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白切黑小师弟的恶毒师兄(穿越 修真)——一人路过
时间:2022-03-04 09:18:14

   《我成了白切黑小师弟的恶毒师兄》作者:一人路过
  文案:
  沈星丛穿进某本起点流修真文,成了文中反派萧霖的炮灰师兄。
  彼时的萧霖还是个尚未成器的小师弟,但沈星丛知道,此人有朝一日将屠尽满门、甚至连待他极好的师门同仁也没放过!
  因此,当他醒来看见被原主百般欺凌的小师弟,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打得好!
  给他往死里打,打死算他的!
  萧霖就是天生的反社会人格。既然感化不了,不如痛快报复(划掉)教育一番!
  沈星丛已经无所畏惧。
  直至某日回门。
  那浑身煞气的修罗持剑立于血海之中,眸色鲜红,回头看他。
  沈星丛梗住脖子,默默等待那把剑穿透自己胸膛。竟不料那人露出了笑。
  “无人再会妨碍我们。”
  脸庞沾血,语气却是截然不符的天真。
  “此后我接手宗门,你就做宗主夫人,可好?”
  萧霖自小便失了七情六欲。不会觉得快乐,更从未感受过痛苦。唯独空虚感在体内不断蔓延。
  直至那人出现,一片黑暗的内心终于泛起波澜。
  他忽略那人恐惧的神情。强硬将人抵上榻,冰冷指尖拂过那微红的眼角。
  “是师兄先来招惹我的。”
  眼眸微弯。却仿佛沉了淤泥,瞧不见底。
  “所以,也应当负责到底才是。”
  食用须知
  1.文案最后一段师门人没事,攻正当防卫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仙侠修真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星丛,萧霖 ┃ 配角: ┃ 其它:狗血
  一句话简介:从敌人到情人
  立意:面对困境,自强不息
  总书评数:4087 当前被收藏数:9305 营养液数:4248 文章积分:176,432,512
 
 
第1章 趁他病,要他命!
  《我成了白切黑小师弟的恶毒师兄》
  作者:一人路过
  平台:晋江文学城
  “……”
  “……师兄?”
  耳畔响起男声。少年音色,带了几分低哑,若离若即。
  沈星丛听见这称呼没反应过来,只觉头痛欲裂。身下硬邦邦的,像是躺在了冰冷的地板上。
  该不会是喝醉了回家,直接躺地上睡着了吧?
  他意识模糊地想着。
  紧接着,一阵衣料摩挲的声响。身旁似有人靠近。布料拂过耳侧,一道冰凉触上脖颈。
  如同一条冰冷滑腻的蛇,一圈圈蜷住脖颈,继而收紧——
  “!”
  沈星丛呼吸不畅,瞬间睁开了眼。
  映入眼帘陌生的天花板,木制横梁交错。他惊魂甫定喘着粗气,再摸摸脖子,却已是什么感觉都没有了。
  “师兄,还好吗。”
  身侧传来询问。
  沈星丛侧眼望去,发现身边蹲了个十二三岁模样的少年。肤白瞳黑,长相秀气。若不是脖间那若隐若现的喉结,怕是要让人误认成小姑娘。
  分明是良善长相。但不知为何,当被那双漆黑的眸子盯着,沈星丛竟不自觉打了个寒颤。
  他又下意识摸摸脖子。
  少年视线下移,落在了他的脖颈上。
  沈星丛不知人在看什么,瞬间不敢动弹。
  片刻后听见对方开口:“再不起该迟了。”
  说话间嘴角微勾,方才令人胆寒的阴郁气质仿佛只是错觉。
  沈星丛这才回神。他见少年起身,下意识拉住对方:“等等——”
  当身体接触的刹那,他明显感觉到对方身体僵了一下。但极其细微。很快,他又瞧对方带笑看来,神色如常。
  “怎么了?”
  沈星丛:“……”
  要说怎么了,那他的问题可太多了。
  为什么要叫他师兄,你又是谁?
  而最关键的一点是,这里究竟是哪里?!
  若不是触感太过真实,沈星丛铁定以为自己还在做梦。
  身为二十一世纪的五好青年,坚信科学主义发展观,不信神不信鬼。看小说也就图一乐。
  但事到如今,他也不得不相信,自己似乎是穿越了?
  甚至,还是穿书。
  因为在他起身的那一刻,书本里的内容便如潮水般涌入脑海。
  这是他之前看过的小说。因为在配角栏里看见一个跟自己同名同姓的角色,出于好奇便点了进去。
  而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书里的“沈星丛”压根连配角都称不上,根本只是个降智炮灰。从出场到嗝屁一直在吸仇恨,从未停止过作死的步伐。
  最开始,“沈星丛”是作为男主沈寒凌的亲哥哥出场的。
  由于嫉妒男主天赋,各种拉踩抹黑,最后甚至做出毒害“亲弟”这一大逆不道的行为。最后被全家人唾弃,半赶出了家门。
  但原主自然不会就这么收敛。依靠手段进了逍遥门,成为外门弟子。在这里,又找到一个任他欺凌的“小可怜”。
  沈星丛逐渐回忆起原著内容。再看面前少年时,心境已不如初时那般平静。
  “萧……霖?”
  他试探着喊出名字。
  少年偏了下头。
  ……果然没错。
  沈星丛不由自主咽了口唾沫。
  眼前这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家伙,实际是全本书里最强大、也最让人憎恶的反派——表面“小可怜”的“大魔头”。
  如果说,原主充其量只是男主沈寒凌升级路上的垫脚石,那么萧霖,则几乎是男主无法逾越的大山。
  原著里不仅屡次让男主吃瘪,还杀了男主亲人。玩弄人心,无恶不作。可以说是沈星丛书中最讨厌的角色。
  而对于这名反派的所作所为,全书最终也没给出一个解释。只有一个称不上理由的理由。
  ——天生魔种,生来便冷血无情。
  回想这位大魔头的身世,的确算不上幸运。从出生便被抛弃,后来生长的人家又惨遭魔修屠村。若不是恰巧逍遥门长老路过,恐怕会当场死在那个地方。
  逍遥门长老看中他有修炼资质,便带回门派,暂且安排在了外门。
  这时候的长老大概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无意之中的一个善举,竟会在将来给整个门派带来祸端。
  萧霖自小便丧失了七情六欲。不会觉得快乐,更从未感受到痛苦。唯独空虚感在体内蔓延。伴随长大,愈加深重。
  所以,一村人被屠,他未感到伤心;被人救助,更不觉得感激。甚至被原主这个烂人日常欺凌,也没有丝毫的心理波动。
  大概是基于这一点,日后这位大魔头所作所为才更叫人难以理解……以及令人发指。
  沈星丛记得,萧霖目前灵根受损,所以修炼进度很慢。在旁人看来修炼天赋平平。因此至今还待在外门。
  可后来得到机缘修复了灵根,境界飞速提升,甚至要比被称为天之骄子的男主更迅速。
  再之后,修炼似乎成了萧霖唯一的“兴趣”。
  由于天生魔种,他可以通过杀人来增进修为。起初还只是收敛着杀掉为非作歹的魔修凶兽。后来或许是觉得太慢,又或许是对于宗门门规感到腻烦。
  萧霖最终盯上了正统修士。
  出生正统仙门,相貌姣好又善于伪装。修士们起初对他毫无戒心。
  和蔼的前辈倾囊相授,秀美的女子暗许芳心。同为后起之秀,萧霖几乎在整个灵渊洲与男主平起平坐。
  而直到那日血染仙门,修士们才意识到这人的狼子野心。
  ——甚至在杀掉师尊与道侣后,神色也没有分毫变化。
  一如初见那般,翩翩公子,笑脸盈盈。
  沈星丛至今还鲜明记得看见那段剧情时的心情,只巴不得穿进去锤爆此人狗头。
  ……然而现在,他竟然真穿进来了?
  沈星丛心情复杂。
  偏偏还穿成了全书最作死的炮灰。看现在情况,萧霖大概已成为他师弟有一段日子了。
  换句话说,已被原主打过一段日子。
  “……”
  打得好!
  沈星丛尚沉浸在对原书反派的厌恶之中。毕竟害了他全书最喜欢的角色。
  那名角色待萧霖极好,偏偏仍落得一个刀剑穿心的凄惨下场。
  光是想到那段剧情,他就心口抽抽。
  ……
  话说回来,这会不会是上天给他的一个机会?
  沈星丛突然想到。为了避免原书那最坏的结局发生,让他穿到事发之前去阻止?
  比如现在,趁反派还未成器之前。
  趁他病,要他命?
  鉴于有人问,这会儿主角还只把萧霖当纸片人,没有细想
 
 
第2章 亲传弟子
  少年感到沈星丛看他的眼神有些不对劲,笑问:“师兄是不是没睡好,今天好像有些奇怪。”
  “地板是有点儿硬。”
  沈星丛不动声色。
  看萧霖的年龄段,这个时候灵根尚未修复,大概仅有练气一层。而自己却已临近筑基。杀掉一个尚未成器的反派,易如反掌。
  唯一需要考虑的,是如何应对门派诘问。
  杀掉同道中人可谓大逆不道,更别提是同门。
  毕竟事情还未发生,就算告诉长老宗主此人日后会屠杀全门,估计也只会当他说疯话。
  所幸两人都是外门弟子,微不足道。
  沈星丛沉思片刻。
  干脆直接带人出山,在外边干掉,自己再逃去其他地方。区区两个外门弟子失踪不见,逍遥门这样的大门派绝不会费工夫寻人。
  念头在短短几秒内生成。
  再看向萧霖,眼神已变得不一般。
  萧霖觉察到些什么,眉头微不可见挑了下。下一秒肩膀就被揽住。他看了眼那只手:“师兄何事?”
  沈星丛:“没有。我只是在想咱们每天干那么多活计,既学不到什么东西,还不能随便出行。”
  萧霖笑了笑:“师兄的活,不都是我来做的吗。”
  是、是这样吗。
  沈星丛一时尴尬。原著里只说了原主经常欺负同住的小师弟,具体怎么操作却没细讲。看来原主真不是个东西,把人压榨到每一分每一毫。
  他轻咳一声,转移话题道:“你就没想过溜出去解解闷?”
  萧霖摇头:“我学艺不精,即使遇见魔修也没法对付。何况我答应过静心长老,要潜行修炼,日后帮助同我一样的人。”
  沈星丛:“……”
  真亏你说这话不脸红。
  如果不是他看过原著,怕是也要信了。
  这家伙明明一点儿都不在乎。莫说帮助其他人,当时全村人被屠,甚至都没生出一点儿复仇的心思。
  如果说,反派日后的所作所为是出于“报复”。他虽然不赞同,却也会觉得血性。
  至少像个人。
  而非现在这般,冷血得像个怪物。
  抛开心中杂念,沈星丛继续设套:“但你入门已快一年,却还是练气一层,没有半点突破。再这么下去,恐怕也不会有成就。”
  修炼这事儿越往上越难。哪怕是再没资质的人,练气期也该是进步最快的时候。练气一层到练气二层,普通天赋的人一年也该突破到二层了。
  原本静心长老带回萧霖,就是看他小小年纪没有专人指点,却仍有练气基底。但后来发现修为没有一点儿增长,只能摇头叹息自己看走了眼。
  “你就不想知道该如何突破瓶颈?”
  萧霖看过来。
  沈星丛背手:“此事不方便在门内谈。找个机会出去,咱们细聊。”
  萧霖没立即回话,黑瞳盯了他数秒。接着嘴角微松,似是想笑。
  “我知道你为何毫无长进。”
  沈星丛打断,凑近耳旁压低音量,“灵根不齐,不是么。”
  略带嘲弄的笑容僵在脸上。
  萧霖现在毕竟还是孩子,伪装不如日后那般熟练。
  沈星丛:“我知道一样东西,能够帮你。”
  身为天生魔种,天道眷顾,萧霖本该拥有远超常人的修炼天赋。
  “修炼就像呼吸一样自然”。若非灵根受损,恐怕这个年纪萧霖就该突破金丹。
  书中写道,萧霖灵根是人为损毁的。而由于身体特殊,修仙门派日常使用的灵器压根勘察不出异常。
  因此直到现在,灵根受损一事除了萧霖本人外,并没有第二个人知道。
  本该如此。
  沈星丛话音落下后,屋内陷入长久的静默。
  他没再多言,静静等待萧霖回应。半晌,他听人开口。
  “师兄怎会如此认为?”
  看样子仍不打算坦白。
  沈星丛倒也能理解。
  至今为止对方并未主动寻求修复灵根,恐怕是潜意识里知道这必将暴露真实身份。正统修真人士对于魔修深恶痛绝,魔种身份只会平添麻烦。
  沈星丛拍拍他肩:“想知道理由?那就跟我一起出去。”
  话说到这里,自己目的大概已经暴露无遗。
  他对此并无所谓。因为无论对方是对“修复灵根”一事产生好奇,还是对他生出警觉,他都成功引起了萧霖注意。
  想要知道答案,就必须得跟他出去一趟。
  出去以后他就干掉萧霖,现在对方什么看法并不重要。
  “既然师兄如此想出去,”对视片刻后,萧霖恢复平常态度,“我知道了。”
  好耶。
  沈星丛正待细谈,忽然门外传来砰砰门响,震耳欲聋。伴随一道不耐烦的呼喝。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