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影卫先婚后爱的日子——冰雹酥酥
时间:2022-05-24 08:13:32

 《和影卫先婚后爱的日子》作者: 冰雹酥酥
 
简介:
   先成家,后立业 
 
  飞云山庄少庄主为逃避老庄主的逼婚,说自己不喜欢女子。
  老庄主气极反笑:“不喜欢女子?有本事你娶个男子回家!”
  少庄主思考片刻,回答得清脆:“好。”
  听说少庄主要抓个男子成婚,全山庄的男子见了他都远远躲开。
  少庄主铩羽而归,想起身后已经熟悉到习惯的气息,“出来。”
  影千肆单膝跪地:“主人唤属下有何事?”
  少庄主:“三日之后,你与我成婚。”
  影千肆:“……,属下遵命。”
  老庄主盯着这个男媳妇处处不顺眼,趁儿子外出找人比武,时常为难影千肆。
  某天,影千肆在院中罚跪,原因是不知道为丈夫纳小妾,帮陆家开枝散叶。
  被刚回来的少庄主看到。
  少庄主拉起媳妇找自己爹理论,好友说得对,“婆媳关系”中他这个丈夫的角色尤为重要。
  闷骚武痴攻v纯情忠犬受
 
内容标签: 强强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云承,影千肆 ┃ 配角:唐异 ┃ 其它:下一本《沙雕渣攻手撕虐文剧本(快穿)》
 
一句话简介:先成家,后立业
 
立意:积极向上,永远怀揣希望
 
 
1.闪婚现场
  锣鼓喧天,鞭炮齐鸣。
  飞云山庄少庄主大婚,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来了。
  庄主陆荣轩站在门口迎客,微扬的嘴角透露出的不是儿子大婚的喜悦,反而是极力忍耐的抽搐。
  尤其是不明就里的老朋友恭贺他要抱金孙时,陆荣轩的微笑再也挂不住,他咬紧后牙槽,声音仿佛从地狱深处传来:“借你吉言!”
  无辜的老朋友疑惑地看他一眼,明明是艳阳天,这即将做公爹的人,怎么周身冷若冰霜,难不成是对儿媳不满意?
  来人不欲多事,拢了拢衣襟,快步去上份子钱了。
  众所周知,飞云山庄少庄主陆云承,是天生的武学奇才,好武近乎痴狂。
  陆云承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寻访天下高手,与其切磋武艺。
  什么江湖第一鞭,西城第一刀,只要江湖上有点名头的,都被陆云承一一拜访过。
  而飞云山庄庄主陆荣轩观念古板,虽人在江湖,却没能养出不拘小节的豪迈气质。
  他奉承“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是以,陆云承从十八岁开始就被自己老爹各种催婚,名门闺秀、世家儿女,只要有些交情的适龄老友的女儿都被陆荣轩介绍了一遍。
  结果陆云承更加排斥与女子交往,几乎到敬而远之的程度。
  三天前。
  陆荣轩拦住回家拿东西的陆云承。
  “承儿,你再过几个月就二十五了,你爹这么大时,你都会举着桃木剑满院子跑了,那时候你娘还在。”陆荣轩眼神中透露出无限的怀念,语气也变得唏嘘。
  陆云承却不为所动,他冷着一张俊脸不耐地开口:“爹,三个月后才是我的二十三岁生辰,不要给我乱加年龄,而且我娘不过是回了灵仙峰,并不是去世了。”
  陆荣轩长叹一声,眼神凄凄地示弱道:“哎,你娘抛下咱们爷俩常年不回来,你也不听话,不肯娶个媳妇来孝敬我。”
  第一次听到这话时,陆云承是心有感触的,但同样的话听上个三四年,早就心硬如磐石。
  见老招数已经不管用,陆荣轩急忙话锋一转,“承儿,爹想过了,你醉心武学,大家小姐你不喜欢也属正常,武林盟主家的小女儿今年刚满十八,耍的一手好鞭子,你们肯定有许多共同语言,你觉得怎么样,聘礼我早就准备好了,只要你同意,我就”
  见老爹越说越来劲,陆云承打断道:“我不同意!”
  武林盟主的小女儿名叫林清璇,她的凤尾鞭学自母族,也就是号称天下第一鞭的李家,早在两年前,陆云承就去李家请教过,不仅将李家首徒打败,还在打斗过程中将凤尾鞭法的精髓尽数学去,哪里还会对一个黄毛丫头的鞭法感兴趣。
  陆荣轩听到自己的计划被儿子毫不留情地否定,他高声道:“那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子?为父去给你找。”
  女子,女子,爹三句不离女子。
  陆云承不禁内心烦郁,“我不喜欢女子!”
  陆荣轩听后一愣,故作弱势的面容顿时消失殆尽,他怒极反笑道:“不喜欢女子?有本事你娶个男子回家!”
  陆云承顿时觉得有道理,娶个男子回家,既可以堵住爹爹催婚的嘴,又可以免去对待女子的麻烦,于是陆云承回答得干脆:“好。”
  说罢,便头也不回地去找人了,留陆荣轩站在风中凌乱。
  听说少庄主与庄主赌气,要抓个男子成婚,山庄里的年轻男子见了陆云承都躲得远远的,唯恐被他看上。
  倒不是说陆云承长得多么吓人,相反,他的容貌气质在整个江湖都是数一数二的,再加上他武艺高超,洁身自好,不知是多少女子的梦中情人,就算是对于一些男子,也是有吸引力的。
  但这不包括飞云山庄的男子,他们见证了庄主的逼婚之路,如今庄主让少庄主娶个男子只是一句气话,要是真娶回来,恐怕会成为庄主的眼中钉、肉中刺。
  陆云承寻找一圈,铩羽而归。
  庄里的适龄男子见到他,只一个劲儿的下跪磕头,连年纪大点的叔叔辈都躲着他走,山庄的人是没有指望了,他江湖上的好友不多,唯一保持联系的老朋友是千机阁的阁主唐异,但他事物繁忙,喜好女色,肯定不会与他成亲。
  影千肆躲在暗处,看着主人被连连拒绝,心中不忿,做下人的,主子就算是让他们奉献出生命他们都应该毫不犹豫,更别说是嫁给主人这样的好事,主人这般天赋异禀丰神俊朗从容优雅心地良善坚韧智慧,世间本就少有女子能够与之相配,更别说男子。
  影千肆目光冰冷,若是在影殿,单单是不服从命令这一条,便能让人受尽酷刑而死了。
  不过影千肆并不担心主人找不到成婚人选,跟在陆云承身边这么多年,影千肆深知,无论是武功绝学,或者其他的什么,只要是主人想做的,便一定会做到。
  今日主人向庄主承诺会找男子成婚,也一定会完成。
  同时影千肆又想到另外一件事,主人娶亲后,自己还能无时无刻守护在主人身边吗?起码沐浴安寝时,是不能了罢。
  “影千肆,出来。”
  陆云承低沉悦耳的声线在影千肆耳边炸起,即使影千肆隐藏在暗处,陆云承也能时刻感知到他的位置。
  影千肆脑海中浮现出的主人出浴图顿时消散地无影无踪,他催动身法,一道黑影迅速出现在陆云承身前。
  “主人,您唤属下何事?”他单膝跪地,低头问道。
  影千肆的黑发高束成一条长长的马尾,因为常年隐匿在暗处,不受阳光照晒,肤色有些病态的苍白,身着利落的黑色劲装,显得腰身极为细韧,此刻俯身在地,仿佛一头潜伏的黑豹,随时可以为了主人冲锋陷阵、厮杀搏斗。
  影千肆感受到主人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却迟迟没有开口命令,不由心中忐忑。
  难道刚才自己走神被主人发觉?以主人的修为,只要他愿意,周围的人即使只是呼吸发生变化,他也能察觉。
  若是主人责问,自己该如何回答,想起自己刚刚走神的内容,影千肆心底一沉,影卫私下肖想主人,可是大不敬!
  陆云承看着面前的影卫,影千肆跟在自己身边已有七年之久 ,忠心耿耿,从未出过任何差错。
  只是今日不知怎地,他的呼吸有些许急促,额角有细汗冒出,耳尖却微微泛红。
  或许是累了,做影卫确实是个劳累的工作,该放影千肆休息一下了。
  “千肆,三日后,你与我成婚。”
  说罢,陆云承便转身离开,千肆从不会违背自己的命令,他自觉可以去和爹交差,成婚典礼也可以吩咐下人着手安排了。
  影千肆跪在地上的身影一寸寸石化,主人的每个字他都听得清楚,合在一起的意思他却难以消化。
  这下,影千肆之前担忧的问题不复存在,因为,未来主母竟是他自己!
  影千肆从回忆中醒来,此时他正端坐在主人房间,身着精致繁复的大红喜袍。
  飞云山庄以飞云锦闻名于世,飞云锦由山庄养殖的变异天蚕吐丝织就而成,蚕丝呈现银白色,织出的飞云锦也自带银白色光晕,挥洒抖动间犹如天边倾斜而下的飞云,故此得名。
  冬暖夏凉是飞云锦的基本作用,它最著名的是其防御能力,经过飞云山庄特有的梭织工艺后,飞云锦的防御能力极强,布料丝滑而柔韧,一般的刀剑划在衣衫上,其力道会被无形地化解掉,无法在衣服上留下丝毫痕迹。
  飞云山庄下的绸缎庄子每次上货,飞云锦都会被一抢而空,在黑市里一匹布能卖到上千两银子。
  影千肆身上穿着的喜袍,从里衣到外衣、腰带、罩衫等全部由飞云锦制成,这是陆荣轩早早给陆元承准备的婚服。
  陆荣轩对儿子找来的成婚对象实在不满,他没想到,山庄里竟真有男人敢答应陆云承成婚。
  于是想在喜服的事再难为两人一番,声称山庄里备好的喜服只有一男一女两套,既然陆云承要娶男子,便只能让影千肆穿女子的款式。
  影千肆倒是无所谓,只要是主人的命令,无论刀山火海他都愿意去,何况只是穿女装。
  但陆云承直接大手一挥,将自己的喜服给影千肆穿,如果爹不能拿出第二套,那他穿着惯常的白衣拜堂也是可以的。
  陆荣轩无奈,为了不打自己的脸,只能命人加紧赶制出一套男式新衣。
  山庄前院,陆荣轩正在强颜欢笑地接待宾客,后院,影千肆在陆云承的房间里如坐针毡。
  这里是影千肆在暗中守卫时窥探过无数次的地方,如今竟堂而皇之地坐在其中,却把主人关在外面。
  山庄负责婚礼流程的柳阿嬷告诉陆云承,成婚前新郎是不能见新娘的。
  但影千肆已经被安排在陆云承的房间,陆云承索性不进门,站在屋顶细长的正脊之上,以蓝天为底色,飞云锦袍随风鼓起,其上的云纹在光照下波光流转,表情淡然,气质出尘,仿若缥缈而至的仙人。
  年迈的柳阿嬷从前院走来,为迎接少庄主大婚她穿了一身新,柳阿嬷在陆云承的院落站定,仰头朝屋顶的少庄主行礼:“少庄主,时辰快到了,新衣已经准备好,您该换上衣服与新娘子去前院拜堂了。”
  作者有话要说:  ·预收文:《沙雕渣攻手撕虐文剧本(快穿)》
  晏殊河睁开眼睛,看到枕边美好的睡颜,柔软的金发,长而卷的睫毛,挺秀的鼻梁,粉嫩的小嘴,真可爱~
  系统:宿主晏殊河,请在十秒钟内掐住苏维尔的脖子,把他弄醒,否则将遭受系统惩罚。
  晏殊河:……,对不住了!
  晏殊河本来正在看耽美文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结果被系统选中成了虐文世界的渣攻。
  渣攻阴晴不定,时不时家暴,动不动关人禁闭,占有欲极强,对小受木得感情却爱吃飞醋。
  世界一:记错救命恩人的吸血鬼虐妻伯爵vs任劳任怨的平民人 妻&黄金血包
  系统:宿主你虐受的时候不能放水!
  晏殊河:这能怪我吗,本来是小受夜里受凉高烧不起,结果发烧的是我这个渣攻,你难道不该反省一下情节设定吗?
  世界二:沉迷双修提升功力的无情教主vs甘为炉鼎害怕被嫌弃的忠心影卫
  晏殊河:话说亲嘴算双修吗?你知道的,脖子以下不能播。
  系统:但你双修完功力都传给影卫了是怎么回事?
  世界三:致力于一统三界的反派仙道师尊vs捍卫正道失败被师尊囚禁的魔族徒弟
  晏殊河:这篇文的设定好像有些奇怪,不如我劝魔族徒弟一统三界吧。
  系统:我累了……
  徒弟:原来师尊一统三界是为了和我名正言顺地在一起,师尊我帮你!
  ……
  晏殊河完成多个世界的剧情任务,赚得盆满钵满打算在现实世界迎接新生活,结果刚出门就遇到碰瓷的。
  那人长得既像小血包又像小影卫还有点像魔族小徒弟,可怜兮兮地拽着他的裤腿说:哥哥,你能带我回家吗?
  (欢迎收藏呀)
 
2.“人群恐惧症”
  “吱呀”
  坐在床边的影千肆听到熟悉的脚步声,放在膝上的双手不自觉地握紧,心脏砰砰地仿佛要跳出胸膛。
  主人进来了。
  以影千肆的功力,屋外发生的对话他听得一清二楚,身为影卫,无论是主人让他去死,还是让他与人成婚,影卫只需要眼睛都不眨一下地去完成。
  只是成婚的对象是主人,影千肆无法抑制地紧张起来。
  他自觉此时的状态有愧于影殿多年的严苛训练,影卫不需要有自己的情绪,像木头人一样服从命令就好,主人之所以选中自己,也是因为这一点吧。
  后院寂静无比,衬得前院的喧闹声更大了些,想到即将面对的大场面,影千肆突然想到什么。
  血腥,杀戮,数不清的残肢断臂,身边全是死不瞑目的尸体。
  影千肆顿时全身冰冷,一颗心沉入谷底。
  他这次,或许无法完成主人的任务。
  在影千肆出神的空隙,陆云承已经在丫鬟的服侍下换好新衣,飞云山庄的绣娘只有三天时间赶制这套衣服,因此这套婚服的花团刺绣比影千肆身上的少了许多,但在领口与袖口用黑晶蚕丝勾勒出笔挺流畅的纹路,显得更加典雅大气,两套款式极为相似的婚服,硬是显现出某些方面的上下之分。
  陆云承的心情不错,他单方面觉得,自己成婚后,父亲的心头巨石便会落地,逼婚大业结束,此后他就可以专心钻研武学,寻遍天下高手,心无旁骛。
  他看向端坐着的影卫,影千肆第一次穿着黑色以外的衣服,墨色的长发束起,藏在镶嵌红宝的金丝白玉冠中,四条坠了珠子的红绳从玉冠处垂下,乖巧地顺着锁骨落在胸前的飞云喜袍上。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