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烈推荐】万有引力[无限流]/万诱引力[无限流]——骑鲸南去
时间:2021-10-10 09:06:16

  他的目光迅速从整个车厢掠过,以最快的速度将人数清点了一遍。
  李银航忙照猫画虎,跟着他清点了一番。
  不算蘑菇,一共十一个。
  但李银航却不敢轻易用“人”这个词来概括车里的这些生物。
  还没等李银航的胡思乱想深入下去,就看到在正数第一排的座位上,缓缓立起了半个人影。
  ……居然还有一个?
  看到那人,李银航脑海中跳出的第一个词就是“格格不入”。
  青年穿着不合时宜的半长款黑色翻领风衣,两件套,判断不出身材是否挺拔,只能从脖子的曲线看出他气质不俗。
  他的皮肤很白,白得像是刚才那道穿破隧道的天光化来的,中长款头发微卷着刚够到肩膀,给人一种端庄、秀美的冷肃感。
  关键是,他是全车离蘑菇最近的,和它几乎坐在同一条水平线上。
  但他并没有什么恐惧的样子,手里甚至还稳稳捏着一个苹果。
  ……而且他看起来居然在认真研究这个蘑菇。
  李银航又细心观察了片刻,再次发现了不对劲。
  他看向蘑菇的眼神是散的,惺忪的。
  ……这人好像只是单纯的,没睡醒。
  不等李银航再做出什么无用的判断,身后猛然响起的碎裂声吓得她一个缩脖。
  倒数第二排的男人不知何时抄起了窗边装嵌的红色紧急逃生锤,狠狠砸碎了窗户。
  玻璃破碎的瞬间,时速80公里的风倒灌入内,吹得李银航一眯眼。
  李银航还来不及计算在这种情况下跳车生还的希望,男人就已经迫不及待地伸手去扶住窗框。
  面对这种诡异的情况,逃离的确是人之常情。
  然而,在半个脑袋探出窗外后,他没了下一步的动作。
  没人知道在那一刻,他遭到了怎样非人的痛苦。
  众人只看到他跌坐回原处,面色铁青,双手囫囵抓挠着自己开始蠕动的脸皮,好像里面充斥着一窝振翅待飞的昆虫。
  嘭!
  物质爆裂的闷响过后,众目睽睽之下,他脖颈上极有层次地翻开了一朵亮闪闪的彩色蘑菇。
  顺着他肩膀滴落的雪白浆液,像是蘑菇的分泌物。
  蘑菇尖锐的女童嗓音几乎是贴着众人的头皮活生生刮过去的。
  “请听试玩关卡注意事项——”
  “第一,副本一旦开启,不可试图强行脱出哦——”
 
 
第2章 三人成鬼(二)
  ……南舟有点头痛。
  他刚才不是自然苏醒,是枕在窗户上睡觉、被女孩子的尖叫吓到后,一头撞到了插销上。
  很痛。
  醒来后,他眼前还有个奇怪的彩色大蘑菇头。
  这让南舟花了点时间才分清,自己不是在做梦。
  “第二——”
  蘑菇很是满意车厢内死一样的寂静,蘑菇伞起伏的弧度都显得轻快而愉悦。
  “你们之中,有三个人是鬼。”
  语出骇人。
  蘑菇不顾众人死灰般的面色,指向倒在座位上、白浆已经缓慢流动到了肩膀上的违规者:“很巧,刚才这位不是。”
  “友情提示一下,鬼的脑袋爆开的时候,是白色的蘑菇哦。”
  被蘑菇列作教材的死者,不过短短几秒,尸身已经不能看了。
  灰白的菌丝从他迅速腐化萎缩的手脚延伸出来,钻入车缝、置物架、车座上的垫巾。
  它们细细密密地延伸到血液溅落的地方,像是个尽职尽责的清道夫。
  蘑菇很满意大家此刻的神情。
  直到它的余光瞥见了南舟。
  南舟枕窗而眠的那侧眼尾留下一个醒目的红印,半卷的中长发有几缕睡得翘了起来。
  他还在看它。
  好奇远大于恐惧的那种眼神。
  ……蘑菇莫名有一种被冒犯了的感觉。
  南舟发现蘑菇在看自己,于是好心提醒道:“说到第二了。”
  蘑菇:“……”
  它不大高兴地抖了抖伞盖,小短手赌气地整理了一番帽檐,把伞盖彻底转向了南舟一方。
  “第三,鬼和你们一样,拥有基本的常识、正常的思维能力、一模一样的生理结构和生理反应,因此各位玩家可以跳过互相伤害的步骤,文明地开始你们的判断哦。”
  说到这里,蘑菇试图将两只小短手合十,但只有粗短的指尖勉强碰到了一起。
  “不过,各位玩家不用这么早感到沮丧!”
  “你们面对鬼,并不是毫无办法的唷。”
  “简单点说,你们每个人都拥有表决权!”
  “三个人,就能组成一个团队。”
  “只要有三个人——当然人数多了也无所谓——就能依靠团队的判断,确定一个疑似的“鬼”哦。”
  “在整个团队达成一致的怀疑对象之后,只要用这个东西,在怀疑对象的手上——”
  蘑菇取出一只形制类似手铐的银色手环,又取出另一只一模一样的,将手环上两处明显的凹槽对准后,轻轻一碰。
  “滴——”
  手环发出了登车刷卡的短促机械音声。
  蘑菇又欢快地一拍手。
  用作演示的手环化成了两蓬银粉。
  “只要有三个玩家在同一个手环上盖上印戳,那么手环的主人就会自动判定为‘鬼’咯。”
  “当然,系统会判定,你们是主动盖章,还是被动盖章。”
  “每个玩家的被动盖章次数是没有上限的。”
  “在游戏结束前,鬼不能通过除投票以外的方式杀掉玩家~”
  “这辆车到达终点之前,你们会经过六个隧道。”
  “你们可以理解为,有六轮投票,足足六次呢。”
  “进入隧道后,一轮投票自动截止;走出隧道,下一轮投票自动开启。”
  “接下来,就是你们验证这一轮的判断是否正确的时刻喽~”
  “从隧道出来后,车里是会多出来白色的蘑菇,还是彩色的蘑菇呢?”
  “这就要看每个玩家的选择了。”
  “抵达终点时,全部的鬼都被捉住,视为玩家获胜~”
  “反之,鬼身上的禁制,就会被撤销啰~”
  “可惜呀,如果刚才的玩家没有擅自脱离副本,你们有可能在第一局就把所有的鬼淘汰出去啦。”
  蘑菇正说得兴致勃勃时,旁边那个讨厌的玩家居然发声了。
  他捻住了袖口,低声道:“别闹。”
  “那个不是可以吃的蘑菇。”
  蘑菇:“……”
  南舟抬起头,向蘑菇礼貌地比了个“对不起请继续”的手势。
  ……微妙的,很气人。
  证据是蘑菇说话的语速都加快了,也不加稀奇古怪的语气助词了。
  “当鬼全军覆灭时,这个手环就变成普通的道具了,就留给你们做纪念吧。”
  “本次游戏不禁止过激的暴力行为。”
  “但不得不再次提醒你们,投票还是最快捷有效的方法。”
  “当游戏结束,系统会根据你们的贡献积累分值,这决定了你们接下来的游戏体验。”
  “开动你们的脑筋吧。这是一场绝对公平的游戏。”
  “试玩关卡体验时间为一小时。”
  “那么……”
  “祝游戏愉快。”
  咻的一声。
  蘑菇迅速向中心缩成了一道平平的光线,消失无踪。
  哗啦啦。
  随着蘑菇的消失,银质的手环掉了一地,和庆祝它闪亮登场的气球一样,满地滚动蹦跳。
  车内一时无言。
  在窗外雪白的天光照射下,封闭的大巴内,坐着八个人,三只鬼。
  明明是白天,每个人却如浸寒潭。
  最先打破沉默的,还是整个车厢里最先采取了行动的男人。
  他走到前排,附身捡起一个手环。
  大家各自领走了自己的手环,却不敢戴,互相观察着对方。
  直到那个银发蝎子辫把手环试探地套上了手腕。
  在捡起手环时,有人怀着侥幸心理,去查看了一眼驾驶座。
  意料之中,唯一可能确证车上原有乘客的司机早已消失无踪。
  他们在一辆没有司机的大巴上,以八十公里的速度,向着未知之地飞奔。
  这个发现,无疑加重了车内气氛的凝滞。
  “别耽误时间了。”
  因为第一个开口、第一个尝试走向司机,男人被数道目光盯紧了。
  无形中觉得自己肩负起了某种责任的他干咳了一声,说:“要不……先自我介绍?”
  他率先开口:“我叫赵光禄,今年三十七,章华小区一期的。我在一家建筑公司工作……呃……离异三年了……”
  作为第一个自我介绍的人,他也不知道还应该说些什么了,只好干巴巴地补充:“我是第二个上车的。司机说我是二号。”
  李银航忙举手:“我是三号!也是章华的!”
  她还记得司机大叔拍在她肩膀上的温热触感,以及那个亲切的“三号啊”。
  没想到,赵光禄却搔搔头皮,说:“我怎么没看见你啊。”
  李银航心头猛然一空,冷汗噌的一下落了下来。
  ……大巴的客座还是太高了,太容易挡住人的视线。
  况且,自己上车的时候,他还在用衣服捂着脸睡觉。
  她忙道:“我叫李银航,24岁,是X大金融系毕业的,在光明银行的松州街支行上班,是接线客服。”
  众人:“……”
  李银航,在银行工作。
  没有比这更像现编的名字了。
  李银航:“……”
  虽然她从小就不怎么喜欢自己的名字,每次考学班级自我介绍的时候都免不了一顿嘲笑,但她没有任何一次像这次一样想以头抢地以证清白。
  她竭力寻找其他的证据:“光明银行在章华小区二期有一栋职工宿舍楼,您知道的吧?”
  “……是吗。这个我真不知道。”赵光禄略带歉意地摇摇头,强调道,“我上车就睡着了。”
  他还没意识到,自己的话在一些六神无主的新玩家耳朵里,意味着什么。
  至少到目前为止,作为第一个主动出击的人,他说出的话、做出的评价最有分量。
  许多人看向李银航的眼神都变了。
  李银航心里火焚似的焦急,但她在客服工作里锻炼出的,就是临危不会轻易失控的语言组织能力。
  不然会被打差评。
  她说:“我上来之后,和一些人说过话,你们还记得吗。”
  她对此并不抱太大希望。
  她的确和车里的其他人搭过话。
  但是为了照顾到睡着的人,她的声音放得很小。
  况且,那些人都已经下车了。
  现在剩下的,都是一些坐在她前面的、她全然没有印象的生面孔。
  果然,并没有人为她作证。
  在一片叫人头皮发麻的寂静中,李银航搜肠刮肚地列举着自己早就在车上的证据:“大巴路过了大龙家的酸菜鱼店,31美食街,对了,最后经过了跨江大桥……”
  ……她越说、越得不到回应、越觉得害怕、越陷入深深的自我怀疑。
  她也许是唯一一个在大巴穿过隧道的那一刻、就察觉到车内人多了的人。
  其他人是不是会认为,鬼早就上车了呢。
  她现在说的这些,大家能相信吗。
  “……好了。”
  一个声音打断了嗓音已经开始发抖的李银航。
  那被当作“美女”的银发蝎子辫的美人站起身来,望了她一眼,淡灰色的眼睛里含着温柔的鼓励。
  他说:“从我上车起,她一直在我身后坐着。”
  李银航如闻天籁,周身的大汗骤然落下。
  大家也不由得齐齐松了一口气。
  虽然急于抓出鬼,但出于避害的心理,大家又不想这么快就和鬼对上话。
  还有人抱怨了一句:“怎么不早说。”
  “如规则所说,我们有组队的需要。我不想先入为主地站队。”他说,“毕竟我替她说话,在旁人眼里,我和她就是一队的了,所以我刚才想再观望一下。”
  他娓娓道来,态度很是谦和,是那种叫人如沐春风的口吻和神态。
  “我叫江舫。”他介绍道,“二十五岁,父亲是乌克兰人。我应该算是中乌伟大友谊的见证吧。”
  李银航总算看清了他的脸。
  的确是混血儿。
  他的五官,尤其是鼻子和眼睛都带有俄式的美感,但是下半张脸却有着迷人的东方特色,嘴唇红而薄。
  如果不是情境特殊,没有人不会对他母亲的美丽浮想联翩。
  他继续道:“前不久回国,是因为我母亲去世后,我想来看看她长大的城市。我租住在东华公寓。”
  前排那个用尖叫把南舟一举吵醒的姑娘小声提出质疑:“我就是东华公寓的。我上车的时候怎么没见到你。”
  “我是从后门上来的,而且住在外籍区。”江舫伸手一指在车辆中后部的另外一扇车门,并问李银航,“你看到我了吗?”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