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主他只想独美(穿书 修真)——西呱
时间:2022-04-26 08:11:57

   宫主他只想独美
  作者:西呱
  文案:
  原名《宫主他不想采花》
  唐欢穿进了一本狗血修仙小说,成了长欢宫宫主,典型的炮灰反派。
  原主阴鸷邪慢,沉迷采补之术,最爱掳走年轻貌美的男修,而他本人蜗居深谷,无人目睹其真容。
  原书剧情里,唐欢最终死在天下第一美人晏翡手上。
  唐欢穿来时,睁眼就是屋内五花大绑的第一美人。
  他郑重鞠了个躬:“告辞。”
  *
  传闻唐欢逆天的修炼速度是因为钻研出了一套无与伦比的双修秘法,谁与他双修,都会被榨干灵气精髓,修真界但凡有点姿色的修士皆是闻欢色变,其中却也有例外。
  晏翡是水月宗百年不出世的天才弟子,也是不容于世的人魔杂血,如今血脉封印意外被冲破,魔气难掩,为了不被三界识出,渡给唐欢是个好方法。
  他故意把自己送到唐欢手中。
  都说唐欢色胆包天,恣意妄为。
  但眼前这人眼含泪花:“对不起绑错了,我送你走吧。”
  晏翡:“……”
  晏翡:“双修采补了解一下。”
  *
  天下第一美人不止人美,还是原书命运之子的心上人,心狠手辣的最终反派。
  但大结局里,反派们都被命运之子打得神魂俱灭。
  反派唐欢果断离家出走,隐姓埋名去投奔主角,但是谁来告诉他,为什么这魔头甩不掉!
  白日里,唐欢与命运之子称兄道弟。
  夜半三更,唐欢跟第一美人呜咽求饶:“我真的不想采花…”
  美人沉吟半晌,相当大气地点了头:“那我来。”
  唐欢:“?”
  心狠手辣美人攻x贪生怕死上进受,1v1
  排雷:万人迷美受,有金手指,成长流。
  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仙侠修真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欢,晏翡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美人竟是我自己。
  立意:懂得人情世故,前途一片光明
  vip强推奖章
  现代人唐欢穿越到一本仙侠狗血虐文中,成了原书中没活过三章的炮灰反派,在努力求存的日子里,主角的重生、剧情的崩坏,与魔头的患难与共、逐渐萌芽的感情…不知不觉,他似乎成了那个万众追逐的万人迷。本文是一篇轻松向仙侠文,行文流畅,剧情新颖,形象地写出了主角面对困境顽强向上,对生命极具尊重的坚韧精神,文中角色有血有肉,刻画鲜明,是篇值得一看的佳作。
 
 
第1章 风云月报
  天玑326年,三月初。
  百晓阁数百羽人和仙兽倾巢而出,朝八方四散而去,最新一期风云月报洋洋洒洒从天而降,定期搅动三界风云。
  由百晓阁开创的风云月报看点有四:三界榜单、秘宝降世、各派大能飞升,以及各界最新的八卦传闻和风流韵事。
  本月并无秘宝降世,三界正道榜和邪道榜也雷打不动,新秀榜倒是人才辈出,恶人榜更是盛况空前,榜单末尾的恶人竟也屠戮过千,长欢宫的淫魔唐欢终于跻身三甲,原因直让无数正道修士咬碎满口银牙!
  风云头版八卦,就在昨日傍晚,出世后稳坐三界美人榜首的晏翡于不老林惨遭埋伏,被长欢宫掳回了万丈深谷,至今生死未知。
  消息一出,三界震动!
  迷迭谷中,同走采补之道的化蝶真人自叹不如:“唐欢…果真吾辈楷模。”
  赤雪峰上,魅狐妖王捧着美人榜单痛心疾首,三寸长舌啪嗒啪嗒在上面舔:“唐欢这淫贼,出手也忒快!起码该让本王瞧上一眼再劫,办事忒不地道!”
  星辰海底,无数星芒映彻海面,无命天尊遥望海中星盘,一脸的复杂:“秘法傍身,这一番采补,唐宫主怕是又要突破了。”
  不止修真界被搅动了波澜,凡人之境同样哀恸不已,在心中将长欢宫骂了个狗血淋头,历任第一美人几乎都没逃过长欢宫毒手,每次美人的话本才看了一半,一夜之间便被强行悲剧。
  “唐欢!可恨啊啊啊!”
  “魔头何时能灭,苍天无眼啊,唐欢就该天打雷劈!”
  “晏翡一死,他的明臻师兄可怎么活啊!又拆散了一对神仙眷侣,唐欢!你还我话本钱!!!”
  就在三界议论纷纷之际,唯独水月宗上下噤若寒蝉。
  水月宗乃正道第一大宗,如今不但宗门天才弟子被掳作炉鼎,长欢宫竟还抛来三千比翼鸟耀武扬威,在山门前笑得好不狂妄。
  “比翼鸟一族便是聘礼,我们宫主说今日宜嫁娶,就不收贵宗嫁妆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声传遍三界,水月宗颜面扫地,沦为万众笑柄。
  水月大殿,走大爱众生之道的清虚真人生生被气得喷出一口老血,一掌将山门前的长欢宫人震作齑粉。
  那一日,分神境威压慑天动地,一声怒吼响彻三界。
  “唐欢——!!!”
  睡梦之中,唐欢隐隐约约听到有谁在叫他,艰难睁开眼,眼前的光景让他有刹那的怔忪。
  红绡帐暖,戏梦鸳鸯。
  他躺在红木雕刻的拔步床上,古色古香的帷幔从头顶铺洒而下,幽幽花香随着浮动的纱幔一股接着一股钻进鼻腔,身体轻飘飘的,宛如悬浮在云朵之上。
  梦?
  小腹处难以忽视的灼热让单身二十年的唐欢老脸一红,怎么还是春梦?
  他最近潜心准备毕业论文,忙得脚打后脑勺,说心无旁骛毫不夸张,实在没道理做什么春梦,非要做梦,倒是该入梦那让人头疼的案例里,好去设身处地的分析一番。
  唐欢今年22岁,文学系大四在读,毕业论文的题目是《当代网络文学的发展与变迁研究》,所以最近一直在搜罗近年来世面上当红的网络小说,因为没研究明白手头上一本名为《重生后我渣遍三界》的狗血仙侠文,论文进度已经卡了整整三天。
  恍惚之中,“梦境”开始推进,耳边传来一声不大不小的闷哼。
  “唔嗯…”
  唐欢寻声侧过头,瞳孔蓦地一紧,脑海中莫名浮现出那本狗血文中对某个角色的描述。
  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身侧的人衣衫半敞,如墨的发丝慵懒铺洒了小半张床,他只穿了件宽松的绛纱长衣,根根红绳缠绕点缀在白皙秀颀的颈间,两抹浓艳的红竟皆比不过那张艳色倾靡的脸。
  察觉到唐欢的目光,形似桃花的双眸轻飘飘扫来,朱唇玉面,昳丽难言。
  “宫主不打算把我身上的定身术解了么。”
  不光容貌绝色,那人声音也如泉水流淌过石畔,清冷中又带着丝丝润物细无声的蛊惑之意,只不过…
  叫谁公主呢???
  一泼冷水浇得唐欢霎时清醒,小时候唐欢经常被认成女孩,成年后好不容易才摆脱旁人错误的认知,所以对此格外介意。
  他板起脸,即便在梦里,也耐着性子解释:“我是男的。”
  解释完,唐欢突然意识到什么,一个鲤鱼打挺坐起,说话时险些闪了舌头:“你怎么也是男的?!”
  这种春梦就有点离谱了吧!
  虽然没正了八经谈过恋爱,唐欢却也从来没怀疑过自己的性取向,他晃晃脑袋,决定中止这场荒唐的梦,于是用力掐了大腿一把,然而下一秒,眼前依旧是大片醒目的红。
  除了痛楚,无事发生。
  唐欢懵了几秒,随即不敢置信地又掐了胳膊一把,这次用的力道更胜,疼得他险些飙出热泪。
  可依旧无事发生。
  屋内一时陷入诡异的寂静,床上的男人无法动弹,从头到尾静静观察他的动作,见他不动了,才沉声静气道:“宫主莫非是在运转双修秘法?”
  唐欢蓦地望向男人:“你说双什么?”
  男人说:“双修。”
  唐欢:“双修?”
  “不然呢?”男人嗤笑出声,没想到事已至此,唐欢竟还借这种明知故问的方式折辱他一番。
  “宫主派人围攻不老林,重伤同我结伴在林中历练的师弟师妹,又不远万里将我带回长欢谷底,莫非是为了与我秉烛夜谈?”
  说罢,长发男人敛下眉目,似是强行压下屈辱和恨意,委曲求全道:“宫主之心世人皆知,你我无需浪费口舌,只要长欢宫承诺日后不再染指水月宗的弟子,晏翡便当今夜之事不曾发生过,过了今夜,愿宫主与我井水不犯河水。”
  长欢宫,水月宗,不老林,晏翡…
  一系列熟悉的名词令唐欢再度陷入沉默。
  一语成谶,他好像真入梦案例了,如今的身份还是书中那个色胆包天、无恶不作的长欢宫宫主,一个与他同名同姓却没活过十章的短命反派。
  日后的“唐欢”和晏翡的确井水不犯河水,依照剧情,他今晚就会暴毙在床,肉身爆成一滩血水,和什么水都犯不着。
  再度看着男人那张秾丽到勾魂夺魄的脸,唐欢只觉喉咙一阵干涩,并非垂涎,而是深深的忌惮。
  因为原主死在晏翡手上!
  唐欢最后抱着一丝侥幸心理:“你…真是水月宗的晏翡?”
  第二次被明知故问,晏翡目光凌厉而射,却见唐欢紧张兮兮地抿着嘴唇,乌黑清炯的眼底竟异常湿润,就好像他一点头,那水光就要落下来似的。
  晏翡不自觉拧起眉,突然更想反问,你真是唐欢?那位脚踏无数人肉白骨,导欲宣淫的邪道魁首?
  这是晏翡第一次见到唐欢本尊。
  三界中有关这位邪道魁首的传闻不知凡几,可真正见过长欢宫主本人的却一只手都数的过来,且大都是那些被长欢宫掳走后便杳无音讯的“炉鼎”。
  传闻唐欢阴鸷邪慢,幼时便残忍成性,凭借卓绝天资以及无数人肉白骨钻研出了一套邪术秘法,功成之后,普天修士皆为炉鼎,一旦被长欢宫掳掠,下场就只有被吸成人干,身死道消、湮灭于三界。
  晏翡虽然没见过唐欢,但唐欢对他心怀不轨却是三界皆知的事实,为了寻机将他活捉,长欢宫的人已在水月宗附近徘徊了整整十年之久。
  眼底狐疑之色一闪而过,晏翡冷笑道:“宫主觉得我不像?”
  不是不像,是太像了,和书里写的一模一样!
  唐欢欲哭无泪,彻底不能再自欺欺人,在这节骨眼上做穿越梦算什么,今日梦今日毙?
  “你要是晏翡的话,那恐怕是绑错了…”
  唐欢干巴巴地说,涉及生死,哪还顾得上什么剧情:“我…本、本座想绑你师兄来着,都怪那群不长眼的东西绑错了,放心!本座明日便送你出谷!”
  这番答案实在出乎意料,晏翡一时愣住,竟有些没反应过来。
  “宫主的意思是,绑的本不该是我?”
  他面不改色地点头:“对!不是你,你今夜便好好休息罢。”
  说完,唐欢忙不迭要翻身下床,晏翡终于回神,双眸微微眯起,看着他轻笑道:“宫主莫非身患隐疾,所以编出如此拙劣的借口,想要临阵脱逃?”
  唐欢:“……”
  听听这是人话吗?
  他要放俘虏一马,俘虏反过来阴阳怪气他?
  熟知剧情的唐欢看穿一切,这是激将法,为的就是激他上钩。
  说话间,晏翡侧了一瞬身,绛红色的衣衫稍稍滑落,露出一小片莹白如玉的锁骨,屋内的幽香陡然馥郁了几分。
  唐欢心如止水,可怕,一个大男人,竟然不惜动用美人计。
  两人无声对望,见他神清目明,晏翡飞快皱了下眉,渐渐的,冷清的眼底便蒙上一层缥缈云雾。
  室内一直燃着导欲宣淫的长欢香,似是药效终于上头,那双桃花眼开始迷离失神,额间渗出细汗,浓淡相宜的秀眉微微蹙起,几度隐忍喘息,终究从鼻间漏一声低吟。
  晏翡:“宫主…我好像…”
  唐欢:“……”
  你多少有点不要脸。
  纵然知道他在演戏,第一次瞧见这般旖旎春色,唐欢还是面红耳赤地别开了头,嘴角止不住抽动。
  高端的猎人总是以猎物的身份登场。
  此刻的唐欢只觉得这是句至理名言。
  如果说原主是个死得早的炮灰反派,那眼皮子底下这位就是贯穿全文的最终BOSS,与其说原主处心积虑将晏翡掳回宫当男宠,倒不如说是晏翡以自身为引,顺势而为。
  原书中,晏翡是人族和魔族诞下的禁忌之子,体内气息混杂,诞生时数道深紫惊雷劈破苍穹,三界天降灭世之象,无尽血色虚影笼罩天空,持续了三个时辰才散去。
  逆天的命格导致晏翡幼时便命运多舛,遭遇过无数次袭杀,流亡数年后,晏翡的父母终究无力再庇护他,以生命为代价封印住他体内的魔族气息,并将其送至凡间一处祥和的村落,只愿他能平淡过完此生。
  然而这一想法注定是奢望。
  倒不是因为晏翡天资有多出众,只因他生得一副凡人无法媲美的绝色皮囊。
  晏翡十三岁那年,水月宗的掌门弟子入凡历练,直接因他扯动情劫,之后晏翡便顺理成章拜入水月宗,且被验出单系火灵根的顶级资质,理所当然被水月宗掌门纳入门下,成了宗门的重点培养对象。
  现在这个时间点,正逢晏翡踏入结丹期,体内封印被灵气冲破,只得寻觅方法遮掩魔族气息,三界一直传闻原主钻研出了一套能榨干炉鼎血气精髓的双修秘法,原主自然便被需要引渡魔气的晏翡给盯上了。
  原主虽是邪修,体内却是纯纯的人族血脉,正常来说,原主一个元婴期修士,修为整整比晏翡高出一个境界,引渡点魔气也没什么,但不知为何,原主就是暴毙在床了。
  书中没写原因,原主死得不明不白,甚至称得上潦草,活脱脱一颗大反派的垫脚石。
  唐欢可不想死,也不想当垫脚石,他一个翻身滚下床,只想远离这位将来杀穿三界的煞星。
  就在这时,宛若听见他内心的呼唤,微不可查的叩门声响起,一道躬身黑影跃然于窗棂纸上。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