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系美人如何咳血手册(修真)——危火
时间:2022-03-04 09:25:22

  拂知几不可查的顿了一下,片刻后,翻开了第二页。
  殷岭西仔细看着他的神色,却没发现半分波动:“师尊,不生气?”
  这些正道人士不是最讨厌这种东西了吗?
  除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之外,他还没见过自己这个师尊生气的样子呢。
  殷岭西觉得有些遗憾。
  下一秒,他听见拂知略带疑惑的声音:“为何生气?这秘籍我虽看不明白,但与魔族并无关联,就是这姿势,太奇怪了些……”
  他拧眉,眼底清清冷冷,但是纯粹的宛如月下寒潭,清澈见底。
  殷岭西微怔,随即难以言喻的愉悦宛如野火,转眼就成燎原之势。
  他勉强没让自己笑出来。
  怎么也没想到,他这个师尊,竟然单纯到这个地步,犹如不通情爱的白纸。
  这样冷情单纯的人,会因为欢情蛊爱上他,而他会一点一点的,将这张白纸染上情欲之色,让这张淡漠的脸露出欢愉或者隐忍。
  兴奋感让殷岭西的指尖微微颤栗,他轻声道:“师尊,这是一种修炼功法,你想知道吗?”
  拂知:“你且说说看。”
  殷岭西凑近道拂知耳畔,嘴角一勾,低低地说了几句话之后,就后退一步。
  拂知手指还停在图画之上,自指尖一寸寸僵住,很快,莹润的耳尖就漫上了绯红。
  素来静心修炼的剑尊显然是第一次知道这种事情,他被烫到了一样唰的收回了手,掩饰似的偏过头。
  半晌,紧绷着声线道:“……将这个东西还给他,不要再出现在这里了。”
  殷岭西笑了:“是,师尊。”
  他顺从地将这秘籍拿走。
  走到门口的时候,那长身玉立的剑尊几不可查的低声问了一句,“……男子,和男子之间,也可以吗……”
  茫然的,带着一丝冷淡又缱绻的声音。
  殷岭西心跳不知为何漏了一拍,他回头看了一眼。
  片刻后,笃定的引导道:“当然,师尊,只要相爱。”
  咔哒。
  门关上了。
  等人走了,拂知才从一旁抽出些上好的宣纸,研磨提笔。
  阿软探头:“主人,你在干什么?”
  “哦,”拂知慢悠悠的勾勒出了一个人形,“那书上画的图案未免太过潦草,细节并不精细,我自己画一个,给我这乖徒儿。”
  阿软难以置信:“……?您怎么给啊?”
  拂知撑着下巴,笑了笑,“师者,传道,受业,解惑。以身作则,教着给。”
  ……
  天衍宗的新弟子试炼很快就到来了,由主峰首席弟子带领此次新入门弟子去往十六鬼蜮边缘之地,猎杀低等凶厉邪魂。
  十六鬼蜮自一百年前进攻修真界的却被打回去之后,就元气大伤,这一任的鬼王溪佑更是堪堪分神初期,窝在老巢不敢动弹。
  十六鬼蜮边缘常年徘徊厉鬼邪魂,没有什么大凶之物,倒是成了不少小辈的历练之所。
  拂知没有去送殷岭西,这种小试炼,他还不至于真的死在那里。
  他现在要担心的是另一件事。
  明日就又是月圆了。
  这次月圆和往常不同,是每隔十二年一次的阴年阴月阴时,月阴十分,阴气汇聚,是至净骨反噬最严重的一回。
  十二年一次,次次犹如碎魂刮骨重生。
  往常的月圆反噬,阿软可以帮他压下去,但是这一次不行。
  这个世界虽然是他掌管之下的一个高等世界,但他不是以神域之主的身份来到这里,而是平白捏造了一个身份。
  世界意识为了维持稳定,虽然不敢真的抹杀掉他,但也战战兢兢的象征性的给他下了一些限制。
  拂知接受良好,毕竟比起他在神渊受过的痛,这里相当于小打小闹了。
  是夜。
  阴气汇聚满月。
  苍梧峰所有禁制全数开启,知晓内情的各峰峰主以及顾眠凉,都将灵识锁定在苍梧峰上,一旦里面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就会以最快的时间赶去。
  寒潭中央,拂知身后的至净骨剑光越来越亮,碎骨裂魂之痛一寸寸侵袭着感官,如今没有外人,他用不着演戏,脸上看不出半分痛色,安安静静的盘腿坐在里面。
  阿软从他神识里飞出来,忠实地守在他身边。
  蓝盈盈的团子紧张兮兮的看着自己主人。
  它一直跟在主人身边,自然知道他的性子。
  平日里懒洋洋喊疼的时候,那是在无聊的耍人,但它也总配合着去给主人呼呼。
  但是要是真的疼了,主人反而会像现在这样,看不出半点动静。
  阿软围着拂知转了一圈,整个团子都愁扁了。
  拂知眉头忽的一皱,紧接着睁开眼,他面色苍白,捂唇咳了一声,殷红的血迹滴滴答答的落进寒潭里,眨眼就晕散了。
  阿软:“主人!”
  它连忙给拂知舒缓他体内紊乱的灵力。
  “主人,刚才怎么了,你心境有波动?”
  拂知没说话,他抬起右手,指尖有一道银色的灵线蜿蜒着伸向十六鬼蜮的方向,很快,这银色的弟子契,就变成了血一样不详的红色。
  他沉眸道:“阿软,先用神力将我的反噬强压下去几分,殷岭西出事了。”
  阿软犹疑:“主人,压制反噬,您会……”
  拂知从寒潭里出来,眼前黑了一瞬,他闭上眼缓了一下。
  “不压制,我连苍梧峰都走不出去,压吧,总归死不了。”
  阿软重新回到拂知的神识里,盈盈的神力霸道的将至净骨的反噬压了下去。
  拂知再睁开眼,唤出断尘剑,化成一抹银光,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天衍宗。
 
 
第4章 
  十六鬼蜮。
  泥沼里漂浮着白骨,森森的鬼气将这方黑夜冲出血色。
  殷岭西半跪在地上,浑身是血,他身侧是十几具已经凉透了的新入门弟子。
  阴郁的笑声在上方响起,浓郁的鬼气凝成了一把座椅,一名面相妖娆狠厉的男人柔弱无骨的躺在上面,眼尾蔓延着一抹象征着鬼域之主的传承印记。
  溪佑把玩着自己的手指,“少皇阁下,您也有今天啊……”
  “来我鬼蜮做客也不提前说一声,让我抓到一个现行,你看看,现在多不好。”
  殷岭西还是那副少年样子,他平复着翻涌的血气。
  他们从天衍宗出来之后,就分成了六个小队一起完成任务,但是他没想到的是,自己的气息竟然会被溪佑这个死对头发现,更没想到的是,溪佑竟不知什么时候,修为已经逼近了合体期,根本不是传闻中的分神初期。
  几乎是刚刚开始任务,他就被溪佑困在了这个法阵里面,和他一个小队的天衍宗弟子全都死绝了。
  而他能用自己的身体伪装成少年的模样,在天衍宗一众修为高深的峰主眼皮子底下拜入苍梧峰,全凭借的是魔族皇室珍藏的换形丹。
  这种丹药可以让他完全变成另一个人,但是唯一的致命之处,就是一天之内,不能同时使用灵气和魔气,否则换形丹就会完全失效,今后再用,也不会有任何效果。
  他在之前刚入鬼蜮的时候,就已经动用了灵气,若是强行转换魔气,换形丹失效,怕是‘苍梧峰大弟子’这个身份就要永远消失了。
  明明有实力可以反抗,却偏偏用不得。
  殷岭西做少皇这么多年,还未曾如此憋屈过。
  “少皇现在这个样子,倒是让我想起来了之前……什么时候呢,啊,对了,三百年前,您跟狗一样趴在地上,缩在我鬼蜮和厉鬼争吃食的模样,”溪佑哼笑一声。
  一瞬间,殷岭西脸上的表情尽数敛去,眼底幽深的可怕。
  “尊称你一句少皇,还真的以为自己就是天生尊贵的血脉了,你那低等人族娼妓出身的娘,不就是被魔尊发现她生下你之后,活生生掐死的吗?”
  “啧啧,你上位之后,杀了这么多人,是想堵谁的嘴呢……可惜,”溪佑掌心浮起一团鬼气,化成尖锐的寒刃,“该知道的人,仍旧是一个不少。”
  溪佑像是知道不少隐秘的东西,一字一句全往人心里扎,非得将那些烂在心里永远也不会愈合的腐肉翻出来,再搅一搅。
  说是这么说,但是溪佑心里仍没有半分放松,反而愈加警惕,这个疯子好像顾忌着什么,不能使用魔气,可就是这样的情况之下,仍能在他手底下扛过这么长时间。
  他眯了眯眼,手腕一转,以一个极其刁钻的角度,饮人血肉的寒刃直直冲着殷岭西的心脏袭去!
  殷岭西低不可闻的笑了一声。
  身上隐隐约约氤氲出些黑气,漆黑的瞳孔恍如深渊里残忍暴虐的凶兽。
  他右手微微抬起,偏头,勾唇一笑:“你——真的是,找死。”
  恰在殷岭西打算动用魔气的前一秒,笼罩在这里的法阵猛烈的晃动了一下!
  溪佑不知感应到什么,警惕抬头,如临大敌。
  喀!喀——
  法阵上方传来玻璃碎裂的声音,很快就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裂痕,缝隙里透出银色的剑光。
  一道冰冷至极的声音喝道:“溪佑,你找死!”
  轰!
  法阵彻底碎开,半空中立着一道颀长的身影,银白的袖袍迎风狂舞,墨发飞扬,寒冰般霸道的剑气割裂月光,断尘剑直直冲着鬼椅上的鬼王而去。
  殷岭西一愣,身上的黑气顿时散去,同时小幅度的调整了一下角度,任由溪佑的寒刃穿过自己的肩膀。
  “唔……”
  他狠狠的摔在一旁,满头冷汗,仰头看着拂知。
  “师尊……”
  拂知到他身边,沉着脸先给他吃了回春丹,止了血,才再次看向脸色有些难看的溪佑。
  断尘剑回到他手里,冷意更盛一分,他将殷岭西挡在身后,“鬼域之主,残杀我天衍宗弟子,将百年前的停战协定置于何处?!”
  溪佑眯眼,忌惮的看了眼断尘剑,片刻后笑了笑:“剑尊何出此言?我只是路过在此,天衍宗小辈遇见了几只不懂事的厉鬼,才出此事故,我是来救人的……不然,您这乖徒儿,恐怕也难逃一劫。”
  他嘴里的乖徒儿三字,读的重了些,耐人寻味。
  溪佑视线一转看向殷岭西,威胁的意思不言而喻:“你说是不是啊?这位,乖徒弟?”
  死去的天衍宗弟子身上还有他的鬼气,他这幅说辞,分明就是睁眼说瞎话,拂知手腕一转,断尘剑剑锋就漫上了一层寒霜。
  “百年前,我将你十六鬼蜮拦于兰玉江之外,并未赶尽杀绝,你偏不珍惜。”
  脊骨处被压制的至净骨剑气,丝丝缕缕的渗透进断尘剑当中,寒意刺骨的银色灵气又添几分锐气。
  至净骨镇天下一切邪祟之气,其中当然包括鬼气。
  弥漫的杀意让气氛一点点紧绷,正待拂知出手之际,他的衣摆忽的被人拉了一下。
  殷岭西捂着肩膀处被鬼刃刺穿的伤口,面色惨白发抖,低喃了一句。
  “师尊……我好冷……”
  拂知一愣,断尘剑上的寒气散了几分。
  溪佑抓住这个机会,化成一团鬼气眨眼之间就离开了这里,漆黑的夜空回荡着他阴郁的笑声——
  “拂知剑尊威名果然名不虚传,我鬼蜮迎此贵客,蓬荜生辉,既然如此,剑尊就在这里多留一段时间吧……”
  他苍白的手在上空掷出一个碧绿的珠子,紧接着就隐匿在黑夜里,绿珠陡然绽放出森然的光,诡异的波动很快就蔓延出来一层透明的膜,飞速的将这片空间封锁。
  这是鬼蜮之宝锁囚玉,可困合体期以下修士两个时辰,会反弹攻击,若是一击破不了,反而会受不小的内伤。
  拂知微微拧眉。
  溪佑是怕他追到鬼蜮的老巢一锅端了,才用了这锁囚玉将他暂时困在这里,给自己留出一些逃走的时间。
  “师尊……”殷岭西的声音很虚弱。
  拂知吐出一口气,只能暂时收剑,去探殷岭西的伤势。
  这伤比他想的要重一些。
  尤其是肩膀处被鬼刃刺穿的地方,鬼气正往经脉里钻。
  鬼王的鬼气可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东西。殷岭西如今用不了魔气去驱逐,怕是难受的很。
  拂知抿唇,将他搀起。
  现在暂时走不了,必须找个安全的地方安置下来。
  ***
  火堆里传出轻微的噼里啪啦声。
  隐秘的石洞被火光照的亮堂。
  拂知闭着眼,靠坐在一旁的石壁上,唇色比平日寡淡些,他掌心抵在殷岭西的后背,缓和灵气帮他梳理体内紊乱的气息。
  欢情蛊作妖,看着殷岭西身上的伤口,拂知只觉得自己心里涨疼的难受,他很符合人设的加大的灵气传输的速度。
  阿软:“主人,您刚才动用了至净骨,反噬快压不住了。”
  月圆之夜他修为本就大幅下跌,为了不让溪佑看出来他外强中干,拂知强自动用至净骨,如今过了一个时辰,反噬越来越强了。
  “嗯,”拂知道,“还能压多久?”
  阿软:“最多再有半个时辰。”
  半个时辰之后,距离锁囚玉自行消散,也还有一段时间。
  殷岭西咳出口瘀血,方才觉得松快了几分。
  他这次倒是真的栽了个跟头,若是拂知没有及时赶到,他即便是转换了魔气,已经受了重伤的身体,若是想要脱身,恐怕也不是十分容易。
  但……今天是月圆啊。
  按照往常,他这师尊不应该在寒潭里么。
  拂知察觉到他的动静,收回手,淡淡道:“好些了吗?”
  殷岭西回神,顺势无力的向后一倒,不偏不倚的仰在拂知的心口。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