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公子和他的白月光师兄(修真)——柒耳
时间:2022-02-09 10:14:45

   《墨公子和他的白月光师兄》作者:柒耳
  文案:
  谢墨是天平派掌门师弟,修为高,模样好,人人尊称一声墨公子。
  天平派的掌门是陆肖,修为更高的清冷美人,以维护天下苍生为己任。
  清冷美人每次被自己师弟各种奇奇怪怪的理由碰着,摸着,抱着,靠着的时候,总会红,不是这儿红就是那儿红。
  “师兄,我害怕!”谢墨蹭过去吃了一顿豆腐。
  陆肖脸红。
  “师兄,我是病人!”谢墨蹭过去靠着。
  陆肖耳垂红。
  墨公子谈谈恋爱走上人生巅峰的故事。
  【2020.12.28设置防盗,24小时】
  说明:
  1、不是修仙世界,就是普通修炼的凡间,人都是凡人。但魔是真的魔。
  2、双洁。
  3、架空文,不必细考,鞠躬!
  4、师兄(受)VS师弟(攻)【特别说明我们师兄真的只是脸皮太薄而已!】
  5、高尚圣洁受(不是!)VS亦正亦邪攻(忠犬!)
  立意:你我携手,护佑苍生。
  一句话简介:师兄是好人,我是坏人。
  标签:强强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励志人生
  主角:谢墨,陆肖
  配角:专栏预收文求收藏!
  其它:求收藏!
  风格:正剧  视角:主攻
 
 
第1章 001
  【师兄,我真的好怕啊!】
  穹山之巅,正道之首,天平派以保天下苍生之太平为己任,以斩妖除魔为首要目标,保护苍生,保护众人,是他们与生俱来的责任。
  巍巍宫殿,高耸入云,隐在半空中的那一段平日里不太能看得到,但此刻众人看得清晰无比。
  因为原本灵气缠绕的上半截此刻已完完全全暴露在众人面前,周围的灵气涣散,肉眼看得见的地方均已染上了猩红。
  那是血的印迹。
  而且是大片大片血的印迹。
  没有错,此刻世间第一大派天平派偌大的广场上站满了六大门派弟子,用这个站字可能不合适,因为除了少许几人,更多的人都是佝偻着,还有更多的的都已经倒在了广场上。
  死的死,残的残,还有的半死不活。
  用尸横遍野来形容也不为过。
  为首的中年男子,身着金色锦缎,腰系白色腰带,手中举世无双剑早已染满鲜血,背脊挺的笔直。
  此人正是天平派掌门陆乾,但眼力厉害的,都看得出来这位陆掌门已经不行了,不止这一位掌门,其余五派掌门的情况都差不了太多。
  均已是强弩之末。
  而三十三层台阶之上,情绪高涨的邪魔一道正疯狂地嘲笑着广场上这些名门正派,笑得肆意又狂妄。
  “哈哈哈哈,天佑我魔,你们的死期到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陆乾眉头紧蹙,这些嚣张之人陆乾不是最担心的,陆乾担心的是高空中那一团模糊面容的黑影,是妖魔们不知照着什么法子招来的远古魔物,就是这团黑影将六大派血洗一空。
  陆乾面上不显,但心底早已心急如焚,六大派精英皆在此地,又被这突如其来的妖魔斩杀了一大半,颓势已现,他们就要输了。
  他现在唯一能做且一定要做的就是要保住下一代,只有这样,这世间才还会有明天。
  但现在。
  几位掌门互相对视一眼,如果正面迎战,他们根本不会再有胜算。
  但如果不正面迎战,他们连个作战方式都没有。
  但陆乾始终盯着那团黑影,他有一种预感,这团黑影不会支撑太久,不然对方不会是现在这样跟他们僵持着,而是早已将他们一网打尽。
  这或许就是他们的机会。
  陆乾看着周围还能一战的少许人,再遥望三十三层台阶之上那些妖魔,论数量,他们势均力敌,如果不算那团黑影,他们有胜的可能。
  三十三层台阶之上,为首那人似乎明白了陆乾的想法,不知怎的控制的那团黑影,本已停滞的黑影又动作了起来,袭来速度之快,就连陆乾也差点反应不过来。
  更遑论其他人。
  不知那团黑影是如何动作,广场上尚佝偻站着的人又迅速倒下去了一批。
  以陆乾为首,其他五派掌门为辅,飞向黑影联手攻击,而那团黑影又突然飘然而去,飞回了三十三层台阶之上。
  “陆乾!看着天下苍生在你眼前一个个死去,感觉如何?哈哈哈哈……”气未寒嚣张的声音传遍整个天平派。
  “在你斩杀我族那么多人后,你可想过会有今日?”气未寒的声音含着愤恨以及终于大仇得报的得意。
  “你待如何?”陆乾沉着声,双手覆到后背,只有小小的谢墨注意到了他师父颤抖的两手。
  谢墨伸出手去,紧紧握住师父的手,轻声道:“师父,徒儿保护你。”
  感觉到手心里一小片暖意,听到软软弱弱的声音,陆乾低下头看了眼自己乖巧的徒儿,用依然还在颤抖着的手摸了摸小徒儿的脑袋,“墨儿不但要保护师父,还要帮师父保护天下苍生,可好?”
  小谢墨用力点了点头,“师父,我会的!我会好好保护你们的!”
  在另一边站着的小陆肖侧目看去,他这个师弟本身就长的极好看,现在眼睛亮亮地看着师父的时候似乎更好看了。
  “好,有墨儿这句话,师父就放心了。”陆乾轻柔地抚摸着谢墨的头。
  小陆肖在一边也跟着说了一句,“师父,我会跟师弟一起保护天下苍生。”
  小谢墨露出八颗雪白的牙齿对着陆肖笑了笑,“谢谢师兄,我最喜欢师兄了!”
  “喜欢什么喜欢,小小年纪不害臊!”小陆肖一张小脸唰的通红。
  小谢墨笑嘻嘻地没再说话。
  陆乾一左一右摸着两位弟子的头,这是他天平派将来的希望,他一定要护住。
  气未寒早就注意到了陆乾身边的陆肖跟谢墨,一眼就看出了两人的天赋异禀,一个有趣又能让陆乾崩溃的主意在气未寒头脑中成型。
  “陆乾,我这里有一个魔族的种子,只要让你一个小徒弟吞下,今天我就可以放过你们所有人。”
  “你休想!”陆乾怒道。
  气未寒讽刺地看着陆乾身后那些人,“你何不转身看看你那些身后,你用自己命护着的那些人,你看看他们现在是什么表情?
  用你徒弟一条命就能换回他们所有人的命,他们怎么会不愿意。不愿意的只有你天平派一门!哈哈哈哈哈!你这就是拼死拼活要守卫的天下苍生?可笑!”
  “蝼蚁尚且想要活命,何况是人。”陆乾并没有回身看身后的人到底都是什么表情,在生死面前,想活下去本就没有错。“不管是我徒儿的命,还是其他别人的命,都是一样的,不管换了谁,这个交易我都不会跟你做!”
  “那如果这颗种子不会让你徒儿丧命呢?”气未寒抛出诱人的橄榄枝,陆乾身后本来面露惭愧的人犹如得到了新的希望。
  “实话告诉你,这颗种子只会让你徒儿慢慢成魔,当然他要是意志坚定,也不见得会成魔,只要你相信你徒儿,你何不让他吞下这颗种子,解救在场的千百人呢?”气未寒恶毒地说。
  不待气未寒继续煽风点火,已经有人忍不住喊了一声“陆掌门”。
  然后喊“陆掌门”的声音越来越多。
  用一个小孩不一定会变坏的未来换所有人的活命,这笔买卖在大多数人看来简直是不需要考虑的买卖。
  一个人,还是千百精英,孰轻孰重,根本不用选。
  终于陆乾回身看了眼周围,那么多双殷切的眼睛看着他,陆乾头一次感觉到了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但他能怪这些人吗?
  不能。
  他们也都只是为了活命,为了大局。
  但他的小墨儿又何其无辜?
  小谢墨能感觉到握着自己的那只大手抖的已经不成样子,他能感觉到师父对他的爱护和不舍。
  不就是一颗不会死的种子,有什么了不起。
  小谢墨昂首挺胸自己往前站了一步,一只手还紧紧抓着自己师父的手。
  毕竟还小,心底还是有些怕的。
  小谢墨昂起头对着三十三层台阶之上的魔头说,声音还是奶声奶气地:“你这个大魔头,不就是一颗种子吗?给本少爷送下来,我倒要看看,是什么破种子,味道不好,我可不吃!”
  “墨儿!”陆乾悲愤地大喊了一声。
  “墨师弟!”小陆肖往前跨了一步想把小谢墨拉回来。
  但小谢墨死倔在那里一动不动怒瞪着魔头,“还不快给本少爷送下来?!”
  气未寒掌心立刻多了一颗环绕着浓浓黑雾的一颗类似药丸的东西,小谢墨一看到眉头就蹙了起来。
  气未寒也看到了,笑着问了一句,“怎么?怕了?”
  “有什么好怕的?不过就是看着未免也太难吃了点!”小谢墨鄙夷道。
  气未寒大笑着看着下面的千百人,嘲笑道:“堂堂六大派居然还比不上一个孩童,可笑可笑,可笑啊!哈哈哈哈哈!”
  “你放屁!”终于有人破口大骂。
  接着谩骂的人越来越多,但当气未寒说看来你们要替这个小孩吞种子的时候,骂的人越来越少,接着进入了一片尴尬的死寂。
  “你废什么话,赶紧给我送下来!”小谢墨不耐烦地说。
  “不用送,我这就让它下来。”气未寒笑着说,手心里的黑色药丸旋转而下,直直飞到小谢墨跟前,不等小谢墨伸手,那东西已经飞进了小谢墨体内,没有一点痕迹。
  “小孩,我们二十年后再见!彼时,让我看看,你到底是人,还是魔?”气未寒大笑着带着一种妖魔消失在了三十三层台阶之上。
  ……
  谢墨睁开眼睛,最近这梦怎么越来越频繁了。
  不就刚满了二十年么,有必要这么时时刻刻来提醒他快要变成妖魔了?
  感知到院里有人停驻,谢墨眼中划过欣喜,快步走出房间,看着院落中的翩翩美男子。
  “师兄,你回来了?”
  陆肖点头看向谢墨,先是从头到脚把人打量了个遍,然后才问,“刚感觉到你怎么情绪起伏那么大,发生了何事?”
  “你不在这段时间,我每天晚上都要做梦梦到二十年前。”谢墨颇有些委屈地说,“你都不知道我每日每夜多么害怕自己变成妖魔,而且你还不在。”
  “师兄,我真的好怕啊!”谢墨一边说,一边还不忘记上前抱住美人吃豆腐,反正他师兄疼他,不会怪罪他。
  “……”
 
 
第2章 002
  【师兄,我是病人。】
  陆肖情绪平淡,脸皮还薄,每次被谢墨这么拉扯,脸都会泛红。
  现在也不例外。
  而谢墨这个老流氓看着师兄脸红,只觉得更加开心刺激。
  “好了,拉拉扯扯成什么体统,松开。”陆肖绷了绷脸说。
  “不松,我害怕!”松怎么可能松,谢墨反而抱地更紧。
  这个理由谢墨已经从小到大用了二十年,但一点没有因为他的陈词滥调而失去应有的效果,依然非常好用。
  陆肖:“……”
  陆肖:“你都怕了二十年了,还没克服?”
  “克服不了。”谢墨回地非常迅速以及坚定,“只有师兄稍许安慰,才能勉强压下去一点。”
  陆肖:“怎么安慰?”
  “摸摸我,抱抱我。”谢墨恬不知耻道。
  陆肖一张脸彻底红了:“胡闹。”
  “师兄,但是我真的觉得最近身体有变化,我不骗你。”一招不行再换一招,反正他有病,他说什么都对。
  陆肖果然神情严肃了起来,上下打量谢墨,然后说:“哪里不舒服,手腕给我,我给你看看。”
  手腕怎么能给,揭露自己就不好了。
  谢墨只管拥着陆肖,撒娇卖萌一条龙,“看到师兄我就觉得都好了,现在抱着师兄我就觉得更好了。”
  “……”
  “别胡闹!”陆肖就要松开谢墨把手腕强拉过来,“这种事不能开玩笑,到底哪里不舒服?”
  谢墨本来就是胡说八道的,看到陆肖这么一本正经,忍不住开始心虚,但面上一点没露出来,趁着松开的那一瞬间,已经后退了好几步,“现在真没事了,那点小毛小病可能是因为我太想你了。”
  陆肖双手已经覆到后背,谢墨一看这个动作就知道完了,今天这玩笑过分了,想了想还是决定主动承认错误,“师兄,我骗你的,我没有感觉到有任何变化。”
  陆肖冷眼看着谢墨:“谢墨!”
  “在!”
  陆肖:“给我去悬崖壁面壁思过两个时辰!”
  悬崖壁形如其名,陡峭异常,凹凸不平的斜面直耸入云霄,此刻谢墨正站在其半山腰最为湿滑陡峭的一处。
  大风呼呼的,一个人在这儿站着,多少有几分凄惨。
  谢墨就这么干站着,也不修炼,也不护体,就这么硬抗着,只盼望着自己能真生病了能让陆肖消消气。
  但奈何身体实在太好,吹了两个时辰,别说一点难受,还越吹越舒服了。
  ……
  谢墨对自己也是无语了。
  踏着步子走回大殿,走到半路一阵大雨突然袭来。
  谢墨抬头看了一眼,成心的是吧?
  但对谢墨的生病也没有起到任何作用,身体倍棒的回了大殿,喷嚏也没打一个。
  “师兄,我回来了。”一进辉煌的大殿谢墨就喊了起来,自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看着所有人惊诧的目光,谢墨笑了笑:“没事,外面突然下了一阵雨,淋到了一点。”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