簪花——似融
时间:2022-06-02 08:08:06

   簪花
  作者:似融
  文案:
  宋显白白取了一个“显”字。
  他是武帝的子嗣中最为不显的一个,可也已经长到了想要继承属于无上君父的一切的年龄。
  包括昭阳殿里那一株美丽的莬丝子。
  美女贵妃小妈攻 X 白切黑双面人影帝直男受
  视角主攻
  预警在正文,可看可不看
  随缘更,不坑
  可看可不看的预警
  之前有读者留言说预警放文案有点影响不想被透的人的阅读体验,预警就改放到正文了。
  因为作者萌点奇怪,所以看了预警也不保证不会被雷。
  预警1: 攻是小妈,真的小妈。
  预警2: 武帝不是开篇就死工具人,戏份还挺重,问就是父权拌小妈美味加倍。
  预警3: 攻因为成长环境的问题,为人处事的逻辑非常诡异,生存逻辑就是能靠脸的时候就靠脸,不能靠脸的时候就靠眼泪,所以在某个层面上会觉得他是个美丽蠢货,前期又娇又蠢迪克大。
 
 
第1章 
  十二月的含元殿像一尊冬眠的沉默异兽盘踞在深厚的素雪之上,远处遥遥有细碎金铃声伴着内侍尖锐的开道唱和声一路漫漫而来。
  这才天际初明,大元后宫又因皇后的缘故素来规矩森严,此时宫道上鲜有宫人行走,但来的这半幅皇后仪仗,仍旧是一步一顿,款款前行,不知何时才能攀上含元殿前百余级的龙纹长阶。
  待到一丝橙绯撕裂天际乍破而出之时,内侍悠长的通传终于打破了含元殿前的沉重的寂静。
  不多时,一红袍貂寺自长阶上方手持灰白拂尘踏着一侧的小路孤身而下,他行得很快,但脚步极稳。那袭红衣像是一抹鬼魅飘荡落在了仪仗之前,他灰白的发丝因突然的停顿与跪拜荡出了一个微弱的弧度,“萧贵妃娘娘,陛下有请。”
  被称作萧贵妃的女人这才迤迤然扶着宫女的手,稳稳当当地一脚踏在了跪地的小内侍的脊背上,轻轻落了地。她的身量足足高出了身侧仕女一首,但倒也并不算极为惹眼,毕竟大元妇人多好重底,尤以身份贵重者甚。以示步履窈窕,尊贵款慢。
  这位足以动用半幅皇后仪仗的女子,应是这大元后宫中权势极鼎盛之人,但因皇帝病重,无人胆敢在这个时候艳丽装饰,她亦不过素面朝天,只一根极长的镶宝金簪松松挽起了全部长发。
  萧贵妃任由自己厚重繁复的浅紫衣摆落在了积雪之上,她没有让宫人跟随,只是自己随在这位武帝身侧最亲近之人的身后缓缓上行着。
  含元殿内药气深重,龙涎香点得又重,殿内帷幔层层烟气缭绕,是有意的手段,叫人瞧不清君父圣容,令皇威莫测。只是骤然走入殿中,深深吸上一口气,便觉得肺腑都由内而外的发苦了。
  萧贵妃的衣摆沾上了不少积雪,一走进这间被暖笼熏得有些闷热的宫殿便都化作黏腻的水渍,随着她的前行,在含元殿锃亮可鉴的紫金地砖上拖拽出一道蜿蜒湿痕。但也立即有宫女无声地爬跪下来一寸寸擦去,防止不慎令贵人滑足。
  萧贵妃随着红衣大貂寺走过十二道玄黑金龙帷幔,轻车熟路地进了内室,再转过九折的沉香盘龙屏风便是天子的龙榻了。
  内室灯烛昏暗,远远地瞧不仔细武帝的模样,萧贵妃虽已然打扮净素,身上的玉佩禁步仍旧难免,叮咚作响地遥遥就告知了床上的武帝她的到来。
  武帝远远听见声响,坐起身,看见了那道在柔软纱缦之后瞧不明晰的身影,他沙哑地呼唤了一声,“令仪,你来了。”
  萧贵妃没有立刻答话,而是行至了龙榻便边自顾自地坐下,接过内监递来的描金珐琅药碗,如同往日一般细心搅动这银质汤勺,准备着侍奉汤药。
  自武帝病重,便只许她一人侍奉,这是难得的荣宠,但落在萧贵妃的身上,却又显得不那么醒目了。
  毕竟她以罪臣之女的身份入宫便是妃位,再三月后晋了贵妃,若非大元皇贵妃之位于皇后在时,除冲喜之用外从不册立,怕是早早地也就不止于贵妃的位置了。
  待到温度差不多了,她才舀起一勺徐徐递至武帝的唇边,勺柄轻轻磕在她食指的多宝戒指上发出一声脆响。
  灯烛暧昧不清地落在她的脸上,让人轻而易举地就能明白她因何盛宠。
  那张苍白的脸蛋粉黛未施,却依旧绝色难掩,她秾艳端丽却比之一般女子更为鲜明戾气的眉眼间,因为武帝方才的呼唤而带着恍若天真少女的懵懂无知。
  她饱满的唇瓣轻启,疑惑发问,“陛下是病糊涂了吗?我是令明啊,姐姐早在十余年前就故去呀。”
  萧贵妃的声音悦耳极了,可竟是清冽微沙的男声。
  武帝那张即使病容,也难掩曾经英俊的深邃面庞露出一丝抱歉,“是了,是朕病糊涂了。”
  武帝推开萧令明仍要侍奉汤药的手,他坐起身子,掩唇咳嗽了一声。他一生武功煊赫,治国有方,百年之后后人如何也该称一句明主圣君,但即使如此,仍旧逃不过生老病死。
  武帝眯着眼透过层层厚重帷幔的间隙去瞧窗牖外澄明的天际,他伸手扶了一记萧令明的苍白脸颊,带着一丝诡谲的惋惜缓缓开口,“朕这一病,怕是好不了了。”
  萧令明搁下汤碗,下意识地抚了一下散落的鬓发,他做了十年的女人,有些习惯早就融进骨血,若是萧令仪还活着,看到自己当年早慧聪颖,人见人喜的幼弟成了如今这副模样,怕是也会惊愕变色。
  “陛下说什么呢,陛下万岁安康。”萧令明拍了拍武帝的脊背,说着习惯了的吉祥话。
  武帝伸手拔了他头上的簪子,三千青丝纷扬坠落,他伸手抚摸了一下萧令明的发丝,“朝臣也是这么觉得的,多有劝朕该册立太子了。明儿觉得朕该立谁?”
  萧令明垂眼,是仔细温柔的语调,但话讲得敷衍,“陛下心中自有决断。”
  武帝却伸手抓了萧令明的手,萧令明高挑,手掌也并不比武帝小上太多钱,但却修长纤瘦,能叫武帝一手团在掌中,“也是,明儿不是皇后,与明儿确实无甚关系。”
  武帝的掌心带着多年弓马征战留下粗糙,磨得萧令明如今只用来调脂抹粉的掌心生疼,武帝拍了拍萧令明的手背,缓缓道:“山陵崩时,你同朕一道去了吧。桩桩旧事便可如此一道了了。”
  萧令明的指尖勃然一抖,他怔愣地抬眼看着武帝。
  武帝不去看他,反抓着震惊太过的他,一路拖行至书案前。武帝将人在身边按着,亲自提笔在绢纸上写了个铁画银钩的明字。
  “朕会留下遗诏 ,追你为后,明字便为尊号,亦不算叫你的令明二字彻底湮没世间。只是朕的陵寝有令仪合葬……”
  萧令明死死盯着细白绢纸上的那个墨黑的嶙峋日月。
  ——他才二十六岁。
  ——即使从他十六岁起,萧令明就已经在这枯红宫墙中意另一种形式死去了。
  ——但他不想死。
  萧令明张了张口,他看着武帝,哑声道:“我不想死。”
  “——我不想殉葬。”
  武帝松了手,转过身来看他,他伸手按在萧令明的后脑,在他的眉心印下了一个干燥温热的亲吻,他确实是很对不起这个孩子的。
  他和萧令仪,都对不起他。
  武帝就这样端详着萧令明那张与萧令仪相似的美丽面庞因为不甘和恐惧一点点扭曲起来。
  这个被自己放在妾室的位置上,看着长大的孩子,望着自己,又一次重复了一遍,“我不想死。”
  武帝优雅地摊开了手,带着点儿无能为力的惋惜,“祖制难违,无出妃嫔皆要生殉。只是她们只得白绫三尺,但是朕舍不得明儿受那种苦楚,朕许你届时一杯鸩酒。”
  武帝走开了两步,又去添了一把药香,“朕其实也不舍得你如此草草一生,但你当初一碗绝嗣汤药替你姐姐递给了朕,朕如今没有年幼子嗣可以过继于你了,朕的孩子们都长成了。”
  “——明儿,你的生路,是你当初自己断了的。”
  萧令明陡然回首望向这个制造了他毕生噩梦的无上君父。
  武帝勾唇轻轻一笑,擦肩走过他的身侧,柔软的寝衣擦过萧令明的手背,带着缠绵的龙涎香气独自往外殿走去。
  “不过明儿,若是朕的哪位好女儿好儿子,愿意给你磕头叫上一声母妃,你就能得活了。”
 
 
第2章 
  “陛下,三殿下前来请安。”大貂寺的通禀打破了含元殿内凝重的沉默。
  萧令明躬身便要告退,武帝拿着他来时的那根发钗拦住了他。
  武帝叹了口气,走到萧令明的身前将人按坐到了矮榻上,亲手替他挽起了头发,他身上浓重发苦的龙涎香将萧令明彻底地包裹其中。
  一根长簪将发髻松松挽就,几缕发丝不可避免地坠了下来。武帝伸手往他耳后一挑,而后俯身缓缓在萧令明的眉心落下一吻,低语道:“明儿既然不想生殉,便该主动些不是么?”
  …
  宋显绕过九折屏风的时候看到了一身淡紫素服的萧贵妃坐在龙榻边显然愣了一下。这位贵妃娘娘素来难见,即使撞上了他们这些皇子公主也多刻意避开。
  她就像是武帝的禁脔、宝物,被堂而皇之地珍藏在重重宫阙之中,不见天日。
  但宋显脸上的表情也就只持续了一瞬,就如常地恭谨跪下,讨巧道:“儿臣参见父皇,见过萧母妃,父皇万福,母妃安康。”
  武帝伸手随意一抬,“起来吧。”又问,“雅儿怎么没与你一道入宫?”
  宋显答:“雅儿今晨起身时有些不适,想是月份大了的缘故。”
  武帝嗯了一声,交代:“医令有言雅儿腹中当是个男孩儿,算是朕膝下的第一个孙儿,你与她切要当心着。”
  宋显应了声是又说:“有父皇福泽庇佑,雅儿定能替父皇诞下皇孙。”
  “爱妃新得的几匹料子柔软光腻,叫显儿带回去给雅儿。”武帝拍了拍掌中萧贵妃的苍白的手背,毫无征兆地吩咐了一句话。
  萧贵妃原本只是坐着把玩着手指上的多宝戒指,对父子二人的对话好似没有半点兴趣。骤然被武帝一点似乎也有些惊讶,她侧首看了眼武帝,而后对宋显轻缓开口,“既然陛下都开口了,显儿同本宫走一趟吧。那是难得的好缎子,都说小孩儿娇贵,正好得用。”
  萧贵妃的声音沙软绵婉极了,就如同裹在她身上的玄色软纱一样。头一次这样近的距离听她讲这样大段的话,宋显有些不适,手腕上激起了一片鸡皮疙瘩。
  武帝懒洋洋地一摆手,显然不想留人了,“这就去吧。”
  萧贵妃便一手虚提了裙角一礼,就要与宋显一道出去,却又在迈出一步之后被武帝叫住。
  “晚上过来。”武帝说。
  萧贵妃柔顺地点了头,这才礼数周全地退了下去。
  大元后宫有例,非内人不得乘辇。已经出宫立府的皇子没有天子的恩典,自然是乘不得撵的。
  宋显便跟在萧贵妃的驾辇旁插袖走着。
  宋显一身嵌金青衣,身上佩玉叮当,款款而行,很是俊雅风流的模样,难怪定远侯嫡女当年一见倾心,
  不过他悠悠走着自己不觉得累,倒是把那位萧贵妃看累了。
  这么前行了一会儿,萧贵妃带着璀璨多宝戒指的食指就叩叩敲了敲屏几,宫人便立刻乖觉地停下了。
  “上来吧,看你走得晃眼睛。”萧贵妃曼声道。
  “娘娘……这不合规矩。”宋显弯腰一礼,虽说辇轿宽大乘上三人亦是绰绰有余,但这萧贵妃虽是他名义上的庶母,却不过大他六岁,怎么看两人同乘一辇都有些不太合适。
  且他这话说得有几分趣味,在武帝面前是亲近讨好的父皇与萧母妃,独处时便成了恭敬的娘娘。
  萧令明在后宫一人独大了十年,已经许久没有人会来驳他的兴致了,他连话都懒得说,只是不耐地又敲了一下扶手。
  宋显心里头叹了口气,既然这位贵妃娘娘不太在意,那他也不必过分在意了。
  怎么说这件事情即使被有心人传扬出去,也不过她萧贵妃的错处。他宋显一个年幼失怙也不甚得宠的皇子,难不成还敢违拧皇帝心尖上的宠妃不成。
  宋显上了驾辇,拘束地跪坐着。但即使如此,萧贵妃身上的龙涎香仍旧无孔不入地将他包裹其中,这味道太浓重了些,沉闷枯朽又莫名泛着甜苦。
  如此浓重应当不是在含元殿沾染上的,怕是天子荣宠将这天下独一份的龙涎香赐了宠妃。
  待到了昭阳殿,宋显总算松了一口气,他在皇帝面前向来谨慎拘束小心应对,这般耗费心力的事情做惯了,便成了习惯,他一路被萧贵妃身上的龙涎香笼着自然是难以松懈的。
  宋显先下了辇,转身便按规矩抬手等着搀扶萧贵妃下辇。
  萧贵妃的手隔着衣袖搭在了宋显的腕子上,修长绵软,却比他想象得要大些。
  宋显落后半步随她入殿,心想这位贵妃娘娘的身量也太过高挑了。
  虽大元女子喜好赤足木屐,木屐厚重能增不少身量,但这位萧贵妃行与他半步之前,甚至比他还高了小半个头。
  宋显垂眸敛袖,随在这位萧贵妃的身后走进了堂皇已极的昭阳宫,目不斜视,谦卑非常。
  宋显在宫里长到十四岁,在此之前,从未踏足过萧贵妃的宫阙。他在生母宁贵妃的身侧长到了七岁。之后宁贵妃薨逝,便被接到了皇后的永安宫中抚养。
  皇后宫里的养着的孩子不少。
  虽皇后无所出,但对自己宫里养着的孩子,无论是他这种生母显赫却早逝的,还是生母低位无福抚养的,大多都一视同仁。
  比起母后二字,皇后更似国母。母仪天下,高高在上,她所行所为挑不出错出,亦无半丝情分。
  要叫如今的三殿下来看,皇后既然无意,又无偏颇,总不必强求,可对于不过几岁的又曾经承欢高位生母膝下的宋显,他曾经也努力讨要过皇后的欢心。
  宋显十岁那年,如今的萧贵妃以妃位入宫,三月后便以半幅皇后仪仗册了贵妃。
  自萧氏入宫之后,武帝登基以来素来在皇后治下风平浪静的后宫便再也不是皇后的天下了。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