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夫人她怎么这么可爱(GL)——叶涩
时间:2022-06-07 07:58:35

   《我的夫人她怎么这么可爱》
  作者:叶涩
  简介:
  颜家与宋家商业联姻。
  宋念影的未婚妻颜楚虞有着人间吸血鬼的称呼。
  她有着阴柔之美,皮肤白皙,鲜红的唇,身上总是有着一股子诱惑的香气,她从小接受继承人的教育,不苟言笑,是穿衬衫扣子都要系到最上面的那种类型。
  可当两个人在一起试婚后。
  宋念影才发现原来自己的妻子那么可爱。
  她居然会因为自己的一个小小的靠近而脸红,常常对着她修长的脖颈发呆。
  在她一次次撩拨靠近的时候,颜楚虞会冷冰冰傲娇的说:“不要靠的太近。”
  宋念影笑眯眯的继续靠近,颜楚虞如墨的眸子盯着她:“这是我第一次警告你。”
  ……
  在收到第三百二十次警告的时候,宋念影蠢蠢欲动,决定踢翻警告拿下她。
  可那一天。
  天空电闪雷鸣。
  颜楚虞坐在玄冥塔的最高处,眼里一片殷红。
  她的身边,一个脸色苍白眼眸泛着湛蓝光芒的女侍低头问:“王,家里到底有什么能让你这么害怕不敢回去?”
  她跟着王这么久,还从未看过她如此焦虑惶恐,莫非是狼族?
  颜楚虞抬起左手抓了一道闪电,团成一个电球,缓缓的回答:“娇妻。”
  内容标签:年下,血族,异能,异想天开,奇幻,互攻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念影,颜楚虞┃配角:┃其它:
  一句话简介:时隔千年,我们依旧是我们。
  立意:跨越种族歧视
 
 
第1章 
  “相传在吸血鬼一族之中,千百年才出一位鬼王,鬼王自出世之起就与他人不同,异象显现,一王出世,万鬼相拥,世间利物均不能伤害,唯怕“入眠”一说。”
  宋念影一手抚在伏在自己膝头妹妹宋如熙的背上,一手举着一本褪去了颜色没有书名的旧书,唇角含笑读着。
  “姐姐,什么叫入眠?”
  宋如熙岁数不大,刚上高一,从小就痴迷这些鬼怪类的小说,尤其喜欢吸血鬼,这本书是她无意间在姐姐家发现的,每次来都缠着姐姐给她读。
  宋念影一双漆黑的眸盯着书上的文字:“入眠就是吸血鬼的劫难,百年或千年一劫,没有定数,相当于咱们人类的死亡,躺在冰棺里长眠,再也醒不来了。上天赐予吸血鬼强大的能力,无尽的时光,但世间万物讲究平衡,太过强大的必然会被毁灭。”
  她一边读一边挑了挑眉,感慨这是骗小孩的,这世上哪儿有什么吸血鬼?
  宋如熙追问:“入眠就真的都醒不来了吗?”
  宋念影的目光扫了一圈书上的内容,她又翻了几页,戴着玉扳指纤细的手指指着书页:“喏,这里说,有极特殊情况的。信仰之力,不仅人有,吸血鬼也有。他们的爱纯粹没有杂质,据说要想唤醒入眠的吸血鬼,要在她们的水晶棺前燃烧心爱人之物,用熟悉的气息唤醒她们。只不过这样做是需要极特殊及特定的情况下才行得通,并且醒来的吸血鬼会像是刚刚出生的孩童一样,什么都忘记了。”
  如熙听的认真,她忍不住感慨:“用爱人的气息唤醒,醒来后却忘记一切,好虐啊好可惜啊。”
  宋念影“啧啧”两声将书合上,她捏了捏妹妹的脸:“你一个小小孩知道什么可惜不可惜的,好了,今天的故事就讲到这儿了,姐姐送你回家。”
  说着,她就站起身去拿挂在衣架上的衣服。
  宋如熙还趴在一边依依不舍的翻着那本没有名字的小说,等她再抬起头的时候,姐姐已经穿戴整齐等她出门了。
  这季的新款Burberry定制版风衣将她修长的身躯笼罩,只露出一截儿纤细匀称的小腿。
  腰上的腰带是随手打的,却恰到好处的勾勒出她不盈一握的腰,以及阴影也掩盖不住骄傲的丰.盈,Golda钻石耳环随着她穿鞋的动作轻轻摆动,时尚大气。
  虽然是自己的亲姐姐,但是宋如熙还是忍不住夸赞:“姐姐,你可真美。”
  换好鞋的宋念影正倾身准备去拿桌上的车钥匙,听到妹妹的话,她不由得挑了下眉,那咖色的长发也顺着她这个动作,从雪白的脖颈滑下。
  光从她的头顶倾泻而下,微卷的发丝反射着明媚的光泽,远远的看过去就像是海藻一般。
  除了最近因为休息不好,略显苍白的脸色,她的一切都太过完美。
  她很中意宋如熙的话,弯起的眼睛里似是有桃花盈盈绽放:“嘴那么甜,又看上什么了想让姐姐买了?”
  ……
  一直到车上,如熙还在副驾驶回味书里的内容,宋念影一边嚼着口香糖一边开着车,鼻尖都是姐姐身上的薄荷清香,闻起来很舒服。
  “姐,我听爸妈说,过几天你就要去见那个联姻的未婚妻了。”
  宋如熙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一直小心翼翼的看着姐姐,宋念影听了挑了挑眉,没有回应。
  “昨天,爸妈把她的照片拿来了,虽然是仰面睡着的,但是我看了,真的特别美,绝美,那长发,那白皙的皮肤,那红唇,就好像是……”
  宋如熙一拍大腿:“人间吸血鬼。”
  宋念影拍了她的头一下:“你是看小说魔怔了怎么着?”
  姐妹俩正闲聊着,红灯打在挡风玻璃上,那人工合成的电子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在宋念影的眼睛里刺眼起来。
  兀的,电流一样的疼痛自宋念影的心口扩散而来。
  她忍不住皱了下眉头,青筋微凸的手捂住了胸口,肩膀整个瑟缩僵住。
  ――唔。
  “姐姐,怎么了?”如熙反应迅速,焦急的去看姐姐。
  宋念影则摇了摇头,苍白着脸摆了摆手,她想要说点什么安抚妹妹的慌张,可心却像是被什么东西绞住一样,就连呼吸都不能。
  随着她揪紧胸口的动作,她右手食指上戴着的玉扳指仿佛也感受到了主人的痛苦一样,凉的像是一块硬邦邦的冰。
  那戒指是从宋念影那一年失足落水受伤后醒来就一直戴着的,戒指很特别,一半红翡,一半冰翡,白与红在颜色上本该是强烈的反差,可它们却一种矛盾又和谐的状态存在着,让这戒指耀眼又与众不同。宋念影也曾经疑惑着戒指似乎与一般的戒指不同,经常会随着她的心念有温度的变化,有时候,她甚至感觉玉扳指会像是水一样流动,只是前几天一个意外,不小心将玉扳指磕裂了一条缝,这样宋念影心疼不已,却一直没有舍得摘下。
  ――痛。
  宋念影用最后一丝力气打了一把方向盘将车停在了路边。
  “姐姐,姐姐?!你到底怎么了?”
  随着心绞痛的加剧,宋念影几乎支撑不住,汗水打湿额头的碎发,身子趴伏在了方向盘上。
  或许是太过疼痛,许许多多幻影一样的东西在眼前划过。
  ――我也不知道我是谁,你可知道?
  ――别逝,别逝。
  ――这世间若是没有你,我如何独活?
  ――等我,我一定会醒来的。
  ……
  宋念影努力想要睁开眼睛看清这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幻,远处行驶而来的大车开着远光灯刺的她又闭上了眼睛,带下了眼角的泪。
  宋如熙看到姐姐这样怕极了,一边落下一半的车窗,一边忙着去拿姐姐的手机要拨打120。
  在这混沌痛苦的时刻,戒指上的一缕气息散开,顺着车窗的缝隙,飘散出去,它就好像有自我意识一般,如烟一般一路飘荡,却始终不散,最终落到了荒郊的一处空地上。
  在它的落下的同时,那原本廖无人烟的空地上突然像是湖面一样一阵震颤,随着地下涌起的水雾,一坐冰做的巨大城堡拨开迷雾,突显而出。
  这整座城堡都是冰做的,圆形的塔楼、厚重的落地窗、乃至于屋内摆满了各种古籍的书房都散发着白雾的寒气。
  城堡从内到位透着极地的寒冷,被风吹动,在荒野中呜咽地摇摆。
  满月时分,星辰环绕,那不散的气息随着如纱的月色,一同洒落在冰雕内的床上。
  说是床,更像是用蓝色冰雕制成的水晶棺,棺外始终笼罩了一层薄薄的雾气,让人看不清棺内人。
  而与这寒气行程鲜明对比的城堡内的壁炉里燃着的篝火,静谧的黑夜之中,火光一跃一跃的翻滚,撕开了黑夜的冰冷。
  一个手拎着白色袋子的年长一些的男人扭头看着他身后一身黑色戴着修罗面具的人问:“是否开始?”
  那男人看起来三四十岁,肌肤苍白,唇鲜红,眼眸深邃,身材高大,举止优雅,英俊的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人物。
  戴着修罗面具之人两手背在身后沉默片刻,她转过身,仰头看了看天。
  今日是满月,月亮的光温柔的抚摸着大地,她抬起双臂,两手的拇指与十指交叉后,她虔诚地俯身对月跪拜。
  起身那一刻,月光透过层层雾霭,犹如指明灯一样,将那一缕光集中投射到淡蓝的水晶棺上。
  修罗面转身,她对着男人轻轻的点了点头。
  白色的袋子被扔进了火堆里,随着“噼里啪啦”的燃烧声,一种类似于薄荷清香的味道自空间中扩散开来,丝丝缕缕,或许常人的眼睛无法辨别。
  可带着修罗面却眯了眯眼睛,轻易的捕捉到了。
  很快,那些看似没有规律的气息在火红的映射下,像是被什么力量吸引,一点点的聚集汇笼,最终,变成一个漩涡一样翻动的小球,而那小球像是在观察一样围着水晶棺旋转一周,终究在水晶棺底侧那细小到几乎可以微小不计的缝隙处停住。
  男人屏住了呼吸,就连一直默不作声修罗面眼眸都聚起了期待。
  那小球像是发现了开关一样,带着巨大的气流一下子撞了过去,却被水晶棺外面笼罩的那层薄薄的雾气轻易地弹开。
  小球却不气馁,它再次冲了过去。
  一下,两下……
  纵然小球锲而不舍,可几次下来,它却都是被那水晶棺弹开。
  渐渐的小球的气息越来越弱,球体外的气息也似溃减了一样,萎缩变小。
  男人抿了抿唇,眼眸变得暗红深邃:“怕是不行了……”
  修罗面沉默片刻,她的手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照片,缓缓地走到了篝火前,将那照片扔了进去。
  就在照片入火的那一刻,火光如蛇一样一跃而出,带着一个女人的轮廓犹如影片一样跳在了火焰之上,不过是几秒钟即消失不见,可刚刚还颓废溃散的小球突然像是吸取了某种力量一样迅速变大,它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带起的风将吊顶的水晶灯摆动,发出清脆的响声,就在它汇聚全部力量转身准备向水晶棺发出再一次进攻的时候,随着“轰隆”惊彻天地的响声,一道纵横顺着淡蓝水晶棺的表面割裂而来。
  水晶棺自己裂开了!
  袅袅的烟雾散开,带着一股带着浅淡薄荷味的异香,棺里的沉睡了百年的女人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第2章 
  ――随着一股浅淡薄荷味的异香弥漫,棺里的沉睡了百年的女人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水晶棺周围笼罩的雾气在一瞬地消失殆尽,城堡里所有物体都被赋予了生命一样,冰池里的水脱离了地心引力欢快地跳跃而出,吊顶的水晶灯剧烈地晃动着,奏响清脆美妙乐章,风中的冰堡要脱离地基一样震颤摇摆,狂风呼啸,湛蓝晶莹的雪花伴着月光从天而降,好似万千繁星坠入人间。
  视线所及皆是清隽的蓝。
  而冰堡外,那些隐匿于黑夜之中等待消息的吸血鬼族们全都激动的拜服于蓝色的雪地之中,眼里都是激动与振奋。
  ――相传在吸血鬼一族之中,千百年才出一位鬼王。
  一王出世,万鬼相拥。
  一直矗立一旁的俊美男人露出欣喜之状,他忍不住去看身边的修罗面。
  修罗面目不转睛的盯着水晶棺里的吸血鬼看,随着她眼角一滴泪缓缓滑落,那个一直围着水晶棺撞击的小球瞬间溃散。
  一切狂欢归于平静。
  修罗面一手背在身后,身子前倾,在她耳边暗哑低语。
  ――圣王,你醒了。
  话音刚落,那一抹从玉扳指中溢出的气息,电光般从屋内抽离,重新伏于安宁。
  宋如熙的手指刚摸到手机要拨打120就被姐姐一把按住了。
  疼痛凶猛而迅捷,宋念影此时已经恢复了大半知觉,佯做无恙的勉强讲道:“我……我没事儿……”
  宋如熙吓得眼泪含在眼里,“还没事?你刚才……刚才吓死我了。”
  宋念影摇了摇头,苍白着脸摆了摆手,她深吸一口气缓和了一下,熟练的从兜里掏出一瓶速效救心丸,倒出里面暗黄的药粒儿喂进了嘴里,“老毛病了,不要紧的。”
  虽然一切发生不过分秒间,但疼痛于宋念影来说如此漫长。
  如熙眼里满是焦虑:“可是你的脸色好吓人,真的没事儿吗?我们去医院吧。”
  虽然心绞痛是姐姐的老毛病了,也看过无数次医生,但她这一次是真的被吓到了。
  宋念影依旧摇头,淡然地说:“又不是没查过,查不出原因的。”
  她的心绞痛是老毛病了,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犯一次,在这两年尤其密集。国内国外大大小小的医院她跑了无数次了,行业的名医也见了不少,各种仪器诊疗手段都上了,连个原因都查不出来。
  宋如熙犹自惶恐地看着姐姐,挡风玻璃上的红灯照得宋念影苍白的脸色更显憔悴。
  她的姐姐不是一个轻易喊痛的人,这样大的反应,一定是到了无法忍受的程度。
  又缓和了几分钟,宋如熙看姐姐的脸色好了很多,她这才舒了一口气:“怪不得爸爸妈妈要为你联姻,姐姐,是该找个人照顾你了。”
  听到“联姻”二字,宋念影对着妹妹笑了笑,伸手习惯性的摸了摸她的头发:“你个小屁孩懂什么?”
  她虽然在笑,眼里却闪过一丝冰冷。
  如熙小心翼翼的瞧着姐姐:“姐,听说联姻的颜家是一个大家族,人特别美,她――”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