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修仙脑遇上反骨雌虫[虫族]——v戾野v
时间:2022-04-22 07:36:50

   题名:当修仙脑遇上反骨雌虫[虫族]
  作者:v戾野v
  归海凛 X 兰尼萨·约瑟夫
  1.非典型虫族文,雌虫会雄起
  2.攻不是虫族,是修仙人攻,猫形态就是个乖巧吃货偶尔放飞天性
  3.有副cp 雌虫x雌虫
  温文尔雅长发美人修仙脑攻x金发碧眼武力值max天生反骨雌虫受
  归海凛成功撑过九十九道雷劫,本以为离成神只差一步,但在登记名册之时才得知还需要去人间历练一番。
  在他被扔进时空漩涡之前,仙官告诉他,他的有缘人是一只金发碧眼的雌虫。
  金发碧眼他倒是见过,但是雌虫是什么?
  一睁眼他就变成了一只拥有圆溜溜杏色大眼的黑煤球,下一秒他就真的遇见了一个金发碧眼的美少年,这时候他想起了仙官说的后两个字。
  他现在只知道,凭着自己的这副小身板,可能救不了那位被推搡在地的有缘人了,正当想出手帮忙时,有缘人突然一个后空翻跳起来打趴了那些人。
  他震惊不已之时,美少年从地上捡起好不容易护住的食物,往他这边看了一眼,脸上的暴躁表情也换成了温和的样子,朝他走来的途中还喊他:“小吉,回家了。”
  原来他是他的猫。
  内容标签: 因缘邂逅 天作之合 穿越时空 星际
  搜索关键字:主角:归海凛,兰尼萨·约瑟夫 ┃ 配角:预收新文《论如何拯救我的爱人》,都耽小甜饼! ┃ 其它:预收求收藏!
  一句话简介:关于修仙脑和雌虫的恋爱小事
  立意:变强大之前你可能会遇到磨难,但只有跨过去才知道你最终的实力,而那时你甚至能改天换地。
 
 
第一章 
  “欸!兰尼萨,你怀里藏的什么东西?”一个深褐色头发的雌虫眼神略带嘲讽,神情挑衅地看着眼前另一只雌虫。
  他眼前这只雌虫长着一张任谁见了,都难以忘记的漂亮脸蛋,金色的发丝一绺一绺地缀在额头上,还有几缕掩在他半睁的眼睛前面。
  听见他的话之后,那双本该满是柔和碧绿色眼眸完全睁了开来,用满是不耐和烦躁的眼神看向他。那张出众的脸蛋再配上这略微不耐的神情,反倒给这只雌虫增添了几分难以驯服的野性。
  被叫做兰尼萨的金发雌虫只轻轻地看了一眼他,便当做没看到似的绕开他继续向前走去。
  至于他那明显充满恶意的询问,则是一点表示都没有。
  兰尼萨实在不想搭理眼前这个白痴,他可没对方这么闲,天天来找他的不痛快。
  他下午不仅要回去给新伙伴喂东西,还得去里涅店里帮忙呢。
  于是他面无表情的路过了挡住他的雌虫,还有他身后那几个同样闲得发慌看他热闹的雌虫。
  但没想到下一秒,这个雌虫居然恼羞成怒推了他一把。
  他身上的衣服还是昨天洗过之后刚补的,被他这么一推,兰尼萨整个人直接倒在了坑洼地上的泥坑里,衣服上满是泥点子。
  他紧捂着的口袋里的那几个小蛋糕也掉在了地上。
  这是他这几天在格林蛋糕店里帮忙拿到的报酬,原本松软还带着香气的小蛋糕四散在泥泞的路面上,松软的表皮上沾满了灰尘和泥点子。
  这下子兰尼萨的脾气是真的被挑起来了。
  这是他准备和小吉一起分享的食物,跟格林大叔要布包着的时候还被对方调侃了好久,自己都忍下了就是想完整地带回去。
  他撑着地慢慢坐起身,将身边的小蛋糕往自己怀里揽了揽,刚想去抓一个滚得远一点的蛋糕。
  没想到手刚伸过去,突然就有一只脚径直踩在了那块小蛋糕上,而且还嫌不够使劲儿似的,对方踩扁了蛋糕之后又碾了好几下,直到那只蛋糕变成了粉末。
  他收回了拿小蛋糕的手,不看也知道是谁——(小)布朗,村长雌君所生的雌虫,一贯在村里横行霸道惯了。
  布朗俯视着地上的兰尼萨,眼里的厌恶不断地增长,这张脸真是碍眼极了,每次见到都狠不得把它划烂。
  上次那位尊贵的雄虫来挑选雌侍时,居然看上了这只贱虫!
  真不知道像兰尼萨这样一点也不像雌虫的虫子,为什么会被殿下挑中?
  兰尼萨既没有能保护雄子的健硕体格,脸上也没有一点代表着雌虫的坚毅特质,反倒像极了那些两不像的亚雌。
  而且最令他气愤的是,这个低贱的雌虫居然从雄虫那儿又逃了回来,真是胆大妄为。
  布朗脚下的动作不停,脸上的笑意看起来恶意十足,“兰尼萨,你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这些精致的小蛋糕凭你这穷酸样儿怎么可能买得起,是不是你偷的?果然是只天生的贱虫,居然偷东西?”
  这话说的足够大声,附近跟着他的其他雌虫脸上也露出一副了然于心的表情,眼里满是轻蔑,还不时出声讥讽几句。
  “果然是没有教养的孤儿雌虫,德行居然如此卑劣!”
  “真不懂为什么村长在他逃回来的时候没有处决他,这样的雌虫是我们整个村子的耻辱!”
  “卑劣的雌虫才会去偷东西呢?即便那张脸长得再漂亮,也不会有雄虫愿意收他做雌侍,哦不对,他这样的出身,应该只能当雌奴才对哈哈哈……”
  “哈哈哈,我赞成瑞文的看法哈哈哈……”
  此刻这群忙着挖苦的雌虫,都还没注意兰尼萨的变化。
  “喵……”归海凛看着眼前的闹剧,其实脑子里还没反应过来这是哪里,上一秒他还在飞升殿外等着将自己的名字记录在册,下一秒却突然出现在了这里。
  他这数百年如一日的勤奋修炼为的就是飞升成神,况且他都已经撑过了飞升前最后的那九十九道雷劫,他伤得不深,但到现在他的神识海都有些损伤。
  原本雷劫过去之后,他就该躺在自己的洞府里体验真正的神仙日子才对。
  但登记名册的仙官却说他还需要历练一番,才能真正成神,然后从手边的一册书简里随手抽出来一张,嘱咐了他一句:“你这次历练的对象是个金发碧眼的雌虫。”
  还没等他提出什么是雌虫的疑问,他就被仙官随手推进了时空乱流中,再睁眼他就已经到了这个世界,还变成了一只黑猫。
  他确确实实变成了一只猫,这是他刚才走到附近的水坑里看了整整一刻钟才接受的事实,而且附近走过的人,同他所在的世界也大有不同。
  这些人,他们既不是黑色的头发也不是统一的长袍服饰,全是短款的不知什么材料缝制的衣物。
  他盯着水坑里的那只黑猫,和倒影中的自己大眼瞪小眼。
  刚才他已经试着调动过自己的灵力了,却发现被下了禁制,现在的修为只有筑基期水平。
  他对历练下禁制没有异议,但还有些最重要的问题困扰着他,这是哪里?他应该去哪儿找自己的历练对象?还有仙官最后说的那个雌虫又是什么东西?
  难不成真的是之前在人界修炼时随处可见的虫子不成?
  正当他思索着这些问题时,听到动静转头一看就发现,疑似他的历练对象的那只金发碧眼的雌虫,正被几个少年合起伙来欺负呢。
  听着那些少年口中的污言秽语,他平素算是温和的性子此时也难免有些气愤,于是他便想动用灵力来帮有缘人的忙,但一动用灵力,他的神识海就开始刺痛。
  不过有缘人好像也不需要他的帮忙,因为下一秒他那原本还在地上的有缘人,从地上跳了起来,挥拳冲向了那几个少年。
  归海凛此时的一双大眼里只有兰尼萨那称得上矫捷且迅速的动作了。
  只见有缘人冲上前去,先给了那些满嘴嘲讽的人一人一勾拳,然后又马上用起了腿,几招过去,那几个小喽啰就全被打倒在地了。
  剩下那个带头欺负的少年,倒是同他有来有回的过了那么几招。
  只可惜有缘人的拳头太有力,脚上功夫太活泛,也成功将那人打趴在地,脸朝下的扑在了泥水坑里。
  兰尼萨看着地上那些被他几下就打倒在地的白痴,总算是又清楚了一件事,忍白痴这件事只会让白痴更加地猖狂,本来还想着刚逃回来不要太张扬,以免村长真的将他处死。
  但现在看来这个村子是真的没法呆下去了。
  他盯着眼前在地上扭动着身体的布朗,走过去踩住他的腿,用了些力道,听见脚下人的痛呼声,心情明媚了不少,才冷着嗓子说了第一句话:“刚才你不是还挺快乐的吗?怎么现在不笑了?”
  布朗就算被人踩在脚下,还是难掩本性,即便腿上的疼痛时刻提醒着他现在的处境,但他还是执拗地从嘴里吼出不变的话语:“当然……嗯……快乐了,这次雄父应该不会再包庇你了,你个贱虫,你应该去死才对,哈哈哈哈!”
  兰尼萨活了十几年,这种话早就听得不耐烦了,于是又狠狠踢了布朗一脚泄愤。
  看着地上七倒八歪的几个雌虫,他冷哼一声,走之前还不忘留下句话:“有本事就杀了我,让我看看我和你们这些白痴雌虫,到底谁能活到最后。”
  归海凛一直在旁边围观,看到有缘人要离开的脚步这才大梦初醒,记起来自己的历练任务。
  刚想出声喊住兰尼萨,却没想到发出了几声尖利的“喵……喵喵……喵……”声,哦对,他现在不是人形,只是一只黑猫。
  本来还在发愁怎么靠近有缘人的归海凛,下一秒就看见,自己的有缘人满眼惊喜地朝自己走了过来。
  正当他疑惑这是怎么回事时,有缘人已经快步走来,将他从地上抱了起来。
  他从布包里探出头来,想搞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却见刚才还满脸冰冷语气暴躁的有缘人。现在正眼带温柔地看着他,看到他抬头,还露了一个笑容。
  美人开怀足以让他暂时炫目迷神一会儿了,更别提有缘人还边摸他脑袋边说:“小吉,我们回家吧,这些小蛋糕可是我攒了好几天的报酬呢,原本就是想拿回来给你吃的。没想到又遇到了那几个白痴,啧。”
  提到先前那几个欺辱他的少年,有缘人的语气立刻变得不耐了起来。
  好在下一秒他又恢复了刚才的温和语气,“既然这里容不下我,那就离开吧,反正这些年我天天帮工也攒了不少星币,绝对够我们去下一个安静点儿的地方了。你说对吗?小吉。”
  归海凛此刻只觉得有缘人说得对,留在这里要是每天都有这些人找麻烦的话,不如直接离开,于是也状似答应地回了一声“喵喵……喵”,你说得对。
  兰尼萨看着自己怀里那只可爱的小猫咪煞有介事回应他的样子,只觉得太可爱了。
  于是果断地低头往小猫的额头上蹭了过去,使劲儿蹭的时候,他倒是没忽略刚碰到那一下子,小吉的身体好像僵硬了那么几秒。
  但想起来这只猫之前也不怎么乖巧,于是就选择性忽略了这点怪异,毕竟跟猫猫蹭蹭实在太舒服了。
  归海凛被兰尼萨抵着额头蹭的时候,脑子里的那根弦先断了那么几秒。
  他从小就被父母送到山里跟随师父修炼,这期间从没有人近过他的身,即便是之后那几百年修炼也是同样,他早就习惯一个人了。
  有缘人这样突然的亲近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即便他现在是只猫,可该有的感觉他都有,兰尼萨在蹭他额头的时候,过长的金色发丝也同他的猫须碰在一起,这下触感可更加真实了。
  于是归海凛就这样保持着半呆滞的状态,一路和兰尼萨回了家,如果这个地方真的能叫家的话。
  归海凛看着自己眼前这座,不知道由什么材料搭建的屋子,哦不,这在他看来应该只能叫棚。
  因为它四处漏风,甚至地基处的几根柱子都已经脱离地面,大概有五六寸的距离了。门口挂着的门帘也极薄,整个房屋身体上的孔洞和裂隙也不在少数,怕是冬天寒冷时节根本挡不住什么。
  他微微转头看了看有缘人那冻的发紫的手指,算是明白这人的冬季是如何度过的了,到现在他也算是明白自己的这番历练到底是指什么了。
  大概是帮这位可怜的有缘人过一过真正的人该过的日子。
 
 
第二章 
  归海凛原本以为房子从外面看起来摇摇欲坠,里面也差不多。但进入屋内之后,才发现房间内部还算干净,一看就是经常打扫的样子。
  只是不断从屋外吹进的冷风还是提醒了他,所以他忍着神识海中的刺痛,偷偷地用灵力在周围裹了一层防护罩,堵住了透过孔洞和裂隙不断往屋里吹的冷风。
  兰尼萨将他放进了床脚的一团垫子里,他感受着身下柔软的触感,视线掠过对方的单薄被子,这垫子或许是这间屋子里最柔软温暖的东西了。
  他缩着身子,整只猫都安安静静地趴在垫子上,看着眼前的兰尼萨将小蛋糕上的泥点子一点点掰掉。对方确认完真的没有脏东西后,把那块蛋糕放到了他面前。
  有缘人好像真的很喜欢猫,归海凛边小口咬着面前的食物边思索着兰尼萨的所有举动。
  既然这样占了先机,那他的历练应该不难完成。兰尼萨喂给他的食物味道也不错,香甜可口还很软和。
  兰尼萨看着面前乖乖吃着小蛋糕的黑猫,忍不住用手摸了上去,一边摸脑袋,一边温和地说:“小吉你今天好乖啊,昨天还因为我不让你跑去外面咬了我一口呢。”
  提到这儿的时候,他把上身的那件已经脏的不行的外套脱了下来,露出了底下的短衫,沾了些灰尘的胳膊露在外面,那上面还真有抓痕和咬痕,看形状,确实是被猫咬出来的。
  归海凛看着那些抓痕,先反省起了自己除了“乖巧”这一点之外,有没有其他可能在有缘人面前露馅的点。
  虽然这个世界他还不了解,但一只猫能变成人还拥有灵力,在这个世界应该也是很少见的吧。
  当然兰尼萨此刻是不知道他的担忧的,于是接着撸着自家猫柔顺的毛发,“真是越来越听话了。”
  看他很快吃完小蛋糕,又把另一块放在了归海凛的面前,掰碎了喂他说:“多吃点,明天就得离开这儿,以后跟着我可能就没法吃这么好的东西了。”
  归海凛将神识覆盖了整个村子,刺痛感依旧强烈。
  他一直在利用神识追踪那个带头欺负兰尼萨的少年,发现他带着一身伤回去的时候,看起来像是他父亲的中年男子,在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之后,正满脸怒气地带着村里的其他人朝兰尼萨屋子的方向而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