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复仇对象怀了他的崽——宸妃
时间:2022-05-17 08:20:05

   听说复仇对象怀了他的崽 作者: 宸妃
  简介:
  吃人家后手软
  双亲死于帝王之手,沈君偕堕入邪道,从此只愿杀尽帝王家报仇。
  却不想遇上帝王之子,居然能助他练成奇功。
  故意接近,百般蛊惑,奇功练成,自己却越陷越深。
  直到一日,事情爆发,这人翻脸之时突然一声干呕……
  奇异体质,竟是为他怀上了。
  屁颠屁颠,早已动情的男人连忙把人按在怀里,温柔求情。
  “乖,别生气了,孩子都在为他爹爹求情呢……”
  “滚开!”
  咬牙切齿,这人明显不再吃他这套。
  每晚扒在皇宫的屋顶上看孩子的沈教主万分郁闷,不知何日才能让他重新抱回老婆孩子归。
  【江湖邪派教主攻 X 皇家双性皇子受】
  本文上联:骗人不成,反被套
  本文下联:追妻追子,现世报
  横批:请你做个好人
  内容标签: 强强 生子 宫廷侯爵 江湖恩怨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吃人家后手软
  立意:哪怕坠入绝境,也要相信前方有爱与希望
 
 
第1章 大牢
  大封朝,天泽一年。
  京城的天牢内,火光闪烁,显得特别阴森恐怖,虽然这里如今也关押了许多朝廷重犯,但其中戒备最深严的却是那位人称已经疯癫神志不清的将军兼无教教主沈自山。
  一个新来的小狱卒显然还有些不懂规矩,守在沈自山牢外,趁人不注意,竟还想悄悄偏过头,看看这沈自山到底长什么模样。
  不怪他好奇,实在是这位将军的人生经历太过奇特,大封朝上至朝廷弟子,下至江湖武林,谁提到他不是一脸惊叹!
  这人与妻子原还只是江湖人士,后来却因一身神功,因缘际会被昔日还是皇子的太子招入麾下,既夺了武状元被封为将军,又替太子创立了无教组织!
  这个组织,帮朝廷处理了多少需要处理的人和事,使得太子步步高升,逐渐得父皇青睐,后面便由一个普通皇子直接被立为皇储!
  若没有他二人辅佐,太子能不能入住东宫都不一定。而如今,这种敬仰却在三天前,随着沈自山在老皇帝的寿宴上发狂,走火入魔似得,失手杀了老皇帝开始,破灭了。
  谁也不知道沈将军为何会突然发疯,但杀害一国皇帝,又打伤了许多在场的皇亲国戚,就算他武功盖世,就算他是一教之主,手下教众无数,那也不能活了。
  沈自山的夫人儿子都被抓,另外的亲眷也杀的杀流放的流放,吓人的很。但年轻的小狱卒越想到这些事,越觉得惊心动魄,便也越发的好奇,于是便大着胆子趁老狱卒们不注意,准备瞧瞧,却在这时外边的暗道里,传来一阵训练有素的脚步声。
  这些声音很有力,但都带着功底。
  小狱卒一惊,连忙垂下头,装小透明。
  新任无教教主秦发带着已经登基的新帝圣旨前来,看着已经神志不清被用龙骨铁链锁在牢中央的男人,眯了眯眼,试探着叫了一声“教主。”
  见没得到回应,他眼神看似没变,眼底却闪过一丝放心之态。
  招招手,已有教徒随他走到隔壁牢房。
  在这间牢房里,关押着的年轻夫人和幼小孩子却是清醒的。
  他望着曾经的教主夫人君襄,还欠了欠身,像之前一样对她表示敬意,君襄却没理他,抱了怀中儿子在手,见到他之后,眼中布满了血丝。
  “我夫君呢?封承嗣预备将他怎样?!”
  封承嗣,这可是刚刚登基的新帝的名字。
  秦发冷了脸,这才不掩饰自己身上的野心和狂妄。
  “夫人,属下这就是来宣旨办事的,教主误杀先皇,为灭九族之罪,如今皇上便让秦发前来,赐教主千刀万剐之刑,但皇上还是让属下问问夫人,研绝心法的下落……还不肯说么?”
  研绝心法,又是为了研绝心法!
  君襄铁骨铮铮,取过旁边一根肮脏的稻草便飞了出去,直取秦发命脉,后者往旁边拼全力一躲,这才逃了命。
  “夫人——”
  他动怒,手指着旁边大牢。
  “您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若你交出研绝心法,皇上或许会给教主一个痛快,但你若还是执意不肯把这心法交出来,那教主可能就要多受些罪了。”
  君襄啐他一口,含恨骂道:“我便知道这背后是你搞鬼,我们本就没有研绝心法,要我们去哪里交出来!你在封承嗣那造谣,说这心法在我们二人手中,哈哈,哈哈哈……”
  她竟是也癫狂了似得,忍不住绝望的大笑起来。
  “如今你们要杀就杀,不就是怀璧其罪么,不就是狡兔死走狗烹么?我与夫君还怕什么?”
  说着,她低头,双眼怔怔的盯着怀里的孩儿。
  “偕儿,你怕不怕死?”
  沈君偕如今才六岁,但从这三日发生的变故和娘亲刚刚所说的一些话里,他大概也知道了些什么,虽年纪还小,可却紧紧抓着自己娘亲的衣襟,摇头。
  “娘不怕,爹不怕,君偕也不怕!”
  “很好!是爹娘的好孩子……”
  君襄满意的点点头,再看着秦发,眼里便只剩下嘲笑和蔑视,似乎真在告诉秦发,就算他顶替了夫君的教主之位,就算他得了新帝的赏识和重用,但他仍然奈何不了他们。
  秦发气急攻心,便不再与她多言,一转身谨慎的退出这里,来到沈自山的牢前。既要对这样的高手行千刀万剐之刑,那靠普通的狱卒是不行的,拿着沈之山提拔他时亲自赠与他的一把刀,他踏入牢内。
  沈自山既已入了魔,那自然不会一直如此温顺安静,只不过秦发早就派人给他送了迷药来罢了,不然他还真不敢这样靠近他。
  看他披头散发无意识的被锁在龙骨中,他劈刀过去,点住他的几大穴位,固定了身体,在手脚被捆的情况下就好为他行刑了。
  他与沈家夫妇一样,都是江湖中人,像这种杀人的事,哪怕是虐杀,他做起来也并不陌生,所以手起刀落,遵从新帝的命令,他一刀刀割在他的身体上,削下他一块块肉。
  “啊——”
  听着在疼痛中恢复意识,却因为散了功只能挥动铁链发出阵阵惨叫的痛苦声音,秦发并未停止,反而残忍的加快了手中的动作……
  而另一边牢房,沈君偕埋首在娘亲怀里,任娘亲堵住他的耳朵,可还是有数不清的惨叫声传来,就像要钻进他的五脏六腑似得。
  也不知过了多久,惨叫声才结束,秦发擦了擦手,回到他们身边。
  “明日午时三刻,自有锦衣卫前来带夫人和小公子去午门行刑,夫人,秦发在这里与夫人和小公子拜别了。”
  亲眼看着这一幕发生的小狱卒瑟瑟发抖,根本不敢再去偷瞄身后这间牢房的惨状,但这位无教新教主临走时却对他吩咐一句:“你,去把里头的骨头和削下来的死人肉都处理了,随意扔了吧!”
  就是这一句,让早已经忍耐到极限的沈夫人君襄发狂的尖叫起来,一把推开怀里儿子,提起双手运出隐藏了许久的研阴功,打破牢门,直逼秦发而来。
  “秦发,你个狗贼——”
  秦发却早有准备,往旁边一闪,取过一个小瓶,对着女子迎面一散——虽然无色无味,但武艺精悍如女子者,也慢慢在这个小瓶子里的东西的熏染下,变的踌躇不前,近而呆在原地,良久痴痴笑笑。
  满朝文武没有看到,若是看到了,便该知道沈夫人现在这个样子,和沈之山突然发狂那日的举动是一样的。秦发却没给任何人看这一幕的机会,除了……小孩。
  沈君偕冲上去紧紧抱住娘亲,回头对他喊道:“我知道是你下毒害了我爹!是你!前一晚我在家看到了的——”
  “你看到了什么?”
  看来这小公子也不能留了,既然等不到明天,那他现在便将他们杀了吧,只要灭了口,相信那位也不会怪罪一定要他们在午门处斩的。
  心里这么想着,秦发狠笑一声行动起来。猛地一掌劈在沈夫人的前额上,沈夫人惨叫一声,立马缓缓七窍流血,倒在地上。
  沈君偕受此刺激,抱着娘亲的尸体伤心叫唤,但也是个狠烈性子,像他娘亲一般,流血送命都不流泪。
  秦发既已走到了这一步,便不再打算留下祸根,于是再度发功,他又朝沈君偕的身上劈去。却不料一瞬间,牢内竟阴阴响起一道鬼魅的声音,好像是真的鬼一般。
  “秦发秦大人,你竟然这么狠心,既然杀了这孩子的父母,竟然连一个六岁的孩子也不肯放过,沈自山当初是瞎了眼么,竟然一手提拔了你!”
  “是谁——”
  秦发回头才发现自己手下的教众以及所有狱卒,不知在何时,全都晕倒在地,他以为自己是最阴险狡诈的人,没想到现在出现的这道声音的主人,出手比他更阴。
  “是我,在这呢!”君长方自火光中现身,望了已经死去的君襄一眼,手一伸便运功将沈君偕抓入自己怀抱,叹口气对他说:“没想到我还是来晚了一步,罢了,就救了你这可怜小儿走吧。”
  说着把身一转,竟像是会瞬移一般,不待秦发反应,他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秦发眼神凶恶的待在那,他行走江湖多年,后面又跟着沈自山在朝堂沉浮,自认为天下高手他也该认尽了,可为何在江湖中,从没听说过还有这样一位绝世人物,竟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悠哉劫狱,一招不发。
  秦发捏了捏拳,心想现在当务之急还是要先进宫向皇帝禀告,沈自山的儿子……成了漏网之鱼!这么一想,便去了。
 
 
第2章 白妃
  勤政殿内,皇帝封承嗣如今没空见人,内侍告之娘娘白无霜正在内与他说话。
  白无霜,匆匆赶来的秦发眼皮一跳,没忘记这女子昔年曾经是沈夫人的江湖密友,就是有她与封承嗣来往密切,这女子才得他青睐,后来将她纳在身边。
  可惜后来,她生下一个皇子后,莫名其妙的失了封承嗣的欢心。
  如今她来见封承嗣干嘛?
  秦发应付了内侍,便在殿外候着,却忍不住用内功屏息,想探听里头的人在说什么。
  这一听,便被他全都听到了。
  原来白妃在向皇帝求情,饶恕沈家一家三口性命。
  若沈家真的被饶恕了,那他这个已经背叛沈家的人,哪还能活!
  眼里闪过一丝狠毒,想着一不做二不休,一个想法便在他脑中形成。
  此时,殿里传出皇帝训斥的声音,而后白无霜红眼而出,明显是被赶出来了。
  秦发这才放心,摆摆手问候一二。“参见白妃娘娘……”
  “秦发,是你!”
  白无霜见是他,并没什么好脸色。
  “君姐姐和沈大哥呢,你把他们怎么样了?”
  “娘娘说笑了,卑职能把沈将军夫妇怎么样,只不过听命于陛下,做了卑职该做的事情罢了。”知道她在乎二人,相似故意似得偏要她知道。“可是陛下下令,今日已将沈将军夫妇正法……”
  “什么——襄姐姐……她死了?”
  “正是。”
  白无霜身子一震,差点倒在地上,若不是身旁有宫女扶着,只怕她真的要摔了也不一定。
  秦发在心底微微一笑,正想告辞,却从一旁的转角突然奔出一个男孩。
  孩子一把冲向白妃,虽年纪还小,却知道体贴懂事的搀着白妃,面容焦虑的看着她。
  “母妃——”
  定眼一瞧,却见这孩子竟然是白妃膝下所生的皇二子。
  几年不见,他已经长这么大了。
  心里一惊,连他都不由得微微打量起这皇子来。
  也不知怎么的,这个皇子就是不得皇帝的喜欢,平时从不许他轻易现在别人面前,似乎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原因似得,可他看着怎么觉得这孩子长的挺不错,男生女相,却也不娇柔娘气,挺正常的。
  他当然不会一直对白无霜的儿子有多好奇,但也拱拱手,唤了一声二皇子殿下。
  封显煜没顾上理他,只扶着母亲焦急问道:“母妃刚刚怎么了?”
  “煜儿,你怎么来了……”
  白无霜看着儿子突然出现,连忙拉着他的手快步离去。
  等到远离了勤政殿,依旧心有余悸。
  “煜儿,”艰难的扶着自己的大肚子,刚刚走的太急了,她孕肚很累,几乎要撑不住了,弯下腰与儿子对视,“母妃不是和你说了,没事不要去你父皇那,若是你父皇见到你,又会不高兴的!”
  她的话里并不是嫌弃自己儿子,可这确实伤了小孩的心。
  他咬着嘴巴,不甘心的问道:“为什么?父皇为什么总是这么讨厌我,难道就因为我是个……”
  “嘘,不得胡说!”
  白无霜一把掩了他的口,阻止他说出更残忍的话。
  心里心疼,便不忍心再责怪他,只能匆匆将他带回自己的宫中。
  心里怀了事,便一直到坐着歇息,也总是心不在焉的。
  封显煜乖乖坐在一旁,母妃没说话,他也没出声。
  他一直都是这样,从出生开始就是个不吵不闹的性子,极为温和,乖巧。
  不料白无霜却突然站起来,似乎是想到什么似得,屏退所有宫人。
  将孩子带到殿里内室,在墙上击上一个手掌印,谁能想到这白妃娘娘的内宫室内竟慢慢移出一个密室。
  白无霜没有犹豫,直接把儿子带进这密室里。
  “煜儿,你跟我进来——”
  封显煜来不及吃惊,便被带了进去。
  ……
  勤政殿内,秦发在和封承嗣禀告事情。
  听闻沈家小儿逃脱,封承嗣大怒,可又在听他说完后一番话时,止住了怒火。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