点儿,角角落落的全都擦干净了,但凡让我抓到一点儿落灰的地方,管你是老婆子还是大丫鬟,一并全都赶出府去!”
  说话的人是府里的管家,姓常单名一个财字,自打薛老太爷在的时候,他就在薛府里头儿当差,算起来也有三十多年了,因为跟着主子少爷们一块在私塾里呆过几年,便也学会了识文断字的本领,又是打的一手好算盘,为人精明能干忠心为主,后来得主家儿赏识才一步步的提升做了管家,虽说现在年近花甲,可早已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但凡是经他手的账簿出入,就没有出过错的时候,管理下人更是有自己独门独套的一副手段,上上下下的奴才丫鬟,就没有不怕他的。
  这不——刚一嗓子喊出来,大家伙手上愈加卖力了,谁都不敢怠慢疏忽。
  “年前新来的那几个小子,全都跟我出来——”常管家一边往外走着,一边又张望着喊道:“快着点儿!别磨磨叽叽惹人烦!”
  “常旺,你也跟我出来。”
  常旺是常管家的独子,生在薛府长在薛府,是薛府的家生奴才,早几年的时候还是个光着腚满世界乱跑的淘小子,这几年倒是一天大似一天,跟在他爹屁股后头儿做些采买的活计,有时候还会帮着他爹看看账簿,打打算盘,只是常管家老来得子,所以常旺的年纪并不大,在有些事情的想法上自然比不得他爹常财来的周全。
  “今儿是大寒,风又这么大,怎么就偏要出来等,在里头儿等不也一样嘛?”
  “混账的小王八羔子!”常管家抬腿就是一脚,重重的踢在常旺的屁股上,一通臭骂道:“也不看看今儿是什么日子,你还在这儿叽叽歪歪,活腻歪了不想在府里待就直说!趁早把你轰出府去!省的清净了!”
  常旺一边躲着一边揉着被踢的屁股,疼倒是不疼,毕竟天冷,穿的又多,他又是个正值少年血气方刚的半大小子,别说一脚,就是再来上三四脚也经受得起,只是周围人多,他又是管家之子,平日里也算是个小小领头儿,冷不丁被这么来了一下,多多少少面子上有些挂不住——
  “爹你怎么打人啊?我说什么了?”
  委屈的抬头朝一旁瞥了瞥眼,扯了下他爹常管家的棉衣袖子——
  “都是人呢,您好歹给我留点儿面子啊。”
  “滚滚滚!别跟你老子在这儿面子里子的吆喝!今儿你要是敢犯懒犯浑没个轻重!就是亲娘老子来了我都不认!”
  说着就把常旺一把推到旁边“别在眼跟前碍事儿,像堵大山似的,没个机灵!满肚满脑尽是蠢货!”
  那常旺可是常管家的亲生儿子,虽是薛家的家奴,可平日里也是捧在手心里的宝贝,这会儿不过说了句话,就被这样又是挨踢又是训斥的,这要是换做旁人,说不定真要被撵出府了。
  这年头儿找份安稳的差事儿都不容易,大家伙好不容易才得了一份薛府里的差事儿,谁都不愿丢了,霎时全都乖乖的低下了头去,再冷也不敢吭声了,只听着常管家吩咐。
  常管家让那是十几个小厮,分成两排守在了府门台子下的石狮子两旁,自己则揣着手,不停地向远处张望。
  “爹,咱们又不是没见过二爷,至于每回都弄这么大的阵仗吗?”常旺缩着脖子凑了过去,小声问道。
  常管家瞥了眼自家儿子,抖动着下巴上花白的山羊胡子——
  “你懂什么,二爷虽长年在外经商,鲜少回京,但却是府里头儿说话最有分量的掌事人,你就说这府里头儿的银子入账,要不是凭着二爷天南海北的做生意,你以为就靠那些地租佃租能养活的起这一大家子?
  经得住这流水一般的花费?还有每年给宫里瑶妃娘娘的体己?小子,眼睛要放亮些,多在二爷面前露露脸,对你没有坏处!”
  “爹,您的意思是说,二爷要掌家了?”
  常管家深吸了口气,只听着耳边飕飕的风声刮过——
  “八成是了。”
  ——
  “驾!驾!”
  “吁——”
  “二爷,咱们到了。”
  徐聿的声音刚落下,马车里的人便急急地撩开车帘,从里面跳了下来。
  一身锦缎绸面的鸦青色斗篷,头戴扣着暖帽,领子跟帽子一周全是暗紫色的貂毛,脚踩一双靛青色的皂靴,两边还镶嵌这不知什么质地的闪光宝石,通身的贵气,明眼人一瞧就知道此人不凡。
  再看他走起路来又疾又稳,甩起手来不偏不倚,不似一般公子少爷那纨绔的吊儿郎当样儿,剑眉星目的俊逸倜傥,却又不单单只长了副好看的皮相,双目间透着股凌厉的狠劲儿,散出不怒自威的气场,即便是一言不发,却都能让人感到惶恐不安,像是生怕被他瞧出什么来似的,明明没做亏心事,但又亏心的厉害。
  此人便是常管家口中的二爷,薛府的长房二少爷——薛晏荣。
  “二爷回来了!二爷回来了!”
  常管家高声喊着,伸手便拉着常旺就迎了上去,领着身后十几个小厮,皆跪下了身来。
  “起来罢。”薛晏荣冷清着声音,抬脚就跃上了青阶。
  “谢二爷。”常管家这才又站了起来。
  被风吹了这么久,一众人都被冻得的满面通红,即便是棉衣加身,也抵不过腊八里的寒风刺骨,饶是手脚都快要冻木了。
  “前儿您来信说要回来,算着时间,估摸着今儿就到,一早老奴跟这些小子们便都候在了府门口,他们大多数都是今年进府的新人,没见过二爷的面儿,领着过来,一来是为了让他们认认主子,二来也是为了让他们学学规矩,好以后让二爷使唤。”
  “嗯,你有心了。”薛晏荣低沉一声,抬脚又跨过了门槛。
  大户人家的门槛向来垒砌的比那些小门小户要高,薛晏荣走的又快,常管家跟在身后,还是有些吃力的。
  “呃,二爷真是折煞奴才了,这都是奴才应该做的。”
  常管家躬着身子跟在薛晏荣身后“晌午的接风席都还没开,只等着二爷回来,一家人聚在一起,好热闹热闹,赶巧了今儿又是腊八,可谓是喜上加喜,二爷您——”
  “这些都不急——”薛晏荣稍停了下脚步“我娘怎么样了?找郎中来瞧过了吗?”
  “哦哦——老奴正要跟二爷说这个呢——”常管家连忙停住了身子“早就找了回春堂的郎中来瞧过了,说夫人是偶感风寒,又饮了些凉酒,才导致的气虚体弱咳嗽不断,并不妨事,只要悉心调养,按时喝药便没有大碍,后来音妃娘娘听闻此事,也十分忧心,毕竟回春堂的郎中再好也好不过宫里头儿的御医,遂又特地点了御医院里的高太医来府里给夫人瞧,说的话儿跟回春堂的郎中差不离,这会儿已经喝了好些天的药了,想着过几天再让高太医过来瞧瞧。”
  “怎么会用了凉酒呢?”
  “这——这老奴也不知道了,夫人是这么说的。”
  薛晏荣的脸色说变就变,拧着眉头——
  “即便是我娘说的,身边的丫鬟竟都没个提醒?!当差当到狗肚子里了?!”
  “是是是,二爷说的是,先前老奴已经责罚过,扣了三个月的例钱呢,本想将她直接赶出府的,奈何那丫鬟跟着夫人的时间久了,夫人也用惯了,府外头儿也没有什么亲人,只一对黑心肠的哥嫂,瞧着也怪可怜的——”
  “哪个丫鬟?”
  “回二爷的话,就是自小跟在夫人身边的凝冬。”
  “是她啊——”
  “二爷见过的,肯定有印象,素来不爱说话,平日里只守在夫人跟前儿。”
  “行了,我知道了。”
  “二爷,那——”
  “我先去见我娘,其余的事,等我问了安再说。”
  “是、是。”
  薛晏荣走的极快,不一会儿常管家就落在了后头儿,边捶着腿,边伸手扶着墙,舒了好大一口气,大冷的天儿后脊背里愣是冒了一茬儿的汗,这会儿倒是一点都不冷了。
  心里默默思索着——
  这得亏是自己,要是换做别人,只怕话都要说不利索了。
  一想到这个,不免又想起了自家那傻小子,也不知道他将来能不能应付得了?
  “常管家这么多年还是老当益壮啊!”
  “原来是姚姑娘啊——”
  姚十初一身深紫偏黑的短打,腰间又系了条棕褐色的腰带,十分干净利落,与京城里女子的娇弱不同,眉眼间倒有几分英气在,她跟徐聿一样都是自小侍奉在薛晏荣左右的近侍,这么多年也是随着薛晏荣一同在关外,只有在薛晏荣回京的时候,他们也才会跟着回来。
  常管家在府里虽然对一众仆人趾高气昂,但对着徐聿跟姚十初,却是格外客气,不为别的,只为他们是薛晏荣身边的人,他们一句话顶别人说上一百一千句——
  拱了拱手道——
  “姚姑娘真是会说笑,哪里还老当益壮啊,快六十的人了,老话儿说黄土都要埋到脖子了,你就说这腿脚吧,才站了那么几个时辰就酸疼的厉害,这要放在前几年,就算是站上一整天,又算的了什么。”
  “方才我瞧见常旺了,几年不见,他的个子长得可真大。”
  “浑闹蠢蛋的小子一个,暂且能当个人用罢,姚姑娘你可别夸他,一夸他,他准就喘上了。”
  姚十初微微颔首,笑而不语,低头从怀里拿出个藏蓝色的绸缎袋子来——
  “这里头儿全是现银,二爷体己下人们的辛苦,每次回来都要这么兴师动众一番,今儿赶巧又是腊八节的,也不能叫大伙儿空忙活一场,等会儿就劳烦常管家给大家称量称量,全分了罢。”
  “这、这——”常管家接过手来,又躬下了腰身“那老奴就替大家伙儿谢谢二爷了。”
  姚十初点点头,随即又从怀里摸出了个小了些的绸缎袋子——
  “这——是二爷特意给您的。”
  “使不得使不得——”常管家连忙推辞。
  “哎——”姚十初将袋子塞进常管家的怀里“二爷送出去东西,岂有收回之理?给您的,您拿着就好,二爷说了,常管家是府里的老人儿了,上上下下爷爷奶奶们全都要您来费心伺候,一年之中辛劳最甚。”
  常管家自然也不是没有眼力劲儿的,方才的推拒不过就是做做表面功夫,毕竟对主子来说这点儿打赏连顿饭钱都算不上,可对他们这些家仆下人来说,那可就是大半个月的例钱了,况且这也是二爷的惯例,身上有钱出手大方,每次回来打赏都是必不可少,这回又赶上了年前,依照二爷的性子,等过年的时候,肯定还有另外一拨赏钱。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