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烈推荐】万有引力[无限流]/万诱引力[无限流]——骑鲸南去
时间:2021-10-10 09:06:16

  请示的结果很快就下来了。
  同时,他们拿到了一辆原本就记在江舫名下的房车钥匙,和一套完备的野营设备。
  当然,也附赠了一套中控的GPS系统。
  贺银川也爽快,在交车时,大方地告知了他们车中定位系统的存在。
  江舫和南舟都没有意见。
  他们也理应给别人一些安心。
  将一切准备停当后,江舫载着南舟,从一条单独的通道,缓缓驶出了充满了消毒水气味的医院。
  南舟趴在窗边,看向外面一格格向后移动的远大世界,出神。
  还未出城时,忽然间,他坐直了身体,咦了一声。
  江舫忙着看路,路上的车辆已经多了起来,他无暇分神:“……怎么?”
  “看到一个认识的人。”南舟给出了一个奇怪的答案,“但我不认识他。”
  江舫确认过前方路况后,好奇地侧身去看南舟所说的那个熟悉的陌生人。
  可惜,他们已然失之交臂。
  虞退思长身玉立,站在天光下,手里端着一杯香酽的咖啡,站在某个大学的门口,像是在等什么人。
  他面朝着学校的荣誉公示栏,一个个看过去。
  直到他的肩膀被人轻快地搭了一下。
  虞退思回过头去,身侧却没人。
  他再回头时,便有一个陈夙夜言笑晏晏地背手站在他面前:“看什么呢?”
  这里是陈夙夜的母校。
  他在《万有引力》事件中的失踪,大大牵动了他已经退休的导师的心。
  老人家无神论了一辈子,为了这个得意门生,特地去求了一趟观音菩萨。
  于情于理,陈夙夜都要来看看老人家。
  虞退思拿热咖啡去贴他的面颊:“没什么。”
  但他还是着意往看了一眼,仿佛有什么在意的事情。
  陈夙夜肯定道:“你有心事。”
  “也不是什么心事……”
  虞退思在荣誉栏的某处比划了一下:“我记得……有人在几年前,得过一个市级篮球赛联赛冠军,是不是?”
  说完这话,虞律师自己也觉得这话没有逻辑,轻轻一哂。
  陈夙夜一挑眉:“是暗示我可以从现在开始学打篮球的意思吗?”
  虞退思微扬了扬嘴角,摆摆手,目光却还留在原本该挂有冠军奖牌的地方。
  那里空空荡荡,好像理应没有任何东西存在。
  ……
  江舫和南舟的目的地,是一个叫做阿克苏的地方。
  没过两天,他们驶入了天与沙的交界点。
  江舫很重享受,原本的房车就一切按照最舒适昂贵的规格来,行驶在路上,好像是两只小蜗牛开着他们的家在路上自由驰骋。
  夜间,二人在一处天然且无名的沙海清泉旁休憩。
  江舫手把手教南舟烧烤。
  可惜任何食物经了南舟的手,都有化神奇为腐朽的能力。
  江舫只是去取个蜜汁的工夫,一对鸡翅就比翼双飞,变成了一对乌鸦翅膀,走得齐齐整整。
  南舟的烧烤钎子被抢了。
  他盘腿坐在一旁,拿出了自己的素描本,用他那自成一格的画锋,在纸间涂涂抹抹。
  一切都变慢了。
  野风吹皱泉水的声音。
  江舫翻动烤物的动作。
  落日下滑的速度。
  最后,一捻细细的弯月升入半空,照在人眼中,眼睛都是清凉的。
  饭罢,恰好起风,时间赶得刚刚好。
  沙粒扑扑打在房车外壁上,像是下起了一场滔滔的大雪。
  两人躺在柔软的房车床铺上,穿着同款的短裤,裹着同一条被子,打着一盏小灯,漫无边际地聊着他们的奇思妙想。
  他们有许许多多话可讲。
  比如,今天他们在构思一件奇妙的事。
  起因是南舟想到了在最后一个副本里,滞留在了车站的小明。
  他小声问:“舫哥,如果时间能倒流,倒流到你想回去的那个点,你会做什么?”
  江舫也小声答:“我去找你的作者,逼着他给你写一个来到我身边的结尾。”
  南舟很是赞成:“嗯,等我出来,就去敲你家的门。”
  江舫逗他:“我家住在公寓,不住独栋。”
  南舟:“我去爬窗户。”
  江舫:“我家的窗户很高的。”
  南舟:“我很会爬高。”
  江舫摸了摸这只自豪自己会爬高的猫猫的头发,用耳语的腔调继续和他说着平凡的情话:“乌克兰不大也不小,光是基辅,窗户总共也有几万扇吧。”
  南舟:“那我就一扇一扇慢慢地开。”
  “不嫌麻烦?”
  “找到你,不麻烦。”南舟说,“你也可以在窗下种一棵苹果树,给我指路。”
  “找到我之后怎么办?”
  “嗯……”
  良久的沉默后。
  “就像现在这样。”南舟说,“和你躺在同一个被窝里,告诉你,我来了。我们在一起,七十岁、八十岁也年轻。”
  被子间,两双腿裸露的皮肤将触未触,将离未离,但都被不远处透来的热度烫到了皮肤。
  “……是啊。是这样的。”
  江舫的声音变得沉郁而温柔。
  他侧过身来,压倒在南舟身上,亲吻了他的侧颈。
  在他们生活的这方宇宙沙盒中,存在着一个固定的定律,那就是万有引力。
  就像苹果树萌芽。
  就像苹果下落。
  他们必将相遇,就是这个宇宙的终极法则。
  在黑暗中,南舟喘息渐渐转急。
  微汗的一缕黑发沾在他的额头上。
  他困惑地紧着声音,低声道:“你在……做什么?你对我做了什么?”
  江舫笑着在他耳边念诗:“‘做春天在苹果树身上做的事。’”
  江舫还要动作,忽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样,抬起头来,对于虚空中的某处粲然一笑:“还要看吗?”
  那边负责观察他们动向的,早就红着脸关掉了一切图像接收装置。
  江舫转过脸,转向了屏幕,活泼地一眨眼:“还有不知道是不是活在哪个世界的你们,也不许看了。”
  世界啪咻一声,归于黑暗。
  唯余满目山河,繁星闪烁。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