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系美人如何咳血手册(修真)——危火
时间:2022-03-04 09:25:22

  纪知声微愣:“……伯母那时候去医院看过我?”
  席矜将纪知声重新抱回床上,嗯了声,手开始不老实的在纪知声身上撩,“是,都去看过。”
  “……席矜,”纪知声无奈,呼吸有点乱,“现在是白天。”
  “白天又怎么了?”
  席矜理直气壮,不知摸到了哪里,他手指一顿,认真道:“要不要上药,好像有点肿了。”
  纪知声忍了忍,“……没有。”
  席矜惊奇:“纪教授,你自己看了吗?”
  “……”
  席矜道:“不行,我也想看。”
  语罢他直接将纪知声翻过身去,动作更加过分。
  纪知声这些日子实在是看清了席矜的本性,忍无可忍,一脚将他踢下了床,冷声道:“再胡来,你就滚去和阿软睡吧。”
  席矜身上的肌肉绷起来实在是硌人,纪知声只踹了一脚。
  谁料席矜从地上爬起来,托着腮瞅着纪知声拧眉的鲜活样子,眼中柔和的笑意几乎要溢出来,暖洋洋的。
  他就是想看着纪知声身上的烟火气多起来,偶尔被踹一脚算什么,夫夫情趣。
  于是他又笑吟吟的凑上去,在纪知声斯文的侧脸上偷了个香,低声道:“纪先生真好看。”
  怎么都好看,看不够,哪里都喜欢。
  等他们两个胡闹完毕,一天的时间就在吃饭聊天中过去了,纪知声在处理文件的时候,蓦的听见外面响起砰砰的鞭炮和烟花声。
  席矜兴冲冲的进来,拉着他就往外跑。
  纪知声只好跟着他:“去哪?”
  他们两个跑出了席家的别墅,现在都在家里过年,外面没有人,他们直直向中央的天泉广场跑去,一路上都是新雪,留下他们两个的脚印。
  夜幕周围都是璀璨的烟花。
  等好不容易停下,纪知声才发现天泉广场上堆了一连串的烟花礼盒。
  “这是……?”
  席矜笑着回头,握紧他的手,“记得你答应过我什么吗?”
  他眼睛是纯粹的黑色,宛如黑曜石,不清透不明亮,但盛着最深邃的温柔,露出清浅期待的光。
  良久,纪知声眼睛一弯,“记得,过年的时候,跟你回家看烟花。”
  “不,”席矜强调,“是看我放的烟花,只能看我放的。”
  纪知声就笑,纵着说:“好,只看你放的。”
  他推了推席矜:“快去吧,我看着。”
  席矜闻言亲了他一下,三两步跑过去,护着打火机点燃了引线。
  然后转身跑回来,在后面捂住纪知声的耳朵,“待会看好了!”
  纪知声:“你不捂耳朵吗?”
  他正欲转身,手都已经抬起来了,被席矜眼疾手快的打掉,“矮个子没有发言权。”
  纪知声:“……”
  明明才差了几厘米。
  他眯了眯眼,决定不和席矜计较,遂心安理得的享受席矜的捂耳朵服务。
  引线到了尽头,烟花礼盒停了几秒,一簇火花倏地窜出,发出响亮的声响,在天空炸成烂漫的烟花。
  砰。砰。砰……
  这是纪知声六岁之后,第一次有人陪他过年……
  他终于也有人陪着过年了。
  一朵朵烟花炸开,夜幕映着人间雪景,明明该是萧疏清冷的雪,却成了最柔和的颜色,悄无声息的将空荡的心填满。
  恰在这时,席矜悄悄松开了他一边的耳朵,凑过来,“纪先生,有句话一直没有和你说。”
  在烟花和落雪的味道里,他说:“我爱你。”
  席矜说的声音不大,甚至不认真听的话,会听不见,他似乎原本也没有打算一定要纪知声听到。
  说完,他就又捂上了纪知声的耳朵,眼中笑意不减。他站在纪知声身后,高大的身影像是一座沉稳的城池。
  纪知声一直望着夜空,唇边淡淡的笑意没有什么变化。
  看样子并没有听见席矜的话。
  只是那双茶色清透的眼睛,几不可查的掠过一抹水光。
  他无声中又往后靠了一点,感受到席矜鲜活而温热的心跳。
  他们两个人中,席矜处处照顾他,看着护着,他总是被偏爱的那个。这人偶尔会有点烦人,唠唠叨叨管来管去。生气了还很难哄,没少在晚上折腾他。
  除了偶尔的玩闹,纪知声不太喜欢将情感宣之于口,总是漫不经心的调笑,然后将或深或浅的情绪内敛于心。
  他指尖轻轻勾住席矜的衣角,有点不舍得放开。
  等着烟花放完,周围一片安静,纪知声转过身,眉眼弯弯。
  “席先生,很巧,我也是。”
 
 
第5卷 终 
 
 
第115章 终章(全文完)
  三千神界。
  广袤的宇宙蕴藏着奇异的力量, 一方小世界忽的颤动了一下。小世界上方凭空出现两个长相一模一样的男子。
  繁杂的神袍宛如银色流水,在无边黑夜里流淌出神秘的色彩。
  拂知刚从小世界里抽离出来,眼中闪过一抹恍惚, 很快就淡漠下来,他望向站在他面前的人, “你算计我。”
  阿软怂叽叽的缩成一团,努力不引起拂知的注意,索性拂知只是扫了它一眼,看着不是很在乎。
  ‘纪知声’只是保留了拂知本体百分之零点一的杀欲, 在低级小世界就已经这么难缠。这一个小世界里, 他压着的控制不了的欲望,只被消磨了百分之零点一。
  “是, 我算计你,”拂枝叹了口气,走向前来。
  他们挨的极近, 宛如在照镜子。
  “但是我能感受到, 你很开心。”
  “没有记忆的旅途,是不是远比在神渊杀戮要刺激的多。”
  拂知不闪不避,神色不变, 眼中闪过一抹极轻的波澜。后者再次逼近, 握住他的手,一点点扣进指缝。
  “……要再来吗?”
  “再试试与自己交欢的滋味。”
  良久,拂知终于抬眸, 他一点点挣开了拂枝的手, 然后转身走向万千星河, 语调漫不经心。
  “是很有意思, 但下一次, 我来选世界。”
  他知道这只是吸引他的说辞,但还是被勾起了兴趣,他向来没有什么顾忌,现在有兴趣玩一玩没什么,往后若是觉得无趣,弃了回神渊便是。
  拂枝闻言微笑了下,并排跟上他,他们的身影逐渐消失在星河之中。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全文完结。
  完结感言作话又臭又长废话连篇,可以屏蔽。
  么么宝贝们( ̄ε(# ̄)
  这是作者菌的第二本书,也是成长最明显的一本。可能有从第一本追过来的宝贝们,哈哈,你们的感受应该比较清楚~
  作者菌真的有很努力的在进步(捂脸)
  这本书一开始计划写25万字就完结的,但是没想到真的写起来字数却翻倍了,有不少宝贝说我第一个剑尊的故事节奏感很强,包括一些推文也这样说。第一个故事确实,很纯粹的火葬场节奏,但是火葬场本身自带节奏,我只是把握了它本身的节奏,我就想,要是离开这个节奏,我还能写好吗?
  一直到写完小雀儿,我都在想这个问题。因为习惯共情式写作,写完小雀儿反而把自己虐成了狗T_T正巧这时候,我才知道和尚不还俗不能谈恋爱……于是第三个故事就改了很多设定,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就是从第三个国师故事开始,我放弃了火葬场本身节奏,自己做节奏点,嗯……国师的故事我其实加了很多实验,包括剧情的设定和变更啥的……也是我掉头发最多的故事,咳咳,但是后面摸索的差不多,真的蛮有进步感的(bu
  最后就是刚写完的纪教授啦!完全脱离了火葬场节奏,按照自己的节奏塑造的一个故事。
  总之,这样说完,好像显得……嘶,这作者怎么回事儿?!来人,小皮鞭伺候!
  #作者菌跪地求饶,留言都有小红包#
  四个故事,宝贝们可能喜欢或者讨厌的故事各有不同,但无论怎么样,作者菌都很开心能和你们遇见,给你们提供或愉悦或悲伤的情绪价值,相伴一程,到这里就结束啦,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堆,原谅作者菌这个话唠QAQ
  最后,给这本书求个五星好评,还是那句话,书海茫茫,咱们有缘再聚~
  嗷嗷嗷对了,给自己打个广告!
  作者菌下本书写专栏的《让你名垂青史》,四月份左右开文,期待与你们见面哦~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