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修仙不想宅斗[末世](穿越)——小熊搬家
时间:2021-04-02 09:43:42

   《只想修仙不想宅斗[末世]》作者:小熊搬家
  文案
  意外坠崖,一睁眼白晖发现自己在一个蛋里,幸好他有手有脚还是人类,还没来得及庆幸,他的壳就被人敲破了。
  N目相对,看着外面的奇奇怪怪的生物比他还要惊恐的模样,白晖自闭了。
  等等,你们在说什么......
  等等,我怎么变成星主了......
  等等,这么一大片星球都想变成我的领地......
  等等,容我捋捋......
  未来世界以血脉纯度为异能强度的根据,血脉纯度越强,异能开发越完善,但很多人致死只有初级异能,皆因为他们的星球没有星主的存在。
  星主-人形生物,拥有血脉提纯的能力。
  披着人形壳子的白晖拒绝三连:我不行,我不可,我不是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升级流 异想天开
  搜索关键字:主角:黎暝 ┃ 配角:沈修;寂银 ┃ 其它:灵气复苏;异能;蜀山;爽文
  一句话简介:别废话,老子是地球最强者
 
 
第1章 
  距离地表数千米的空间之中,这里是人类的禁区,目前世界上没有任何机器能够到达,这里常年充斥着无边无际的黑暗,隐藏着无数的秘密。
  亘古不变的黑暗在今天有了些许变化,在这里,有一处空间开始激荡,黑暗睁开了双眼,空间有如水波震荡,形成了以肉眼无法察觉的涟漪。
  一团金色的物质从这处如水空间之中缓缓飘荡而出,如同在海洋中起伏的水母。
  这团物质之中充满着闪耀的犹如星光的光芒,迷醉而神奇,谁要是看一眼就会迷失其中,陷入星光灿烂的虚无。
  “整整五百年了。”这团金色的物质忽然口吐人言,言语之中充满了感慨。
  又是整整五百年的苦修,而现在,他距离那一步依旧还有一段路要走,这一段短短的路,短则数十年,长则数百年才能跨越。
  修士修炼闭关,常常就是数十数百年,在一日复一日的锤炼中充实己身,直到接近最后一步,成就大道。
  金色物质缓缓在空间之中起伏,五百年的跨度对它来说犹如弹指瞬间,但是外面必定已经日新月异,不知五百年前的那些老朋友,还有多少在世。
  “不对。”金色物质忽然上下晃了晃,他记得数百年前地球就已经进入了末法时代,怎么五百年过去了,空气之中的灵气含量比他闭关之前只差了些许。
  按照五百年前老友的预测,本该三百年前就不会再有灵气的存在。
  这五百年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异变,金色物质停止了晃动,思考着这个它目前无法理解的问题。
  “砰。”上面的空间有重物落下,细微的震动被金色物质敏锐地察觉到,他顿了顿,下一秒就已经出现在地表,然而还是太迟了。
  一个十七八岁模样的少年,静静地倒在了血泊之中,一抹晶莹的灵魂在空气之中消散,金色物质只来得及攫取了些许的灵魂残片。
  灵魂残片晶莹剔透,未沾染任何的怨气,这是一位灵魂非常纯洁的人类少年,还未长成便已经消散。
  金色物质平静的心湖泛起些许涟漪,或许是少年太过于年轻激起了他少有的怜悯,他对着少年的灵魂残片问:“你有什么未尽的心愿吗?”
  “感谢您。”少年在半空之中鞠了个躬,青涩英俊的眉眼天真而纯洁,他的眼眸之中有好奇,有惊异,有尊敬:“我从未见过您这样的生命体,您一定很强大吧。”
  少年微微一笑,秀气的脸格外真诚:“我其实没什么心愿,只希望养我的祖国更加强大,村子里对我好的村民能够幸福快乐。”
  他能够平安长大是因为村里好心的村民经常接济,能够读书识字全靠政府的补助,可惜这些恩情再也报答不了了,少年有些遗憾。
  说完这些,他朝着金色物质再度鞠了一躬,感谢这个陌生的生命体能够陪伴他最后一程,星星点点的星光隐没,灵魂碎片消散在空气之中。
  金色物质怅然所思,他注视着地上少年的尸体,空气之中有厚重在累积,倏然,似乎风停云动,又像是浪潮起伏前的平静。
  许久之后。
  蓬,空气中有无形的气浪重重抛开,砸在刷啦作响的树叶之上。
  金色物质环绕的星光忽然光芒大涨,如同破茧化蝶,挣开了最后一层束缚。
  平静之后,金色物质注视着少年的身躯,呓语般呢喃:“感谢你,孩子。”
  只差一步就能超凡入圣的金色物质,飞入了少年的身体之中。
  几乎是在飞入的瞬间,少年的身上环绕起一圈又一圈的金色光泽,缥缈若仙,圣洁而神秘。
  “铮!”仿佛穿越了亿万年的光阴,少年睁开了双眼,瞬间爆出的金光射出了整整两米远,连太阳都默默躲进了云层之中。
  “原本我想用莲藕捏个人偶入世,既然你我有此机缘,我便借你躯体一用,积累功德祝你轮回。”金色物质默默地想,身上那股震撼的气势缓缓收敛,风停云止,再抬头时,已经变成了内敛沉默的少年黎暝。
  “有趣的新世界。”接收了黎暝所有记忆的金色物质,微微一笑,没想到过了几百年,这个世界已经变得大不相同,或许他能从中找到最后突破的机缘。
  黎暝抬脚,刚跨出一步就差点一个趔趄,身体在扑出的瞬间凝滞,时间好似停止了。
  “不准笑!”黎暝眸中闪过羞恼之色,瞪了一眼丛林之中的某只似乎是看热闹的兔子:“我数百人未用过人类的身体,不适应很正常。”
  兔子三瓣嘴无辜地嚼着鲜嫩的青草,两只红红的眼睛天真地望着眼前的少年。
  少年扭扭捏捏往前面走去,等走了数百米,步伐已经和人类没有任何区别。
  数里垂直而上的悬崖飘浮着云雾,金色物质抬头往上看,按照黎暝记忆中的路线,应该要先到达上面的盘山公路,通过盘山公路就能找到这个少年的家。
  黎暝梳理着脑海之中的记忆,整个人无视地球重力,羽毛一般缓缓漂浮起来,还未飞出悬崖,正对上一辆失控的跑车从悬崖上的盘山公路飞出。
  “定。”黎暝面色不改,去势不变,手指只在虚空之中轻轻一点,失控的跑车就这么被固定在了半空之中。
  “去。”跑车被神秘的力量推动,缓缓从半空之中回到了盘山公路上,车里面的人惊魂甫定,直到跑车停在了公路上,才惊觉到底发生了什么。
  沈修的手脚有些轻颤,在跑车的刹车出问题的飞出去的时候,他倒是没有太多的情绪,只是想到那群人得知只要他死了,所有的遗产都会交给慈善组织,届时那群人的脸色会有多可怕,一想到这里他觉得似乎死亡带来的恐惧也不是那么可怕了。
  残酷而狰狞的冷笑浮现在脸上,沈修被冲撞力撞得猝然抬头后仰,脆弱的脖颈砸在靠枕上,露出分明的颌骨线条。
  他死了又如何,他留下的后手足以让这些人统统为他陪葬,他沈修就算死了也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人。
  呼呼的风声从半开的车窗里横冲直撞,跑车的右边已经被防护栏撞出了一个大洞,右边的座椅被破坏了大半,沈修合上了眼睛,准备从容面对死亡。
  他从来不是认命的人,但是今天他不得不认,甚至他已经隐约嗅到了死亡的味道。
  就在这时,身下横飞出去的跑车,竟然在掉下去刹那,被一股力量横托在半空,好像他掉下去的不是悬崖,而是一道桥。
  发生了什么?!
  沈修心脏重重一跳,耳朵因为剧烈的震颤发出阵阵嗡鸣,所有声音如同潮水离他远去,整个世界颠倒旋转,明亮的彩色急剧褪色直至黑白,最后只剩下纯粹的暗色。
  呼,剧烈的风忽然停止了。
  沈修反射性地睁开眼,冰冷的云雾涌进口鼻之中,湿润了他的衣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他略微透明的琥珀色眼眸中倒映出一个清晰的人影。
  从云雾弥漫的悬崖底下,竟然飞上来一个活生生的人,他琥珀色的瞳孔猛地收缩,呼吸似乎都停止了。
  电光火石之间,沈修想起了某个传闻。
  一个不可思议的猜测逐渐成型,沈修眼中泛起惊色,死亡的恐惧被震惊掩盖,等他反应过来时,跑车已经被一股巨大无比的推力退回公路之上。
  他闭了闭眼睛,刚才连死亡都不畏惧的人,这次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把车门打开,然后,他看见了一张年轻而精致的脸。
  “你可有大碍?”凡人的身体非常脆弱,黎暝看着从车里爬下来这个人类脸色异常的苍白,应该是吓坏了。
  压抑住升腾起的诧异,沈修深吸了一口气,修长的手指紧紧攒住车门,他掩住眼底的异样,哑着嗓音道谢:“多谢。”
  “嗯。”黎瞑眸光微转,他救的这个人类,皮囊相当不错,或者只有五百年前的修真界第一风流人物才能与之比较,人类之中鲜少能出现如此出众的人物。
  黎瞑心下赞叹一句,见眼前的普通人类没有什么事,黎暝自然无意多说什么,大步转身离开。
  一动不动目视少年走远,良久,沈修才拿起电话,他脊背挺得绷直,靠在跑车的车窗上,把手机捏得紧紧的,声音冷峻而充满杀机:“大岗,过来接我,我的车被人动了手脚,看来,有些人是迫不及待了,这次,一定要剁掉他们的爪子。还有,帮我调查一个人……”
 
 
第2章 
  黎暝从小长大的村庄在盘山公路尽头,一个异常偏僻的村庄。
  他每天要走两个小时才能到达学校,又要从学校走两个小时才能回到家中,数十年如一日地坚持,当他考上华清大学的消息传来以后,整个村庄都沸腾了。
  黎暝是他们这里唯一一个大学生,而且华清大学又是国内知名学府,为了这事,村支书特意去县里帮黎暝申请了奖学金。
  黎暝走到村口,就有一个有些肥胖的妇女朝他跑了过来,她焦急地拉住他的手:“小暝啊,你今天一整天都去哪了,可把我担心坏了。”
  “我没事,就是出去采药的时候不小心跌到沟里去了。”黎暝不动声色地抽回手,调出脑海中的记忆。
  眼前的肥胖妇女是黎暝家的邻居张婶,从小就照顾他,为人善良热情。
  “你没事就好,虽然你妈走了,但是我们村里人都还在呢,你要是有什么难处就跟我们说,千万别一个人压在心里……”张婶絮絮叨叨地说着,看黎暝就跟自家孩子差不多。
  她叹了口气,这孩子就是重情重义,其实吧,黎暝那个妈走了也好,清醒的时候只会打孩子,浑浑噩噩的时候就更别提了,就是个疯子,黎暝要是有这么一个妈,将来娶媳妇肯定困难,现在他妈走了,他一个人反而没有拖累。
  “张婶,谢谢你,以后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们。”黎暝还记得这个孩子最纯真的心愿,他不介意将来帮助这些淳朴的村里人一把。
  “你这孩子,谈什么谢不谢的。行了,张婶也不絮叨了,你赶紧回家休息,睡个好觉,过两个月就要去学校报道了,可得精神着点。”张婶说完,风风火火就走了,这孩子一整天都不见了,她还以为出什么事了,不少村里人出去找这个孩子了,她得去告诉他们一声。
  黎暝目送张婶跑远,慢吞吞回到了自己的房子,他住的房子可以说是整个村子里最破的,就两间泥土房,下雨的时候还会漏雨,一到了冬天,整个房子又湿又冷。
  家里除了两张木板床和几条破被子,就剩下几个豁了口的盆盆罐罐。
  他自己除了几身破旧发白的校服就没别的衣服了,要不是村支书为他申请来了奖学金,他或许连上学的钱都没有。
  黎暝皱皱眉,就算他闭关了五百年,也清楚什么叫无钱寸步难行。
  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赚钱,改善生活环境。
  黎暝从一个豁了口的罐子里拿了几个硬币出来,颇有些好奇地看着这几个银白的小玩意,这个就是一元钱,造型倒是挺精致的。
  他把这几个硬币塞到口袋里,准备往县城走一遭。
  县城非常远,顺着小山村那条泥泞的山路走到盘山公路上,过了盘山公路之后还要走一大段公路才能到,只有一辆破破烂烂的公交车是走这条路的,上午一趟,下午一趟。
  黎暝自然不会委屈自己去做公交车,在黎暝的记忆里,公交车里的记忆全部都是长时间的恶臭与颠簸。
  一缕青烟飘过,黎暝消失在了原地。
  说是县城,其实人流量也不是很多,黎暝在高中时去附近的香市参加过比赛,香市是二线城市,但是比起这个小县城来说,已经是天上地下的差距,那里高楼林立,道路整洁,显得那么的井然有序。
  而这个小县城,连道路都是凹凸不平的。
  不过这些影响不了黎暝的好奇心,全新的工业时代,一切都显得那么新奇,黎暝记忆中的手机,电脑,火箭,登月,他都想见识一番,这与五百年前完全是两个世界。
  普通的人类靠着不断发展的科技创造出这些工具,简直让人匪夷所思。
  脚踏实地踩在土地上,黎暝看着路上人来人往,着装打扮都颇为奇异的人类,才真真切切有了入世的感觉。
  “年轻人,算命吗?”桥底下的王麻子注意这个年轻人很久了,他嘿嘿一笑,露出一口大黄牙,并不在乎年轻人穿的发白的校服。
  他王麻子算命从来不论贫穷富贵,只看眼缘,今天这个年轻人算是对了他的眼了!
  “算命?”黎暝细细咀嚼这两个字,来了点兴趣:“怎么算?”
  “今天我王神算不收你钱,你想算什么都行。”王麻子平常就在桥底下摆摊,今天没什么人,恰巧遇到个青葱少年,看着还在学校里上学呢吧,脸嫩得很,就起了逗弄的心思。
  “那你算算我的面相如何?”黎暝挑眉,在他摊位上的小板凳上坐下。
  “行,今天你小子合我眼缘,我就来算算你的面相。”王麻子笑眯眯地说,心里嘀咕了一句这小子真不客气,回身坐下,手边铁指算命的招牌随风而动。
  王麻子在这个县城纵横十几年了,说他有啥大本事吧还真没有,但是真本事还是有一点的,云里雾里的总能说对几句,不然早就被轰出这个县城了。
  他仔细端详眼前少年的面相,越是看得越深越是惊疑不定,甚至有些心惊胆战:“年轻人,冒昧问一下你的生辰。”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