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系美人如何咳血手册(修真)——危火
时间:2022-03-04 09:25:22

  少年炽热的体温穿过他薄薄的衣料,拂知一僵,手指慢慢收紧,银白的袍边被他抓出了褶皱。
  “起来。”
  “师尊让我靠一靠好不好,”少年声音疲惫沙哑,换了个姿势,幼兽一般蹭了蹭他,“就一会儿……”
  “那鬼王说的没错,我就是一个没人要的人,父亲亲手杀死出身卑微的母亲……我也脏的很,烂泥里找吃食……”
  鼻尖有淡淡的冷香,殷岭西一时间分不清楚自己是在博拂知的同情,还是真的想说一说那些黑暗的经历。
  过了片刻,他后背落了一只手,拂知轻轻的拍了拍他,放缓了声音——
  “没事的,都过去了,为师在。”
  殷岭西怔了怔,随即眼神一点点暗下去。
  他慢慢抬起手,反抱住拂知的腰,缓缓收紧。
  他母亲也说过这句话——
  后来,死了。
  他从来都不相信承诺。
  尤其,这个承诺里还有欢情蛊的分量。
  只有真正到手的东西才是自己的,比如人,比如至净骨,不管用什么手段。
  “师尊会一直都在么?”
  “是……嗯!”
  拂知被他骤然加大的力道勒的闷哼一声。
  他微微抬眉,这家伙又发什么狗疯?
  “你……”
  “师尊,”殷岭西忽道。
  “您心跳的好快。”
  他担忧的碰了碰拂知的手背,凑得极近,温热的吐息萦绕在拂知耳畔。
  “师尊很热么,要不要将外衣脱下来?”
  由于母蛊的亲近,子蛊释放出欢愉的毒素,让他身体极其渴求殷岭西的靠近
  剑尊招架不住,很快败下阵来。
  拂知呼吸一乱,冷淡的脸上隐约透出几分薄红。
  他缓了口气,忍着指尖的麻意,涩声道:“……为师不热,你先从为师身上起来。”
 
 
第5章 
  殷岭西点到即止,顺从地坐到一边。
  欢情蛊的影响越来越大了,拂知漫不经心地想。若是等到三月之期满,子蛊彻底成熟,他或许真的会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
  过了片刻,他看殷岭西调息地差不多了,就执剑起身:“走了。”
  “现在吗?但是强行破开锁囚玉,一不小心会被反伤,师尊不妨多等一等。”
  “不必。”
  再拖下去,时机就不太好把握了。
  拂知出了石洞,平静的看了一眼天空之上那一层淡绿色的囚笼。
  他右手并指,断尘剑铮然出鞘!
  剑尖毫不犹豫地直直冲向屏障,两相接触之下,银色的剑光瞬间大盛,照亮了半边夜色,不祥的血色生生被逼退了几分。
  锁囚玉重新显形,很快就发出清脆的脆裂声,随即陡然炸开!
  被封锁的这方天地重新窥见满月之色。
  几乎是同一时间,阿软道:“主人,反噬开始了,现在还不是最严重的时候,您赶紧回天衍宗!”
  拂知体内泛起尖锐的痛,脊梁骨像是被人碾碎了一般。
  他抵唇轻咳:放心,我算着时间,不会差太多。
  “走吧。”
  拂知带着殷岭西御剑朝天衍宗的方向疾驰而去,溪佑已经离开了自己的老巢,其余仍在历练的弟子安危问题倒不必担心。
  ***
  天衍宗山脚。
  六千石阶之上,屹立着巍巍主峰。
  此时天色仍然黯淡,但依稀可以看见薄薄的晨光。
  一道银色剑光倏地从天边落下。
  殷岭西有些不舍地松开拂知的腰,从断尘剑上下来,“师尊,我们就停在这里吗?为何不直接回苍梧峰?”
  当然是为了将这一次的反噬利用得彻彻底底。
  拂知虽然不知道这次的反噬是什么,但是并不妨碍他将这件事利用起来。
  让这恶意满满的狼知道些分寸。
  拂知经脉里的灵气将要干涸,若非断尘剑撑着,他现在怕是站都站不稳。
  “……你先走,为师还有些事情待会要去主峰。”
  脊梁骨里的碎骨之痛让他脸色白的透明,垂下的眼睫轻轻颤动。
  “在为师将这件事禀明之前,莫要让执法堂的人知晓你提前回来。”
  殷岭西重伤,他提前将他从新弟子试炼里带回来,这本是不合规矩的,但若是他非要护,自然不会有旁人多说什么。
  但眼下他身体这个情况,定然会昏迷一段时间,若是没有他护着,执法堂的人又不相信殷岭西那一队的人遭遇的鬼域之主,他这徒儿怕是免不了一顿责罚。
  殷岭西:“师尊是让我自己回去?”
  主峰距离苍梧峰仍有些距离,他重伤,虽还可以用灵力,但是自己回去实在是有点艰难。
  “嗯。”
  “师尊……”
  “回去。”
  殷岭西想讨乖的话被拂知打断。
  他眉峰微挑,应声:“是,师尊。”
  等到他的身影消失,拂知才松了一口气似的,抬头望向主峰。
  体内的灵力已经不足以支撑他再御剑飞行,反噬的痛感几乎要将他吞噬。
  出来的着急,传音灵玉没有带出来,若是想让师兄他们知晓他现在的情况,他就要一步步爬上这主峰。
  阿软:“主人……您真的想自己走上去?”
  主峰山脚下的台阶有微弱的压力禁止,是为了防止普通人误入这里,原本对修士的影响不大,但是对于现在的拂知来说,这微弱的压力禁制,宛如沉沉压在脊背之上的山岳。
  拂知:当然不是,你且看好。
  银白长袍的剑尊,不紧不慢的迈过台阶走向主峰,右手持剑负于身后,恍如闲庭漫步林间的仙人,看不出丝毫异样。
  藏于暗处的殷岭西静静的观察一阵,心里的疑惑更甚。
  按理来说,欢情蛊现在已经渐渐深入,他这师尊会越来越在乎他,怎么会让他在受伤的情况下一个人回去?
  难道中间出了什么岔子不成?
  殷岭西的眉头越皱越紧,正打算离开的时候,却听见一声极轻的闷哼声,他脚步一停——
  半山腰的台阶上,神色冷淡的剑尊脚下一顿,脸上的血色瞬间全部褪去,额角渗出冷汗,他身形晃了下,撑不住似的半跪在台阶上,手死死地握住断尘剑,骨节泛起青白之色。
  明明疼得很,却生生忍住,不让自己发出半点声音。
  嘴角溢出来的血滴落到台阶的青苔之上,开出了一朵朵糜艳的花。
  殷岭西心里轻微一刺,下意识的将这种陌生的感觉忽略过去。
  他眯眼看了良久,心想道:真美啊。
  剑尊缓了缓,兀自强撑了一会,半垂着的眼帘前忽的弥漫开了大片大片的黑色,紧接着,灵识渐渐昏沉。
  他握着断尘剑的手一松。
  啪嗒。
  殷岭西瞳孔几不可查地一缩,待到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极快地掠过去接住那缓缓倒下的身影,入手温度冰冷刺骨,怀里的人自脊梁骨处,身上渐渐地蔓延了一层淡淡寒霜。
  殷岭西抿唇。
  很快,主峰山门前的灵启钟就被人敲响。
  嗡——
  ******
  十日后,苍梧峰大殿内。
  拂知昏沉睡了十日,神识在才再次在这具身体里苏醒。
  阿软松了口气,将这十天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拂知算计好在半山腰昏迷之后,殷岭西就敲响了灵启钟,引来了他掌门师兄庄呈。很快,各个峰主全部被惊动,甚至连顾眠凉也踏出了青竹山。
  他这次的反噬太厉害,不知废了他这几位师长多少功夫,才将至净骨的波动压下去。
  拂知身上还是没有太多的力气,他放松的睡了一会,才睁开眼。
  眼前一片漆黑,一丝光线也没有。
  拂知一顿,在神识问道:“……阿软?”
  阿软:“主人,反噬的后遗症,暂时性的失明。”
  失明啊……
  拂知微微挑眉:“那我现在,在哪?”
  阿软:“在苍梧峰大殿,顾眠凉在您床边守了十日了。”
  拂知:“唔……”
  苍梧峰大殿是最没有人气的一处宫殿,寝宫里焚着淡淡的安神香,一张宽大的床被层层叠叠的淡色床幔掩的隐隐约约。
  顾眠凉闭目坐在一侧的椅子上,手边的茶水已经半点热气。
  “咳咳……”
  床幔里传出几声沙哑的闷咳声。
  他倏地睁开眼,几步就到了床边,将床幔拉起来。
  里面的人正侧着身子,似乎是想坐起来,但因为没太有力气,引得气息不太稳。顾眠凉赶紧将他搀好,随手将枕头垫在他身后。
  拂知脸色仍旧苍白得厉害,里衣微乱,墨色长发散了满肩,他拧眉按了按额角。
  顾眠凉看他半晌,掩去眼底的复杂神色,叹息道:“阿拂,你终于醒了。”
  拂知瞳孔有些散:“……小师叔,我睡了多久?”
  顾眠凉:“十天了,你这次的反噬实在是凶险,你二师姐废了药峰三成珍贵灵药才将护住你的灵脉,你三师兄听说你出事,正在往天衍宗赶。”
  “庄呈原本想陪着你的,但是他身为掌门,脱不开身,我就留下来了。”
  “咳……多谢师叔,辛苦了。”
  拂知静了一会,忽道:“我现在在哪?”
  似乎是闻到了熟悉的安神香的味道:“……在我的寝殿吗?”
  他摸索了一下床沿,声音微微疑惑:“是设下的特殊法阵么?为何四周一片漆黑?”
  顾眠凉看着亮堂堂的大殿,心底一沉,随即伸出手,在拂知眼前晃了晃。
  拂知没有任何反应。
  “小师叔,你怎么不说话?”
  拂知似乎是察觉到什么,顿了下,“我的眼睛……?”
  顾眠凉豁然起身,“我去将你二师姐他们叫过来。”
  *****
  三日后,苍梧峰大殿的殿门终于被打开。
  寒风稍歇,峰顶的落雪寂静的落下来,这里和后山的竹屋是两处完全相反的风景。
  拂知从殿内走出来,眼睛上覆着二指宽的一条黑绸,他偏头向旁边穿着紫色衣衫的女子拱手:“多谢温初师姐。”
  紫衣女子眉眼柔和平淡,是药峰峰主,也是拂知的二师姐。
  温初颔首:“鬼蚕丝得之不易,你眼睛还需要好好休养,不要将这东西弄丢了。”
  “师姐放心。”
  “鬼域之主杀我天衍宗弟子之事,你就不要操心了,有掌门师兄管着,出不了什么大乱子。”
  “但是你这次也实在是莽撞,怎可在反噬的月圆之夜独自出去,甚至还强行动用至净骨?”
  拂知不语。
  温初叹了口气:“即使是为了你的徒弟,也不能……早知如此,我当初就应该劝阻你收徒。”
  “师姐言重了。”
  温初看了他一眼,“原本你身上的伤还是要好好的养一段时间的,却非要提前出来,小师叔都被你气跑了,这也是为了你徒弟?”
  在殿内养伤的时候,拂知每每问及殷岭西的事情,无论是掌门师兄还是二师姐,都含糊过去,只是说他没事。但是不见到人,他心里始终不安心。
  “嗯。”
  温初唇边的笑一敛,“他不在苍梧峰。”
  拂知:“那他在哪?”
  “在寒域间,”温初无奈说道,“无论如何,他都是没有完成新弟子试炼,甚至间接地导致了你的反噬,小师叔对你护短得厉害,他亲自下令,让殷岭西在寒域间待到你恢复为止。”
  “他不让我们和你说,我们也没有办法。”
  殷岭西还没有筑基,如何抗得过寒域间里的寒气?细细一算,他怕是已经在里面带了十三天了,更遑论他身上原本还有伤。
  拂知声音一沉:“可有送疗伤的药物?”
  温初奇怪道:“当然没有,那里——哎,师弟!”
  她话还没说完,就见拂知唤出断尘剑,朝着天衍宗后方的寒域间急速飞去。
 
 
第6章 
  寒域间是天衍宗老祖道深子闭关的地方,本是禁地,但是后来外围就逐渐就变成了惩罚犯错弟子之所。
  此处虽不比苍梧峰的寒潭,但也寒冷至极,这里没有风,所有的寒气沉在下方,锋锐的冰刺倒垂,凿刻出来的冰阶粗糙至极。
  殷岭西满身寒气地从禁地深处走出来,发梢都结上了一层薄霜。
  他眼中的不正经和伪装出来的阳光安静全变成了谨慎,仔细地用符纸在自己旁边布下了一个简单的法阵。
  随后,他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了魔族的传音灵玉,输送了一丝极淡的魔气。
  虚无的镜影出现在前面,镜影里的人脸颊一侧有道深深的伤痕,飞眉入鬓,正是魔族七大宫之一的首领鱼鹰,他恭敬的对殷岭西垂首:“少皇殿下。”
  “嗯,上古束魔阵那里怎么样了?”
  “前段时间出现了一次小范围的动荡,但是随后又没了动静。”
  上古束魔阵,是用来囚困上古邪魔止生的法阵,法阵就在魔族领域之内。
  邪魔止生,是魔族的始祖,只知杀戮,本身无法直接消除,但却可以被永远困在束魔阵之中,直到完全消失。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