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烈推荐】万有引力[无限流]/万诱引力[无限流]——骑鲸南去
时间:2021-10-10 09:06:16

  尽管根本没印象江舫是什么时候坐到他前面的,但李银航知道,如果不顺着他的话说,她就依旧是众矢之的。
  为了从窘境里解脱出来,她含糊地点了点头。
  赵光禄还挺警醒的:“你是几号?”
  江舫态度坦然地反问:“我们应该有号码吗。”
  赵光禄:……什么意思?
  他看向那个同样是在东华小区上车的姑娘。
  那姑娘果然摇了摇头,表示没有。
  赵光禄想了一想,也就明白了其中的缘由。
  他在昏睡中,也感觉到有人频繁走动、上车下车。
  要知道,东华公寓离跨江大桥很近,在这之前,如果车里上上下下的人太多的话,司机很有可能为了避免统计的麻烦,放弃告知每个人自己的上车顺序,转而自行记录车上现有的人数。
  也就是说,报数没有意义了。
  江舫这里没有什么可问的了,赵光禄很快又想起了车里的另外一个可疑人员。
  但等他放眼望去,发现那个人居然又不见了。
  赵光禄:“……”
  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后排时,南舟趴在座位上一心一意地摸索,总算从椅子中的夹缝里够到了唯一一个滚落到座椅底下的手环。
  在低头戴好手环时,坚硬冰冷的内壁擦过了他右手内侧微微浮凸着的黑色蝴蝶纹身。
  他转动着手环,想着心事。
  突然,南舟有种被人窥视的感觉。
  他把手搭在旁边一侧座椅的头垫上,侧脸向后看去。
  随即,他把半张脸埋在架起的臂弯里,小小吁了一口气。
  ……怪不得会有这种感觉。
  因为几乎整个车厢的人都在盯着他看。
  ……坐在最前排,出现得最突兀,对蘑菇的反应最不正常。
  换南舟来,他也觉得自己最可疑。
  “罗堰。”南舟跟着介绍起自己来,口吻很自然,带着一股文质的冷冰冰,“二十六岁,龙潭二中老师,平时住在龙潭区,放暑假,回母亲家探亲。”
  经历了几轮发言,大家渐渐壮起了胆气。
  “你什么时候上的车?”
  “你为什么不害怕?”
  “有什么来证明你说的话?”
  这三个问题,的确都需要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所以,他要怎么解释,自己是被突然传送到这里、且自己又不是鬼呢。
  作者有话要说:
  南舟:我气到你了吗
  蘑菇:……
 
 
第3章 三人成鬼(三)
  留给南舟的思索时间的极限,不能超过五秒钟。
  超过五秒,足够惹起所有人的怀疑。
  南舟整理目前已知的信息,可以得出如下判断:
  这是一辆C城的城际大巴。
  车辆开往的目的地,未明。
  经过的地方,未明。
  行车GPS是关闭的,无从推测行车路线。
  ……他还有四秒时间。
  第一排座位前方的广告灯箱上有一幅小小的C城地图。
  被数张寻人启事覆盖住的地图露出了一角,恰好是龙潭区的位置,上面有二中的学校标识。
  这也是南舟谎言之一的灵感来源。
  但上面不会标注住宅区的位置。
  换言之,倘若问到他是从哪个地方上车、上车的地点有什么细节,他不可能全然编造出来。
  南舟的眼角余光迅速转过他正前方的驾驶位。
  ……还有三秒。
  工牌上写得清清楚楚,这辆车的司机应该是个女人,叫沈秋燕。
  但放着水杯的置物架旁,挂着一个崭新的塑封工作证,挂带和水杯提把交缠在了一起。
  从瞥得的信息可知,今天开车的人姓佘,或是姓余,是个男人。
  为什么会换司机?
  是司机之间普通地换了班吗?
  ……两秒。
  不对。
  目前已发言的四个人,没有一个说自己是从正常的巴士站点上车的。
  他们都是从各自的住宅区出发的,甚至细节到了“一期”和“二期”,“外籍区”和“普通住宅区”。
  所以说,这是一辆按非日常路线行驶的大巴车。
  ……突然更换的新司机,非正常行驶的大巴。
  而且,车里所有乘客,看起来都要去往一个特定的地点。
  因此,大巴很有可能是被征用了,用来执行救援任务。
  李银航话语中提到的“志愿者”,可以和他的猜测互相印证。
  ……仅剩一秒。
  那么,为什么车里的人会这么少?
  现在还是白天,按理说,要执行救援,现在是最好的时机。
  换言之,白天的车上,就算不是人满为患,也不该是眼下这个人员密度。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这些人很有可能已经不是第一波被救援的人了。
  ……所以,南舟应该在哪里上车,已经显而易见了。
  ——时间到。
  南舟收回目光,看向众人。
  他坦然道:“我是第一个上车的。”
  赵光禄第一个提出了异议:“不对,我上车的时候没有看见你。”
  在车内气氛凝固起来的前一刻,南舟接受了他的质疑,并给出了他的答案:“我是偷偷上来的。”
  众人:“……?”
  “我原先被带到了一个避难点里,那个避难点里没有我的母亲。”
  “但我不知道她究竟在哪里,问了志愿者,也没有结果。”
  “我很担心她,所以我从昨天晚上就藏上了这辆停在门口的车,躲在座位底下,想去找她。”
  “或许在中途下车,或许混进其他的避难点看看。”
  “我很困,后来就睡着了,车开了很久才醒。”
  “我头有点痛,悄悄出来后,靠着玻璃又睡了一会儿……”
  他说话的语速有点慢,但很有条理,让人感觉他还没有全然睡醒。
  说话间,南舟还把自己的袖子举了起来,确保众人能看到上面沾着的、他刚才下去找手环时沾上的薄薄灰尘。
  众人在心里不约而同地“哦”了一声。
  大巴车座底下的缝隙,的确足够藏下一个他这种身材的人。
  如果不仔细看,未必会发现座位下躲着什么。
  有人追问:“这种时候,你不乖乖呆在‘茧房’,还敢往外跑?”
  ……南舟默默记下,避难所名叫“茧房”。
  同时,他轻轻清理着袖子上的灰尘,慢吞吞答道:“嗯,不是所有人都有亲人,这种担心的感觉,也不是所有人都会懂的。”
  “……”提问者被噎得差点翻白眼。
  不得不说,南舟的这个理由是充分的,也找不到什么可以反驳的点。
  但问题是,南舟这个人的气质,很怪异。
  黑色眼睛,黑色头发,身上除了那一身不应季的衣服,没有多余的修饰,垂着睡得泛红的眼角一句一句说话时,像是个反应迟钝的木头美人。
  可那落在左眼睛正下方的一点泪痣,给他添上该有的风情和清冷之余,反倒让他带着些异样的森森鬼气。
  即使他旁边的窗外就是浓烈到几乎发白的阳光,他还是和太阳有种互不兼容的排斥感。
  这种气质让大家感觉不大舒服。
  有人继续问他:“那个蘑菇离你那么近,你为什么不害怕?”
  “因为我开始以为是在做梦。”南舟说,“后来醒了,发现又不太吓人。”
  大家:“……”
  有一说一,那个蘑菇本身的确不吓人。
  而蕈化的诡异人头,和第一排的距离又太远了。
  他的确有理由不害怕。
  那么,就该轮到最后一个问题了。
  “有什么来证明你说的话?”
  而且,问题还买一赠一了:“大夏天的,你怎么穿成这样?”
  南舟没再说话,而是松开了风衣袖口的绑带,准备展示他的证据。
  一只松鼠配色的小动物探头探脑地从他的袖口探出头来。
  是一只蜜袋鼯。
  南舟介绍道:“认识一下,它叫南极星。”
  一看到摆在座位另外一侧的苹果,南极星乌溜溜的双眼豁然一亮,张开后肢的皮膜,飞扑了出来,两只前爪抱紧苹果,挪着屁股攒着劲儿,想把苹果搬进袖子,占为己有。
  南舟用手摁住苹果梗,阻止了它的动作,略有些不高兴:“我的。”
  小动物鼓起腮帮子,盯着南舟,委屈巴巴。
  南舟不为所动。
  它就保持着这样楚楚可怜的姿态,吭哧一口抢了一块苹果,叼着苹果块沿着南舟敞开的袖口飞速溜了回去。
  南舟:“……”
  事实证明,人的判断是会受一些非客观的因素影响的。
  就比如现在,大家对南舟的警惕性大幅降低了。
  不仅仅是因为“鬼还会带宠物上来?”这种理由,而是他被偷苹果那一瞬间的表情波动,让他看起来鲜活了许多。
  刚才被南舟怼过的人不甘地一指他:“你不是说你是老师吗?”
  南舟把苹果握在手间,点了点头:“是的。”
  那人尖锐地反问:“老师允许你留这样的头发?”
  南舟又是矜持地一点头:“对,美术老师。还有什么问题”
  众人:……草。
  顿时,大家心中对这个人的诡异气质都有了完全合乎情理的理解。
  ——原来是艺术家啊,明白了。
  南舟平静地望向已经开始下一轮自我介绍的人们,打量着每一张或是紧张,或是强作镇静的脸。
  但当的视线转向那位乌克兰混血青年那里,南舟的视线微微一顿。
  江舫斜靠在大巴座位上,看起来并没有在看自己。
  但南舟知道,他在看自己。
  ……看自己身侧窗玻璃上自己映出的倒影。
  似笑非笑的,温和得难以判断他真实的情绪。
  南舟不动声色,似乎全然不觉,自然地将目光转到了其他人身上。
  南舟这边的陈述和解释多花了些时间,因此大家的介绍速度推进得有些缓慢了。
  大巴座位共有15排,61座。
  从后往前数,情况依次如下:
  倒数第一排,坐在靠左侧的男人,是建筑师赵光禄。
  倒数第二排靠右侧,是因违反规则试图跳窗而身亡的无名之人,目前唯一能确定的信息只有“他是一个普通人”。
  倒数第四排靠左侧,是倒霉的银行小职员李银航。
  倒数第五排,是坐在李银航正前方的江舫。
  双门大巴的门就开在倒数第五排附近。
  再往前,倒数第六排坐着一个男人,叫刘荣瑞。
  他就是刚才被南舟怼得哑口无言的那位。
  他说自己是没吃的了,鼓起勇气出了家门,走了许久,硬是没找到一家还开着门的超市。
  最后,他是听说有食物可吃,才跟着一老一少两个志愿者上了这辆车的。
  说到这里,他满脸都是“老子早知道饿死也不上这条贼船”的懊悔。
  倒数第七排,空缺。
  倒数第八排,也即正数第八排的情况有些特殊,坐了一男一女两个人。
  靠左坐着的姑娘叫孙若微,靠右坐着的年轻人叫林祥君。
  两个人都是从龙泉小区上来的,上车后还搭过两句话,可以说是全车所有人里最能为彼此作证的了。
  但相反,他们也有可能是一起撒谎的鬼同伴。
  正数第七排,空缺。
  正数第六排靠左,坐着秦亚东,男,从幸福大街上车。
  他是在路边主动招手,搭上这辆大巴的。
  正数第五排,秦亚东正前方坐着一个接近两百斤的胖子。
  据他说,他是在工人街的幸福苑上车的。
  秦亚东可以为他作证,因为他从一上来就调节了椅背,往后一躺,直接压到了他的大腿。
  但胖子并不怎么领情,说他上来就睡了,没注意到后面有什么人。
  正数第四排,靠右的位置,坐着一个颇有神经质气息的青年。
  他警惕地打量着每一个人,焦躁地啃着手指甲,表示自己是C大的在读学生,叫吴玉凯。
  在有人质疑“我们刚才有经过C大吗”时,他气冲冲地吼了回去:“废话!”
  反应这么激烈,不知道是因为心虚,还是单纯地不喜欢在这种情况下被人质疑。
  正数第三排,是和江舫一起在东华小区上车,最先尖叫出声、到现在也在瑟瑟发抖的外企员工谢洋洋。
  正数第一排,是南舟,也是大家口中的罗堰。
  就在谢洋洋结结巴巴地做着自我陈述时,车厢内骤然被无边的黑暗席卷、包拢、攫紧。
  大巴毫无预兆地穿过隧道的那一瞬,向众人无声地宣布了一个事实。
  第一轮,空票。
  还有五轮……
  只剩五轮。
  重见光明后,大家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了后排那颗巨大的蘑菇。
  柔软细长的菌丝已经将他身处的整个座位包裹了起来,绚彩的伞盖随着车辆的晃动,有规律地一摇一摆。
  ……仿佛有了生命。
  车内的气氛肉眼可见地焦灼和紧张了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