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又在套路大总管——扇形圆角
时间:2022-05-10 07:32:56

   题名:将军又在套路大总管
  作者:扇形圆角
  文案
  杨剑心一战成名,从一个小小的校尉晋升到了将军。册封当天他一眼便看上了那个高傲的太监大总管温慕。
  人人都说温慕是杀人如麻的宦官大奸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佞臣。对谁都是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偏偏对杨剑心高看一眼。
  想着怎么才能把这人拉拢成自己人,没想到这人自己送上门儿来了。
  杨剑心对温慕千般万般好,临门一脚表白了,却被拒绝了。
  杨剑心伤心欲绝的回了边疆,温慕却思他如狂,想尽办法跑去找他,对他千般万般好,让他永远离不开他。
  反套路媳妇儿宠妻将军攻×被套路宠夫甜心太监受
  注:前期攻宠受,后期受宠攻,互宠,有追夫场景。
  内容标签: 强强?宫廷侯爵?情有独钟?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杨剑心,温慕 ┃ 配角:预收《穿成反派暴君的小人鱼》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将军攻X太监受
  立意:只要努力就能成功!
 
 
第1章 
  荒凉的边陲之地,风沙阵阵。
  剑门关是交通、贸易要塞,三国十二城的必经之路,因此拿下剑门关是诸多国家争相抢夺的城池之一。
  风沙吹过,一位红袍玄甲的少年迎风而立,一把长,枪立于身后,脚下踩着哀嚎阵阵的敌军头领,身后三万将士齐声高喊:“杨校尉威武!杨校尉威武!”
  程立桥立于城墙之上满意一笑,喊道:“苍彝小儿,你家大将败于城下,快快回去写降书!”
  茶舍先生一敲扇子,扁竹制成的扇骨“啪”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堂下的人立马噤声,整个热闹的茶舍瞬间安静下来,只能听到小二哥拿着茶壶倒水的声音。
  高涎拔着脖子,兴趣满满的看着老先生,只见老先生张了张嘴,嘴角露出笑容,摇了摇头道:“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高涎随着堂下众人失落的“啊”了一声。
  转过头颇有不畅的对旁边抿嘴喝茶之人抱怨道:“这也忒吊人胃口了,明日你再陪我来一趟,我定要听完!”
  喝茶之人睨了他一眼,将茶杯放下道:“这有什么可听的,都是些用来消遣的。”
  高涎饶有兴趣的看着他,被那人踢了一脚,才撇撇嘴道:“杨校尉说的对!”
  杨剑心挑眉,有意无意的睨了他一眼,将手里的那盏茶喝了个透底,起身一掀衣摆慢悠悠的向闹市走去。
  高涎无奈的摇头,结了账快跑了两步追上杨剑心问道:“瞧你明日要进宫面圣,怎地不见丝毫慌张?”
  “明日我是去封赏又不是去问罪的,为何要慌张。再者,你也同去。”杨剑心道。
  高涎啧啧道:“你和我能一样?你剑门关一战,大江南北皆是你盛名,连那茶舍都拿你功勋赚钱,听闻八王爷家小郡主对你心生爱慕,让陛下为你们二人赐婚呢!”
  杨剑心一顿,扭头看他,似有不确定的问道:“此话当真?”
  “不假。”高涎瞧他终于有些忧愁,心里十分爽快,“现整个京都都传遍了,怎能有假。”
  杨剑心没了逛街的心思,拧着眉往营地走去。
  程立桥见杨剑心回来,正好有些明日面圣时需要注意的事项同他说,结果连叫了两声都不见答,只能疑惑的看向跟在后面的高涎。
  高涎摊手道:“我只说了一句八王爷家的小郡主,明天让陛下给他赐婚呢,他便这幅样子了。”
  程立桥也纳闷了,这多好的事啊,他想让皇帝给他许配个娘子都没有,怎地轮到他了,反倒是一副大敌临前的模样。
  杨剑心犯愁啊,生怕明天那不长眼的小郡主真让小皇帝给他许个媳妇儿。
  这大魏国同前朝不同,男风低下,男妻的地位如沉入水底的沙砾,半分都没有,可偏偏杨剑心就偏爱这男人,断袖禁书看了一本又一本,偏没个合眼缘的人。
  十九岁了还是个没开荤的小雏鸡。
  他喜爱男人,自然是不可能娶女子的,自然在听到八王爷家小郡主要求赐婚下嫁与他时,只觉得这世道果然没有什么好留恋的,愁云惨淡,只想着那小郡主忽生了一场大病,不在出现在皇帝的面前。
  杨剑心恍恍惚惚的愁了一天,翌日,有些疲乏的穿戴整齐,出了营帐。
  程立桥看到他直皱眉,想说什么又憋了回去,领着杨剑心、高涎、站惊芃三人到殿前受封。
  宏伟的大殿屹立着,充满着严肃。这很不适合杨剑心,杨剑心不喜欢太过于严肃压抑的地方。
  杨剑心想着,等封赏过后,打死也不留在这种吃人不吐骨头的破烂地方。
  他有些烦躁的站在程立桥身后,时不时的揪一揪自己的衣袍。
  没一会儿便皱皱巴巴的,他才觉得有几分与这庄严的皇宫格格不入。
  御前听封的武将是立于金銮殿门外的,看不到殿内的情景,一道阴柔的奶音忽远忽近的传出金銮殿,进了杨剑心的耳朵里。
  杨剑心被这声音扰了一下,这声音就像是养的一只吃奶的小猫,喵喵叫的你心直发软。
  他没忍住往殿内探头,被程立桥从头上敲了一下道:“瞧什么瞧,这是你能乱瞧的地方?”
  杨剑心乖乖的收回头,一本正经的立着,心里却似挠痒痒一般,直想瞧瞧这奶音的男子是谁。
  他心里百转千回,便听到一声细尖的声音传来:“程立桥等人进殿觐见!”
  杨剑心微微皱眉,着实不喜这掐着嗓子说话的太监。
  四人一道进了金銮殿,大殿之上便窸窸窣窣的传来几句说话声。
  程立桥教杨剑心他们三人,上殿之后莫要乱看,只管低着头谢恩。
  在程立桥的叩礼后,杨剑心三人立马跟着程立桥道:“臣参见陛下,陛下万岁。”
  “爱将快快请起。”说话之人听着约莫二十岁左右,语气带着愉悦,“哪位是杨校尉,快抬头让朕瞧瞧。”
  杨剑心瞥了程立桥一眼,见程立桥没有什么反应后,才抬起头——
  按理说,任谁抬头都会第一眼瞧见坐于正中,威严十足的皇帝。偏偏他不是,他第一眼是被皇帝旁边的一个太监所吸引。
  那人朱唇点了一抹红,一双吊眼悠闲自得的瞧着他,不似其他太监穿着太监服,那人穿着一袭紫衣,整个人显得有些阴柔。
  皇帝似乎对他很喜欢,面上难掩喜色,招手问:“温慕,你说杨爱卿帮朕赢了这一仗,朕应该赏他些什么才好。”
  杨剑心毫不掩饰自己的目光,在心里默默记住了那人的名字,原来他叫温慕,真是个好听的名字。
  温慕淡淡的瞥了一眼大胆直视龙颜的小将,心里嗤笑:真是个虎头虎脑的莽夫。
  “杨大人擒敌有功,是我大魏不可多得的将才,封将也无不可。”
  杨剑心在心里立马点头道:说话声都能这么好听,原来我在殿外听到的小猫声是他发出来的,真是好听极了。
  “好!”皇帝李印琰被一句“封将也无不可”说的舒服极了,“那便封杨爱卿抚平将军,拜正四品,协同程将军镇守剑门关!”
  杨剑心一听,他这是升了一级,他先前是步兵校尉,虽也拜四品,但是杂品野战军,自然没有平将军官位大。
  但他可不想随着程立桥去剑门关那除了黄沙便一无所有的蛮荒之地。
  但圣命不可违,他必须再找个理由留在京都,他可不能放过这只小猫咪。
  接下来杨剑心没听高涎和站惊芃的册封,只管站在一个角落里肆无忌惮的看着温慕,越瞧越觉得这人怎能长得那般好看?
  下朝之后,杨剑心心思一转,问程立桥道:“将军,那温慕是何人?他随便说几句皇上就应了?”
  程立桥虽常年不在京都,但京中之事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
  “这人你们几人日后在朝中可莫要招惹。”程立桥瞧了杨剑心一眼,语气有些凝重,“他是太监大总管,十几岁就跟着皇上了,他就是一条毒蛇,被他盯上准叫你有去无回。”
  杨剑心心里一琢磨,原来还是一只有着獠牙的小野猫。
  “我瞧他白白净净的,手无缚鸡之力,能是个什么厉害之人?”杨剑心有意多打听些关于温慕的事情,这会儿完全把他那副事不关己的性子忘了个干净。
  高涎:“你对他个太监有什么好感兴趣的?这可不像你了抚平将军~”
  杨剑心瞥了他一眼,自动将他的嘲讽丢到一边去:“将军快说两句,我真心瞧他不像个大奸大恶之人呐。”
  程立桥道:“你小子是不是又有什么坏水了?”
  杨剑心:“我刚来京都,能有什么坏水,我就是瞧他不大,白白净净的,瞧瞧他有什么本事,日后我们兄弟几人在朝中好有个底。”
  如今高涎站惊芃杨剑心初入朝堂,日后少不了封候拜将,少不了的进京面圣,总不能对京中之事一无所知。
  “前太子李印郢叛变之乱就是他一手策划的,前皇后是被他用白绫绞死的,三王,七王还有十九王爷皆是他的手笔……”
  具体事宜不需要程立桥说明,杨剑心心里也有了大致猜想。
  现在的皇帝李印琰,是个不受宠的皇子,其母亲是个身份低下的宫女,后被册封为嫔妃。
  一直是个窝囊的人,直到三王爷的倒台,李印琰才渐渐展露头角。当时的李印琰一直是太子党,七王、十九王爷的逐渐倒台,前皇上觉得不能让太子一人独大,要牵制太子,于是开始提拔李印琰。
  最终太子和李印琰成了对手,只不过前太子不知道什么原因,忽然在皇上病重的时候突然发兵,包围了皇城,随后李印琰带兵擒住,被李印琰斩与午门外,从此李印琰暂代太子一职,将朝廷上下换了个遍,那个默默无闻的小太监突然变得心机狠辣,成了朝廷上的人人喊骂的死太监。
  这些年,只要是李印琰看不惯的人,过不了几天总能被温慕抓到把柄,来个满门抄斩。
  这些年也有不少的人刺杀温慕,温慕是个不会武功的太监,但身边都是李印琰给的暗卫,各个武功高强。
  --------------------
  作者有话要说:
  推一下自己的预收《穿成反派暴君的小人鱼》
  苏衡穿进了一本小说里,看着眼前害得只剩下剧名的暴戾男人,顿时整条鱼炸了。
  “妈呀!有人要吃鱼!”
  男人看着在盆里乱游乱撞的鱼暗暗的想:这条鱼是得疯病了吗?吃了会不会生病?
  于是男人将鱼养了起来,烦躁了就去吓唬吓唬鱼。看着被自己吓得乱窜乱撞的鱼心情好了不少。
  闲来无事,钓个鱼吧。
  苏衡面无表情的看着坐在椅子上拿着鱼竿钓他的男人,咕噜噜送了男人一连串泡泡。
  不屑的嘲笑他:‘当我傻呢?我又不是真的鱼。’
  一天,男人很暴戾,当着苏衡的面把一条龙鱼剪鳍去鳃炖了。
  苏衡大哭,要逃命。奋力一跃,落在了男人的身上,变成了一条人鱼,大哭:‘不要吃我,我很乖的。’
  男人一笑:‘好,只要听话,就不吃你。’
  排雷:后期有生子,可能在番外,双初恋。
 
 
第2章 
  杨剑心回到营帐后,翻箱倒柜将自己的所有家当都翻了一遍,找到了一只狼牙。
  这是他当兵那年,在剑门关深处的一处荒漠里遇到的一匹孤狼的牙。
  当时他还小,看到狼吓得直哆嗦,站惊芃看不惯他唯唯诺诺的样子,一脚把他踢到了狼的面前,那狼张口就咬,被站惊芃一脚从狼嘴上踢了一脚,顿时那头狼叫唤了几声。
  站惊芃不屑的看了一眼杨剑心说了两个字:“没用”。
  他确实当时挺没用的,缩在地上一动不动,浑身发着抖。站惊芃用匕首上去与孤狼战斗,不过一盏茶时间就打的那头狼出气多进气少。
  一脚将狼踢到了杨剑心面前,给了他一把匕首道:“杀了狼,你就不再怕狼。”
  杨剑心哆嗦着,站惊芃又说,“现在荒漠只有你我二人,你不杀狼,你就留下让狼吃。”
  说完站惊芃便抬脚要走,当时杨剑心慌了神,二话没说拿起刀从狼的脖子捅了进去,果然如站惊芃所说,杀了狼,你就不再怕狼。
  他拔了狼的牙齿做纪念,没想到军营里不让佩戴饰品,于是就压了箱底。
  这确实对杨剑心意义不一样,那是他第一次战胜害怕,对他意义非凡。
  杨剑心找了一块儿红布小心翼翼的将狼牙放在了红布里面,最后放进了怀里,刚放好,高涎掀开门帘进来了。
  一瞧满地狼藉,幸灾乐祸道:“呦,抚平将军这是做什么?不会是遭贼了吧?”
  杨剑心没理他,自顾自的收拾。
  高涎也没再继续那个话题,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道:“你对那个温慕有什么想法吧。”
  杨剑心猛地看向他,不住的反省自己,这王八蛋是怎么知道我对温慕有想法的?
  没等杨剑心回答,高涎单看他的反应便知自己猜对了,于是道,“你又不留在京中,对付他对你没什么好处吧......”
  杨剑心听着他吧啦吧啦说了一大推,并没有往他心悦温慕事情说,便知自己与他想的不是同一个意思,心稍微放下。
  心道:我对付他做什么,我疼爱他都来不及,怎地对付他?
  高涎将杨剑心对付温慕的利弊巴拉说了一大堆见杨剑心好似一句都没听,继续收拾营帐,高涎故意晃一下脚,脚尖踢住了杨剑心的屁股问,“你怎地和站一脚一样了,半天放不出个屁来。”
  杨剑心瞪了他一眼道:“你不想被战哥弄死你,你就叫他战一脚。”
  高涎撇嘴:“你倒是说一说,你有什么坏点子?”
  “没有。”
  “这不像你啊!”高涎用花生壳打他,“你肯定有坏水,不然怎地突然打听起了温慕。”
  杨剑心没想跟他解释那么多,被他问的心烦了,索性一把提溜着他后颈,扔出了营帐。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