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雷能有什么坏心思呢(修真)——春风遥
时间:2022-02-23 09:31:11

 总书评数:163135 当前被收藏数:167914 营养液数:469640 文章积分:3,698,017,792
  《天雷能有什么坏心思呢》作者:春风遥
  文案:
  杜圣兰,修真界最顶尖的天才,三岁凝剑气,五岁唤起武道之碑的共鸣,十岁独自前往禁地。
  然而世人对他的评价只有一句——
  可惜。
  可惜杜家已有麒麟子,可惜杜家欲灭杜圣兰。
  杜圣兰的父亲:“任你是旷世奇才,也不能与家族抗衡。”
  志趣相投的朋友:“非我故意背叛,帮了你,等于同时得罪两大修真世家。”
  曾经的师尊:“欲灭杜家,除非你化身天道,然大道至公,你若成天道,便不能因一己私欲报复。”
  九川大陆,三百年无人飞升,传言天道有缺,修士到渡劫期已是极致。
  是以四大家族巍然不倒,呼风唤雨。
  杜圣兰:……有趣。
  四大家族联手追杀杜圣兰,欲逼其飞升,补全天道。
  那一日,在众目睽睽下,杜圣兰终于渡劫,化身成了……天雷。
  “天道不能帮我除恶,我便化身九天雷劫!我开心时,劈一个;我忧愁时,劈两个;我伤心时,劈三个……”
  “十日为一旬,前五日劈杜家,后四日人渣中随机挑选幸运儿,十号我放假。”
  “嫁娶日不劈,服丧日不劈,年末岁尾不劈。”
  ……
  睚眦必报沙雕受X阴险毒辣痴情攻
  注:后期受会重新修炼出人身,但本体依旧是雷劫。
  文案已于2021.7.26日截图,盗梗必追责!
  内容标签:强强 打脸 爽文 升级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杜圣兰┃配角:顾崖木┃其它:
  一句话简介:颤抖吧,凡人们!
  立意: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作品简评:
  圣兰是修真界数一数二的天骄人物,但却接连遭遇家族和好友背叛,在察觉恩师阴谋后,他放出斩月山镇压千年的恶龙叛出师门。逃命途中杜圣兰意外得知自己是天生道体,一旦飞升便会成为补天养料,为了摆脱既定的命运,他决定放弃飞升,化身天雷!天道不能复仇,但天雷可以,专劈世间恶人,专治各种不服。
  本文延续了作者一贯幽默的风格,描述了不屈服于命运的主人公,杜圣兰睚眦必报却也正直善良,在逃往和报仇的过程中,逐渐完成了人生的又一次蜕变成长。全文节奏快,剧情紧凑,反转不断,是闲暇时间阅读的一篇趣作。
 
 
第1章 斩月山
  远处悬崖顶部,长着一株奇怪的药草。
  乍一看有些像是制作补气丸的七曜草,可七曜草一般只生长在阴湿之地,此处阳光算是旺盛。
  “圣兰,多谢你刚刚救我一命。”说话的男子丰神俊朗,身份也很尊贵,乃是琴宗宗主之子何不鸣。
  可惜他的好皮相在身边蓝袍男子的衬托下,黯然失色。
  蓝袍男子名唤杜圣兰,看着不过二十出头,此时正值午后,阳光下他瞳孔偏淡色,显出几分轻佻。杜圣兰微微仰头的瞬间,眸中聚敛起细碎的光,这一刻不远处娇艳的花朵都微微垂首,不知是被风吹得低头还是自愧不如他人的好颜色。
  老天都格外偏爱这少年,不止是勾人魂魄的容貌,还给了他万年难觅的资质。杜圣兰是修真界公认最顶尖的天才,前辈们的破境记录全都在这些年被他一一打破。
  吞服下一颗止血丹,杜圣兰摆摆手表示小事一桩。
  何不鸣余光瞥见他肩头救自己时留下的血迹,目中闪过几分挣扎。
  因为专心留意悬崖上方的植物,杜圣兰忽略了好友的神态变化。
  何不鸣抿了抿唇,话锋一转问:“这药草有什么特别么?”
  “这是冰焰果。”
  何不鸣一怔,连忙抬眼重新观察起悬崖上的植株:“传说冰焰果果实透明,生有十六片长叶。”
  上面的明明只有七片叶子。
  “你说的是普通冰焰果,这是万年冰焰果。”
  何不鸣心神一震。
  杜圣兰:“万年冰焰果形似七曜草,根茎极为强盛,甚至可以抵挡住强烈罡风。”
  当然,有天材地宝的地方一般都有厉害的妖兽守护,悬崖上方有一块不规则凸起的石头,偶尔会扭动一二。杜圣兰识破这是岩甲蛇的伪装,这种妖兽,除非是化神期,一般修士不敢招惹。
  他是当世最年轻的元婴,而何不鸣才是金丹期,按理二人加起来都不是岩甲蛇的对手。
  杜圣兰眼中却全是跃跃欲试,似乎很有信心。
  “你稍等片刻,我去会会那岩甲蛇。”
  话音未落,御剑飞向悬崖。
  何不鸣神情中的挣扎愈发剧烈,直到看见杜圣兰一人一剑占据上风,终于不再迟疑,取下背后长琴,轻轻一拨。
  铮!
  琴音和周围所有细小的声响完美融合,牵动一丝天地之力,音波猛地朝杜圣兰背后涌去。
  杜圣兰感受到危险的气息逼近,奈何前方有岩甲蛇正疯狂地攻击,只能微微侧开身,调动真气震散一部分琴音之力。
  即便如此,硬抗了三成琴音之力,杜圣兰喉头一阵腥甜,血丝慢慢渗出嘴角。
  趁着他牵扯住岩甲蛇,何不鸣飞到悬崖摘走了冰焰果。
  杜圣兰不顾嘴角血迹,只问了两个字:“为何……”
  这万年冰焰果,他原本就准备同何不鸣一人一半。
  何不鸣不敢直视他的目光,咬了咬牙道:“非我故意背叛,帮了你,等于同时得罪两大修真世家。”
  说罢,飞速转身离开。
  眼见冰焰果被带走,岩甲蛇暴怒,低吼一声没入地里,不过眨眼的功夫破土而出,卷住杜圣兰的身体要将他活活绞死。
  杜圣兰反手持剑,朝蛇尾砍去。
  岩甲蛇吃痛,一口咬向他的脑袋,然而杜圣兰的剑更快,先一步插进妖兽的丹田。
  在秘境作威作福许久的岩甲蛇重重摔落在地,死透了。
  稀薄的云后能看见太阳,悬崖顶端却是寒风料峭,杜圣兰站在风口,何不鸣早已不知去向,耳畔只有呼啸而过的风声。他一头散乱的青丝被风吹得飘摇,良久,杜圣兰垂了垂眼,下山离去。
  两个月后,落星城。
  酒楼坐着几个喜欢听琴赏花的散修。
  修真界讲究一个‘争’字,日常尔虞我诈互相算计,多余的时间都用来抓紧修炼。但事情涉及到杜圣兰,就是例外,他一旦有个风吹草动,立刻会众人议论的中心。
  “杜圣兰在秘境中被好友背叛,丢失到手的冰焰果,自己还被琴音所伤。”
  “何不鸣身为琴宗少宗主,光风霁月,旁人为了冰焰果反目也就罢了,放在他身上说不通啊。”
  “背后说不准有杜家做推手……”
  话只说到一半,开口的那人自动噤声。
  沉默中,有人叹道:“杜圣兰的资质可谓是千年,不,万年一见,为何会跟家里闹成这样?”
  “大家族不为人知的秘闻就多了,而且天才么……”
  众人互相对视一眼,有的摇头,有的苦笑。
  最近的一次修士飞升也已经是三百年前的事情了,此后再无人渡最后一道雷劫,当世公认距离飞升最近的共有七人:杜家家主杜青光,裴家家主裴九星,墨家家主墨苍,盘家盘天鹤,除四大家族外,其余便是斩月山竹墨,金禅寺五蕴和尚,琴宗宗主何长客。
  近来有风声何长客闭关期间出了些问题,是否属实有待求证。
  有趣的是这七人中和杜圣兰有直接关系者不少,杜青光是其生父,斩月山竹墨是杜圣兰师尊,琴宗宗主何长客的儿子何不鸣半月前还是杜圣兰的至交,可惜二人在秘境中因冰焰果反目成仇。
  三百年来,天才如雨后春笋冒出,同时不乏大器晚成者,除非杜圣兰能即刻飞升,否则哪怕天赋何等卓越,也不值得一个有着深厚根基的大家族为他低头。
  众人感叹间,有好事者道:“杜圣兰睚眦必报,这一回被何不鸣摆了一道,往后还有得折腾。”
  “你们可能还不知道,靠着服用冰焰果,何不鸣修为大增,已经在上个月成功渡劫。如今和杜圣兰一样,也是元婴期。”
  就在所有人以为杜圣兰会上琴宗讨个公道时,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对方换了身夜行衣,从容地一把火把自家的宗祠给点了。
  消息一经传出,整个修真界哗然。
  ……
  宗祠被烧三日后。
  十万大山间,虚空中突然蹿出一道人影。和几个月前比,杜圣兰依旧是身穿蓝袍,不同的是一头如墨的青丝高扎成马尾,像是个游侠。因一路追杀,鬓角散落出些许碎发。
  他用袖子抹去脸上血污,露出绝佳的皮相。
  修真界一般很少出现老的公然出手对付年轻小辈之事,但放火烧宗祠太过恶劣,这次杜家一连派出两位长老,接近三天三夜的追杀,杜圣兰可谓是九死一生。
  但他活下来了。
  劫后余生并未让他有多高兴,反而心下一沉。体内元气损耗严重,杜圣兰不得不停止飞行,靠在一棵大树上发出沉重的喘息。
  最近他似乎过得都很狼狈,短暂的休息间,杜圣兰想起数月前何不鸣背叛自己时的场景。
  杜青光,他的生父,再不待见自己也不至于授意一个小辈来对付他,最可能的便是杜北望一脉。杜北望被誉为家族麒麟子,最有可能的未来家族继承人。
  可论天赋,杜北望不及他,纵然杜青光现在厌恶自己,不排除有朝一日改变心意。
  念及此,杜圣兰抬头望了下天,杜北望心比天高,应该不屑于此,看来是背后支持他的长老等不及了。
  何不鸣曾言帮他等于同时得罪两个大家族,杜北望的生母来自墨家,恐怕此事还有墨家干预。
  纷杂的思绪不过在几个呼吸间结束,杜家封锁了临近的几片区域,他只有两个选择。继续向前回到斩月山,寻找师门庇护,或者一路朝东,但会途经琴宗的地盘。
  何不鸣就是琴宗的少宗主,此去无异于是自投罗网。
  稍作喘息后,杜圣兰还是选择回师门。
  ——
  斩月山被列为三大修行圣地之一。每年都会有无数天才奔波而来,希望能取得入山资格,斩月山能有如此名望,离不开当今宗主竹墨的威望。
  作为竹墨唯一的弟子,杜圣兰在斩月山地位颇高,一举一动都会受到关注。
  火烧宗祠的事情已经传回宗门,守山弟子掩去心底里的不满,毕恭毕敬地躬身行礼:“山主说在后山等您。”
  边说心中不满更甚,杜圣兰闯下滔天大祸,杜家势必会前来要人,稍有不慎引得两大势力开战,他也难免受池鱼之殃。
  杜圣兰稍微整理了一下散乱的头发,朝后山走去。
  后山面积庞大,竹墨日常只会去龙泉瀑布附近垂钓,隔着一段距离,杜圣兰就看见了自己的这位师尊。龙泉瀑底镇压着一只恶龙,戾气常年不散,汇聚成罡风作乱。
  竹墨青衣长发,似乎处在另一个空间,衣衫规规矩矩地贴服在身上,并未随风鼓动。
  杜圣兰来到他身后,低声唤道:“师尊。”
  回应他的只有沉默。
  稍顷,竹墨终于放下手中的钓竿,没有提火烧宗祠一事,而是说起杜圣兰趁乱偷出家族至宝:“只怕此刻你父亲和我有一样的困惑,好奇你究竟是怎样做到的。”
  家族至宝,存放地点绝密,更有高人看守,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带走,即便是他也很难做到。
  杜圣兰避而不答,只说:“不是师尊旧伤未愈,暗示我去偷的?”
  十年前,竹墨收他为弟子,引起轩然大波,当时竹墨为此和他的父亲杜青光斗过一场法。那一战表面上双方打成平手,实际竹墨是以五分伤换杜青光三分伤。
  龙泉瀑周围寒意渗人,说到这里杜圣兰闭了闭眼,睫毛上有丝丝寒意结成的冰霜。
  “实际这一切都是师尊计划好的,对么?您觊觎杜家的悟道丹许久,才想出利用我来得到的法子。”
  竹墨淡淡道:“指望一个被家族排斥的小辈行偷窃之事?”
  “但凡有一丝可能,您都不会放弃。”杜圣兰:“非我厚脸皮,但从小到大,我想要做成之事,无一失败。”
  修士间流行气运一说,杜圣兰自认是有些气运在身的。
  竹墨终于转身看他,看向自己这位天才弟子,目光有些复杂。
  四目相对,杜圣兰却是笑了:“您的眼光是真好。”
  他确实做到了。
  竹墨终于不再避讳,提起这件至宝:“当今顶尖势力都想要得到悟道丹,怀璧其罪。将悟道丹交于我,我自会出面保你。”
  这一刻,杜圣兰望着曾经让自己产生孺慕之情的师尊,只觉得无比陌生。
  “然后被永远困在斩月山?”
  一旦出去,就会面对无穷无尽的追杀,竹墨所谓的保护,不过是让他在山里经年闭关潜修。可修士如不历练,就无法磨炼道心。
  竹墨并不回答,似乎是默认。
  突然,杜圣兰嘴角微微一掀:“您错了,我并非别无选择。”
  话音落下,龙泉瀑布的水花突然窜起千丈高,似是要将头顶这片天空掀翻。一声龙吟震得山头一动,外面的守山弟子捂住耳朵,痛苦地蹲下身,显然是承受不住龙吟的威压。
  竹墨的面色终于起了变化,沉声道:“私放恶龙出世,今日不用等杜家来人,我也要清理门户。”
  想起过往几年间,对方频繁来到龙泉瀑布,说是要借助罡风修炼,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更是努力钻研阵法,恐怕这孽徒早就在打这混账主意!
  面对威胁杜圣兰不屑一顾,吹了声口哨,远处天空一只雄鹰飞过,锋利的爪子在遥远的群山万壑间投掷下一个盒子。
  相隔数十里地,瞬间有澎湃的道韵爆发。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