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君身死道殒后(重生 修真)——马户子君
时间:2022-02-09 10:28:43

   《圣君身死道殒后》作者:马户子君
  文案:
  灵气充裕,大乘遍地,庭雪圣君江荇之和墟剑圣君钟酩是当世最接近飞升的两人。
  三界传言:二人为机缘争得你死我活,不共戴天。
  后来庭雪圣君率先渡劫,天雷落下,魄散魂飞。
  1.再睁眼,他回到了一千年前。
  一千年前的修真界灵气稀薄,荒芜贫瘠,而他还保留着大乘时期的实力。
  江荇之:呜呼,起飞.jpg
  2.江荇之满级重生,打算横行天下,结果刚一出山便被镇压。
  混天镇地的威压自八荒而来,江荇之被人束着手压在身下,大乘的修为竟丝毫动弹不了。
  江荇之:见鬼了,一千年前哪儿来的这种变态?
  3.变态实力高,长得好,还甩都甩不掉。无奈之下,江荇之带着人浪迹天涯。
  一日月高风清,酒色惑人。
  江荇之半眯着一双醉眼:“我心中装了一人,可惜我二人打打杀杀几百年,也不知我死后他有多快活。”
  那变态低头抚上他滚热的脸,黑发落在他红唇边:“他不快活。”
  ****
  过了很久江荇之才知道,那年他身死道殒,墟剑手撕天道、剑斩混灵,只为换来一人凝魂重生,逆天改命。
  【毒舌厚脸皮攻x咸鱼沙雕浪受】
  ——————————
  *双暗恋,双重生,攻披皮
  *沙雕甜文1v1
  【2021.03.20vb截图,盗必究】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荇之,钟酩 ┃ 配角:修真界众憨批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原来新手村里不止我一个
  立意:矢志不渝
  作品简评:
  庭雪圣君江荇之飞升失败,魂飞魄散。再睁眼却重生回了一千年前,还被一个实力强横的俊美之人缠上了,无奈之下他带人浪迹天涯。后来他发现,那人怎么越看越像他暗恋了几百年的死对头墟剑……
  本文语言诙谐,风格轻松。两个主角相互暗恋、相互坚守,一同跨越千隔万阻,冲破时空桎梏,在千年的时光回转间留下了永不磨灭的爱恋。
 
 
第1章 劫后重生
  天山玄台,传闻中最接近上界的地方。
  此刻,天穹笼罩着一片青光,积云盘踞如巨大的漩涡。
  漩涡正下方的玄台之上,立着一道靛蓝色的身影。
  玄台之外方圆几百米内,远远近近站满了修真者,放眼望去出窍以上竟占了八九成,还来了两三名大乘。
  当下修真界正值千百年来的鼎盛时期,灵气充裕,大乘遍地,甚至有两位圣君已无限接近于飞升境。
  庭雪圣君江荇之便是其中之一。
  今日,三界内最顶尖的修真者几乎齐聚于此只有一个原因——庭雪圣君即将渡劫,突破飞升境。
  至于另一位接近飞升的墟剑圣君……
  众人环顾一周:似乎并未到场。
  可惜了,还以为能在庭雪圣君渡劫前看到两人的对决。毕竟有传闻说,庭雪圣君此次飞升的机缘本该属于墟剑圣君。
  想到这里,数十道目光又纷纷投向玄台中央的那道背对众人而立的身影。
  靛蓝长袍,银边束腰。长发不羁地高束在身后,随着后者转头的动作露出一截好看的下颚线。
  这便是庭雪圣君江荇之。
  在他跟前还站了一名青年,腰间的玄天剑彰显着后者的身份——玄天剑宗少宗主,蔺何。
  远处围观的修士们见状低声议论:
  “庭雪圣君似乎在同蔺少主叮嘱什么……”
  “会不会是功法秘籍?两人是多年好友,圣君打算在飞升之前将功法托付出去。”
  “或者是拜托玄天剑宗替他护法,怕被不知何时会出现的墟剑圣君搅局。”
  “言之有理,言之有理!”
  …
  无视玄台外的暗潮涌动,江荇之正将几叠纸契交到蔺何手中,细细叮嘱,
  “这是我在互济会给自己买的飞升意外险,若我渡劫失败会有一大笔丧葬费……”
  蔺何接过纸契的手一抖,不敢置信,“你居然还有心思买这种东西!”短暂的冲击后他很快又回过神,“不会失败的,你别说不吉利的话。”
  江荇之摆摆手止住他激动的情绪,“两头总得占一头。若我占不了这一头,到时候那笔丧葬费就拜托你去领一下。”
  蔺何眼眶一热,“荇之,没想到你对我这么……”
  “然后交给墟剑。”
  “……”蔺何停顿,“什么?”
  江荇之高深一笑,“你不懂。”是爱情。
  若他能顺利飞升,此事暂且作罢。若他身死道殒,留下一笔巨资给墟剑,届时后者必能明白他的心意!
  多么浪漫的表白。
  “你被夺舍了!?”蔺何惊呼完,对上前者淡定的目光,几次深呼吸后按住隐隐作痛的额头,低声道,“传言该不会是真的?”
  “什么传言。”
  “说你抢了墟剑的飞升机缘,该不会是真的……所以你觉得有愧于他?”
  江荇之微微一窒。蔺何却越说越觉得有理,“不过你觉得墟剑会高兴吗——对手抢了自己的机缘飞升失败,最后给自己留下一笔丰厚的丧葬费。”
  听上去像是在下某种蛊。
  江荇之,“……”
  他跳过有争议的话题,转而回了前一个,“传言罢了。”算是否认了抢夺机缘一说。
  蔺何一脸将信将疑。
  江荇之立马谴责,“你在质疑我的人品!”
  “我信,我信……”蔺何赶紧找机会转移话题,四下环视一圈后佯作惊讶,“咦?墟剑圣君今天没来。”
  江荇之没有戳破他拙劣的演技,接话道,“我们关系不好,他没来很正常。”
  蔺何松了口气,“也是,不过来了不少观摩者。”
  三界九州,八大宗门,人、妖、魔修都来了。大乘境冲击飞升境,无论成败与否,多多少少都能让人有所参悟。
  江荇之若有所思,“是啊。”
  蔺何心生警惕,“你在想什么?”
  江荇之,“如果向每个人收取三百灵石观摩费……”
  蔺何声调陡然拔高,“你还有空想这个!”
  他话音刚落,头顶便隐隐传来几道闷雷,像是老天爷都看不下去。
  江荇之抬头看了眼天象,估摸着时辰将至,不再废话,手一挥将人推出了玄台之外,“记得帮我收一下,一米五以下可以半价。”
  “……”
  只是一瞬,蔺何就被推出百米。
  玄天剑宗宗主抬手接住自家儿子拎到身后,看着后者微微失神的双眸,又把目光落在玄台中央衣袂翩跹的人影上。
  四周灵力疯涌,渡劫要开始了。
  他凝重地传音问道,“庭雪圣君都同你传授了些什么?”
  蔺何半晌没有回神,“……生财有道?”
  剑宗宗主,“什么?”
  ·
  漩涡中央,滚滚雷声愈发沉闷。
  青色的天幕很快被黑云覆盖,天色暗了下来,只剩云层后那片银白的电光映得半边天穹忽明忽暗。
  江荇之转头看了眼外侧乌泱泱的人群,依旧没有看见自己想找的那人。只有一个白点在人群中忙碌地穿梭,俨然是开始收取观摩费的蔺小宗主。
  他心底稍有安慰,随即不再多等,抬手拔出腰间的长剑。
  “唰——”一声利剑出鞘,剑端直指上空,透亮的剑身映出半面好看的眉眼。八荒灵力疯涌而来,灌入靛蓝色的外衫猎猎作响。
  众修士全都屏息以待。
  四野无声。
  少顷,一道银蟒“咵啦!”骤然划破昏暗的天穹,直落向玄台上单薄的人影。
  这场浩然天劫终于降临。
  ……
  雷劫一落便是整整九日。
  黑云密布的天幕上看不见日月交替,江荇之被雷劫包裹着,数不清过了多少时日。
  眼前是大片灼目的白光,咸湿的汗水顺着额头落下,浸入抖动的睫毛间模糊了视线。耳边雷声轰隆作响,像是从未停止过。
  浑身的经脉和骨骼早已在九重天雷下尽数折断,从最初的剧痛到麻木,再从麻木到清醒,意识像是在惊涛骇浪间沉浮。
  江荇之感觉自己现在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
  唯有当初寻得的那道机缘在他心脉处运转,调动全身灵力为支离破碎的经脉搭桥作梁。
  轰隆……又是一道天雷落下。
  本命剑剑身摇摇欲坠,上方赫然是第九道灼痕。
  外侧的人群不禁开始骚动:“最后一道天雷了!”
  “只要捱过这一道,庭雪圣君便是三界之内飞升成仙的第一人。”
  时间一点点流逝,耳畔的雷声似乎渐渐减小,有天光自头顶的黑云深处透出来,预示着这场雷劫即将结束。
  隐隐已能听见不少人欢喝着准备庆祝的声音。
  突地,江荇之心头猛然一跳!一丝不知缘由的违和感划过心头,未等他细细探究,便听一声轻响自心口传来。
  咔嚓…原本维系着灵力运转的那道机缘骤然消散。
  一瞬间,仿佛世界静止。
  猝然失去灵力维系的经脉开始自四肢向着心脉处寸寸折断。
  渡劫失败。若不出意料,他片刻之后便会魂飞魄散。
  轰然的雷声中,灼目的电光似乎暗了几分。江荇之费力地睁开眼,被汗水模糊的视线中出现了远处一片乌泱泱的人群,隐约能瞥见其中一道熟悉的身影。
  ……墟剑?
  江荇之眨了眨眼睫,想看得更清楚一点。识海却如抽丝般消散在了滚滚雷鸣之间。
  扑通,身体不受控制地一头栽了下去。
  意识彻底陷入黑暗之前,他恍惚自贯耳的雷声中听见人群的欢喝戛然而止。
  以及一声盖过惊雷的,声嘶力竭的,“江荇之——!”
  ·
  黑暗,昏沉。
  不知经历了多久的混沌与沉浮,一丝光亮忽然投入了识海。
  再次睁眼时,眼前是一片稀稀落落的草地。泥土和青草的气味从鼻尖传来,耳中能听见清风拂叶的窸窣声和远处细小的虫鸣。
  江荇之动了动手指,睫毛眨了一下。
  什么情况?魂魄尚存,四肢健在。
  他翻身坐起,蓦地打了个寒颤。明明头顶是午后暖阳,他却浑身凉如一块寒玉。
  江荇之探了探自己的手腕,神识顺着经脉没入体内,他很快找到了自己如此凉快的原因——魂魄在轰天雷劫下受到了缺损,导致他目前极度畏寒。
  但好在一身修为依旧保持在大乘巅峰,和渡劫前一模一样,丝毫未变。
  他挥手化出一面水镜,镜中是自己本尊的容貌,只是相较之先前更为苍白了一点。
  江荇之摸着自己的脸,“真是人善可欺,我见犹怜。”
  一番厚颜无耻的感慨结束,他散去水镜陷入沉思——渡劫时的情形仍历历在目,从天雷落下,到他经脉寸断。
  先前寻得的机缘在最后关头出了差错,叫他一瞬魂飞魄散。
  想到这里江荇之思绪微顿,临死前瞥见的那道身影忽而又浮现在他脑海中:好像是墟剑?
  不对,应该是他的幻觉,墟剑那日压根就没来。
  还有,他似乎听见有人在喊他的名字,喊得都破音了,也不知是谁。莫非是他的哪位忠实粉丝?
  思索无果,江荇之收敛了思绪,又将注意力拉回临死前异象突生的那一刻。
  他指尖捻了捻,“果然有问题……”
  那道机缘是他是和墟剑一起寻到的,但不知为何,当时他心头就闪过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一念之间,他便已先墟剑一步拿下了机缘。接下来就是他率先渡劫,随后魂飞魄散……
  现在想想多亏了他的第六感,不然身死道殒的就是墟剑。
  “假货害人。”江荇之想到那道机缘,忍不住感叹了一声。还是个厉害的“假货”,能让天下第一大乘猝然陨落。
  ——虽说不知为什么他现在又活过来了。
  江荇之抱起胳膊仰头望天,蓝蓝的天,绿绿的地,天地之间是空气。一切都正常得让人有些不真实。
  不过,能活着就是最好的。
  当务之急是弄清所处之地,以及怎么回去。
  江荇之站起身来环顾四方,目前看来,他正处于一座山的山头,放眼望去百里之内荒无人烟,远处隐隐能见着一座城池。
  他想了想还是没有直奔人烟处,只沿着前方的小道往山下走去,心思缜密,“城市套路深,先留在山村。”
  靛蓝的外衫袖摆随着他的动作悠悠晃晃,从袖口看进去像是两个无底洞。若蔺何在此听见这话,必定骂一句“好不要脸”,普天之下套路最深的明明就是江荇之。
  一路走过,脚下的泥土有些干涸,青草稀稀落落地生长着。两旁的林木疏密不一,背阴的枝叶看着有些枯黄。
  在江荇之的印象里,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如此营养不良的树木。
  他们所处的修真界是几百年来灵力最为充裕的时期,哪怕是一根杂草都生得油光锃亮,常被一些无良商家栽到玉盆里拿去冒充兰花。
  “这里的灵气也太稀薄了点。”江荇之低声自语。
  走着走着,他忽然停下脚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