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是未来首辅[基建]——长亭渡
时间:2022-05-10 07:35:00

   夫君是未来首辅[基建]
  作者:长亭渡
  文案:
  姜子延因为一场车祸成为了大魏国宁安侯府的小公子姜瑜,然而他面对的不是锦衣玉食,而是追杀逃亡。
  好在穿越后他发现了一本百科知识全书,在这个什么发展都十分落后的世界,他撸起袖子加油干,开超市,开商行,范围遍布餐饮、服装、日用品等各个行列,在姜子延浑然不觉时他成为了天下首富。
  京中传言,姜家二房的小公子姜瑜顽劣不堪,被贼寇袭击后不仅没丧命,还迷途知返变成了一个一心埋头发展商业的谦谦公子。
  他建言献策兴修水利,开发出新的食用食材解决百姓的温饱问题,还提出了许多利国利民的建议,是天下众多学子心目中的偶像。
  同时他身兼数职,深得皇帝青睐,京中到姜家提亲的人几乎快踩破了门槛,这个时候却爆出了一个惊天的消息,这位姜家小公子已经名草有主了,而且对象还是大魏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首辅,太子太傅,未来的帝师,这谁干的过?
  姜瑜也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自己养大的狼崽子会咬上自己。
  先出场的是受,攻是被受养大的。攻文武双全,有个弟弟,攻受一起养娃,种田经营小甜文,背景朝代完全架空,请勿考究。弟弟长大后有自己的cp,且弟弟是兄控,对主角哥哥盲目崇拜。
  内容标签: 种田文 甜文 科举 基建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子延 ┃ 配角: ┃ 其它:专栏预收《将军家的小夫郎》求收藏Orz~
  一句话简介:惊!首辅和首富原来是cp
  立意:知识改变命运
 
 
第1章 穿越
  天刚蒙蒙亮,大魏国临近边境的一个小山村已经被各家各户早起的人们吵醒。
  小山村有一个特别雅俗的名字,叫平安村。虽然临近边境,但近年来边境各国友好往来,没有贼寇骚扰,倒是还算安稳。
  平安村靠山,山林茂密,村里的人大多都是猎户,以上山打猎为生。如今是十月,清晨的山雾还没散,山里的动物们都开始出来活动,猎户们也都开始出发前去狩猎,为过冬的食材做准备。
  临近后山的一道小山坡上,此时正趴着一个人,整张脸朝下看不见模样,趴在那里一动不动,一身素色的粗布上面满是刀痕,身下的血将周围的植物染成了朱红,不知是生是死。
  山下村子的猎户们已经开始进山,只是他躺着的地方比较偏,又是一片视野盲区,人走在上面的小道上也看不到。
  东方渐渐漏出了鱼肚白,那人的手指突然动了一下,意识却相当的模糊,只是靠着强大的求生欲支撑,他发出了微弱的声音:“救……救救……我……”
  姜子延只觉得浑身被针扎似的疼痛,没有一丝力气,就连呼救都是靠着强大的求生意识才发出声音。
  他今年刚大学毕业参加工作,结果却在参加外婆的葬礼时不知道为什么刹车突然失灵了,车祸夺去了他的生命。
  喊了几声依旧没唤来人,姜子延的力气却用光了,他又躺了一会儿,阳光照来的温度驱散了晨雾带来的寒气,让他的身体稍微回了暖,他这才睁开眼睛,只是映入眼帘的却不是宽敞的大马路或者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而是周围杂草丛生以及茂密的树木,他愣住了。
  他不是在外婆的葬礼上出车祸了吗?怎么现在看起来他好像身处在一片树林中?
  不等他多想,大脑便一阵刺痛,大量不属于他的记忆像海水一样涌来,他像是看电影一样,一个少年的一生就在这场电影里被展现的完完全全,从记事起开始的所有记忆他都仿佛历历在目。
  少年名叫姜瑜,如今十六岁的年纪,母亲早逝,父亲是骁骑将军,常年在北境驻守,自姜瑜母亲十年前死后他便没再娶,一直在外建功立业,由于爱妻的早逝,让他有些难以面对那跟亡妻相似的面容,所以每年很少回来看他。
  而姜家是个大家族,这一任宁安侯姜绥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大儿子姜仲在户部当值,如今是正五品的京官,二儿子便是姜瑜的父亲姜远,宁远侯一门靠祖上荫蔽走的都是文官的路子,这一辈出了个前途甚好的武将,年纪轻轻就已经是正三品的官,让老太爷老怀甚慰,对二儿子也十分的器重。三儿子姜枫是个风流才子,在宜山书院任职。姜远自丧妻后为了远离这痛苦之地,将儿子留在侯府一个人去参了军,也因为侯府是自家人的地方,他才放心将儿子留下。
  姜瑜突然没了娘,爹好像也不要他了,从此开始性情大变,从前乖巧可爱,随着年龄的增长,也越来越顽劣,大娘对他十分纵容,即使是他做错了也从来不说教他。
  渐渐地,他成了京中有名的纨绔子弟,前不久得罪了礼部尚书家的小公子,将人家腿弄断了。老侯爷觉得不能再放任下去了,便听了大儿媳妇的意见将人送到乡下庄子住一段时间,一来避避风头,二来也磨磨他的性子。
  然而这个乡下的庄子特别偏僻,他也没有得到好的照顾,反而被关在一间小屋子里,不听话就非打即骂,从小锦衣玉食的姜瑜面对凶恶的奴仆简直就是羊入虎口,遭受不了打骂的他有一天趁看守的不注意逃了出去,结果被一群壮汉抓回来打的更狠。
  这次是他放了一把火烧了房子,趁其他人救火的时候逃出来的,结果半路被追上了,也许是怕他逃出去给侯府报信,所以对他下了死手,一路逃亡了好几天,他走投无路进了这片山林,结果滚下了山坡,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姜子延看完记忆心里大概有了想法,姜瑜死了,他才有机会重活一次。回顾记忆里的种种,姜瑜落到这步田地,怕是跟他那大娘脱不了干系。姜家二房如今是正三品的军官,且很得老侯爷的看重,而侯府的下一任继承人不知什么原因到现在也没有定下,而他那大娘还如此教导他,说不是捧杀都很难信……
  姜子延叹了口气,还是不想那么多了,现在他这具身体还失血过多处于危险的状态,先找到人救他才是要紧。之前追杀他的人应该已经走了,这片山林这么大,而且又过了一天一夜,应该是以为他掉下去死了。
  思及此姜子延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更大,努力的喊着救命。可这个地方太过偏僻,鲜有人至,过了半个时辰也没见有人来。姜子延积攒的力气却已经用了大半,难道他这么快就要再死一次了吗?
  姜子延神情有些丧,虽然伤口已经不流血了,可是他面容苍白,一看就是失血过多,而且身上还有好多刀伤,还有一些被衣服遮住的鞭痕,再不及时处理他真的就活不了了。
  就在这时他听见一个脚步声渐渐靠近,他轻抬起头瞥到了一个身上挎着弓的少年身影,心里一阵惊喜,他努力抬起一只手挥动着,用劲所有的气力朝着那人喊:“救命啊!”
  姜子延的眼睛逐渐模糊,他仍旧撑着身体抬起一只手呼救,刚才还能看清少年挎着弓,现下就只能看见模糊的人形了。他的意识又开始模糊,他知道,若是错过这次机会,他怕是再也醒不过来了。
  好在少年听见了他的声音,朝着他慢慢走来,那身影逐渐靠近,这一刻姜子延像是看到了希望,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抓住眼前人的裤腿,有些害怕对方看到他的样子会放弃施救。
  好在下一秒那人弯下腰伸出手握住了他的胳膊,想要将他从地上扶起来。姜子延欣喜,这人是要救他,便顺着这股子力气从地上起来。也许是因为少年人年纪不大,一下子没扶稳,突然一个踉跄两人差点摔倒。
  少年应该是经常打猎练就了一身的力气,虽然看着瘦弱,双臂倒是十分有劲,姜子延靠着少年艰难的走了几步后身体实在是撑不住了,最后直接陷入昏迷,整个人都压在了少年的身上。
  昏迷前姜子延想着,算了,这不争气的身体,听天由命吧。
  作者有话要说:
  预收文《穿成哥儿后我靠种田走上人生巅峰》
  苏祈穿越了,穿成了一个哥儿。
  忽然成了第三性别的苏祈:谢邀,现在是家中老大,爹娘刚去世,下面有两个弟弟妹妹,家里一贫如洗,目前正在披麻戴孝。
  没办法,身为家里的顶梁柱,这个时候就要挑起生活的重担来。渐渐地苏祈发现,自己仿佛有幸运buff加持,上山发现珍稀灵芝,开店遇到达官贵人,后来甚至有京中贵人主动找上门来说是他未婚夫,苏祈表示这就很离谱了。
  霍昀身为云阳王府的小王爷,从小被教育的十分刚正板直且清高自傲。就在他刚行完冠礼后祖母一脸慈爱的告诉他小时候给他订了一门娃娃亲,现在他长大了,要去履行婚约。
  霍昀带着信物和祖母的嘱咐前去寻找娃娃亲对象,然而等他到了之后却看到自己的未婚妻竟然是个哥儿,未婚妻变未婚夫!
  彼时苏祈正站在地里挽着裤腿插秧,他新改良了一种稻种刚试种。
  霍昀觉得他可能找错人了,这跟祖母说的一点都不一样。
  祖母说:“他们家老爷子文武双全,与你祖父在战场上是过命的兄弟,虽然不比咱们家有爵位,但却是正正经经的读书门第,此去你要好好说明此事履行婚约,千万不能让人说咱们王府言而无信。”
  霍昀看了一眼正在地里插秧弄的浑身都是泥巴小脸脏兮兮的苏祈:读书门第???
  不,他不要一个只会种田的未婚妻,还是个哥儿!
  后来,真香!
  霍昀眼看着容貌昳丽的未婚夫到了京城后多么受人欢迎,前有尚书府公子求娶,后有将军府嫡子当众告白,追求者不要太多!
  他着急了,逮着个机会将苏祈推到墙角,小声可怜道:“阿祈,你什么时候履行婚约?”
  Ps:本文架空,哥儿的设定在文中只是比普通人多了一项生育能力,其他一样。本文前期都在种田,攻出场晚且傲娇。受长的好看,自带好感属性的好看!
 
 
第2章 少年
  姜子延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他发现自己身上的伤口已经被处理好了,而他正躺在一个破旧昏暗的房间里,屋里仅有的一盏油灯不知烧了多久,大抵是该添油了,加上四周又有些透风,光线格外的弱,仿佛随时都能熄灭。
  他看着上面屋顶,是用泥巴混着茅草做的,连片瓦都没有,周围的墙也都是泥土和茅草砌的,有些透风,中间加了几根横木支撑,房间很小,除了一张床、一张桌子就没别的东西了,倒是墙上挂了不少风干的野味,加上旁边堆积的一些杂物,姜子延看着像是专门做陷阱抓野味用的,整个房间就没多少空地方了。唯一的光源还是那盏油灯,才让他勉强都看清周围的模样。
  一旁的小板凳黑亮黑亮的,应该是屋子的主人经常使用的缘故,看这情形,这间屋子的主人应该生活的很艰辛。
  他动了动,身上的伤口疼的他倒吸口冷气,伤口上敷了草药,包扎用的也都是一些破旧衣服的边角料,虽然很简陋,但屋子的主人生活如此艰辛却还是救了他,可见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于情于理,等他好了以后都该好好回报的。
  姜子延这么想着,忽然面前黑了一瞬,原来是门口有人进来挡住了光线。少年端着一个碗进来,里面盛的是米汤。
  姜子延看到米汤,肚子适时地发出了叫声,他有些羞愧,自己这不争气的身体,非得这个时候出声。
  少年走到床边,把碗放下,将姜子延扶起来作势要喂他吃,姜子延睡了一觉已经恢复了些力气,不好意思让人家再亲自喂他吃,便笑了笑,道:“我自己来吧。”
  他生的俊美,皮肤白皙,如今笑起来虽然苍白,但却是相当好看的,床边的少年不小心呆愣了一瞬,他从来没有见过长得这般好看的人。姜子延肖似其母,从小就长得好看,京中那些死对头经常拿他的长相开玩笑。
  米汤很稀,还有一股子陈年霉味,但他实在是太饿了,端起碗就往嘴里灌。
  姜子延将汤喝完发现旁边的少年还在看着他,让他更加不好意思了,脸有些羞红,可他还没吃饱,身体又急需恢复,他只好厚着脸皮低声问道:“还、还有吗?”
  少年没出声,却接过碗站起身出去了,回来的时候手里的碗已经盛满。
  姜子延将第二碗喝完后才有了些饱腹感,少年站在床边看着他不发一言,依旧静静的看着他,像是再问还要吗?
  “那个,我饱了,谢谢你。”说完他才想起来都没问人家吃没吃呢,自己倒是先喝了两碗,看屋子里这境况,怕是这米汤对于少年家里来说很难得。
  吃饱了之后他开始试图和少年交谈,“是你救了我吧,我叫姜子延,你叫什么名字,以后我会报答你的。”
  少年依旧没说话,只是坐在那静静的看着他。
  “你家大人……不在吗?”
  ……
  依旧是无声的回答。
  吃饱了之后姜子延眼皮开始变得厚重,有些困倦,他身上伤口多,还是要多休息。
  少年见他闭上眼准备睡了,这才端起碗朝着厨房走去。
  说是厨房,其实就是一个土灶台,上面放着口锅,锅里的米汤已经快要见底,最近猎到的东西还没来得及拿到镇上去卖,所以也没来得及买米回来。
  少年将锅底的米汤刮干净喝完,这才开始洗碗收拾灶台。
  姜子延闭上眼睛倒是没有很快就睡着,他在想自己如今的处境。
  姜瑜作为宁安侯府二房的嫡子,从一个乖巧的六岁稚子成为京中有名的纨绔子弟,其中少不了他那大娘的手笔。而且一开始他并不叛逆,依然是个乖孩子,可是后来他身边的人不断撺掇他,说只要他多干几件“大事”引起他父亲的注意,这样他父亲就会回来看他。
  一开始并不严重,只是小孩子间的玩闹而已,可老太爷年纪大了,家里的事都交给大儿媳妇管着,渐渐地姜瑜被捧出了心气儿,更是胆大妄为。这次因为和尚书家的小儿子李臻起了冲突弄伤了人家的腿,被年纪大的李尚书直接告到了陛下面前,这才让老太爷下决心将他送走。
  可是他仔细回想了那日与李臻约马赛时的情形,李臻的马突然发狂,最后查出来竟然是姜瑜做的,可他明明是被污蔑的,可惜证据确凿,没有人信他,老太爷为了保他才听了大儿媳妇的建议将他送走,没想到却让他因此丧了命,而他却不知是什么原因穿越过来成为了姜瑜。所以这京中现在是万万不能回的,京中有人想要他的命。或许一开始只是想禁锢他,折磨他,可如今怕是留不得他了。
  想了想姜瑜的事情,他又不禁想起了自己前世的事情。前世自己亲缘淡薄,母亲离婚后很快就再婚了,重新有了家庭,对他不闻不问,生父从来没看过他,每年只有打过来的冷冰冰的抚养费,他只有一个外婆相依为命。还好他没结婚,不然自己这种情况也只会耽误人家,如今因为一场车祸没了性命,家里也没有什么值得牵挂的人,如今老天既然让他重活一次,他便好好的在这个世界生活。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