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在皇朝教修真——琉璃醉月
时间:2022-05-07 08:07:23

   《龙在皇朝教修真》作者:琉璃醉月
  文案:
  龙归音从仙人遍地走的仙界穿到传承断绝的皇朝,成为一个落魄的异姓王爷。
  这个皇朝修者凋零,还要时时被得到修真传承的敌国残忍打压,动不动就来一场屠城。
  身为一条来自仙界的龙,龙归音表示培养出一个修真大国还是很轻松的。
  于是传承没落的皇朝迎来了一场修真文化的强力冲击。
  只是他好像搞得过了点,一个不小心就功成名就了。
  阵修和符修每天求着闹着要给他塑雕像
  炼丹师和炼器师们都把他捧成了神
  以前看不起他的左相都眸光深沉的看着他
  原本要把他送去敌国求和的国师也千辛万苦挽留他
  ……
  这些他都能应付,就是这皇帝怎么每天变着法折腾他?
  起初以为是怕他功高震主卸磨杀驴,可他恢复听音天赋后……
  某次皇帝在他面前摆poss腰闪了。
  皇帝嘴上:“唯独昭王不准踏进寝宫半步!”
  皇帝内心:【坚决不让他看到朕丢脸的样子,朕这么美!】
  龙归音:“……”
  以为你在搞什么阴谋的我真是个傻子!
  天下第一盛世美颜(暂时封印)真龙王爷攻vs天下第一绝顶修为人族皇帝受
  剧情流升级打脸爽文,感情慢热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仙侠修真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龙归音,萧云回 ┃ 配角:季淮宁,宫知玄,龙无念 ┃ 其它:修真,听音,打脸,龙,国宝,末法,朝堂
  一句话简介:我,龙,镇国之宝!
  立意:通过自己的努力最终走向繁荣富强的道路
 
 
第1章 
  “王爷,内库就剩最后一两银子了!”
  “王爷,府上月灵草都完了,没存货了!”
  “王爷,天府学院那边又来催您入学,这已经是第三十次了!”
  “王爷……”
  龙归音头疼的揉揉眉心,右手一抬,“停!”
  身边叽叽喳喳汇报的声音突然一静。
  龙归音慢吞吞抬眸,看着眼前头顶长着一颗清脆绿竹的清秀男子,深深叹口气,“王府能卖的东西都卖完了?”
  锦竹一脸颓丧,“完了。”
  龙归音低头打量一眼自己身上,寻思这件金云丝织就的衣服能卖多少银子。
  锦竹一脸惊恐:“王爷,这是您身上最后一件上档次的衣服,卖了以后就没能穿得出去的衣服了!”
  龙归音面无表情道:“没事,等我凝好龙珠……”
  锦竹一脸麻木,“您这句话已经说了一个月了,王爷,您要之后都没衣服穿吗?”
  龙归音面无表情:“……我总觉得我就差最后一点灵气。”
  锦竹:“您这句话也说了一个月了。”
  龙归音:“……”
  锦竹:“这一两银子省着点用,还够府上支撑一天。”
  言外之意:赶紧先弄点银子吧,快要活不下去了!
  龙归音一手撑着头,陷入沉思。
  府里的银子都被他买月灵草花光了,本以为三十株月灵草够了,结果失策了,还差一株。
  要不找人去借点再买?
  怎么也得先把龙珠凝了再说,不然吾命休矣。
  “王爷?”
  龙归音不耐的挥挥手,“别吵,我在想事情。”
  “王爷,是我。”
  一道清润好听的声音响在耳畔。
  龙归音微微一顿,懒洋洋抬头看去。
  一道蓝衣人影立在他眼前,温润俊雅的面容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正眯着一双狐狸眼低头看他。
  “哦,季天师啊。”龙归音不咸不淡道,“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季淮宁笑眯眯的,“听说王爷正在四处搜寻月灵草,不才在下正好有一株,不知王爷愿作何代价购买?”
  龙归音眯了眯眼。
  月灵草这东西,没什么大的作用,唯一的作用就是吸收月华转化灵气,算是市面上能找到的灵气最充足的东西,一颗月灵草一千两银子。
  王府库存:一两银子。
  龙归音:“……”
  买不起。
  但龙归音很能苟得住,他面上不动声色,淡淡道:“季天师既然来此,那就不是为了银子而来。”
  季淮宁眉目一展,笑了,“恭请王爷去天府学院上学。”
  龙归音毫不犹豫,“不去!”
  季淮宁叹口气,无奈道:“王爷,您身上的邪咒拖延不得了,我花了大半修为给您压制帝刑咒,若是它再发作,我是没能力再压制一次了,您必须在它发作之前修得一点修为,不然怕会有生命危险,天府学院是唯一可以令您获得修为的地方。”
  龙归音淡淡道:“你只要把月灵草给我,我就可以获得修为。”
  季淮宁继续叹气,“王爷,您走了歧路了,月灵草虽灵气浓郁,不少人妄图靠它获得修炼机会一步登天,但一万人中才有那么一两个幸运儿,您已经吃了三十株了,不也一点用都没有?”
  龙归音和他解释不通,不由蹙紧了眉心。
  天府学院是学习如何引气入体的地方,对他这条仙龙毫无用处。
  但他是龙的身份暂时不能暴露,自十二年前穿梭世界醒来之后,他龙珠丢失,容貌被封,修为全无,身体也倒退回八岁左右的稚龄孩童,身上还有大大小小许多人为造成的伤,偏偏对于此世的记忆却是一片空白。
  他知道肯定有人知道了他的身份,并意图对他图谋不轨,在没有足够的自保能力之前,他是龙的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季淮宁见他不理会,也挺无奈,目光瞟到他的手上。
  从衣袖里露出一截的手腕白皙修长,因为受咒术折磨大病一场的原因,腕骨两端的骨头微微凸起,更显清瘦,手腕部分的皮肤上刻着一个鲜红色的咒印,在玉白的肤色映衬下显得狰狞又邪恶。
  那就是帝刑咒。
  帝之刑罚。
  只是此帝非彼帝,乃是北方敌国御龙国的皇帝。
  这咒术就是刺杀皇帝后被皇帝身上的邪咒反噬所下,当时龙归音差点就撑不住了,还是季淮宁听闻消息后迅速奔赴战场,这才赶得及暂时把咒术给封住了,可也只是封得了一时,封不了一世。
  这咒术无法可解,只能通过自身修为强硬抵抗,修为越高,它越没奈何,等高过下咒人就可自行解除。
  可现在龙归音死活不去天府学院进修,可愁死他了。
  他叹了口气,语重心长道:“王爷啊,惜命,别再玩了,保命要紧。”
  龙归音无奈的揉揉眉心,想了想,他干脆道:“既然我们彼此不肯妥协,这样如何,我们打个赌,你给我一株月灵草,若我再不能获得修为,明日我就去天府学院报到。”
  季淮宁紧皱的眉眼瞬间一松,笑眯眯就挥手送上了一株月灵草,“一言为定!”
  龙归音也笑,自信淡定的笑,“一言为定。”
  于是季淮宁就留下一株月灵草,愉快的走了。
  于是龙归音就拿着那株被留下的月灵草,愉快的闭关去了。
  徒留大总管锦竹伸着尔康手风中凌乱,“王爷啊,我们府里快揭不开锅了,您倒是想法弄点银子啊……”
  可惜被叫的人溜得贼快,一点都不体谅总管大人一颗千疮百孔的心。
  龙归音一路拿着月灵草去了主殿,往床上一坐,把月灵草往口中一塞嚼巴嚼巴吞了,感觉着体内瞬间涤荡开来的浓郁灵气,深深呼出口气,指挥着体内那一点灵气汇聚入丹田之中,同这几天积攒的其余灵气聚集在一起,渐渐向着中心塌陷压缩。
  乳白色的灵气一改之前总是差一点点的情状,这次完全凝聚成团,中心已经隐隐形成一颗小小的珠子,只要时间足够,龙珠必成。
  却就在这时,手腕血红色的咒印忽的一阵滚烫,一道血红色一看就不详的灵光猛的刺入灵气之中,霎时隐隐一声闷响,快聚拢的灵气瞬间散成一团气体,只最中心隐隐有半颗还未完全散去的小珠子。
  “噗!”
  龙归音一口鲜血猛的喷了出来,心口一阵噬心之痛,眼前幻觉与现实渐渐交融,眸中瞬间涌上一股血红之气。
  他轻轻吸口气,闭目运行几遍灵气,好半响才把那股窒息的痛感压了下去,眼眸也渐渐恢复了清明,只是脸色却苍白了很多,看上去更有几分虚弱。
  他低头看向手腕的咒印,鲜红的光芒渐渐淡去,颜色似乎暗沉了几分。
  待完全变成黑色之时,就是咒印发作之时,届时怕是会被噬心之痛折磨致死。
  啧。
  这鬼咒印大概也是知道他恢复了修为就会逐渐摆脱它,之前不声不响按捺不动,关键时刻直接来了致命一击,灵气又亏损了几分。
  若是没有足够的灵气抵御咒印冲击,怕是此生都无法凝聚龙珠。
  可这世界灵气稀薄,短时间里又如何获取这么多灵气?
  他无奈叹了口气,暂时无法,只得先沉心静气调理亏损的气血。
  这么一坐就到了早上。
  外面大总管开始喊人,“王爷,差不多该准备早朝了。”
  龙归音睁开眼睛,瞬间想到了皇位上那个总对他挑刺的皇帝。
  收他兵权,软禁京城,害他从一个军功卓越的实权将军变成个闲散王爷,卸完磨,下一步是不是就得杀驴了?
  前路艰难,四面楚歌,唯有凝成龙珠才是唯一出路。
  可偏偏就卡在这一步了。
  他头疼的揉了揉额角,扬声道:“进来,更衣。”
  衣服很快穿好,是一件白色的四爪亲王袍,据说是皇帝特地让内务府赐给他的。
  总觉得像是丧服。
  谁家亲王袍是白色的?
  第一千零一次觉得皇帝要对我图谋不轨。
  穿好衣服束好头发,坐上准备好的马车,临行之前,大总管欲言又止的看着他。
  龙归音翻个白眼,“有话快说。”
  锦竹哭丧着脸,“王爷,您想好今天吃什么了吗?”
  龙归音波澜不惊,“照常就行。”
  锦竹“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凄声道:“王爷啊,我对不起您,咱们府里……一颗米都没了!”
  龙归音:“……”
  龙归音后知后觉的想起来昨天一两银子的事。
  他咳了一声,慢吞吞道:“去……本王记得……后院那里不是还有些未拔的野菜,先凑合一顿。”
  锦竹哀怨的抬头看他一眼,丧丧道:“是。”
  【野菜似乎被犼那家伙都啃了一口,算了,凑合吃吧,不告诉王爷就好。”
  龙归音:“……”
  他眼皮一跳,“你刚刚说什么?”
  锦竹眨了眨眼,一脸乖顺,“禀王爷,我刚刚没说什么。”
  龙归音盯着他看了一会,确信他刚刚嘴应该是没动,但他的确是听到了声音。
  他眸光一闪,心中隐约有了个猜想,唇角愉悦的勾了勾,心情忽然便好了起来,挥挥手道:“野菜你吃吧,中午本王不回来了。”
  说罢,对着前边拉马车的黑马道:“梦魇,走。”
  黑马温润的眼睛轻轻眨了眨,迈动雪白的四蹄向着皇宫行去,平稳又迅速,很快便来到了宫门之前。
  亲王车架是可入宫门行走的,守门的侍卫确认身份后便恭敬的站在一边放行了,梦魇兽拖着马车行至早朝议事的金銮殿台阶前,龙归音下了马车,一路拾阶而上,很快便来到了大殿之中。
  他来的不算早,大部分朝臣已然列队站好,龙归音一路目不斜视走到左前方站定。
  右边垂垂老矣的右相悄悄和他咬耳朵,“王爷今日来的有些迟了,如今处境不同,还望谨慎。”
  龙归音瞥一眼森然肃穆的朝堂,微笑点头,“多谢告诫,本王知道。”
  右相见他听了,便也不再多说。
  尖锐的传声很快响起:
  “皇上驾到!”
  龙归音脑弦一紧,整个身体瞬间紧绷。
  来了!
  每日都在挑剔,来让我看看你到底有什么阴谋!
  作者有话要说:
  这里排个雷:皇帝剥夺王爷军权有内幕,非控制欲或是不好的因素,等我后面慢慢讲
 
 
第2章 
  皇帝今年二十五岁,和龙归音同龄。
  只是表面的。
  他穿着一身威严的黄色龙袍,在太监的引路下气势昂扬的走到皇位上,再用无比霸气威猛的姿势“咚”的一下坐在了皇位上。
  天知道这样一个养尊处优贵公子一样矜贵冷淡的人如何将这样武将的狂猛之势表现的这么外在。
  处处透着股装模作样的违和感。
  偏偏其他大臣都是低头看地不敢直视“龙威”,是以也不曾感觉到这股奇怪的违和感。
  皇帝坐定之后,旒冕玉珠之下半掩的双目四处扫视一圈,很快就锁定了半抬着头看他的龙归音身上,嘴角瞬间露出一个和往日一般无二的兴奋笑容。
  要搞事的前奏。
  龙归音:“……”
  很好,今天的皇帝也很皇帝。
  皇帝到来,群臣高呼“万岁”,行君臣跪地礼。
  一地朝臣中唯独龙归音直直站着,因为皇帝特赦他可以不用跪拜。
  从这点来看,皇帝对他还是不错的。
  前提是皇帝那双眼睛不要直勾勾的看着他,那眼神宛如恶狗看到骨头,老鼠看到大米,迫不及待吞吃入腹一般的紧迫感让龙归音整条龙都头皮发麻,浑身的寒毛都竖起来了。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