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野]哒宰睁开了眼睛——Ghost_Su
时间:2022-06-07 07:44:57

   题名:[文野]哒宰睁开了眼睛
  作者:Ghost_Su
  文案:
  summary:倒行列车上唯一的乘客,一场别样的时间旅行
  ——if线的中短篇
  ——cp:双黑无差,其他全员友情向
  ——he,ooc预警,对if留白的地方有私设预警
  ——不要问怎么做到的,问就书yyds,有部分逻辑bug
  ——大概的设定就是哒宰治每天零点的时候时间会倒流一整天,死亡也会同样触发这个机制,直接回到前一天的零点
  ——已经完成了夙愿,现在请静下心来看看曾经错过的风景吧
  作者碎碎念:
  已经在其他地方完结了,由于种种原因(主要是下一篇开的文可能比较适合这边)想要搬到这边来,顺便做一些全文小修,不知道可不可以啊……
  如果有问题请毫不客气的评论留言哦!
  如无意外应该是日更,总计12章正文加1章番外,中途有事会请假。
  也许会在这边写一个额外的番外?
  总之,收藏和评论是最大的动力!
  以上!
  隔壁预收:《绷带精与A药的适配性》
  某一天,某位绷带精在横滨掀了黑衣组织的据点,并获得了药效不明的红白药丸一颗。
  于是他就心情愉快去顶头上司面前乱吃药玩了。
  于是,帝丹小学多了一位转校生。
  “你们好,我是津岛修治~今天开始就和你们是同学了~”
  绷带精看着某位戴着眼镜的小侦探如是说道。
  内容标签: 文野
  搜索关键字:主角:哒宰 ┃ 配角:文野部分人员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一场别样的时间旅行
  立意:已经完成了夙愿,现在请静下心来看看曾经错过的风景吧
 
 
第一章 太宰治睁开了眼睛
  ================================
  太宰治睁开了眼睛。
  入目的是熟悉的,漆黑的如棺椁一般的首领室,身下坐着的是顶级的真皮大椅,桌上的文件整齐罗列,等待着自己的审批。
  而自己的手中,还握着一支钢笔。
  “当……当……”
  0点的钟声在远处回荡着,穿过盖在落地窗上的屏障,显得有些朦胧。
  看起来就像是这四年中很普通的一天。
  但是,不对。
  太宰治皱着眉,冷漠的扫视着周围的一切。
  不对。
  因为……
  他明明,刚刚才从楼上跳了下去。
  他清楚的记得屋顶凛冽的风,记得红色的围巾在极速下落时拍打着自己的脸颊,记得那越来越近的人群的惊呼声。
  还有最后,那干脆而又利落的……
  死亡。
  是的,自己应该死了。
  太宰治看着自己的手,虽然相当的烦躁不解,但表面上却完全是一副平静的样子,只是随手戳了一下旁边的鼠标,唤醒了待机的笔记本电脑。
  日期是……今天。
  只不过时间从黄昏变成了零点而已。
  时间倒流?还是黄粱一梦?
  不管怎么说,现在最重要的是确认一下……
  “银,叫敦君来一下。”
  “好的,首领。”
  从联络机里传来了芥川银的声音,之后办公室内就又回归了寂静,本来应该绝佳的工作时间的,只可惜现在的太宰治完全没有那个心情。
  无数种可能性和无数种乘以无数种的应对方案盘踞在他好似不知疲惫的大脑中,最后又被一一否决。
  不过,说起来,本来这个世界就是一个巨大的谎言,空白书页上的荒诞绘卷,所以也许有时候并不遵循逻辑运转。
  还是说……由于在告知了敦君和芥川世界的本质之后,到自己真正死亡这中间短短的,不过一分钟左右的时间,就足以让世界陷入混乱了呢?
  总之,应该是关于那所谓的世界本源的原因,属于我这个书中人无能为力的范围吧。
  自己……只要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太宰先生。”
  门外传来的沉闷的声音打断了太宰的思考。
  不安,疑惑,崇敬,和往常一样。
  其他人没有记忆。
  太宰一瞬间做出了判断。
  暂时安全。
  稍微松了一口气,太宰便将刚才已经上好膛的□□放回了桌子上,缓缓开口。
  “这么晚了还麻烦你来一趟真是不好意思,进来吧,敦君。”
  “是。”
  大门打开,白发黑衣的中岛敦缓步走到了办公室的中间,单膝跪地再次行礼。
  “太……首领。”
  “没关系的,敦君,中也他不在这里。”
  太宰笑着,也和往常一样,翘着腿,轻声说着。
  “比起这个,敦君,有一个紧急的任务需要你去做。”
  “是,无论是什么任务,我都一定会完成。”
  “交给敦君我很放心。”
  太宰说着。
  “总之,我要你现在立刻去找芥川,观察他是否有异常,另外,务必不要被任何人发现。”
  “异常?”
  中岛敦有些疑惑的问着。
  “分辨不出来的话,就把看到的一切告诉我吧。”
  太宰拖着下巴,幽幽的说着。
  “时间很紧,一个小时之内我要听到汇报,暂时给你直接用电话联络我的权限,完成之后立刻回总部来,会有新的任务给你。”
  “我明白了,太宰先生,那我现在立刻就出发。”
  “嗯,去吧。”
  中岛敦站起身再次弯腰行礼之后转身准备离开,却在大门关上前的那一刻听到了身后的一声低喃。
  “不要辜负我的期待啊。”
  他转过头,在一片漆黑中,依靠老虎的眼睛,看到了那一只鸢色的瞳。
  像是在笑着,却和平时不一样,好像连眼角的弧度都柔和下来,宛如一块融化着的冰,淋淋漓漓的往下淌着水。
  大门关上了。
  时间太短了,中岛敦甚至不确定自己所看到的是否是幻觉。
  但是即使是幻觉。
  “我不会辜负您的期待,太宰先生。”
  中岛敦微微沉下眼睛,像是自言自语一般低声起誓。
  “即使是为此堵上性命。”
  ……………………
  电话来的很快,不到40分钟的时候,太宰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那边的中岛敦事无巨细的把自己看到的一切都一一交代了出来。
  简单来说,结论就是,无异常。
  一切都和计划中的一样。
  这样一看,保留记忆的只有自己吗。
  很好,那样的话,自己大概只要再原模原样的重复一遍这一天,任务大概就能结束了吧。
  又或者,混乱会持续下去,自己的灵魂将永远得不到解脱,直到在这应得的无尽惩罚之中彻底崩溃掉。
  不过如果真的是要惩罚他的话,应该直接把他扔到lupin去,扔到那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前,在垒起城墙之前就直接一枪打进来,让他避无可避,一击毙命。
  现在的话……自己可不会再傻傻的进去挨刀子了。
  太宰笑着。
  却好像在哭泣。
  ……………………
  一切都和之前一样。
  芥川攻入港口黑手党总部,中岛敦前去迎敌,而自己,是时候应该收拾妥当去与那熟悉的陌生人道一声再见了。
  到底要不要去,太宰纠结过很久,最终却还是整理了一下衣衫,缓步从密道走出了□□的大楼。
  他不得不去。
  不然那个家伙,大概会很担心芥川吧。
  就去说几句话好了,就几句,然后自己……就将笑着离开。
  抱着这样,好似逃避似的想法,太宰站到了lupin的门前。
  由于各种复杂的纠结心理,他来的晚了很多,等进门走下楼梯的时候,已经有一个人坐在那里了。
  “你是……”
  织田作抬起头,看向了那个浅笑着的男人。
  “初次见面,织田……先生。”
  太宰开了口,才发现自己原本好不容易垒砌的城墙大概是一个豆腐渣工程,与那双平静的视线一碰就晃晃悠悠的往下掉起了渣子,再多呆一会说不定就要噼里啪啦的坍塌下来,然后那些被小心储存在里面的透明而咸涩的毒药就会直接汹涌流下,将他整个人溺毙其中。
  【“不要叫我织田作。”】
  那个声音,萦绕耳边,经久不散。
  “我是谁不重要,总之,我只是来告知一声,芥川不会有事,之后□□也不会对他做任何报复之类的行为。”
  太宰说着,闭上了眼睛,像是恐惧着什么一样,落荒而逃一样的转过身。
  “再见。”
  “等等!”
  织田作现在还没太搞明白状况,原本注意到来的人是□□的首领的时候,手都开始往枪上移了,可是之后的发展怎么想都有些过于离奇。
  为什么对方好像一副被自己欺负了的样子?虽然他可能是想干点什么,可是说到底还没来得及付诸行动啊。
  要是换个人说不定织田作就追上去拉住对方了,但是……不论怎么说,那个男人是港口黑手党的首领,横滨夜晚的本身,也许这种奇怪的举动也是伪装好的陷阱也说不定。
  自己是看不透对方的。
  自己也无需看透对方。
  说到底,不过是陌生人的敌人罢了。
  ……………………
  结果,慌乱的跑回了□□之后,太宰治才恍然发现此时时间尚早。
  原本应该是快落日的时候才会到总部的,结果……
  太宰治看着头顶上完全没有下班意思的太阳,无奈的苦笑了一声。
  现在的话,敦和芥川应该刚刚打上,算下来,距离战斗结束大概还有半个小时左右。
  那么,这多余出来的这段时间要怎么消磨呢。
  ……等等,如果说我的时间倒流是因为我亲口告诉他们世界真相到死亡这段时间,有两个人以上知道了书的真实的话……
  嗯,也许我应该换一种结局的方式吧。
  啊,说起来,都已经尝试过一次跳楼了,再来一次重复的也太没有新意了,况且,自己已经有六年没有试图自杀过一次了,现在的话,难得的机会。
  太宰想着,再一次拿起了办公桌上的枪,将枪口对准了自己的眼睛,开始思考起打在哪里才能死得痛快又漂亮。
  ……………………
  “恭喜,两位,真是精彩的战斗,即使再看一次也觉得赏心悦目呢。”
  半个小时后,太宰治再一次一边鼓着掌,一边来到了天台。
  “太宰先生!”“黑衣男人!”
  面前的两人表情和上一次别无二致,太宰也知道,他们之后会露出什么表情。
  “嘛嘛,虽然原本我是应该有很多话想说的,但是……已经说过一次了,那种热情已经消散了呢,这次就容许我长话短说吧。”
  太宰说着,从大衣里拿出了两封信封,摇了摇朝两人示意。
  “给你们的,上面写了各自的名字,一会来拿。”
  一会?
  芥川对太宰的话感到疑惑,冷哼了一声,戒备的说着。
  “你打算做什么?黑衣男,今天是你……”
  “好好到此为止。”
  太宰拍了拍手高声打断了芥川的话,看着对方阴沉的表情,笑着摇了摇头。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芥川,你想要知道的答案全部都在这封信中,敦君也是,你也有很多疑惑吧,一会你们看过就知道了。”
  “一会?一会是……”
  中岛敦挣扎着站起身,有些不解的问着。
  “一会就是一会,在和你们说两句话我就会闭上眼睛,然后你们来拿信封,最好就在这里看完,然后直接烧掉。”
  太宰治笑着,眼中竟然带着些许期待。
  “当然,我不介意你们拿走回去慢慢品读,但是,我希望你们保证,不要有第三个知道信中的内容,你们彼此之间倒是可以交流交流。”
  “为什么在下要听你的?”
  芥川丝毫没有放松警惕的打算甚至连衣服都稍微立起来了一些,俨然是一副准备攻击的样子。
  “为什么啊。”
  太宰治点了点下巴,缓缓开口。
  “因为,如果你不照做的话,银会消失哦。”
  长衫变幻出的利刃转瞬直接就割伤了太宰治的喉咙,当然,效果是没有的,太宰治甚至眼睛都没眨一下,还饶有兴致的勾起了嘴角。
  “……和四年前一样……这是你的异能力吗?”
  芥川戒备的问着,而太宰则是坦然的点了点头。
  “是啊。”
  “太宰先生!”
  “没关系没关系,现在的话,告诉芥川也无妨哦,敦君。”
  安抚了那边有些炸毛的中岛敦,太宰治点了点头。
  “我的异能力——《人间失格》,可以无效化所有碰触到的异能力,因此你的罗生门是无论如何也伤不到我的。”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