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咸鱼(重生 修真)——诗槐
时间:2022-03-19 08:28:02

   伪装咸鱼
  作者:诗槐
  文案:
  沈不渡是第一大派天涯沧海门掌门人,是传说中的天榜第一高手,是修真界当之无愧的顶尖大佬。
  结果某天,他被自己的亲传徒弟、知己好友、竹马师弟联手搞死了。
  沈不渡:好家伙,老子自诩修真界交际一枝花,原来人缘这么差??
  死而复生,沈大佬颇为心灰意冷,躺在路边准备当一条等死的咸鱼,结果被一个热心肠的小门派救了回去。
  小门派把他当成身残体弱又无家可归的小可怜,心中涌起无限同情怜悯,纷纷把他照顾的无微不至。
  直到某天,隔壁恶霸门派来收保护费,小门派个个泪眼汪汪瑟瑟发抖,却见那位无助可怜的病美男冷着脸走上前,轻飘飘抬了抬手指,“轰”的一声把恶霸门派的整座山头给掀了。
  小门派:=口=!?
  ——
  世人都说沈不渡的大徒弟谢见欢城府深沉,薄情寡义,处事狠绝,必是个狼子野心之徒,有朝一日恐怕会欺师灭祖、犯上作乱。
  沈不渡本来也快要相信了。
  直到后来,他被自己的好徒弟钳着腰扣在角落,低头在耳垂上落下烫吻,哑着声音告诉他:“师父,你好软。”
  他才终于一脸悲愤的明白,这“犯上作乱”究竟是怎么个犯法。
  ——
  cp:谢见欢x沈不渡
  我流修真,私设如山,感谢点阅~
  ——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仙侠修真,重生,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不渡,谢见欢|配角:凤策,姬明月,方少钧,路丹绪|其它:
  一句话简介:奈何实力不允许
  立意:奋发向上,自强不息,用双手拼搏美好明天
 
 
第1章 大佬重生了
  墨色笼罩天空,大雪覆盖地面。远处金红灯火明灭璀璨,似乎隐隐还能听到欢声笑语;高崖之上却是寒风呼啸,鹅毛般的雪花打的人几乎睁不开眼睛。
  “铿——”
  浓墨般的夜色中雪白剑光骤然亮起,沈不渡侧身避过一剑,待看清那暗影中的面容时心神猛的一震:“你——”
  那人不答,满载着杀意的剑光再次袭来!
  “噗呲”一声比落雪还细微的声音,剑尖刺入皮肉,鲜血随长刃喷涌而出,一滴一滴落在雪地上,艳丽的如同一盏燃烧着的莲花灯。
  “师父。”那人握着剑柄的手修长有力,冰冷苍白的没有一丝温度,“……对不起。”
  ——
  正午,烈日当头。
  滚烫的光线把土褐色的大地烤的近乎冒烟,附近有方干了一半的水塘,几只蛤|蟆躲在枯荷下面有气无力的叫着,应和着远处树上隐隐约约的蝉声。
  沈不渡一动不动的躺在路边,盯着天边慢腾腾飞过的一只秃毛鸟,许久后终于确认了一件事——
  他死而复生了。
  沈不渡,修真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顶级大佬,身上拥有无数闪瞎人眼的光环和传奇色彩:十六岁一战成名,锋芒毕露;二十岁继任天涯沧海门掌门,轰动全界;二十五岁率领修真各派击退鬼族,被推奉为仙首;二十六登顶风云榜第一,成为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高手——
  煊赫至极,风头无两,其在修真界中的声名和地位,再无第二个人可与之比肩。
  然而这些都没有意义了,因为在二十八岁那年的元夕节,他死了。
  被自己悉心教导的大徒弟、从小一起长大的弟弟以及互引为知己的好友联手搞死了。
  隔了一世,那些风流繁华、热闹鼎沸都如潮水退去,渐渐变的模糊苍白,只有某些片段鲜明如初,深深烙在脑海里,片刻不停的来回放映着——暗夜里劈面而来的雪亮剑光、崖顶呼啸席卷的狂风暴雪、散发着猩红颜色的古老杀阵、狰狞扭曲到陌生难辨的面容……
  或许天气实在太热,沈不渡突然觉的有些胸闷气短。他轻轻叹了口气,重新闭上了眼睛,继续当一条躺在路边的、马上就要被烤成干的咸鱼。
  刚恢复意识时,沈不渡就意识到这不是自己的身体。这具身体的主人是新死,尸体尚且热乎着,他这条游魂不知怎地回事,稀里糊涂的就占了人家的壳子。
  若是其他人,正逢鼎盛时陨落,又意外获得重生的机遇,恐怕要惊喜至极,恨不得立刻东山再起、报仇雪恨,将所有背叛自己的人全部踩在脚下,来一场轰轰烈烈的复仇之战。
  但沈不渡没这个打算。
  他只觉得好没意思。
  总有人说沈不渡是全天下站的最高的人,说他什么东西都得到了——修为、地位、名声、财富、际遇……样样都是极致,样样都到了别人穷极一生也无法抵达的地步。他也曾觉得自己一辈子活的还算不错,却从没想过最后会落得个这般结局。
  人心难辨,人心易变。
  还是说,一个人得到什么,就必须要失去另一些东西来等价交换?
  身体异常疲惫,呼吸愈发困难,喉咙干涩疼痛的像要冒烟。这具身体属于一个普通人,未筑灵基,未结灵丹,身上似乎还有一些旧伤,又在大太阳下炙烤许久,眼见就要有气出没气进了。
  不过……这样也好。
  沈不渡想。
  反正他也没什么重活一次的兴致,不如早点断气,也好让这位兄台入土为安,两相欢喜。
  这么一想,他便更坦然的放松了身心,双手规规矩矩的交叉于腹,全心全意的投入到了等死中。
  ——
  “宋叔,他还要多久才能醒?”
  “这位公子已经昏睡了三天,但用药后伤势已有好转,我估摸着今天差不多就该醒了。”
  “星宇哥哥,这个大哥哥长的好好看,睫毛好长喔。”
  “嘶……三宝你别碰,当心惊扰了人家——”
  沈不渡已经被惊扰了。
  他只觉得耳旁一直有人在窃窃私语,聒噪的很,睫毛也被摸来撩去,痒的难受,于是干脆睁开了眼睛。
  眼前的三个脑袋齐齐被惊的往后一仰,随即脸上漾出浓浓的喜悦,异口同声道:
  “你醒啦!”
  沈不渡神色不动,一个呼吸间已经迅速将眼前三个陌生人过了一遍:
  年纪最大的男子身上有草药的清苦香,指缝里残存着植物绿色的汁液,见自己睁眼后第一时间伸手想替他把脉,应该是个医师;
  十四五岁的半大少年神态略显紧张,然面色红润,眼眸清亮,精神气很足,虎口有薄茧,看得出是个常年练武的;
  趴在自己枕边的小孩看上去只有四五岁,但口齿清晰,神情灵动,眼神里有不同于这个年龄段孩子的清明聪慧,要么是富豪之家从小用天材地宝养起来的,要么——这小孩不是人。
  三人完全不知道一个照面间自己已经被看透了,他们只顾着为眼前青年的苏醒而欣喜。宋易凡收回手,松了一口气笑道:“醒了就好!怎么样,你身上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肚子饿不饿?想吃东西吗?”
  他一口气问了好几个问题,语气里的关切却并不作假。虽然活下来并不是沈不渡的本意,但以他的教养和性格,绝不会不分好歹的向对自己散发善意的人发脾气。于是他微微笑了笑,低声道了句:“我没事。是你们救了我吧?多谢。”
  宋易凡连连摆手,听出他嗓音有些哑,便让那少年去给他端杯水来。少年立刻麻利的去了,回来时发现沈不渡已经从床上坐起来,静静的盯着他看,顿时有点手脚无措,差点把杯里的水洒出来,微红着脸把水递过去,紧张道:“请、请用。”
  沈不渡接过水道谢,垂下目光不再看他,少年这才不那么紧绷了,手指捏着衣角,悄悄松了口气。
  比起少年面对陌生人的内敛害羞,旁边的小童反而要活泼大胆的多。他用短胖白嫩的手指挨个指着三个人,软声软气的介绍道:“我叫阮软,小名三宝,今年四岁啦。这个是李星宇哥哥,这个是宋易凡叔叔。我们在水塘边发现了昏倒的你,就把你带回来啦。”
  宋易凡温和补充道:“我是个蹩脚大夫,见你身上有些伤,脉象亦十分虚浮,便给你用了些药。如今醒了便好了,公子可方便告知你的名姓,家在何处?待你休息好了,我们便送你回去。”
  眼前这个年轻人,虽一身狼狈的昏倒在路边,身上的衣物却做工精致,周身更有一股沉稳从容的气质,想必出身不俗,故宋易凡以“公子”相称。
  沈不渡指尖摩挲着茶杯,正思索着编排个什么身份好,突听那叫阮软的孩子出声道:“沈……渡。”
  沈不渡微微挑眉,立刻垂眸看去,却发现阮软小手拿着自己腰间挂着的一枚玉佩,正在念上面刻着的字:“这个哥哥叫沈渡唉。”
  这具身体的主人,竟然叫沈渡?
  真是……太巧了。
  沈不渡惊讶的是这个名字与自己只有一字之差,宋易凡和李星宇对视一眼,惊讶的却是另一件事。
  “沈渡?”宋易凡看着沈不渡,试探问,“是平原沈家的那位沈渡吗?”
  “那位沈渡是哪位沈渡啊?”阮软眨巴着一双好奇的眼睛,恰巧把沈不渡心底的话给问了出来。
  李星宇说:“平原郡沈家是咱们这赫赫有名的修真世家。家主沈阔有七个儿子,大都十分有修行天赋,只有庶出的五公子,天生灵脉不通,于修行一途无缘,很多人都说——”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下意识看了沈不渡一眼,神情有些局促和尴尬。沈不渡一听就明白了,后面的话大概不好听,估计是“废物”“废柴”一类的词。
  这具身体的确灵脉不通,先天有损,身上又有沈氏玉佩,想必就是那位传闻中的废柴公子没错了。沈不渡于是顺势应下了这个身份:“我的确是沈家的沈渡,遇到些意外受了伤,还要多谢诸位施以援手。”
  他说着,拱手向几人行了一礼。
  他虽未明确解释遇到了什么意外,但在场三人一听,却不约而同的冒出了一个想法。
  平原郡离这里远的很,好端端一个大户公子,为何会无缘无故跑到这荒郊野岭来?沈家是修真大家,听说向来注重族中弟子天赋修行,这位沈公子不仅完全不能修仙,而且是个庶出,定是遭到了亲爹的嫌弃和兄弟的排挤,被家族驱逐出来的!
  一位世家大族的公子,却从小爹不疼娘不爱,备受旁人的白眼欺凌,最终沦落到被逐出家族,以至于缺食少水,倒在路边,奄奄一息,甚至还比不上池塘里那几只蛤|蟆水灵!
  可他自己却完全不卖惨,倔强的将真实原因隐藏起来,甚至还保持着一派从容淡然、温和有礼的风度,对他们强颜欢笑!
  不能修仙又如何?这样一位坚韧不屈、傲骨铮铮的男儿,精神难道不足以感天动地吗?!
  三人心脏一抽,呼吸一滞,纷纷将目光投向沈不渡,眼中晶莹闪动,泛滥着敬佩、同情、怜惜以及慈爱的光辉。
  沈不渡:“……”
  等等,你们都脑补了些什么?
  *
 
 
第2章 天涯沧海门的沈掌门,三个多月前…去世了。
  “沈公子,你不要难过!”李星宇换位思考了一下,觉得心中无比难受,这会儿也顾不上害羞了,坚定的望着沈不渡的眼睛大声说,“不能修仙也没什么,我觉得像沈公子这样的人物,在其他领域也定会有所作为的!”
  “没错!沈家实在太可恶了,居然连自己的亲生孩子都不要!”宋易凡咬牙切齿,伸手拍了拍沈不渡的肩膀,“没关系,如果你没地方去,完全可以留在我们这里!”
  阮软也在一边用力点着小脑袋:“你放心,我们都是好人!一定不会欺负你的!”
  沈不渡:“……”
  谢谢,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你们真的好热情。
  眼见这几人眼中的慈爱怜惜马上要化作实质淌出来了,沈不渡不动声色的移了一下话题:“冒昧问一下。这里是……?”
  “这里是野云山一带。”宋易凡回答他,“我们几个是真善宗弟子,你现在在我们门派里。”
  真善宗?
  沈不渡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有些纳罕。
  奇了怪了,他竟从未听说过这门派的名字。难道是新立的不成?
  可野云山……上灵界也没有这片区域啊。
  还有那“赫赫有名的平原沈家”,他怎么不知道?
  沈不渡意识到了不对劲,问:“这里不是上灵界?”
  此言一出,三人都愣了,用一种“你是不是病糊涂了”的眼神看他:“怎么可能?这里是北荒啊!”
  沈不渡一怔,眼中第一次露出意外之色。
  天下人皆知,当今修真界,共划分为三个版图:最南为“上灵界”,灵气丰沛,水秀山明,更有无数天材地宝,天涯沧海门、无量山庄、万衍宗、皇极宫等数一数二的门派势力皆建派于此,是天下所有修士神往不已的繁华胜地、权力中心;再往北是“靖平界”,占地面积最广,居住人口最多,虽不像上灵界那般繁荣,却也和平安定,物资丰富,人人丰衣足食,安土重迁;而最靠北的位置,就是“北荒界”了。
  北荒界,又被称为“流放之地”——听名字便知不是个好地方,事实上也正是如此。北荒界地广人稀,且活动在这片范围的,大部分都不是什么好人——有的是恶贯满盈的罪犯,从上灵界或靖平界被驱逐出来的;有的是为了躲避仇家或杀手,主动躲来避难的;还有的是在其他地方混不下去,跑到这儿来占地搭寨称大王的……鱼龙混杂,什么货色都有,但总归大都不是善茬。
  沈不渡万万没想到,自己死后又活过来,竟到了从未涉足过的万里之外的北荒!
  宋易凡没往心里去,只觉他是病糊涂了:“你都躺了两天了,不如起来吃点东西吧?这么久没进食,也该饿了。”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