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穿归来我竟成了废柴(修真)——雨霁山青
时间:2021-04-11 09:34:45

  《反穿归来我竟成了废柴》作者:雨霁山青
本文文案:
穿越前,秦蕴是家族寄予厚望的练武奇才,
预定的下一任家主,
父母的骄傲
兄长们的好弟弟
 
五年后他从末世穿越回来,
经脉丹田根骨修为具废?
轻薄堂弟的未婚妻未遂被逐出家门??
吃喝嫖赌好色无耻毫无底线???
打媳妇卖儿子????
 
秦蕴:等等!这废柴人渣是谁?仲么可能是我?!!!
 
系统哭唧唧:都是我的错!是我眼瞎选错了宿主!我这里各种顶级功法、法器和丹药,求原谅!QAQ~
秦蕴(暴躁拍飞):谁稀罕这些!现在要紧的是赶紧想办法把我媳妇儿子哄回来啊!!!
 
————————
仙门一代天骄造受背叛,身中奇毒,修为被废,容貌被毁,还被卖到凡人界做奴隶。
正在他绝望之时,一条小狼狗闻着味儿赶来,竟然不嫌弃他丑陋不堪废人一个,撒泼打滚要娶他做男妻!
不料,新婚第二天,小狼狗就被夺舍了!
正在他暗搓搓的准备弄死这个夺舍者的时候,小狼狗竟然又穿回来了……
 
小狼狗秦蕴:嘤嘤嘤!媳妇,你要相信我!那个人渣真的不是我!!
沐寒霄:看破不说破,就喜欢静静看着你上串下跳各种犯傻的样子。
 
秦蕴——人前煞神暴躁腹黑,媳妇面前各种撒泼打滚求抚摸,宠妻宠儿狂魔炼器师攻
沐寒霄——高冷剑修受
 
避雷指南:
1、攻受双洁,攻身体虽然被夺舍,但因为被下了诅咒不能x。
2、系统相当于年龄五岁,受过不好思想教育的熊孩子,很快就被主角教训收服成为强大外挂,给主角一家做牛做马,介意勿入。
3、本文类似男频升级逆袭流爽文,攻前期有些弱,后面攻受大开金手指装逼打脸。剧情和感情线并重,非感情流小甜文,不喜勿入。
4、非攻控,受是攻的男神,攻追受,对受痴情不悔,宠儿子宠受到极点。想看攻高冷,受追攻的请勿入。
5、谢谢大家支持正版,你们的支持是我码字的最大动力,我会更加努力哒,么么哒~
 
 
内容标签: 强强 生子 仙侠修真 系统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蕴,沐寒霄(攻宠受) ┃ 配角:新文:《徒弟说他不是妖艳x货》 ┃ 其它:废柴逆袭,反穿越,升级流
 
一句话简介:那个人渣真的不是我!
 
立意:以爱为信仰,可以为其乘风破浪
  
  1、穿越归来
  
  
  黑暗永无止境,似乎永远没有尽头,秦蕴凭着一股永不放弃的意志,艰难跋涉,不知走了多长时间,眼前终于出现了一丝亮光,已经麻木的心一动,仅剩理智让他飞快的冲向了光点。
  “哗啦啦!”秦蕴魂魄才刚刚刚归位,还没回过神来,兜头就是一盆冷水,还伴有浓浓的尿骚味,低头才发现此时他正瘫坐在地上,湿哒哒的衣服破破烂烂的,上面还有好几个脚印,露出来的皮肤青一块紫一块的,看起来非常凄惨。
  秦蕴彻底懵了,他这是又穿越到别人身上了?还是特凄惨那种?
  “你以为你还是那个秦家天才三少爷?给桶尿照照看你现在什么德性!再敢来骚扰我妹妹我就打断你的狗腿!”青年恶狠狠的道,末了将手中的尿桶狠狠砸向秦蕴,然后转身离开了。
  秦蕴想要躲开,才一动,浑身都在疼痛叫嚣着,痛得他直接摊在地上,木桶砸到他的身上,更是痛得他差点晕过去。
  “切!还百年难得一见的练武天才呢!现在不过是一滩烂泥!”
  “不过是个冒充天才的废物人渣!照我说,王大少爷就该将直接将这种欺男霸女的废物败类给打死好为民除害!看,现在不是还不死心又来想要祸害罗家的茵茵?”
  周围的人对着秦蕴指指点点,秦蕴听得直龇牙,难道原身还和他一样是一个姓秦的家族里的少爷,而且一样排行第三,以前还是个天才?怎么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这败类居然还敢冲我们龇牙呢!”
  “可恶!都这个时候了还敢嚣张!砸死他算了!”
  “砸死他!”……
  数不尽的臭鸡蛋和烂菜叶朝秦蕴砸来,秦蕴在末世几十年形成的防御习惯让他想也不想就调动了精神力,竖起一道看不见的屏障,将所有臭鸡蛋烂菜叶给反弹了回去。
  顿时一阵人仰马翻,人人都以为是见鬼了,惊恐的四处逃窜,很快现场就这剩下秦蕴一个人了。
  秦蕴一下子摊到在地上,脑袋一抽一抽的疼,无力苦笑,想不到他此时不但身体残弱无比,连精神力也掉到了可怜的一阶。刚才那一下就几乎将他所有的精神力都抽空了。要是让其他人知道一直嚣张无比的末世第一强者秦蕴竟然会落到这个下场恐怕是会笑掉大牙吧!
  秦蕴闭眼调息,空中传来奇怪的波动,他猛地睁开双眼,就看到一个透明的人影一脸狰狞的朝他冲来,还没待他回神,人影已经冲进了他的身体!
  秦蕴怒喝道:“什么鬼东西?给老子滚出去!”
  人影垂涎道:“你现在这个样子能拿我怎么样?还是乖乖的被我吞掉成为我的一部分吧!多么浑厚的灵魂!吞了你我定然能恢复实力东山再起!到时候什么狗屁四大家!所有得罪我的人都通通去死!哈哈——”
  笑声戛然而止,人影惊恐的发现自己被数十根魂丝缠住动弹不得,“怎,怎么会?你怎么会还有精神力?你坑我!”
  秦蕴鄙夷的道:“坑的就是你这个蠢鬼!”秦蕴毕竟已经是十级精神系异能,魂魄强大无比,就算他在时空隧道中耗费了许多魂力,魂魄虚弱,精神力枯竭,刚才对付那些臭鸡蛋又耗费了一些精神力,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对付这区区普通魂魄还是绰绰有余的。
  刚才他是察觉到有什么在窥视着他,他才装出这么一副虚弱的样子,想不到这家伙还真上当了。
  秦蕴毫不客气的开始吞噬人影的魂魄,这魂魄对于此时他来说可是大补。
  人影痛得哇哇大叫:“啊!救命!系统!快救我!”
  秦蕴很快就将他全部吞噬掉了,枯竭的精神力得到了补充,开始充盈起来,秦蕴舒服的闭上双眼,同时接受虚影的记忆。
  粗略的一扫,秦蕴猛的睁开了双眼,双眼发红,脸上露出强烈的喜色!
  “哈哈哈!我秦蕴终于回来了!”
  原来现在这个身体就是他原来的身体!
  他之所以会穿越到末世根本不是意外!全都是那个人影也就是覃耘和所谓的系统搞的鬼!
  覃耘来自现代,末世来临前,他意外绑定了一个人生赢家系统。
  为了让覃耘更快实现愿望成人生赢家,系统根据他的提议给他换了个更有天赋的身体和更有挑战性的世界,这就导致了秦蕴在新婚的第二天无知无觉中被迫和覃耘互换了身体。
  秦蕴穿到了覃耘的身体,在末世挣扎求存五十年,这个世界才过去了五年。
  来不及想为什么他堂堂秦家三少爷,秦家未来的家主为什么会在这里,落魄到被人当众泼尿,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沐寒宵。
  当时他为了得到沐寒宵,可谓是连哄带骗,威逼利诱,再加上祖爷爷的点头同意,才让家里人松口让他娶个来历不明还容貌被毁丑陋不堪的废人为妻。
  五年了,他过得好不好?自己不在,他会不会被人欺负?还有当初新婚之夜自己亲自给沐寒宵喂下了育灵果,他是不是顺利怀孕,还生下了他们的孩子?他们的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长什么样子?天赋怎么样?是不是已经开始学武了?……
  问题一个接一个的冒出,伤心的,愤怒的,高兴的,心痛的,千般情绪全部褪去,只剩下越来越浓厚的思念,让他很不得立刻出现沐寒宵的面前,只想狠狠的抱住那个心中的谪仙,大声的告诉他,我回来了!我终于能再见到你了!
  顺着身体的记忆,秦蕴忘记了身上的疼痛,只往前冲,撞了人也不理会。
  当他回到覃耘记忆中的宅子前时,发现宅子门前围满了人,个个对着里面指指点点。
  “造孽啊!这秦蕴可真不是东西,自己在外面吃喝嫖赌,欠了一身债就卖儿子!”
  “也是那孩子前世造孽,摊上了这么一个父亲!”
  “嗤!谁叫他是那个丑八怪男人生的?还是个不能学武的废物,要是我我也不认这个儿子!”
  秦蕴有了不好的预感,冲上前推开了围在门口的人,引来此起彼伏嫌弃的叫骂声。
  秦蕴懒得理会,此时他的全部心神都被院子中坐在地上抱在一起的一大一小给吸引住了。
  大的身材瘦削,仿佛风一吹就会倒,但此时他依然挺直脊背,漆黑如墨的长发垂下挡住了半张脸,露出的另外半张脸坑坑洼洼,满是黑斑,丑陋无比,让人无法直视,只有那清亮的双眼沉静冰冷。
  他怀里正紧紧抱着一个三四岁的瘦弱小孩,脸上涂了一层黑灰,挡住了他的面容,露出的那双眼明亮透彻,好像澄澈品质上佳的琉璃。
  秦蕴痴痴的看着这一大一小,像是看到下凡的天仙,怎样也移不开双眼,似是要将多年缺失的都补回来一般,怎么都看不够。
  “哗啦啦!”一盆泼在一大一小的身上,让秦蕴回过神来,也发现了父子俩的处境。
  “啧!秦蕴那废物说的果然没错,这小子长得还真不赖,给小倌馆□□个几年,长大后定然是个极品尤物!嘿嘿!”一个身穿短打的高大男人猥琐的笑道。
  他身边几个明显是跟班的男人连忙附和:“还是老大有先见之明!答应了秦蕴那小子的交易,否则我们就要错过这么个极品了!”
  原来此时沐寒宵怀里的小孩脸上的黑灰被水冲走了,露出精致得过分的小脸,一看就是个美人胚子,小孩受到惊吓,双眼睁得大大的,如同受惊的小鹿,更让人想要将他搂进怀里好好地揉拎一番。
  “瞧这模样,可是比咱村里的罗茵茵还要好看多了。”
  “难怪老是用碳灰把脸弄脏了,这样的长相,还有这么没用的两个父亲,被人发现了可不就是现在这个下场?”
  村人们议论纷纷,可是没有一个人想上前去帮助这一大一小。
  林老大挥手让属下上去抢人:“丑八怪放开,你家夫君已经他儿子卖给我们了换逍遥散了!”
  眼看那名属下就要碰沐寒宵,秦蕴怒气上涌,立刻冲上去推开了即将碰到沐寒宵的那个人:“滚开!谁也不许碰我妻儿!”
  众人一愣,看到是秦蕴,窃窃私语起来。
  林老大上下打量秦蕴,脸色露出鄙夷、厌恶、嫌弃等情绪,“呦,秦三少,这是怎么了?吃逍遥散太过兴奋掉茅厕里了?”
  众人一阵哄堂大笑,都嫌弃的捂着鼻子离秦蕴远点。
  秦蕴黑着脸挡在沐寒宵父子身前:“今天谁也不许动我妻儿!除非踏着我的尸体过去!”
  林老大脸上嘲笑一收:“怎么?秦三少这是吃了雄心豹子胆硬气起来了?也不想想昨天是谁跪在我的面前哭爹喊娘的求我买下他家的小怪物换逍遥散的!”说着他拿出一张契约文书来。
  秦蕴脑海里立刻出现了一副画面,他跪在林老大面前哀求道:“我家的那个小怪物其实是个小美人,长得比那个罗茵茵还不赖,长大了肯定了不得!您把他买回去绝对不亏!我只求您赏我一点逍遥散!”
  
  2、我成了废柴人渣?!
  
  
  秦蕴脸更黑了,明知道那个人不是自己,他也恨不得插死自己!娘的!他怎么就那么简单的把覃耘的魂魄给吞了,怎么说都应该先来个十大酷刑才对!
  “钱我会尽快还给你!儿子我不卖了!”
  林老大脸色一冷:“你说不卖就不卖,你当你还是那个天才秦家三少爷吗?卖身文书就在这里,今天这小鬼我们是无论如何都要带走,不想死的话就给我老子让开!”
  秦蕴此时也愤怒了,末世的五十年磨砺不但没磨掉他的锐气,反而让他更加嚣张霸道,已经许久没人敢这样和他说话了!
  “找死!”秦蕴眼神森然,周身煞气萦绕,好像地狱爬出的厉鬼。
  他身后的沐寒宵瞳孔微微一缩,然后默不作声的抱着小宝慢慢后退,远离战场。
  林老大也被秦蕴的气势给唬了一下,但想到眼前这人是个废物就又嚣张起来,挥起拳头就往秦蕴身上揍。
  秦蕴立刻要调动体内的元气,这一调动差点没把他痛死过去!娘的!他那根骨绝佳,顶级练武天赋的身体怎么变成现在这副鬼样子!
  丹田被毁,武脉尽断,废得不能再废!
  秦蕴几乎要仰天吐出一口血了!不带这么玩弄人的!这覃耘到底是有多作死才能把自己这副身体作成这个样子!
  没等他悲愤完,打手们的拳头已经到了!理所当然的,已经耗费精神力又没了内劲的秦蕴被揍得毫无还手之力。
  刚才还被秦蕴唬了一跳的众人:“……”
  “还以为他有什么不同了呢,原来还不是一样的废柴!”
  “他都武脉丹田尽废,就一摊烂泥,你还指望他能有糊上墙的一天不成。”
  林老大嗤笑一声,连看秦蕴一眼都觉得眼脏,吩咐左右道:“去,把那个小孩带走!”
  秦蕴愤怒的挣扎:“不许动他们!”然而他的挣扎引来更加残暴的毒打。
  此时的秦蕴非常痛恨自己的无能!曾经的记忆浮上心头:初次遇见沐寒宵时的深深迷恋,和来自身份地位和实力的天壤之别;好不容易心愿达成却突然穿越,也许再也回不去的恐慌;五十年的思念和挣扎求存,最后抱着不成功便死的决心和丧尸王自爆,终于回来却变成了废人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父子俩被人欺凌的无力挫败……
  “啊!——”压抑许久的秦蕴终于爆发了!一股灼热的能量自灵魂深处爆发出来,鲜红的火焰喷体而出!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