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魔尊的徒弟怎么可能是正道之光(修真)——丹青落
时间:2022-03-12 07:57:34

   我魔尊的徒弟怎么可能是正道之光作者: 丹青落
  简介:
  要徒弟吗?正道之光那种
  魔宗宗主云谏成功在修仙界第一宗门混到了仙尊之位,万人尊崇。
  云谏笑笑:不过如此
  *
  无聊之余,他随手捡了一个小徒弟来玩。
  小徒弟身世凄惨过往惨痛,天生红眸饱受欺辱,一看就是修魔的好苗子。
  *
  云谏披着风光霁月的仙尊马甲开始养成徒弟,贪嗔痴恨爱恶欲轮番试探,催生心魔的产生。
  云谏拿着天才地宝功法仙器勾引:你想要的,都可以是你的。
  子晹惊慌转身:我不是我没有
  *
  云谏在子晹耳边低声蛊惑:根骨毁筋脉断,你怨不怨,想不想报仇?
  子晹突然捂着耳朵跳开,一溜烟没了人影。
  *
  云谏拉着子晹感受强大的力量。
  子晹全身僵硬全程一声不吭。
  ……
  云谏暴怒:这都不为所动,简直就是正道的希望!
  转身马甲与徒弟齐抛。
  *
  待回到魔宗却发现徒弟早早在门口等着他。
  子晹轻笑着将他禁锢在怀中,“师尊你勾引我蛊惑我不就是为了如此吗。”
  云谏:?好像是好像又不是。
  但为什么全修仙界都在说我始乱终弃?
  *
  “贪嗔痴恨爱恶欲,我只占了一个。”子晹抚上云谏的唇,得寸进尺的道,“全部占了师尊一个。”
  *
  撩而不自知蛇蝎美人受x克制偏执年下攻
  1v1 HE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天作之合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云谏、魏子晹(yì) ┃ 配角:于商重、阿俞 ┃ 其它:双向救赎师徒年下yyds
  一句话简介:要徒弟吗?正道之光那种
  立意:没有什么苦难会一直下去,身陷泥泞的,总有人会将你拉出这绝境,黑暗中独行的,总会有人将阳光带到你身边
 
 
第一章 
  血红的月光森森笼罩着整片荒泱秘境,蔓延着令人不安的气息。四周渐渐一片死寂,没有风声,没有蝉鸣,静得时间仿佛也停止了流动。只有带着颤栗的呼吸,和压抑到极致的啜泣。
  忽然 ,树影动了。
  一名女弟子难以抑制地尖叫出声,惊飞四下的乌鸦。
  “不、不是他们么……”
  “那是谁呢——”
  女弟子耳边出现一道温柔而又靡丽的轻喃,却寒意附骨让人头皮发麻。女弟子僵硬地转过脑袋,正对上一具银色的恶鬼面具,面具下那不点而朱的唇微微扬起,像极了带着致命诱惑的罂粟。
  她只感觉脖颈一凉,一股温热的液体缓缓渗出,而她身后的几个黑衣人如同影子附上其他弟子,一息之间皆倒下了。
  “就剩你了。”
  来者带着笑意轻飘飘的道,那语气仿佛在交谈今晚的月色。
  自己门下的弟子竟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悄无声息的死去,清风派长老脸色大变。他看着那人,红衣墨发,银白的恶鬼面具泛着森冷的寒光,手中的剑魔气萦绕,宛如地狱罗刹。
  “魔宗!”
  男子轻笑,四周的黑衣人单膝跪,无声地恭迎他们的尊上。
  “百年未见,看来还认得本尊。”
  ……
  “怎么样!有消息了吗?”
  “报告掌门,秘境打开了!各门派弟子皆传来消息,受到魔宗袭击,受伤惨重。清风派众多弟子命牌已碎!”
  “狂妄!”一白胡子老者拍桌而起,“魔宗这是准备要同整个修仙界为敌吗!”
  为首的掌门神色一凛,道:“无妄宗弟子随我前去!”
  随即便召出自己的本命法剑带着无妄宗弟子御剑而去,穿过一个干云蔽日的巨石阵,而一旁的石碑,鲜红的大字庄重肃杀——
  荒泱秘境
  秘境五年一开启,各门各派甚至是世家、皇室都会派弟子前来历练寻找机缘。各宗门万万没想到百年未出世的魔宗竟在百家的眼皮底下混入了秘境。
  一进入秘境,众人便被如血的月色吓了一跳,他们全力赶往清风派弟子历练的地方。远远的便看见一道人影,血色红衣。
  “你看,他们来了。”男人笑道,那语气好似同挚友闲谈,而长老浑身浴血,睁大了双眼,张口欲言。
  “对了,你们修仙界不是都很想知道我是谁么。”男子忽然道。
  长老微愣,一股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他猛地抬头,目眦尽裂。
  那人缓缓摘下面具,在手中瞬间化作银粉消散。男子面具下的容颜俊美得摄人心魂,脸部的线条十分柔和,嘴角带着三分笑意,眼睛系着白绸,仿佛带着仙气,与修仙界相传的魔尊之容相差甚远。
  “嘘——”云谏对长老的反应满意极了,一开口那股仙气便多了几分邪性,他笑道,“好戏要开场了。可惜你看不见,但也不全是坏事。”
  长老的一颗心坠入了深渊,他眼睁睁看着男子转身走向前来支援的众人。
  月色暗暗,血月即将过去,一道流云飘过,仿佛擦尽了污浊,皎洁的月光又落回大地,而他们面前的男子那袭张扬的红衣褪去,跟随着月光变回了衣袂翻飞的白衣,宛若仙人踏月而来。
  “云道仙尊?”众修士惊喜。
  云道仙尊本是一居无定所的云游散修,修为堪堪结丹算不上顶尖,同无妄宗掌门至交,便在无妄宗挂了个名做客卿长老,可修仙界各大掌门宗主见了皆尊称一声仙尊。
  无他,只因有着一身起死人肉白骨,魔宗之毒也无可奈何的医术。
  云谏微微颔首,继而对掌门解释道,“云某追踪毒物至此,赶到为时已晚,哪怕用了续命丹,清风派长老也怕是……”
  众人一听赶忙前去查看清风派的情况,门下弟子毫无例外一剑封喉,唯有长老还剩着最后一口气。长老瞪大了眼睛看向跟在人群后的云谏,张口却只能发出微弱的几个字,“魔……魔宗……他……”
  云谏勾了勾唇,转身离开,而无一人阻拦。
  长老瞬间明白了,顿时呕出了一口血,没了生息。
  百家掘地三尺寻找的魔尊,就在众人眼底翩然离去。而清风派长老的遗骸在众目睽睽之下忽然生出一条巨大的毒滕,又造成了不少伤亡。在不远处的惨叫声中,一条黑色小蛇光明正大的从云谏袖口游出,云谏点了点小蛇的脑袋,感慨道,“哎,真扫兴。果然到了关键指认凶手的时候总会断气,话本诚不欺我。”
  对于云谏的吐槽,玄英可不敢苟同。
  不是只要云谏想,清风派的长老就永远说不出口吗?
  云谏被看穿了也不恼,弹了弹小蛇的脑洞脑袋,继续往秘境深出走去。
  突然空气中出现了一阵夹裹阴暗戾气的灵力波动。
  云谏顿住脚步,细细感受了一番,好奇,“修仙界还有此等邪术?”
  阴暗的灵力波动让小蛇直觉得感到不安,它警惕的变化的身形,足足有三十多尺,将云谏紧紧缠住。
  “我知道好奇心害死猫。”云谏扯下被玄英叼住的衣袖,悠悠说道。玄英瞪大的眼睛,以为自家主人终于要做一回人了,满意地变回原型。
  可哪知云谏只是无所谓笑笑,继续往前走,“可我没有猫啊。”
  玄英:???
  呵,人类。
  云谏一路向南,跟随着灵气波动,穿过一个山岩密道,后面竟是一个洞天。
  “四面聚阴。好地方。”
  云谏虽然看不见,但是很明显能感受到洞天的正下方有一道巨大的阵法,蔓延着血色的阴暗气息,而阵眼处,云谏还明显感觉到一道微弱的生命气息。
  而且……还是个小崽子?
  那小孩悬浮在半空中,被巨大的血红的铁索捆绑着,血液滴落在阵法中,向四周漫开。在只有微弱光线的洞天中,显得寂静诡异,而阴气腐蚀着小孩的身体,侵蚀着魂魄,每一道阴气进入体内都带着冲天的戾气。
  好家伙,活人祭?
  魔宗都不玩这个,害人又害己。
  唯一让玄英感到欣慰的是,这个好奇心害死蛇的主人还知道静观其变怎么写。
  云谏从未见过这种阵法,一时半会也不清楚这到底是做什么的,但是看起来很厉害就对了。
  不一会,洞天一暗处突然闪出了两个人影,一身黑袍,黑袍上还有特殊的图文,泛着灵力波动。
  云谏感受着那灵力波动出异常熟悉的图文,只感觉一阵语塞。
  魔宗,背锅,专业的。
  两个黑袍人嘀嘀咕咕不知道念叨着什么古咒,突然一阵地动山摇,空气中的阴气开始躁动、聚集,大有吞天之势。
  “以阴养鬼?”
  洞天中出现了第三个人的身音,两个黑袍人都吓了一跳,四处张望,一道红色的身影从天而将,而他的四周瞬间蔓延、盛开殷红妖艳的花朵,一片红海铺天盖地而来,所过之处,整个洞天都被湮没……
  它吞噬着四周一切,岩石、铁索、甚至是阴气,像极了火焰,染红了半边天,张扬又邪魅。
  ……鬼擎火地狱花。
  相传此花生长在通往幽冥界的入口,美则美矣,却带着黄泉死气,一旦沾染上就会寄生于宿主的血肉之中。
  两个黑袍人警惕地看向云谏。
  玄英趴在洞天的一处峭壁上看着,很好,魔尊包袱千斤重的主人又get到了一种新的出场方式。
  黑袍人不知云谏的身份,不敢轻举妄动,只是沉默的站在原地,同云谏对峙着。
  双方都沉默着,但地狱花还在生长,它攀上了铁索,腐蚀、扎根,它们无孔不入。花根逐渐靠近两个黑袍人,想缠绕他的身体,想扎根他的血肉,那两人面色微变,连忙的手起刀落,咬着牙硬生生剜下了那块肉,四溅的鲜血滋养了附近的花,显得更加红艳。
  “二位多年修为不易,怎么如此不珍惜。”云谏突然笑了笑,开口道,“我魔宗目前可没有招揽——鬼修。”
  云谏朱唇轻吐出那两个字,两名黑袍人应声而动,以极快的速度靠近云谏。风撩开了黑衣人身上的袍子,里面全身浓郁聚集的阴气。能在大白天出现还能凝聚起阴气化作实体,想来还是有两把刷子。
  其中一鬼修抬手便试图用阴气攻击云谏。寻常修士若是沾染上大量阴气,灵力便无法流畅运转。
  但云谏只是轻笑一声,抬手直接抓住那阴气,地狱花的藤木从云谏袖中沿着白玉般的手腕往上攀爬,云谏手腕一翻,掌心便开出一簇鬼擎火,那鬼修毕生的修为竟还源源不断的被这朵花蚕食着。
  另一个鬼修见情况不对,作势想逃,但扭头便看见一条三十余尺的巨蛇悄无生息的对着他吐着信子。
  “玄、玄英!”
  玄英,贪浊化形。
  那鬼修见鬼似的看向云谏,“你、你到底是谁?”
  云谏轻笑,“死了这么久的老东西,说了你也不一定认识。不过你背后的那位大抵还是知道的。”
  鬼修顿时瞪大了双眼,还未来得及说什么,玄英便将其一口吞下。
  “咔擦”铁索发出最后一声倔强的轻响,一下子断成好几节。而被锁在半空中的那个小孩也掉了下来。稳稳的,落在了云谏的怀中。
  云谏摸了摸对方的脉,眉头微挑。
  难怪这小孩会被绑到这里来,这体质还真是……
  有缘呐。
  云谏抱着小孩正准备离开,突然阵法散发出暗色的光芒,将两人困住阵法中央。玄英见情况不对,连忙上前,却狠狠被阵法弹开。
  血液还在源源不断的从小孩伤口出流出,无法愈合。
  躺在地狱花从中被吞噬得只剩半边实体的鬼修突然桀桀笑了起来,用他最后的阴气注入了阵法之中。
  阵法瞬间光芒大盛。
  “这个阵法是做什么的?”云谏突然问道。
  “哈,老夫还当你个娃娃有多大能耐。”黑袍鬼修突然厉声大笑起来,“如今的修仙界……”
  云谏不想听炮灰的最后发言,地狱花花茎疯长,缠绕上黑袍鬼修的瞬间只剩下一个空落落的袍子。
  以血为祭的阵法还能有什么阵法?多数在上古大战时便被禁传毁灭,留下来的不过是残书断简。
  但哪怕是残书断简,上古阵法依旧有他的威力。云谏只感觉自己的神识被不断拉扯,侵蚀……
  整个荒泱秘境的灵力突然暴动,四周的阴气往这个阵法蜂拥而来,阵法中的地狱花瞬间被庞大的阴气滋养,膨胀,最后承受不住,炸开成为飘散的粉末,纷纷扬扬从空中飘落。
  云谏神识被扯得头痛欲裂,一咬牙召出魔剑,狠狠往阵眼一插。
  既然破不了阵,那便暴力毁阵!
  魔剑悬浮在空中,剑体散发着浓郁的魔气,吸收着四周的阴气,在到达极限之时,借助阴气往阵法中狠狠一划——
  洞天轰然崩塌。
 
 
第二章 
  阵法在脚下支离破碎。
  云谏突然感觉脑袋一阵刺痛,意识微沉,昏了过去。
  一块小石子掉落刮花了玄英乌黑的鳞甲,玄英心疼得两眼泪汪汪,用尾尖蹭了蹭,抬起头突然见主人状态不对,连忙将云谏圈起带着小孩飞速离开。
  这该死的好奇心!
  玄英不知道云谏要回哪里,只能带他回雾隐林的临时小竹屋。
  云谏昏昏沉沉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却依旧能够感觉到一路颠簸。
  他不清楚自己为何突然如此,神识一扫,突然被拉进入了一个意识海中,脑海中猛地出现了许多不属于自己的记忆碎片,零零散散。
  破碎的记忆如同走马灯一般在自己的眼前掠过,痛苦、绝望、不甘……这些情绪涌上云谏的心头,但仅仅只是一瞬,又渐渐淡出。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