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仙界都觉得我深有苦衷——Yana洛川
时间:2021-04-03 09:42:18

   《全仙界都觉得我深有苦衷》作者:Yana洛川
  文案:
  顾清珏带着反派系统,顶着清冷的壳子四处煽风点火惹事生非,最终得了个众叛亲离人人得而诛之的下场。
  等到最后一场戏演完,他潇潇洒洒和系统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却没想到又被拽回来进行善后工作,更要命的是,还变成了四五岁的娃娃。
  剑尊师兄(自责):师弟莫怕,师兄以后绝不会再让人伤你分毫!
  药尊师兄(痛苦):师弟深有苦衷,是师兄瞎了眼才害师弟至此。
  宗主师兄(懊悔):师弟一心为了宗门,是吾等无能啊!
  已经成为魔尊的徒弟震惊的看着和他们家师尊长相十分相似的娃娃,震惊痛惜加自责,声音颤抖蹲下身子:这……这是师尊生的?
  师兄们(震怒):你个欺师灭祖的畜生!!!
  顾清珏(懵):???
  然后他发现,剑尊师兄一本小白莲修仙记里的男配,药尊师兄是大女主修仙文里温柔善良但是白切黑的男配,掌门师兄是虐恋情深文里被责任和爱情撕撕扯扯虐的死去活来的主角攻,他那徒弟就更厉害了,三本书里的大反派全是他。
  顾清珏(棒读):我们宗门简直是仙界楷模,看看这一个个的,被虐的角色齐全了鸭!
  本文又名#你们不要再脑补啦!##我真的没有被酱酱酿酿#
  PS.
  1.主角人设极苏,内心吐槽系,从头到尾不翻车。
  2.揣崽儿在所有剧本结束后,不慌。
  内容标签:强强 生子 仙侠修真 系统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清珏,殷明烛┃配角:专栏预收《我在远古当祭司》求收藏┃其它:求作收
  一句话简介:你们不要再脑补啦!
  立意:不屈服于恶,让正义降临
 
 
第1章 
  *
  月明星稀,无妄山上风声凌冽终年不息,因着灵脉的滋养,连飘在空中的雪花都比别处灵动。
  据说这里曾经灵气荒芜不见人烟,不过后来仙界与魔界险些开战,玄天宗昭明仙尊以一己之身力挽狂澜身陨于此,之后宗主谢弈生生挪来一条灵脉,这无妄山才有了如今的光景。
  多年前,无妄山大阵下镇压的魔头想在仙界掀起大乱,幸而被昭明仙尊识破,可惜昭明仙尊在那魔头的胁迫下宁可自污也不肯让两界动乱,清清白白的仙宗尊者背负着骂名陨落,再怎么想也只是徒增愧疚。
  玄天宗四位尊者,玄离剑尊因昭明仙尊陨落为心魔所困,启月仙尊经年不出山门,剩下宗主一人支撑宗门,好在那作乱的魔头被如今的魔界至尊所灭,不然两界之间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乱子。
  无妄山四周结界环绕,禁制更是随处可见,莫说寻常修士,连玄天宗弟子也轻易不得入内。
  只是今夜却和平时有些不同,山下的阵法泛着莹莹微光,方圆数百里都处在灵气暴动的状态。
  玄天宗,谢弈察觉到结界内的异样脸色微变,通知了两位师弟后片刻未停赶到无妄山,生怕什么地方出现差池将他们十年来的努力全部毁掉。
  他们等的太久了,一闭眼就会看到师弟在雷霆剑势下灰飞烟灭,若连最后的希望也破灭……
  淡定自持的仙宗尊者们面上不显,下意识的小动作却暴露了他们的不安,谢弈和叶重渊心有顾虑不敢直接上山,便留在山脚下加固结界修补阵法,让云听澜自己进去查看。
  他们师兄弟四人之中,二师兄云听澜和清珏最为亲近,最重要的是,他是唯一一个没有直接伤害过清珏的人。
  *
  山巅寒风萧瑟,衣着单薄的青年茫然的看着四周,似是察觉不到寒冷,孤孤零零靠着山壁站在那里,看上去说不出来的可怜。
  天光昏暗,月影下漆黑的浓雾变幻莫测,影子映在旁边的山壁上显得异常阴森。
  温润如玉的青年掩在黑暗之中,看着阵法中央若隐若现的魂魄连眨眼都舍不得,修长的手指在石头上划出道道血痕,惊喜之下竟是有了落泪的冲动。
  十年了,他们在无妄山布阵招魂等了整整十年,挨过无数次失望才终于等到今日,可看到心心念念的小师弟真的出现在眼前,他却不敢确定看到的是真实还是幻觉。
  当年的千夫所指万人唾骂,他们这些师兄非但没有制止甚至还跟着叱责,后来真相大白又能怎样,伤害已经造成,再怎么愧疚也是徒然。
  云听澜眨了眨酸涩的眼睛,一手抚上跳动极快的心脏,这是他们逆天而行等了十年才等来的结果,清珏能回来,他们再无他求。
  *
  山崖旁,阵法中央,眉目精致的苍白青年撑着身子低声轻咳,衣袂被冷风吹的飒飒作响,发丝凌乱羽睫微敛,漂亮的眸子亦黯淡无光。
  魂魄尚未凝成,自然不会有意识。
  黑雾张牙舞爪异常可怖,系统快急疯了,谁能想到他们两个新手能遇到这种千年难遇的突发状况,这不科学!
  【崽,你要相信你老哥我出手肯定不会有疏漏,这次只是意外,咱们还可以再死一次,说死就死,无痛又丝滑,你要信我啊!】
  【崽,你说想怎么死,阿爸都依你好不好?】
  【崽,你说话啊,阿爸真的靠谱,你和阿爸说句话啊!】
  顾清珏漠然垂眸,【闭嘴,在老子被拽回来的那一刻,你就没了说话的资格。】
  他好不容易完成任务准备休假,还没在系统空间站稳就又被拖回任务世界,泥人尚有三分火气,出现意外是系统的责任,反抗不了还不能有情绪了吗?
  系统化形的黑雾缩成一团附在山壁上,虽然不知道任务完成后被拽回来的原因,但是先认错总没有坏处,【崽,我错了。】
  【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察叔叔干什么?】顾清珏毫不留情的怼回去,心里有一万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他在玄天宗当了三百年的仙尊,三百年的时间磨练出的最大成果就是学会了如何成功的当一朵高岭之花,简单点说,就是不管心里疯成什么模样,面上绝对不会显出分毫。
  任务完成的时候有多高兴他现在就有多恼火,天晓得他一个初出茅庐的新人究竟有多脸黑才会抽到仙侠世界的任务,一个任务就几百上千年,要不是他心态好,刚进这个世界的时候就直接自杀跑路了。
  问题是,心态不好也没办法,第一次任务就以失败告终,他还丢不起这个脸,任务结束的时候他都快高兴死了,结果一不小心高兴过头乐极生悲,连系统带人全给拽回来了。
  系统唯唯诺诺不敢反驳,知道是因为他的疏忽才造成现在这种局面,只能小心翼翼去安抚处在爆炸边缘的小伙伴。
  可他当时明明把阴差阳错忽然过来的二师兄打晕还消除了记忆,按理说不该出现意外,为什么还会出现这种情况?
  顾清珏任系统在旁边嘟囔,扶着山壁不着痕迹的观察四周,他记得这个地方,无妄山清风崖,这是他任务结束的地点,就是神经再大条也不能把这种重要地方给忘了。
  主世界之外有三千大世界,三千大世界又衍生出无数的小世界,只要能量足够,一本书一个故事一部影视都能演化成小世界。
  他们现在所在的小世界由小说的力量形成,主世界监管局秉着不浪费一丝可用资源的原则,背景类似的小说影视会按时间节点投放同一个小世界,这个世界按年龄来说也是小世界中元老级别的老人家,并不是仙侠背景的热门世界,所以才会被用来做新人的试炼任务。
  身为一名合格的炮灰,他在系统老铁的亲切关怀下严格按照指示煽风点火干坏事、惹是生非走剧情,虽然因为第一次做任务某些地方还有些不足,但是好歹结果是完美的……个头啊!
  说好的任务结束就开始度假,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老铁你丫的这事儿办的不厚道,连工作员工的人身安全都不能保障还要你们干啥?
  魂体的形态一丝灵力都调动不了,这是怕他没死透,特意招魂回来再杀一次?
  顾清珏心里有些急躁,【统,你真联系不上总部了?】
  从来没人和他说过任务结束后还要负责售后,他只是想起来自己之前是怎么作死的就怂的不行。
  众目睽睽之下他那冰块儿似的剑尊师兄都能被他气到当场拔剑把他灭了,真死透了还好,现在莫名其妙回来,万一被别人发现绑回玄天宗,三个师兄一起来兴师问罪他还不得被千刀万剐直接凌迟?
  不能啊老铁,咱当初说的不是这样的!
  黑雾慢吞吞滑到地上,似乎要和黑暗融为一体,【也许……也许过两天就能联系上了……】
  【我看上去像傻子吗?】顾清面无表情的瞥去一眼,魂体在凌冽的寒风中微微颤抖。
  当炮灰的时候被那是自己作的,毕竟按照世界的正常流程来说,就该是天命之子气运加身不断的偶遇机缘绝处逢生再遇到机缘再绝处逢生,而反派们则跟下饺子一样一个接一个来送经验,任主角踩着他们的尸骨继续追寻大道,至于炮灰那就更惨了,可能连送经验都算不上,那是用生命来给大家伙逗乐的。
  现在属于他的戏份已经走完,天无绝人之路,看在这张脸的这么好看的份儿上,给孩子留条活路吧。
  顾清珏不断的在心里安慰自己,一紧张就话痨这毛病这辈子也好不了,还好有系统听他唠叨,不然他自己就能把自己吓死。
  【对,我们崽是最棒的,等我联络上总部就马上申请赔偿,我们崽受了这么大惊吓,必须一大笔补偿款才能抚平心灵的伤害。】
  系统很给面子的附和着,攀附在石壁上的黑雾正想变幻形状,察觉到附近还有别的气息后瞬间沉寂下去。
  云听澜衣袖遮掩下攥紧的指节泛起青白,修长挺拔的身影从黑暗中走出来,看着即便狼狈也依旧如玉般端方的魂体轻轻开口,“清珏……”
  压抑的声音昭示着主人内心的不平静,云听澜眼眶湿热,再开口甚至带了颤音,“清珏,二师兄在这里,不怕,没有人能再伤害你了。”
  顾清珏靠着山壁没有反应,神色漠然似乎什么都没有听见,心里却慌的不行,【统,你有没有觉得二师兄有点不太对?】
  系统也没比他好哪儿去,有形的黑雾早已消散,他现在正窝在顾清珏识海里瑟瑟发抖,【我明明把他的记忆抹去了,不该这样啊。】
  数据链瑟瑟缩缩躲在识海里也不敢有什么动作,他们被拽回来很有可能就是眼前这位的手段,教训已经挨在身上,容不得它大意。
  当年就是在任务快结束的时候得意忘形不小心以黑雾的模样被这人看到,然后他们才落得个任务完成还被拽回来的凄惨下场。
  系统把自己团巴团巴塞到角落里,数据眼泪泄洪一样瞬间充斥了整个识海,他没多少工作经验,这么大的疏漏被总部发现肯定要被销毁,没见识到传说中的三千大世界就被销毁,他肯定会成为新出厂小系统的反面教材。
  【安静,不会让你被销毁的,我还没哭你哭什么?】顾清珏一边安慰着心态爆炸的系统一边分析着现在的情况,看二师兄这样模样,应该不是抓他回去问罪,还好还好,只要生命有保障,其他什么都不是事儿。
  不就是飙戏吗,他还真没怕过谁。
  云听澜小心翼翼走近些,知道小师弟的魂魄刚凝出来没有反应很正常,声音轻柔生怕把人吓着,“清珏,师兄们知道你深有苦衷,跟二师兄回去好不好?”
  身形狼狈的青年动作缓慢抬起头来,似乎不明白这人为什么和自己说话,漂亮的眸子晶莹剔透,像是初生的婴孩,干净的让人心疼。
  深有苦衷?
  我?
  二师兄你是不是搞错了?
  云听澜指尖微颤,在这双眼睛的注视下愧疚更是铺天盖地席卷而来,“清珏,师兄知道错了,我们回去好不好?”
  他们一直以为以玄天宗在中州的地位,没有人敢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搞小动作,直到后来清珏出事,他们这几个废物师兄才发现原来身边已经被渗透的和筛子一样。
  若是那时多给师弟几分关注,事情也不会发展到如今这种境地。
  所有人都说昭明仙尊乖张荒唐不可理喻,空有一张光风霁月不染尘俗的脸,为了一己私欲置整个中州安危于不顾,活该被嫡亲师兄大义灭亲落得魂飞魄散的下场。
  在发现异样之前,他们也和其他人一样觉得他是自作自受,人总是会变的,清珏长大后变了性情,他们这几个师兄也有教养不当之责。
  呵,教养不当,连清珏在暗中究竟承受了多少痛苦都不知道,他们有何颜面将罪责都推到那魔头身上。
  如果不是那天无意间撞破师弟殿中的异样,所有人都只会觉得清珏死于重渊剑下是罪有应得,清珏自小喜欢那些拯救苍生万人敬仰的话本,被人误解唾骂时该有多难受?
  云听澜心如刀绞,指尖在掌心掐出血痕也丝毫不觉得痛,依旧柔声哄着被执念困在方寸之间的残魂。
  天阶夜色凉如水,寒月如霜,无妄山的风格外喧嚣,顾清珏茫然的眨了眨眼,总觉得有什么东西脱离了掌控。
  怎么连二师兄也是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不至于,真的不至于。
  作者有话要说:
  小顾:我死了.jpg
  小顾:我驴你的.jpg
  (那啥,主角尊号昭明,照明嘛,纯天然灯泡,锃光瓦亮)
 
 
第2章 
  *
  系统躲在识海空间里看着外面的发展,数据链变幻极快,计算了半天也没计算出来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不对劲,崽崽这几个师兄都不对劲,他们被拽回来难道是为了修补bug?
  系统爸爸第10086次尝试和总部取得联系,再一次以失败告终,数据链备受打击的在识海里碎了满地,想起来现在没人搭理他,只能哼哼唧唧打起精神继续研究不对劲的任务世界。
  玄天宗主峰灵雾萦绕风雪漫天,正殿里寂静无声,唯有偏殿的夜明珠映出莹润的光芒,殿外,面容冷峻的黑衣剑尊咬紧牙关,透过窗纸看着玉床上蜷成一团的娃娃眸中满是悔恨。
  无妄山的引魂香点了整整十年,死而复生乃逆天之行,即便知道要找的人可能已经魂飞魄散,也依旧没人开口放弃。
  清珏从来没有做错什么,仙魔两界因他免于生灵涂炭,如此大功德,怎么能就这么惨淡落场?
  叶重渊痛苦的收回目光,是他过于狂妄,明明出山时只想将师弟带回宗门严加管束,孰料最终怒火攻心酿成大错。
  他的本命剑铸成之时尽收雷霆之力,诛灭邪佞从未失手,可从来没想到自己手中的剑有朝一日会朝向自小带大的师弟,更没想到会将人伤到神魂俱灭连转生的机会都没有。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