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修界开餐馆(穿越)——采薇言归
时间:2022-04-30 07:48:00

   书名:我在修界开餐馆
  作者:采薇言归
  文案:
  穿进一本废柴流龙傲天小说,郁小潭也想过一把修真瘾,可万万没想到,他一身资质竟比废柴男主还差劲。
  被宗门驱逐,郁小潭无奈返家,一进门,他悚然:
  原本的高层小楼“餐馆”,今是茅草搭就的木屋。
  曾经的十亩良田“庄园”,只剩井盖大小的泥地。
  年迈多病的老伯拉住他的手,气若游丝:“小潭,别、别难过,我们绝不是为了供你修行才变卖家产……”
  郁小潭:“……QAQ”
  此时,他耳边响起一个声音:
  【滴,全能经营系统启动,请宿主打造全修界最知名的餐馆】
  ……
  系统十项全能,给灵种、给灵材、给灵兽,做出的菜还加属性。
  【气运+1】
  【资质+1】
  【颜值+1】
  自从吃了系统食材炒的菜,郁小潭根骨好了,人更美了,老伯的病痊愈了,连之前驱逐他的宗门都找上门来,苦苦央求他看在昔日同门的情分上,炒菜时多放两滴酱油——加属性的。
  餐馆在修界出了名,狂热粉蜂拥而至,反派们眼睛一转,动起歪脑筋:这个掌柜的身形羸弱,不如我们把他……
  还没想好计划,却听清啸突起,剑光凛冽,破空而至。
  白衣胜雪的剑修傲立云端,风雅俊美,高举一根沾满淤泥的锄头,笑道:“小潭,菜割完了,再干什么?”
  邪修:“!!!”
  这不是某第一宗修为已废的“前少宗主”吗?
  那一身连医仙都无能为力的伤势,竟在这小庄园里……恢复如初了?
  ……
  最初收下季初晨,郁小潭是想给庄子招个干杂活的。
  当他发现这人竟是龙傲天男主时,季初晨已经一改原文中阴翳的性子,变成了洒扫庭除样样精通的全能大管家。
  郁小潭:……似、似乎也还可以?
  他万万想不到,季初晨表面贴心温和,心里却藏着一个秘密。
  季初晨:我想干庄主。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种田文 系统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郁小潭 季初晨
  一句话简介:穿书后我靠做菜交好龙傲天
  立意:艰苦创业奔小康
  作品简评:
  意外穿书,郁小潭绑定全能经营系统,发现自己的饭菜竟然可以加属性点,气运、资质、美貌、寿命……郁小潭用这些菜改变了身边人的命运,无意中改变剧情,推动整个修界朝全新而未知的领域发展,这时他突然发现,系统的真相竟与上古秘闻有关,而清逸俊美的餐馆大管家也藏着神奇的秘密……
  本文塑造了恢弘浩大的修仙世界,刻画了阳光积极的人物形象,让读者在爆笑和苏爽的同时获得经营发展的代入感和成就感,更有令人垂涎欲滴的幻想美食,色香味跃然纸上。文笔上佳,行文流畅,剧情发展出人意料,值得一读。
 
 
第1章 
  阳春时节,仙门大开。
  始于草长莺飞之际,终于桃花夭夭之时,未来数月,栖霞界大大小小的宗门将会对外招揽弟子,无论贫富、贵贱,只要有一身修行的好资质,便可一夜间鱼跃龙门,迈入高高在上的修士行列。
  因此每年三月,又被民间戏称为“龙门月”。
  此刻日头偏西,洛水镇闲缘茶馆里坐得满满当当。
  新进门的人连口水都顾不上喝,便冲角落里先来的人嚷嚷:“听说了没,赵家三子得了仙人抚顶啦!”
  角落里的人身形清瘦,雪白斗笠遮了面容,闻言默默端着茶杯,一声不吭。
  杯中涟漪轻晃。
  他不接话,东边倒有人耳尖,嘲道:“那算什么?前些年白家的娃娃刚生下来,还抱在他娘怀里吃奶哩,就有一群仙长找上门来抢着要收徒,一个个争得面红耳赤的,场面那叫一个壮观。”
  “再壮观,能比得上当年郁家小儿子登天门?”
  此言一出,茶馆里鲜少地静默了一瞬。
  闲谈的几人对视片刻,苦笑着摇了摇头。
  比不得,比不得。
  虽然已经过去十余年,但他们依旧清晰地记得那一天。
  青山震颤,天空崩裂,万丈光辉当头挥洒,一道高耸入云的金色台阶从太阳下方蔓延而至,落在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面前,邀他拾阶,登天。
  “那可是生而知之……”有人轻声感慨。
  刚生下来就睁了双眼,一双黑眸像是洒满碎钻,唇红齿白的,比谁家的新生儿都漂亮,不哭不闹,逢人便笑,撞见仙长还拉着人家云袖不放,咿咿呀呀往人怀里蹭。
  后来更是聪慧异常,三两岁便会读书写字,嘴里时不时蹦出些深奥的大道理,什么“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余下九十分看运气”,什么“小儿不努力,少壮徒伤悲”,这份宿慧最终触动了玄仙门,无视那孩子的资质,破例收了他做门中弟子。
  “你们不懂,”旁边有人兴致勃勃道,“修士管这叫天生异象,有大气运的人都这样,将来必成大器。”
  众人纷纷点头。
  见到这般场景,角落里戴斗笠那人五指悄然攥紧,几乎把瓷杯捏碎。
  他的手形很好看,修长又漂亮,青瓷映衬下,一截细腕白皙得仿若霜雪。
  似是终于坐不下去了,他抬手唤道:“小二,结账。”
  嗓音是少年人独有的朗润音色,清清浅浅的,如珠落玉盘。
  小二屁颠屁颠跑过来,满脸堆笑:“客官,诚惠白银十两。”
  “这么贵?”
  “就这价,我们用银月草的根茎炒茶,髓灵兰的果实做菜,那都是仙家灵物,寻常店里吃不到的。”
  “可你们的银月草和髓灵果是假的。”
  “!!!”店小二双眸圆瞪,“客官,你话不能乱说!我们这茶馆是慕寒仙长做保,难道他身为一个筑基修士,会骗你这几个小钱?”
  “……区区一个筑基。”戴斗笠的少年轻声。
  嗓音虽轻,话中轻描淡写的意味却强,带点满不在乎的孤傲,似乎筑基在他眼中,不过蝼蚁。
  店小二听清了。
  他倒吸一口冷气,抬手直指少年鼻梁:“好啊,我看你不是来吃茶的,是来捣乱的!你等着,慕寒仙长此刻就在店里,我把他请出来与你对峙!”
  手抬得过猛,掀开了少年面上白纱。
  茶馆里的人顿时感觉眼前恍了一下——斗笠下露出一截尖削精致的下颚,脖颈白净得好似一抹光,明澈漂亮的黑眸一晃而过,眼底仿佛洒着碎钻。
  吃茶的人也惊了。
  洛水镇哪来这么好看的人,莫非也是修士?
  两个修士对峙……
  真刺激!
  吃茶群众顿时来了兴致,也不聊什么“龙门月”了,齐刷刷地端坐小板凳开始看热闹。
  斗笠少年站起来了。
  斗笠少年从座位后走出来了。
  他抬手正正斗笠,姿态如行云流水,一身白衣不染纤尘,墨发在微风中轻轻飘扬,仅是站着,便让人想起绝峰之巅,高处不胜寒的仙人。
  这一身自然流露的高人气质震住了吃瓜群众们,有人痴痴仰着头,唇边挂两三片茶渣,口中呢喃:“仙、仙长……”
  仙长真年轻。
  仙长真好看。
  走路的样子好看,抬手的样子好看,弯腰的样子都那么出尘脱俗……诶?
  片刻之后,店小二从后堂低头哈腰地请出了一位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周身灵光萦绕,面色阴沉:“你说那个捣乱的人在哪儿?”
  店小二忙指向角落:“在那儿……人呢?”
  满堂静默。
  吃瓜群众目光微妙,神色复杂:“……人走了。”
  “刚走的。”
  “走的后门。”
  “溜得贼快。”
  ……
  晚霞漫天,头戴斗笠的郁小潭在狭窄的小巷里飞奔。
  跑出两条街,他才微喘着停下来,心有余悸地朝后瞄了眼,确认没有人跟上来,登时长出一口气。
  “好家伙,”少年懊恼,“他店里还真藏着个筑基啊?”
  停顿片刻,他又低低地呸了一口:“都筑基修士了,还坑老百姓的钱,臭不要脸。”
  不过深思片刻,郁小潭无奈地发现,他竟没法制裁那家黑店。
  慕寒仙长周身灵光萦绕,在百姓眼中是极厉害的表现。
  郁小潭虽见多识广,明白那其实是依靠药力突破,根基不稳,再难后进的征兆,但是……
  他打不过。
  他连这样一个已至中年,只能靠嗑药筑基的废柴也打不过。
  人家好歹筑了基,他郁小潭却是废柴中的废柴,修行十载毫无寸进,多少灵药磕下去都没能突破天人之障,在山上蹉跎十几年,最终被赶出了宗门。
  登天门时有多风光,灰溜溜离开时就多狼狈。
  世间百姓有所不知,年年三月他们翘首以盼的“龙门月”,其实也是各大宗门逐出弃徒的日子,那些资质低劣、不堪大用的弟子会在这一天被遣散回家,此生再与修行无缘。
  可民间只闻新人笑。
  哪闻旧人哭?
  可怜兮兮的“旧人”郁小潭在熟悉又陌生的街道上转了几圈,直到暮色西移,终于磨磨蹭蹭朝小镇西北的方向走去。
  刚来到这个修仙世界时,他的家就在那里。
  也不错了,郁小潭努力安慰自己,上辈子他是孤儿,孑然一身,两手空空,这个世界的家里好歹有个餐馆,有个庄园,算是继承万贯家财啦。
  而且郁小潭知道自己是穿进了一本玄幻小说,对于小说中的重大事件还残留着些许印象,知道哪里该避开,哪些人不能惹。
  想起这个,少年心里就涌起一丝苦意。
  初穿越时,他心高气傲,自以为是穿书流大男主,踌躇满志要搞一番大事。可现在十年过去,糟糕的资质将郁小潭的修仙路卡得死死的,岁月这把杀猪刀将他高傲的心气一点点磨了骨,去了神,空留一个自欺欺人的躯壳,只能哄哄一群没见识的凡人。
  算了,都算了。
  修行不成,就回家安安稳稳做个富家翁吧。
  一生富足,平安喜乐。
  倒也不错。
  顺着小路绕过几道弯,郁小潭记得自家庄园就在前方。
  可片刻后,出现在他眼前的却是一座破败的木屋——
  狭小简陋,屋顶茅草在狂风肆虐下扑簌簌地颤。
  旁边树一根木杆,挂张满是窟窿的破布,其上一个“店”字在凄风苦雨中无助飘零,似一株无根浮萍。
  郁小潭故作洒脱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
  ……我庄园呢?
  那么大、那么大一个庄园呢?
  ……
  庄园没了。
  餐馆没了。
  万贯家财没了。
  如云仆从也没了。
  唯一留下的老伯颤巍巍地将郁小潭迎进门,开口便止不住地咳:“少、少爷,你可算回来了,咳、咳咳……一路下山,累了吧?少爷饿么,家里还有半斤土豆,我去给少爷炖、炖、炖……”
  “诶别!”
  郁小潭忙将人扶住,苦笑道:“别顿顿顿了,我自己来吧。”
  眼前的老人一身骨质疏松的模样,走几步感觉都要散架,郁小潭可不敢把人来回使唤。
  只不过做饭之前,郁小潭还是想问清家里的情况:“王伯,我爹呢?”
  “去了云州,再没回来。”
  老伯低低地咳,面色灰白:“前几年还有信传来,后来渐、渐渐连音信也无了,我倒是想去找找看,可这一身老骨头不经用哟……”
  好家伙。
  郁小潭绝望地想,云州,那可是原文主角所在的地盘,血雨腥风的很,在云州下落不明,不就等于尸骨无存么。
  “咱们郁家怎么破败成这样了?”
  老伯迟疑片刻,叹了口气:“是……是我的错。我经营不善,庄园入不敷出,又被世道逼迫,不、不得不卖掉一些。”
  “世道逼迫?”郁小潭敏锐地捕捉关键词。
  “这几年白家势大,看上了咱们家庄园……”
  明白了。
  郁小潭心里发苦,刚才黑心茶馆里也有人提起,说白家生了个资质卓越的小儿子,这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鸡犬生/□□圈占地盘,胳膊拧不过大腿,他懂。
  “少爷别怕,我总、总还为少爷保住了一点。”
  老伯拄着拐脚步蹒跚,半米距离挪了好半天,在桌下一番翻找,捡出一张皱巴巴的纸:“少爷你看,这是地契。”
  郁小潭有些惊喜:“我看看,什么地契?”
  老伯抬手指了指:“这家小餐馆的地契。”
  郁小潭:“……”
  他顺着老伯的手指朝上瞄了一眼,恰望见木梁残败,窗沿逼仄,屋顶破了几处窟窿,晚霞如烧,委屈求全地从小窟窿里散落万丈光辉。
  郁小潭干巴巴道:“老伯,不、不如咱们先看看那半斤土豆?”
  ……
  墙角散落着两三个灰扑扑的土豆,每个不过拳头大,勉强够一个成年男子半顿饭的量。
  加上老伯手里皱巴巴的纸,以及郁小潭怀中半两碎银,这就是他们的全部身家。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