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烈推荐】万有引力[无限流]/万诱引力[无限流]——骑鲸南去
时间:2021-10-10 09:06:16

  闻言,南舟的心骤然漏跳了一拍。
  如果真的录下了什么,那自己的谎言……
  短暂的呆滞后,立即有人欢欣鼓舞地赶到前排,把那枚小巧的行车记录仪迅速取了下来。
  然而,希望很快破灭了。
  ……行车记录仪里什么都没有录下,只有一片刺刺拉拉的雪花。
  短时间内情绪的大起大落,已经打击得一干人们抬不起头来了。
  “唉,我真是蠢。”
  江舫低头,双手把玩着取下的记录仪,自嘲道:“那个蘑菇怎么会给我们留下这么现成的证据呢。”
  “……本来该是一件好事的,是不是?”
  紧接着,江舫抬起淡灰色的眼睛。
  长睫掩映下,他的目光显得又温柔,又莫测。
  “所以,刘荣瑞先生,证据没有了,你不用像刚才那么紧张了。”
 
 
第5章 三人成鬼(五)
  车内。
  数道狐疑混合着审视的目光集中在刘荣瑞身上,刺得他猛打一个激灵。
  刘荣瑞脸色白了又红,强笑道:“等一等,怎么突然绕到我身上来了?”
  江舫将手中完全失灵的行车记录仪放下:“因为你很矛盾。”
  “我哪里矛盾?!”
  江舫马上发问:“你不想活下去吗?”
  刘荣瑞被他骤然加快的话语节奏逼得也加快了语速:“废话!”
  “你不怕死吗。”
  “你他妈的——”
  “你不关心鬼是谁吗?”
  “我关心啊!”
  “你已经知道鬼是我们中的谁了吗?”
  “废话,我不知道!你问这些有什么——”
  “你不关心记录仪里面录到了什么?”
  “我关心!但你都说了,记录仪什么都没录到!”
  在刘荣瑞高度紧绷精神、等待江舫的下一个问题时,车厢内却陷入了一片叫他始料未及的安静。
  江舫没有再问下去。
  他笑了一声,绅士地向刘荣瑞的方向伸出手:“所以我才说,刘先生真的很矛盾。”
  刘荣瑞花了些时间,才读懂江舫究竟想要表达什么。
  而在读懂后,他一身的冷汗轰然炸开。
  自己被他诱导了!
  他牢牢把住了自己的情绪波动,把自己的思考时间压缩到了最短。
  当然,自己的表达内容没有任何漏洞。
  作为一个“人”,他应该是怕死的,应该去关心鬼是谁,更应该在抓住一点可靠的线索时立刻凑上去。
  ——但矛盾的是,本该如此紧张的他,直到现在还是坐在座位上,没有移动。
  而其他人,刚才全都离开了自己的座位,想去看一看行车记录仪。
  ……当谎言有被拆穿的风险时,许多人其实会在第一时间选择逃避,而不是去亲眼见证。
  万千芒刺沿着他的大腿根直直刺来,叫刘荣瑞坐立难安。
  他硬着头皮站起身来,反驳道:“谁知道这个行车记录仪是好的还是坏的?我只是不想空欢喜一场。再说,每个人性格不同,我不爱往前挤,怎么了?”
  “……啊。”江舫像是被他说服一些了,“是这样的吗。”
  刘荣瑞马上抓住这一点反击,“凭什么拿你的标准来衡量所有人?我没有按照你的标准做,就是可疑的了?”
  “可……”江舫的态度肉眼可见地有所动摇了,“刚才其他人都在看记录仪的时候,你的表情明明很紧张。”
  “全靠你一张嘴说?”
  刘荣瑞不屑至极。
  “除了你,有谁看到了?”
  “你有证据吗?”
  他有绝对的自信。
  不管江舫那时候有没有真的看他,大家的注意力都该被记录仪吸引走了。
  不可能有别的人注意到他。
  想卖弄那点从美剧里学到的微表情知识?
  只要没有确凿的证据,那就——
  江舫半低下了头,看起来已是无计可施了的样子。
  而刘荣瑞只来得及庆幸了半秒钟。
  因为很快,江舫就撩起了他的蝎子辫,信手搭在了肩侧。
  ……众人这才发现,他用choker在自己的脖子后面固定住了一部手机。
  一大半手机藏在了他的白色薄毛衣下,另外一小半则被他的头发盖住了,只隐隐露出了一个黑洞洞的摄像头。
  江舫低头,一手扶住手机,一手将颈侧的银色绑扣打开,
  在choker松开的一刻,站在他身旁的南舟注意到,他choker下的那截皮肤上,好像有一道奇特的花纹。
  可他还没来得及看清,江舫就已经灵活地用无名指将微松的绑扣重新顶紧。
  那是李银航的手机。
  是江舫管她借来的。
  尽管没有信号,但基本的功能都还能使用。
  他把还在进行中的录制暂停、存储,随即将屏幕调转过来,朝向了刘荣瑞。
  视频里。
  江舫有意从座位站起,一路走到了车厢的前方。
  他选定了一个相对来说最靠前的位置。
  镜头稍微有些摇晃。
  但广角镜头已经足以将他身后所有人的表情变化纳入其中。
  江舫就这样面向车厢正前方,背对着众人,抬手向斜上方一指,温和道:“那个东西,好像是行车记录仪吧。
  这一瞬间,摄像头记录下的表情有愕然,有激动,有恍然大悟。
  ……所有人中,只有刘荣瑞在江舫说出“行车记录仪,是不受信号屏蔽器干扰的”时,露出了堪称狰狞的表情。
  江舫将手机交给趴在一边默默听戏的李银航后,朝面色惨白的刘荣瑞跨出一步。
  “我还有几个问题,刘先生,你可以回答,也可以不回答。”
  “你说你是跟一老一少两个志愿者上来的。”
  “这是李银航小姐在自证的时候给出的信息。”
  “现在,请你告诉我,那两名志愿者,分别是什么性别?”
  “还有,你说你饿了很久,为了食物,才上了这辆车。”
  “那么,你上车后为什么只玩手机,不向其他人问一句有没有带吃的?”
  刘荣瑞竭尽全力,也只挤着声带,发出了细若蚊蚋的申辩:“我……不想打扰别人,反正到了‘茧房’就有吃的了,所以我才玩手机,分散注意力……”
  “那么,打开。”
  江舫再次向他跨出一步,慢条斯理地对他的心理防线落下了致命的一击:“把你手里这台的手机密码解开。”
  众人已经在江舫的带领下,慢慢接近了真相。
  虽然普遍跟不大上江舫的思路,但他们也纷纷屏息,等待分析。
  刘荣瑞的一颗心紧贴着嗓子眼,咚咚乱跳。
  他像是被人死死扼着着脖子一样。颤抖着开了口:“……你……什么意思?”
  “抱歉,我应该问得更直白一点。”
  江舫道:“我的意思是,这台手机,其实根本不是你的,对吧。”
  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时,南舟已经恍然大悟了:“啊——”
  他面容和声线都是偏于清冷端庄的那一挂。
  因此,当他拖长声音用单音节感叹时,有一种别样的……反差萌。
  江舫回头看了南舟一眼,再开口时,语调好像都因为这声感叹微妙地愉快了不少。
  “搜查物品时,你是最后才和赵先生互搜的。”
  “除了手机,你什么都没有带。”
  “当然,也有人只带了手机。这本身并不能证明什么。”
  “但你说,你是出来找食物的。”
  “你既然没办法未卜先知、知道你会被路过的救援车接走,为什么不在出门时带一个大容量的背包用来带食物?”
  “后来,我想到,你一开始是主动提出来帮赵先生搜车的。”
  “而且,你对于从车后往前搜这件事,好像一点也不抵触。”
  说话间,那只车厢后排上的巨大彩色蘑菇似乎是为了彰显自己的存在感,应景地迎风摇曳起来。
  它已经看不大出人类的特征了,既美丽,又可怖。
  正常人的话,很难想象谁会去主动选择靠近它。
  “综合以上,我猜想……”江舫道,“你其实根本什么都没有带,但为了不让自己太引人注目、不多花心思圆谎,所以你需要一两样物品,来融入大家。”
  “所以,你在搜查时,偷偷拿了后座那位已经死去了的先生的手机。”
  江舫又向前迫近一步。
  “当然,刘先生想要洗清这点嫌疑,是再简单不过了。”
  “把你手里这台手机解锁,让大家看看吧。”
  在周围窸窸窣窣的议论声中,刘荣瑞攥紧手里被他当作道具的、始终处于黑屏状态的手机,恍惚地想:他居然早就怀疑我了。
  亏得他还觉得自己隐藏得很好。
  亏得——
  无数想法在他脑海中搅成了一锅沸腾的岩浆。
  刘荣瑞在恐慌中狂叫一声,猛然抬脚,踹向江舫胸口!
  江舫漂亮的眉眼稍稍一动,右脚呈标准的格斗闪躲式,向后闪避而去。
  然而,在完全躲闪开来的一瞬,他动了一点别样的小心思。
  他原本能跟上的左脚慌乱地一蹬地,整个身体迅速失去了平衡,径直向后摔去。
  好端端站在他身后的南舟,眼睁睁看着身高快一米九的人迎面向他压上来。
  南舟懵了片刻,下意识往旁边闪了一小步:“……”
  但是,在这种狭窄的地方摔倒,恐怕要受伤的。
  在短暂的迟疑后,南舟还是及时在那人摔倒在地前,抢抱住了他的腰。
  压在他手掌心的腰侧肌肉薄而紧实。
  南舟确信,自己的指节还摸到了他的腰窝。
  他倒得可谓货真价实,毫无保留。
  在其他人反应过来、齐齐把刘荣瑞逼到了车厢后部时,南舟托着江舫的腰,稍一使力,把他扶了起来。
  江舫徐徐吐出一口气,对南舟展露出一点温柔的笑意:“抱歉,是我没站稳。”
  作者有话要说:
  江舫:啊我好柔弱.jpg
 
 
第6章 三人成鬼(六)
  刘荣瑞被七手八脚摁倒在座椅上。
  一群人将他的衣服撕成布条,把他双手反剪,结结实实地捆了起来。
  不消片刻,他手上的银环就被刷了七八票。
  暴躁大学生吴玉凯还记着刘荣瑞跟票试图投死自己的事情,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照着他的手环就是一顿报复性的滴滴滴。
  刘荣瑞起先还想挣扎,到后来也是半麻木的状态了。
  他兀自歪靠在后排座椅上,胸膛起伏,目光呆滞。
  直到随着车辆的一下颠簸,他的目光重新接触到身侧那已经完全蕈化的人头蘑菇。
  刘荣瑞突然迟钝地意识到即将降临在自己头上的命运了。
  他猛然站起,想要往前冲,却因为失去平衡,一脚绊倒。
  他趴在地上,面如土色地努力抬起身体,狂叫道:“我不想死!”
  接下来他吐露的内容,叫听到的人无不悚然。
  “我不是鬼,我是人!”
  “我是玩家。我和你们一样,我也是玩家!”
  “我也不叫这个名字!”
  “我叫刘骁。我是D市的,我是7月10号被扔进这个狗屎游戏里来的!”
  “我已经做完了第一个任务,我就是想多升几位排名,所以我花积分选了PVP模式①,然后就被传送到这辆车上来了……”
  “我只是在扮演鬼这个角色,我不是真的鬼!”
  “求求哥哥叔叔妹妹们了,我家里还有父母,我还是个处男,我连女朋友都没谈过,我不想死啊!!”
  涕泗横流的人发出的毫无尊严的声声哭喊,很难不叫人动容。
  有几个人不忍地扭过头去。
  但也有人不买账。
  胖子冷冷道:“除非你告诉我们,你的同伙是谁。”
  玩家刘骁似乎这才意识到自己手里还掌握着的筹码,灰败的脸色中浮出一丝病态的红晕来:“你们救我!救了我,我就告诉你们!”
  “我们怎么救你?”
  情绪的大起大落间,刘骁含泪的双眼内有缕缕血丝绽开,看上去颇有几分歇斯底里:“那你们休想知道鬼是谁!”
  但下一秒,他就又软了下来。
  他挣起身体,双膝着地,咚咚地磕了两个头,嘴唇一个劲儿发着颤:“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们,我接到的游戏规则,是,是要隐藏自己的‘鬼’身份,直到……直到游戏时间结束。”
  “到时候,我们作为赢家,可以选择要不要伤害你们……”
  “你们每一个人的命,都值一百积分……”
  “我发誓,我放弃最后要你们命的权利——我连进这一关花的积分都不要了——我真的不会伤害你们的!真的!真的真的!”
  “你们放过我吧!放过我吧!”
  得知“鬼”也有可能是人后,有人的心境发生了变化。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