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夜叉同人]炼丹师重生战国时代——雾幽若雪/倚栏一株雪
时间:2022-06-11 08:24:39

   题名:炼丹师重生战国时代[犬夜叉]
  作者:倚栏一株雪/雾若幽雪
  文案:
  受视角:
  第一次见面诺带着玲在游历,杀生丸受伤在大树底下修养;
  第二次见面诺正在林中修炼,杀生丸还是受伤在大树底下修养。
  诺无语的把这个总是受伤的大妖给带回了家。
  攻视角:
  第一次见面杀生丸一身狼狈,被迫带着两个拖油瓶?
  第二次见面杀生丸还是一身狼狈,但是这次被当成拖油瓶了?
  这什么鬼,诺这个家伙怎么不按常理出牌的?
  这大概是两个大佬奶一群孩子的故事吧
  主动漫犬夜叉,次动漫元气少女缘结神
  撒泼打滚求个收藏
  内容标签: 综漫 强强 仙侠修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诺,杀生丸 ┃ 配角:犬夜叉,戈薇,桔梗,玲 ┃ 其它:犬夜叉
  一句话简介:天才炼丹师在战国时代
  立意:寻求自身发展的强大,保护好想要保护的人
 
 
第1章 重生
  这是一个很是破落的村子,随意搭建的仿佛随时都能倒塌的茅草房,三三两两的错落于村子中。
  能供人行走的路泥泞不堪,在这红的艳丽的仿佛鲜血的颜色的夕阳下显得更荒凉。
  然而在此时应该是炊烟袅袅,各家做晚饭的时候,却是嘈杂、惊恐的。
  各家紧闭房门,村里来回走动着一些人高马大的带着颜色班杂的头盔,手里抓着已经有不少缺口的大刀,刀尖汇聚了一条红的发黑的血,逐渐往地下低落,时间似乎过得很漫长,久到像是过了百年一样。
  突然,这些三三两两的狠人听到一声吆喝,吵嚷着推着一车车的东西往村子的外边走去。
  路上血迹斑斑,不时能看到一几根手指,或者一条手臂,更甚者鲜血满身的死人随处可见,让人一见这画面就忍不住心惊胆寒,战战栗栗。
  随着人群的走动,村子慢慢的安静下来,然而不时的压抑的痛苦的哭咽声传来,幸存的人们不敢高声哭泣,生怕把这些强盗再次引来。
  这是一个刚遭遇了强盗洗劫的村子,不知多少人丧生在这场浩劫当中,又能有多少人能幸存下来。
  在村子的深处只有一处破败的茅草屋,屋前到处都是血迹,一个穿着破烂的三四岁的小女孩傻傻的站着。
  一双大眼睛藏着深深的恐惧和茫然,看着前面堆叠在一起的到处是伤痕的尸体,眼里的眼泪仿佛是决了提的洪水,一直流个不停,然而小女孩却是哭不出来。
  “林诺...林诺...快点醒醒!林诺,你这个王八蛋,快点醒过来!”
  “谁?谁在喊我?”
  “林诺,你这个混蛋再不醒过来,我又要沉睡了。”
  “你是谁?谁在叫我?”
  “林诺...真是的,我好不容易花费那么多的精力终于让你恢复意识,可不是让你又死翘翘的。”
  “你在说些什么?我不是已经死了吗......”
  “啊,不管了,我在帮你最后一次,你要赶紧给我突破到金丹期啊......”
  声音逐渐减弱,直到再也听不到另一个人的声音。
  林诺感觉身上像是压了千金重的石头,胸口痛的要命,手脚湿冷,脑袋像是被石头猛锤一样疼痛。
  忽然,林诺感到身体内部传来一股清凉的微风,胸口上的伤势似乎没有那么疼痛了。
  林诺费劲睁开沉重的双眼,看到的是一叠尸体压在其身上,不禁差点又晕过去。费力地推开身上的尸体,挣扎的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
  小女孩看到尸体动了动,有点愣愣的,不知所措。
  忽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把冲过去抱住了刚刚好不容易站起来的林诺,差点把林诺又一下子给撞晕过去。林诺下意识的抱住了小女孩,茫然的看看了四周,不知是何处何年月。
  突然,脑里传来阵阵痛苦,一幅幅画面冲击着林诺的大脑,一时承受不住的又晕了过去,小女孩也跟着倒了下去,无措的看着这原本已经站起来的人怎么又倒下了。
  过了好一会,小女孩才缓过来,慢慢的从林诺身上爬了起来,蹲在林诺身旁,一双脏兮兮的小手好不容易抱住了林诺糊了血的稻草似的头。
  感知到怀里的人还有微弱的呼吸,小女孩轻轻地把林诺放下,朝着不远处的一座在村子里明显比较好的房子跑去。
  几分钟过后,小女孩拖着一个满身伤痕累累,衣衫褴褛的,大约四五十岁的妇人走了过来,小女孩不断的哀求说着什么。
  两人走到林诺身边,妇人一脸不情愿的说道:“我会把你哥哥抱进去,但是之后他是死是活可跟我没关系,他身上的伤你得自己负责。现在村里什么情况你也知道,不可能还能有余力去照顾一个快死的小子的。”
  小女孩双手合十的对着妇人恳求的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妇人忽然叹了一声,说道:“这世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呀。”
  说完,妇人的一双大手就扛起了躺在地上的林诺,大步走向破草房。
  小女孩也跟在了后面。一会的功夫,妇人就把林诺给送回到了草房子里面一间狭小的房间,房间里面什么像样的家具一样也没有,只有一张稻草编织的凉席铺在地上,一张缺了个角的小桌子,两三件破烂的麻衣随意摆放。
  妇人把林诺放到凉席上,转头对小女孩说道:“玲,剩下的只能交给你了。需要什么草药到时候你来找我分辨,你自己去采,吃的话村子现在也没办法,你自己去找一些能吃的吃吧。我就先走了。”
  小女孩怯怯的点了点头,走到林诺身边,眼里大颗泪珠又流了下来。
  “哥哥,你要快点好起来......”
  --------------------
 
 
第2章 醒来
  清晨,早起的鸟儿唧唧喳喳的还是呼朋唤友的引吭高歌,或者开始一天的早餐。明亮的阳光从茅草屋破烂的缝隙调皮的落下一个个或圆或扁或方的光点。
  一缕调皮的阳光落在了破草席上穿着破烂的林诺身上。
  此时,林诺身上的曾血迹斑斑的旧衣服已换上,胸口包着一块洗得发白的布块,布块上倒是还有些斑斑血迹。眼皮动了动,随即一双光华流转潋滟生波的杏眼睁开,然而转瞬即逝,反而变得迷茫。
  林诺一时思绪万千,终于缕清现在的情况。
  林诺本是浩渺大陆的天才炼丹师,然而在筹谋了十年终于为孪生姐姐报仇雪恨,不幸重伤,独自在洞府,安静平和的睡去了。但是,一觉醒来却是换了个世界,更是换了个身份。
  因为灵魂重伤,在投胎转世时并没有记忆留存,而且神智受重伤影响,反而在前十年里一直以傻子的身份生存。
  幸而这家是个宽容和善的,把这个小傻子抚养长大,倒是不曾受过欺负。这个傻子还有个妹妹,叫玲,是个天真浪漫的小姑娘,是个很好的孩子,经常照顾傻子哥哥,很爱笑。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在这个混乱的时代,能够健康快乐长大是件奢侈的事情。小国林立,强盗横行,贵族穷尽奢侈,不曾照顾治下贫民百姓,反而极尽剥削,奢靡享受。
  前两日,一伙强盗劫掠而来,把这个村子洗劫而空,而林诺一家不幸惨招毒害,如果不是林诺突然恢复浑浑噩噩的精神,这一家恐怕就剩被掩护的的幼小的玲了。
  这一世林诺的名字也是诺,听说是个老和尚经过时给还是个牙牙学语的林诺取的名字,说是这孩子与诺有缘,说不定以后以后能度过生死劫。
  诺的父母感激涕零,给了好多的粮食答谢老和尚。就这样,诺的名字跟上一世倒是一样。不过因为这个讲究严格的阶级机制的混乱时代,亲民是没有任何资格称姓的。因此,林诺现在只能叫诺了。(以后也只会说诺了。)
  诺在恢复意识之后,利用上辈子的心法开始修炼,幸好这具身体是个能修炼的,否则这胸口一个大洞,在这个缺医少药的时代早已活不下去了。
  玲这两天在幸存的村民的帮助下,把父母都安葬了,小小的身子不仅要忙碌父母的葬事,还要照顾受伤的哥哥,寻找食物。
  尽管只是随便裹了烂草席随意找了个地方就埋了,但是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已经是很了不起了。
  更何况还有一个重伤在床还要吃药休息的哥哥需要照顾,小姑娘尽管有些做的不怎么好,但是诺又怎么可能心安理得的让一个小女孩全权照料自己呢?
  于是在清醒后诺就尽量帮玲减轻一些负担。
  诺在凉席上尽量靠墙壁坐起来,方便玲帮忙给自己换药,在玲采药回来之后会跟玲说一些如何处理药材,帮玲在一堆采回来的药材分辨出哪些可以使用,哪些只是杂草。
  玲听到哥哥说话很是惊喜,一直以来哥哥都是需要自己照顾的,现在哥哥已经能正常的跟自己交流,尽管不明白为什么哥哥这次受伤之后怎么会懂那么多的东西了,但是只要哥哥好起来就行了。
  “玲,出去清理药材时一定要跟村人在一起,知道吗?”诺对即将出门的玲嘱咐道。
  对这个只有4岁多的小女孩,诺是一万个的不放心,然而诺现在还下不了床,只能由小小的玲去做这件对于小孩子说是非常危险的事情。
  “知道了,哥哥。哥哥才要小心照顾自己呢!”玲拿着一个用杂草编织而成的小簸箕就出门去了。
  这两天,诺叫玲把家里一些能用的材料制作了一些比较简易的工具,比如这个小簸箕,就是诺强撑着坐起来之后编织好给玲使用的。
  玲收到很高兴的笑了,诺微笑地对玲说道:“等过两天哥哥好点,带你去弄点好吃的,以后哥哥会好好照顾你的。”玲当时很高兴的一直叫着哥哥,对哥哥很是依赖。
  诺靠着墙壁上,手上拿着杂草,不断的编织着,不一会就能编织成一个个小小的储物栏,刚好适合小孩子挎着。
  在凉席边的杂草干快编织完之后,诺想了想,把玲早上从外面摘回来的野花编织了起来,做了顶可爱的小花环,放在了枕头边上。然后闭上眼睛开始修炼了起来。
  这具身体的修炼资质很好,加上自己前世修炼的经验,想必能够修炼得很顺利。
  到时候看看玲能不能修炼,如果能够修炼的话就让她和自己一起修炼,如果不能,那就给她一切能保护好她的装备,和能让她过得舒心自在,陪在她身边,直到她找到她的另一半。
  诺前世的时候刚开始修炼的是比较温和的混沌灵诀,尽管这是在浩渺大陆是非常低级的任何灵根都能修炼的修炼心法,但是凡是讲究返璞归真,加上诺有着很高的悟性和资质,反而修炼的比大宗门的天才修炼的还要快。
  而且诺在收集一些低级丹药方子时也能够自己独自炼出丹药,这可比大宗门所谓的天才要厉害的多。
  但是在诺的低调和姐姐的保护下,在姐姐还在的时候是没有多少人知道林诺的厉害的。
  相反,姐姐的火灵根大放异彩,并且还侥幸在宗门试炼中收服了一只小凤凰,更是名声大振。
  诺知道,其实姐姐一直是在保护他,因为诺修炼的比姐姐还要快,然而诺的灵根却是杂灵根,各系灵根都有,这是在浩渺大陆非常低级的修炼资质了。如果世人知道有人能在杂灵根之下修炼的如此快的话,那么诺将会很危险。
  诺运行一周心法,不一会,外出的玲就回来了。“哥哥,玲回来了!”玲放下草药,蹦蹦跳跳的跑向诺高兴的说道。
  “嗯,玲很厉害呀!”诺开心的摸了摸小丫头的头发。
  “哥哥,你看你看,我还找了些果子,这下我们就有吃的了。”玲双手举着即刻小小的果子两眼弯成月牙状笑着说道。
  诺很佩服这小丫头的韧性,在家里所有的粮食被强盗一扫而空之后还能找到一些能勉强吃的真的很厉害了。诺只拿了一颗果子,说道:“我们玲真的太厉害了,每天都能找到那么多能吃的。”
  玲有些不好意思笑了笑,轻声说道:“哪有哥哥说的那么厉害。”
  诺笑了笑说道:“玲,在哥哥眼里,玲就是很厉害的。等明天哥哥能下床之后带你出去好不好呀?”
  “可是哥哥还没好呀?”玲很是担心的看着诺胸口上的伤,这两天哥哥一动身上就会有血迹渗出来,让小小的玲很担心。
  诺不在意的说道:“已经没事了的,不要担心哥哥了。明天玲带我去找一些能吃的好不好呀?哥哥在家里都呆腻了呢?”
  玲听到哥哥说呆腻了,立马说道:“那明天我们一起出去,但是哥哥一定要小心哦,千万千万要跟着我呢。”
  “好的,我一定会听我们家最聪明可爱的玲的。”诺肯定的说道。玲有点不好意思,抿了抿嘴,还是不放心的说道:“一定要小心,不能再出血了。玲会担心的。”
  “嗯嗯,知道了。”诺再次点了点头,说完,诺一把抱住玲,说道:“辛苦玲了。”
  “哥哥还在,玲一点都不辛苦。”玲说完就有点想哭了。
  “来,玲,我们一起来吃早餐吧!”诺对着情绪低落的玲说道,玲这才应下,不在悲伤。
 
 
第3章 外出
  一大早,玲就早早起来了,把昨天找到的一些野菜和缺了个口的小陶罐拿到外面洗干净,并装了半罐水回来。
  小陶罐放在一个简易的木架子上,架子下放了些易燃的干草,在底下是昨天保护好未曾熄灭的木炭。
  玲轻轻的往黑乎乎的木炭使劲的吹了吹,吹得满头大汗,好不容易才吹出一点火苗,不过就这一点火苗,很快就燃起来,把干草点着了。
  玲把一些干柴慢慢往干草上搭好架子,顺便在放点干草,很快,干柴就稳定的烧起来了。看着小小的玲不停为两人的早餐忙乎着,诺心里很是不是滋味。
  诺身上的伤已经结痂了,只要不是太大的动作就没关系了。诺慢慢起身,稍微打理了一下自己乱鸡窝似的头发,找了根草绳把头发扎了起来。
  然后慢吞吞的挪到玲身边,随意的坐下来。现在这个条件也没办法讲究起来。
  “玲,有没有被火烫到?”诺担心的问道。
  玲笑嘻嘻的说:“哥哥,我早就会生火啦,以前妈妈有教过的……”说着说着,玲的情绪就低落下来了。
  诺正想安慰她,玲忽然就绽放笑颜,说:“爸爸妈妈一定希望我们好好的,所以玲不可以哭哦。”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