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和敌国太子有了崽崽后——若兰之华
时间:2022-06-05 08:59:31

   《意外和敌国太子有了崽崽后》作者:若兰之华
  文案:
  原名《意外怀了敌国太子的崽》
  江国与隋国是世仇,双方你来我往的打了几十年,都想把对方按死在黄河边上。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隋国派出那位天煞孤星,以冷血弑杀著称的太子隋衡,直捣江国都城。
  江国派出他们德名遍天下、招揽名士无数的太子江蕴,带领心腹之士秘密潜入敌人后方,干扰敌军计划。
  双方对自己的成果都很满意。
  结果撤退的时候,发生了点意外。
  江蕴被心腹暗算,滚落崖下,被同样遭人算计的隋衡给捡到了。
  为了解毒,两人被迫发生关系……
  事后,看着那张雪白艳绝的脸庞,向来摒弃男色女色的隋衡难以控制的怦然心动。
  便将这意外捡到的小美人带回了别院,当外室养。
  江蕴想,左右是逃不了了,便将计就计,假装失忆,一边尽职尽责的给大煞星当外室,一边刺探敌国情报。
  结果情报还没刺探出多少,肚子倒一天天大了起来。
  江蕴:啊啊啊,请问现在跑还来得及吗?
  **
  江国日盼夜盼的太子殿下终于回国了
  不仅回来了,还带了个小拖油瓶。
  没人知道孩子的爹是谁,也没人敢问。
  只有江蕴看着长得漂亮乖软的像小兔子,每顿能干三碗饭、天生神力的小崽子。
  愁得不行。
  孩子太像爹了,该怎么办。
  现在掐死还来得及么。
  正干饭的崽崽:瑟瑟发抖ing
  **
  得知千娇万宠的外室可能逃到了江国,隋衡大怒,再次联合其他国家一起攻打江国。
  前来迎战的是江国那位神秘的德名遍天下、有天下第一美人之称的江国太子。
  隋衡冷笑吩咐:待会儿能取江蕴首级者,赏万金,封万户侯。
  两军开战,看着那青衫玉带、翩然出现在阵前,和逃走的外室有九分像的青年。
  隋衡懵了懵,大吼:“谁敢射箭,孤要你们狗命!”
  隋国将士:?
  【封面来自ZDC画师大大授权图,感谢。】
  【每天中午12点更,开了防盗功能,订阅比例不足的72小时后可见。】
  阅读提示:1.又名《失忆后我成了敌国太子的外室》,受清冷大美人,攻阳光健气二哈(orz
  2.日常较多,没有什么高级权谋,一切私设为剧情服务。
  3.崽崽中后期出现。
  4.坠崖后的剧情从第5章 开始,但前几章有关键剧情和人物铺垫,不建议跳过哦!
  内容标签: 强强 生子 宫廷侯爵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蕴;隋衡 ┃ 配角: ┃ 其它:下一本《和帝国元帅奉旨成婚后》》
  一句话简介:仗还接着打吗?
  立意:逆境时不要放弃,也许会有新的转机。
  作品简评:
  江国与隋国是世仇,双方摩擦多年,交战不断。一次意外,江国太子江蕴被心腹暗算,滚落崖下,被野心勃勃的隋国太子隋衡捡到了。为了解毒,两人被迫发生关系。向来洁身自爱的隋衡,对这意外捡到的美人情有独钟,便将人带回隋都,当外室养。多年后,两国再次交战,隋衡望着敌军阵前、和失踪的外室有七分像的青年,遽然变色……
  本文构思精巧,行文流畅,草蛇灰线,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两位主角一个心怀大爱,一个热血赤城,通过爱、包容与努力,最终止戈休战,化解两国之间积攒多年的宿仇与旧怨,实现天下太平。并在这个过程中,摆脱过去桎梏,重新找回骄傲的自己,是一篇值得一读的作品。
 
 
第1章 流觞1
  朱红的宫殿连绵迭起,日光透过绘有回旋流云纹的蚕丝帘,落在水榭内青年温润侧颜上。
  青年着浅色鹤纹广衣,席坐案后,肌肤白净如瓷,眉目隽秀若画,浓密纤长的睫包裹着一对莹润乌眸,轻柔垂落,于挺秀鼻梁上投下两片月牙状的浅浅阴影。乌发则以玉带束成一把,紧贴着那柔软的绸质锦衣,沿肩颈,一路直垂至腰际。
  松姿鹤仪,风致楚楚。
  水榭外欢腾声不断,青年却充耳不闻,垂眸,专注阅着手中书卷。
  “殿下。”
  谋士公孙羊、范周联袂入水榭。
  公孙羊笑道:“今日流觞宴,各国名士公卿都在大显身手,殿下便不去瞧瞧么?”
  帘后坐的,正是德名遍天下,门下招揽门客无数的江国太子江蕴。亦是声名享誉江南诸国的“南国四公子”之一。
  此番来到陈国,是受陈国国主之邀,参加一年一度的流觞宴。
  这是江南六国的盛事,参宴者皆是六国公卿名士与贵族子弟,主要目的就是借着切磋六艺的名头,联络江南六国的感情,以便诸国勠力同心、共同抵抗北方日益强大的隋国。
  江蕴对这类出风头的事素来没兴趣,淡淡摇了下头。
  公孙羊和范周暗道可惜。
  “南国四公子”,分别是以“容”闻名的卫国世子卫筠,以“乐”闻名的洛国世子洛凤君,以“文”闻名的陈国公子陈麒,和以“德”闻名的江国太子江蕴。
  江南六国,其余五国都是江国下属国。
  “四公子”由各国名士共同推举出,虽然排名不分前后,但和其他三个或以容貌、或以音乐才能、文章才能而取胜的三公子,自家殿下这个“德”字,多少显得有些虚无缥缈。好像除了品德之外,没有其他能拿得出手的才能一般。
  身为一位忠诚的谋士,公孙羊很是替自家殿下意难平。
  因他知晓,除了广为人知的美好品德,自家殿下的容仪、文采,甚至是音乐才能,都丝毫不输另外那三公子。
  只因殿下低调,别人太高调,从不在流觞宴这等重大集会上出风头,才只被评了一个不温不火的“德”字!
  甚至有不明内情的好事者,背地里宣称殿下这个“德公子”的名头只是诸国名士不好直接拂江国这个宗主国的脸,勉强添进来凑数的。四公子真要论实力,还是要看容、乐、文三位公子。
  尤其是乐公子洛凤君与文公子陈麒,如果说美貌得益于上天眷顾,带了运气的成分,那绝妙的乐技与精妙的文章,可都是需要下真功夫,花费十年甚至是数十年功夫辛苦钻研的,绝非靠“品德”这样的虚名能换来。
  两相对比,显得殿下这个“德公子”更像添来凑数的了!
  “乐类比试第一名,洛国世子洛凤君!”
  随着一声传报,水榭外再度传来欢呼声。
  流觞宴按照君子六艺,共设六类比赛项目,洛凤君能拔得“乐类”头筹,可以说是毫无悬念的事。
  只是洛凤君为人清高孤傲,又贵为洛国世子,平日这些贵族公卿们想听他弹上一曲,比登天还难,所以即使早知道结果,宾客们亦十分激动沸腾。
  唯公孙羊悄悄与范周咕哝了句:“这曲《梧桐引》,我倒觉得殿下弹得更好。”
  玉台上,洛凤君一袭白衣,抱着琴傲然起身,目光漫不经意的扫过四周。除了乐技,他的容貌也十分出众,众人的吹捧与追逐于他而言已是如吃饭喝水般司空见惯的事,他并不放在心上,甚至懒得拿正眼瞧他们,他目光径直落在那唯一垂着帘幕的水榭上,浅笑问:“凤君这一曲,不知殿下以为如何?”
  流觞宴点评官由诸国名士组成,江蕴作为宗主国太子,又与洛凤君并列四公子,按理并不在点评官之列,洛凤君这么贸然一发问,立刻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引来江蕴所在的水榭上。
  蚕丝帘幕低垂,众人只能从外面看到一个模糊影子。
  脾气火爆的公孙羊先皱起眉,殿下乃宗主国太子,身份高贵,区区一个下属国的公子,竟敢如此当众冒犯殿下,简直无礼至极。
  第二个皱起眉的是江蕴。
  他已经尽力避免卷入这些无聊的争斗,没想到还是被人强拖进去。
  这洛凤君盛名在外,在江南诸国中的声望很高,作为一位有品德的储君,他又不能不理会。
  公孙羊待要呵斥,被江蕴抬手止住。
  江蕴放下书卷,隔着幕帘简洁答道:“洛世子这一曲,令孤耳目一清,如闻仙乐,魁首二字,当之无愧。”
  江蕴精通乐理,方才洛凤君弹奏时,自然也听了全程的《梧桐引》,从专业的角度来讲,洛凤君弹得确实无可挑剔,甚至远胜当世许多年逾古稀的乐曲大家。
  能得宗主国太子如此评价,自是美事一桩。
  看台上的众人立刻又一番称赞吹捧,朝洛凤君道贺,甚至有人提议将此事当做一桩美谈属文记载下来。
  不料洛凤君并不动,反而依旧注目着那水榭外悬的蚕丝帘幕,道:“久闻殿下也精通音律,乃乐中高手,十一岁时便凭一曲《凤求凰》名动江都,今日恰逢盛筵,殿下可肯屈尊与凤君比试一番?”
  此言一出,众人哗然。
  一则,江蕴乃宗主国太子,洛凤君一再挑衅,实属以下犯上。
  二则,长久以来,江蕴在流觞宴上几乎都是透明人一般的存在,因为体弱、喜静、“并无特别突出的才能”,这位殿下几乎全程都待在挂有挡风帘幕的水榭中,从不参加任何比试活动,也鲜少在人前露面。
  据说就算是其门下宾客,见过这位太子真正容貌的,也没有几个人。
  因为这事儿,甚至有传言称,这位太子是因为貌丑羞于见人,才不敢露出真容,只能靠所谓的品德来服人,博一个礼贤下士的名声。
  关于这位太子从不肯在流觞宴展示才艺之事,众人也是揣测不一。
  有人说这位太子是真的与世无争,行事低调,不愿抢了下属国的风头,也有人说这位太子是因资质平庸,根本没有拿得出的才艺,怕输了比赛,被下属国碾压,索性直接“藏拙”,维护宗主国颜面。
  至于十一岁弹出名动天下的《凤求凰》之事,很可能是为了营造声望,找人代弹的!《凤求凰》创始者齐国段侯,可是被评为百年难出的音乐奇才,那曲《凤求凰》一经问世,便引来无数音乐大家钻研模仿,但这么多年过去,竟没有一个人能完美呈现其中精髓。唯一得了几分真传的,是段侯之子,齐国公子齐子期,区区一个十一岁的孩子,怎么可能弹出《凤求凰》那样高难度的曲子。
  洛凤君是个音乐天才,音乐才能举世皆知,此刻当众挑衅才艺平庸的江蕴,不是摆明了要下那位太子的脸面么?
  洛国随行的大臣首先吓了一跳,忙近前劝阻。
  但洛凤君显然心意已决,根本不为所动,目光依旧直勾勾的盯着江蕴所在。公孙羊终于忍不住怒道:“洛世子,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洛凤君施施然答:“自然知道,凤君仰慕殿下已久,早就想寻机会与殿下切磋一二了,凤君自知位卑,没有资格向殿下挑战,然流觞宴乃我江南六国盛会,办立之初,就定下了不论身份地位,只论才艺的规矩。殿下不肯屈尊,莫非是看不起凤君,觉得凤君不配与殿下同台而奏?还是说,殿下觉得我们这些下属国,不配与宗主国同台竞技?”
  性格沉稳的范周也露出不悦之色。
  心道,好一个伶牙俐齿的洛凤君,竟然借着流觞宴的名头向殿下挑衅。流觞宴表面上是六国集会,才艺比拼,可大家心知肚明,这更大意义上是一个维系诸国联盟的宴会。殿下身为宗主国太子,有维系联盟的责任,若当众拒了洛凤君的要求,倒像是真看不起下属国一般,于六国联盟极为不利。
  而眼下隋国那头正厉兵秣马,虎视眈眈……
  洛凤君的话勾起不少其他下属国的顾虑,再加上一些看热闹的,对这位神秘的江国太子好奇已久,倒也想借着洛凤君的手,揭开这位太子的神秘面纱,看看这位太子究竟有多貌丑,多才疏学浅,便都不约而同的作壁上观,甚至隐含期待。
  毕竟出头的是洛凤君,就算最后真得罪江国,也降罪不到其他人身上。
  场面一时僵滞,就在公孙羊和范周都感到焦头烂额之际,幕帘后,再度响起那如玉落清泉一般好听的声音:
  “并非如洛公子所言。”
  “是孤技艺疏漏,五音退化,早已不会奏任何乐曲。”
  “孤认输。”
  公孙羊与范周同时脸色一变。
  大庭广众,当着这么多下属国的面,殿下竟直接向一个下属国的公子认输,这成何体统!
  其他各国也神色不一。
  没料到这江国太子竟真如传言一般,资质平庸,六艺不精。便是以容色闻名天下的卫国公子卫筠,也写得一手好书法,绘得一手好丹青呢。
  想来那貌丑的传言,也是千真万确了!
 
 
第2章 流觞2
  洛凤君神色数变,嘴角抽动了下,立在原地,仍不肯动。
  “洛兄。”一道腰间佩剑,身着乌色儒袍的人影走过来,含笑道:“此处风大,我已命宫人在水榭内准备好上等的茶点,请洛兄先随我去休息如何?”
  这人生得相貌堂堂,眉目清朗,通身儒雅之风,乃和洛凤君、卫筠、江蕴并列南国四公子,以文章著称的陈国公子陈麒。
  陈麒三十岁左右,在四公子中年纪最长,此前一直籍籍无名,三年前的流觞宴上,凭一篇批判齐国国主荒淫无度的《青雀赋》名声大噪,受到各国名士追捧。在做文章上,陈麒也是出了名的努力刻苦。
  据说为了写成那篇《青雀赋》,他曾连续数月每日只睡一个时辰,文章中的每一个字都认真推敲不下百次,光废稿就堆积了大半个宫殿。
  因为这份超越常人的刻苦努力,陈麒在学子中名望很高。
  流觞宴既在陈国举行,身为陈国二公子,陈麒自然有维护秩序的责任。他出面,是想尽快结束这场争端,免得伤了诸国和气。
  洛凤君却只轻慢的看了陈麒一眼,并不理会。
  洛凤君是洛国世子,而陈麒只是陈国一个公子,虽然同为四公子,但细究起来,洛凤君无论身份地位都要远高于陈麒。
  洛凤君性格又出了名的傲慢,这等反应,落在旁人眼里倒也不足为奇。只是站在陈麒的立场上,被人当众如此拂脸面,不免有些尴尬。但陈麒却神色泰然,毫无怨怼尴尬之色,依旧好言的请洛凤君去休息,品尝糕点。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