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野同人]和coser们穿越后我成了大佬团宠——酒焗蟹蟹
时间:2022-06-07 07:59:50

   《和coser们穿越后我成了大佬团宠》作者:酒焗蟹蟹
  文案:
  【本文文案】【正文第三人称】
  事情是这样的,我的七个亲爱的舍友要出cos,硬生生拉上了对cos毫无兴趣的我。出于对舍友们的兄弟情我还是很给面子的跟着他们一起去了cos展。
  然后我们就穿越了。
  身为coser的舍友们在新世界变成了大佬,而我是唯一一个披着原皮上任的倒霉蛋。望着系统数值中几乎等于全零的数值和舍友拉满的各项数据,我在镭钵街的寒风中流下了悲伤的宽带面。
  这种高危世界里给了我如此弱鸡的数值岂不是想让我去死吗!!哪有这么玩的啊喂!!!
  好在我的舍友给力,在发觉这一点后纷纷向我伸出援手,硬生生将我从背景板路人……捧成了拥有神秘身份的大佬。
  [舍友一号【马甲:安吾】:别担心鹤生,我已经动用了我的关系把你送到警校去了!还帮你办了假身份!从今天起你就是被红方罩着的男人了!
  赤羽鹤生:果然是好基友!……不过为什么要送我去警校??
  [舍友一号【马甲:安吾】]:你太弱了,不去警校提升一下数值你打算找死吗?
  赤羽鹤生:……
  赤羽鹤生原本以为一切会向着好的方向发展,结果他为了保护同校学生被迫闯入了一场酒厂的卧底追杀行动之中,舍友二号紧急出手,直接给赤羽鹤生套了个结实的马甲。
  [舍友二号【马甲:Gin】]:我已经和上级说明了,你现在已经成了我们酒厂的一员,代号Bloody Caesar(血腥凯撒),暂时安全了。
  赤羽鹤生:……这么做真的没关系吗?还有为什么要给我取那么重口中二的酒名啊!!
  [舍友二号【马甲:Gin】]:没关系,我和一号沟通过了,干脆你就当个双面间谍,我们互相之间通融一下不就得了。
  赤羽鹤生:哪有你这样通融的啊喂!
  在那之后,女装大佬的贝姐舍友,横滨的绷带精舍友,死屋之鼠的俄罗斯饭团舍友,术式杀手的最强体术师舍友和来自武装侦探社的名侦探舍友也纷纷找上门来,被大佬凝视的赤羽鹤生扶额叹气,每天都在红黑双方反复横跳。
  然而他的横跳行径却引起了众人的瞩目,以至于很多人开始对赤羽鹤生的真实目的进行了各种离谱的猜测。
  警校组:鹤生,你做的已经很好了,就算想要保护我们也不用付出这么多……更没有必要和Gin那么危险的男人接触。
  横滨众:以一己之力就获得了异能特务科和死屋之鼠以及武装侦探社的信任,真不愧是太宰先生看中的男人啊。
  咒术师众:所以鹤生是为了保护自己曾经的朋友才自愿堕落成诅咒师和术师杀手同流合污么?原来之前都是我们错怪他了……
  赤羽鹤生:???我不是!我没有!我只是为了让基友苟命的横跳工具人啊喂!
  【阅读须知】
  ·全程不掉马,主角和舍友都是演技帝,男主体废高智商,有一张怎么看都像好人的纯良脸。
  ·无CP,大家都是好基友。
  ·主小野犬名柯加点咒,老配方老味道。
  内容标签: 文野 咒回 柯南 马甲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赤羽鹤生 ┃ 配角:沙雕舍友们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美好的一天从反复横跳开始
  立意:当你热爱这个世界的时候,这个世界也会爱你
  作品简评:
  赤羽鹤生和他的七个coser舍友在逛漫展的路上穿越了,身为coser的舍友们在新世界变成了大佬,赤羽鹤生则是披着原皮上任的“普通人”。好在他的舍友给力,发觉这一点后纷纷向他伸出援手,在每日的极限拉扯下,硬生生将他从背景板路人,捧成了拥有神秘身份的大佬。
  本书以男主和他的舍友们一起对抗世界意识之路为主线,以群穿的多视角,描述了主角团在面临困难和考验时展现的友谊和共患难的美好品质,日常和主线交汇,剧情松弛有度,文字幽默诙谐,是适合闲暇之余观看的佳作。
 
 
第1章 
  赤羽鹤生穿越了。
  具体点说,应该是赤羽鹤生和他的七个舍友一起穿越了。
  作为一名完全咸鱼系的御宅,赤羽鹤生很幸运地遇到了一整个宿舍的御宅族舍友。不过相比起他这个家里蹲,他的舍友们基本上都是半现充状态,尤其热爱cosplay。于是在G市开展的那天,寝室的七个半现充御宅族毫不客气地拉上了赤羽鹤生,好说歹说才把他拉到了展会里。介于他的咸鱼属性,大家也没想着逼着他出cos,只希望这个天天靠着舍友送饭和点外卖为生的家里蹲能多出来走走。
  “所以说这种展会有什么好走的啊,人这么多……”
  黑发红眸的青年慵懒地打着哈欠,他拉了拉自己身上的黑色T恤,揉着微卷的短发,拽着一旁cos成坂口安吾的舍友无奈道:
  “事先说好,我只在附近逛逛买买周边,别想着我和你们一起逛完展会。27个展会全部走完我八条腿都断完了啊!”
  “切,鹤生你还真是娇贵啊。你也不看看人家伏黑甚尔——啊,就是那边被妹子包围的那个。”[坂口安吾]指了指不远处正在妹子堆里秀肌肉的[伏黑甚尔],抱怨道:
  “那家伙还真是张扬,虽然说他也有张扬的资本就是了。”
  他应该指的是[伏黑甚尔]身上的那一圈结实的肌肉。
  “其他人都出了什么?”赤羽鹤生好奇道。
  “你居然连这个都不知道吗?一路上该不会在睡觉吧??算了……有一个出了柯南里的琴酒,其他几个和我一样出了文野片场的角色,分别是太宰治,费佳以及江户川乱步。至于另外一个,呃……”
  说到这里,[坂口安吾]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沉默。。
  “你是说他吗?”赤羽鹤生预料到了什么。
  “啊,就是他。他这次出了贝尔摩德。”[坂口安吾]神色复杂地指向了另外一个人群密集点,只见被无数宅男拿着摄像机包围的金发靓女——女装大佬版贝尔摩德正微笑着站在人群之中,举手投足间气质直接拉满,他仿佛自带闪光灯,一出场就成为了人群中心。
  “不愧是他。”赤羽鹤生相当敬佩。
  “对啊,毕竟他的女装和伪音技术可是骗了不少宅男的芳心,看的我都心疼了。”[坂口安吾]面无表情道。
  “反正和我这种咸鱼没什么关系。我去趟厕所,你在这里等我一下。”赤羽鹤生边敲打手机边道。
  “等会去竹之屋吃寿司吗?”
  “去吧,竹之屋的猪软骨拉面也挺好吃。”[坂口安吾]点点头。
  “好,我把位置发群里了,等我出来咱们就一起去——还有,让那个夏天还披着棉被戴着绒帽的好心俄罗斯人脱掉点衣服吧,大夏天出这么厚重的角色真不怕中暑啊。”赤羽鹤生小声道。
  “小鹤生我听到了哦~顺便我才不会中暑呢,这可是coser的基本素养啊~”不远处的某位[好心的俄罗斯人]笑道。
  “好嘛,那你加油,等会不见不散啊。”
  赤羽鹤生的脸上总算带了点笑容,和基友们打了声招呼后就转身离开了。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这次一去,直接就去了另外一个次元。
  等到赤羽鹤生走出卫生间,很快发现四周陈设有些不对劲。首先簇拥在洗手台附近的补妆的coser们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有些怪异的天花板和大理石修葺而成的叠层吊顶。原本的暖光灯被替换成了忽闪忽灭的冷光灯,而眼前那扇棕红色的门也变成了纯黑色。
  他下意识的看向了身后,原本的卫生间也消失不见,变成了一间完全陌生的走廊。
  赤羽鹤生:……
  见鬼,他该不会是遇上了传说中百年难得一见的穿越了吧?
  抱着侥幸的心情,赤羽鹤生还是扳下了门的把手。然而就在他推开门的那一刻,一股冷风迎面吹来,只穿着T恤的他没忍住抱着手臂打了个寒颤。
  门外正洋洋洒洒下着小雪,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原本的季节应该是夏天才对。
  可恶!现在他开始怀念费佳的棉被和帽子了!
  如果没有记错,这条街应该就是《文豪野犬》番剧里出现的那条镭钵街。当初舍友为了出cos狂补剧时拉上了赤羽鹤生一起,以至于他现在都能牢记文豪野犬的每一帧剧情。
  下雪,镭钵街,还是文野的世界观……
  完蛋了,他该不会要死了吧?
  赤羽鹤生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意外地发现手机居然还有信号,甚至他走之前的聊天群聊还开着。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赤羽鹤生在群聊里发了个兔斯基表情包,随后打了一行字:
  [赤羽鹤生:你们还好吗?我这里有点不太妙……我确定自己很大概率穿越了,现在正在文野片场的镭钵街,你们怎么样了?]
  群里一片寂静,没有人回他。
  奇怪,消息明明发出去了,但是没有人回。赤羽鹤生很清楚自家舍友们的性格,如果看到了消息是不可能不回的,就算不相信他的话也应该发个阴阳怪气的表情包嘲笑一下。
  可能性有三:一,他们的手机不在身边,二,他们压根没时间看手机,三,他们收不到他的消息。
  哪种可能性都不好,不过他的舍友们个个都是人才,存活率肯定比他高。现在担心他们也无济于事,还是先管好自己吧。
  赤羽鹤生收回了手机,现在这种状况手机一旦弄丢或者没电都会很麻烦,好在他出门前把手机的电充满了,现在的电量是88%,应该能用很久。
  这只是一小部分的惊喜,他很清楚文野的世界观里大部分人都有异能力,而他只是个体术不行脑力也一般顶多算记性比较好的战五渣,随随便便走到大街上估计就被当做炮灰炸死了,没有意外的情况下还是别乱走动比较好。
  赤羽鹤生退回了之前的那扇黑色的门内,小心翼翼地关上了门并熟练地反锁。他刚才看了看自己所在建筑物的外部构造,一眼就瞄见了上面标识的帮派会所的名字。
  这里应该是某个小型帮派的老巢。不过他们现在应该还没回来,也不知道他能在这里待多久……
  先去四周探索一下吧。
  赤羽鹤生倒是格外冷静,他屏住呼吸开始在房子内部小心翼翼地搜寻。桌子上地板上柜子里,能翻过的地方他都翻了一遍。并且没有忘记戴上自己吃炸鸡剩下的一次性手套防止指纹泄露。然而他搜索了一圈得到的有效物品只有一把柯/尔/特/左/轮/手/枪和一小部分替换的子弹。赤羽鹤生的舍友有会用枪的,他也因为兴趣跟着对方学了一阵子,左/轮/手/枪可以轻松上手。
  总之先带上好了。
  黑发的青年一步步走入了地下室更深的地方,这里的地下室被封锁的很好,黑暗且密不透风。赤羽鹤生猜测这里应该是关押犯人或者审讯的地方。只是他不知道为什么这里一个人都没有,很多扇门也没有上锁。
  就算因为任务出行,也不应该一人都不留。
  除非他们已经死了。
  鼻间传来的血腥味证实了这个想法,赤羽鹤生沉默了一会,还是打开了手机的手电筒,忽略掉某些令人不适的掉san场景后,他一眼望见了扣着拘束带,正蜷缩在地上的赭发少年。
  没有记忆中的意气风发,也没有动漫里的狂傲不羁,但是赤羽鹤生很确定眼前的少年绝对是那位来自横滨的重力使——中原中也。
  来不及多想,他上前半蹲下来将面色苍白的中原中也抱起,打算先带他离开这个地方。少年还没长开,抱在怀里并不算重,但是对于抗半桶水都吃力的赤羽鹤生来说已经很艰难了。他摇摇晃晃地向外走去,几分钟后终于走出了那座黑暗压抑的地下室。
  赤羽鹤生在打开手电筒时看到了那些零落在角落里的扭曲的尸体,他们绝对不是被常规手段杀死的,而那种扭曲死亡的方式在他的记忆里倒是存在……
  是《咒术回战》里的咒灵干的。
  虽然不知道咒灵为什么没有对中原中也下手,但是它好像不在这附近。赤羽鹤生铆足了劲,吃力地将中原中也放在了外面的沙发上,并替他解开了手腕和脚踝处束缚的绑带。
  中原中也的身上有注射器留下的针孔状的刺口,应该被人注射了能够进行长时间沉睡的药物。为了将中原中也关在这里应该也废了这些人不小的力气。
  不过他的腕部绑着一条蓝色的带子,现在应该也加入[羊]一段时间了。
  确认了时间点后,赤羽鹤生也笃定了接下来的计划。虽然他是战五渣,但是中原中也不是,只要他保护好中原中也,起码他自己的人身安全能够得到保障。
  决定了,就算是为了活下去,他也要好好照顾年幼的重力使。
  “唔……”
  沙发上的人传来的小幅度的呻/吟声,赤羽鹤生俯下身,很快看见了对方微微睁开,还带着一丝迷茫的湛蓝双眸。
  不过小时候的中也看上去真乖,和记忆里的那个秒天秒地的重力使差别真大啊。
  “你是谁?”
  他看上去还有些茫然,因为药物的原因身体有些没力气。从他的视角只能勉强看清眼前黑发青年的那双漂亮的红眸,意识还有些模糊不清。
  “我是你的[家人]。”
  赤羽鹤生伸出了手,纤长的睫毛轻轻垂下,语气却让人不禁迷离沉浸,
  “从今往后,我会保护好你的。”
 
 
第2章 
  首要任务还是填饱肚子。
  赤羽鹤生很饿,中原中也估计比他还要饿。从刚才对方肚子响起的那一刻,赤羽鹤生就想着去附近找点食物了。
  好怀念竹之屋的寿司和拉面,如果能先让他填饱肚子再穿越就好了。
  “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找点吃的。”
  赤羽鹤生对小中也叮嘱了一句,随后在对方困惑的目光下走向了厨房。
  厨房的位置距离这里并不远,赤羽鹤生抱着枪走了过去,当他拉开门的那一刻,一股极为难闻的味道从厨房里飘散了出来。
  尸体,都是各式各样扭曲的尸体。厨房里横七竖八的尸体像是被什么东西捏在了一起,因为时间过的有点久,已经开始发出腐烂的恶臭味了。饶是赤羽鹤生这种看过无数B级片依旧风轻云淡的强大的心理素质,也险些没直接吐出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