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君他总想跟我回末世(穿越 修真)——不带刀
时间:2021-03-31 09:49:51

 仙君他总想跟我回末世 作者: 不带刀 
 
 
文案:
 
胥飏本体是一只白虎,末世之初觉醒了异能,变成了人。
 
一次意外重伤变成原型穿到了修真界,被修真界活化石奉天仙君提溜着后颈带进了自己的山头。
  
从此过得风生水起。
  
哪知仙君给的丹药药效太强,胥飏压制不住就要变回人形,为了捂好自己的小马甲偷偷地逃了,还逃进了仙君死对头的宗门。
  
交流大会上再遇见,清冷孤高的仙君贴着他耳朵说:“你再跑,我就把你关起来。”
  
胥飏老老实实地做宗门吉祥物,可谁知有朝一日他还能穿回末世。发现能带人一起穿后,他有一个危险的想法。
 
论把修真界老祖宗偷回末世的可行性。
 
小剧场: 
 
穿回末世后,聂羌看着舞池里跳得正欢的胥飏眼神深沉。
           
晚上,聂羌掐着怀里人的腰,“继续扭啊。”
 
ps:
 
1、表面高岭之花实则老流氓攻x没皮没脸嘴强王者受
 
2、无脑小甜饼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胥飏,聂羌 ┃ 配角:一堆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在末世和修真界反复横跳
 
立意:在末日保持希望拯救世界,要在困境中学会坚强                                     
 
 
第一章  救世主
 
“所以你的任务是......”
  
  “噗嗤。”
  
  “你别笑!”恼羞成怒的声音从胥飏面前的光团里发出来。
  
  “好好好......”胥飏张嘴活动了几下,捂住嘴。
  
  “你的......”
  
  “噗嗤。”
  
  “胥飏!!!”光团在胥飏面前上蹿下跳,隐隐发着红光。
  
  “行行行我懂了,这怎么还急上脸了呢。”胥飏往沙发上一坐,又给自己倒了杯水。“所以你的意思是,这个世界快要毁灭了,而我是那个拯救世界的......噗嗤哈哈哈哈哈”胥飏把头埋在膝盖上笑得直抖,手里拿着的杯子里水都快洒出来,“抱歉抱歉,太羞耻了我说不出口。”
  
  面前的光团不久前凭空出现在他面前,告诉他他所在的这个世界进入了衰亡期,按照惯例,每个衰亡期的世界都有最后一次争取存活的机会,而这个机会绑定在天道推演出的救世主身上。胥飏就是这个世界的命定之人。
  
  听起来好像挺严重的,但着实太中二,面前的光团说话又奶里奶气的,让胥飏有种跟看超级英雄电影上瘾的小屁孩玩游戏的感觉。
  
  光团气得不行,狠狠撞了胥飏胸口一下。
  
  “嘶——”剧烈的灼痛感从他胸口处散开,仿佛心脏都燃烧起来,胥飏笑不出来了。他手上的水杯摔落到地上,两只手用力捂住心脏处,青筋暴起。冷汗从他头上滴下来,痛得甚至发不出声音。
  
  “胥飏,这世界已经千疮百孔,这最后的机会对这个世界来说是仁慈的,对你来说却是残忍的,你明白吗?”光团的声音听上去像是有些感叹,“能成功从衰亡期中存活的世界不过千万分之一,你好自为之。”
  
  声音随着光团的离开渐行渐远,尾声淡在空气里,好似一声叹息,看似悲悯其实无情。
  
  胥飏听着它的话却无力回答,他颤抖着蜷缩在地上,等着灼心的疼痛慢慢消散,最终在胸口留下些许烫热的感觉。他扯开身上的背心,一个手掌大小,被一圈古老图案包围的黑色轮-盘印在他胸前的肌肉上,轮-盘的刻度已经走了四分之三有余,剩下一小块空白。
  
  胥飏隐隐明白当这个刻度盘被黑色填满的时候,这个世界也就走到了尽头。
  
  他冷着脸走到窗边,安全屋的窗户外焊着坚硬的合金框栏,防止丧尸闯进来。
  
  一眼望去,存在于历史中的繁华高楼和成片的灯海早已被无边的黑暗取代,只有哨所的灯光零零散散。胥飏看不清黑夜里的场景,但他知道,那外面废墟遍地,满目疮痍。阴暗的角落里那些面目狰狞的怪物在游走,蓝天和阳光被重霾遮盖,植物难以生长,侥幸存活的人类祈祷着能平安活过明天。
  
  这就是末世。衰亡,作为这个世界的形容词再合适不过了。
  
  胥飏并不理解天道为什么会选中自己,命定之人,他甚至不是个人。
  
  末世之初,丧尸病毒蔓延,无数人变成了行尸走肉一样的存在,同时,少部分人觉醒了异能,而胥飏,则是更为少见的动物觉醒者。他本身是一只白虎,在异能到达三阶时获得了变成人的能力,同时还是极少见的雷系、空间系双异能者。
  
  本就身为野兽的他或许更适合在这个末世里生存,他从早已没有生机的山林中走出来,学着去做一个人,八年过去,他已经很熟练了。
  
  如今他已经是五阶异能者,五阶虽然算不上顶尖,但胥飏异能强悍特殊,加之他是基地出了名的狠,不到两年就已经是他所在的第九号基地里排名第三的团队队长。目前已知收录在册的最高异能等级为九级——那个第一号基地的统领者桑兑。
  
  这次的任务是一个常规任务——到距离基地四百公里外的一座废弃城市收集物资。
  
  三天前同基地排名第二的团队中的几个人执行任务回来,上报说这里的几个废弃超市里有遗留物资,但当时执行任务的小队只剩下了几个人,没办法把物资带回。因此基地高层把这个任务交给了胥飏的团队。
  
  胥飏心中隐隐有些不安,他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三天前第二团队那几个人接的任务不过二星,危险性不大,出门前胥飏刚好撞见他们,一行有十几个人,回来时却只剩四个。他们只说在九百多公里外的任务点遇到了丧尸群,其他人都死了,他们几个回来的途中路过那个废弃城市发现了物资。倒也说得过去,胥飏当时也没怎么怀疑。
  
  胥飏跟二队队长付汉津很不对付,付汉津嫉妒他一两年就快跟自己平起平坐,并且他也是五阶雷系异能者,但只是单系,除此之外胥飏还觉得他嫉妒自己长得比他帅。胥飏烦他天天翻着个死鱼眼看自己,在他面前说话阴阳怪气。
  
  付汉津之前受伤,后脑勺有块头皮从此长不出头发,为此留长了头发遮起来。胥飏每次见他都冲他吹口哨喊:“嘿秃子。”把付汉津气得半死。
  
  今晚的遭遇太过离奇,比他变成人还离奇,加上心中不安,胥飏一晚上没睡。等到窗外的天微微泛亮,胥飏走出房间,敲响了隔壁的门。
  
  “怎么了老大,还这么早。”门打开,一个瘦高的青年还在揉眼睛。
  
  “阿联你把他们叫起来,我们早去早回。”胥飏说。
  
  阿联应了一声,扯着嗓子喊里面的人起床。一行人都是穿着作战服睡觉的,很快就准备好出了门。
  
  路上荒芜没有人烟,胥飏让人把几辆货车停在路边,超市大门大开着,空空的货架倒在地上,二队的人说超市里的货物被拿空了,但仓库里的物资还有很多。他们一行八个人按着二队给的地图往深处走,没多久就看见了走廊尽头的仓库大门。
  
  胥飏举着手电照了照大门,还隔着一段距离,他看不太清,模糊的光线下,他瞥见大门的金属光泽。他把手贴在一旁的墙壁上,隐隐感到掌心传来震动的感觉。
  
  再走近一点胥飏终于明白了哪里不对——大门的颜色崭新,与周围的破败墙体格格不入,胥飏看出来,这扇大门被金系异能者加固过,镀面的金属一定程度上隔音。他心里一紧,大喊:“跑!”
  
  在他声音落下的瞬间,巨大的爆破声带着飞射出的碎石金属席卷而来,胥飏只来得及按下旁边的两个人,他趴在地上,背上应该受伤了,有剧痛的感觉。脑袋也被爆炸冲击得有些昏沉,耳鸣声尖锐。
  
  不等他反应,身后传来怪异的声音,像是很多东西在地面拖行,伴随着粗重的、野兽一般的喘息。是一群丧尸。他们被关在仓库里,仓库门在胥飏他们接近时被引爆。
  
  这是个陷阱。
  
  “啊——”凄厉的尖叫传来,紧接着痛心疾首的呼唤:“阿联!!”
  
  胥飏抬头,眼前的场景让他握紧了拳头,血肉模糊的青年被扯进丧尸群里,那些怪物开始撕咬,他看着阿联惊恐的面容和徒劳挣扎的双手气愤至极。可是他救不了他。
  
  “高建、苏婷!”胥飏一边伸出右手一边喊道,刺目的雷电从他手臂蔓延,一路爆鸣缠上了快速接近的丧尸群。电光闪烁间照亮丧尸的脸,面目扭曲而狰狞。
  
  丧尸移动速度比他们快,直接跑必死无疑。
  
  被他点名的一男一女咬牙释放异能,高健是四级火系异能者,他挥手一道火墙将丧尸与众人隔开,其后苏婷也竖起了一道金属墙,但她的异能等级只是二级,这个墙根本支撑不了多久。
  
  胥飏不动声色地扫过一圈,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地受了伤,这样跑出去一定会被追上。他心中暗暗有了主意。
  
  “顾明昌。”胥飏叫道。
  
  “到!”一个按着不断流血的肩膀的男人答道。
  
  “你是副队,记住,等回到基地后去查二队上次行动档案,看里面有没有空间系异能者,你是个聪明人,会明白怎么保全自己和队友......不要打断我,只需要记住我的话。实力不够之前不要想着报仇,有事去研究所找张弛,他可以信任。”
  
  “老大!!”顾明昌和余下几个队员闻言都惊慌地叫了出来,苦苦释放着异能的高健和苏婷也急忙回过头,苏婷的眼睛里流下泪来。
  
  胥飏扯了扯嘴角,“小兔崽子们,别一副哭丧的表情,你们队长我还没死。”
  
  他没再给众人开口的机会,双手虚握,一个黑色的巨大裂口凭空出现,将众人吞噬。胥飏的脸色瞬间苍白,鲜血从眼睛、鼻子、嘴巴流出来。他的空间异能除了储物还能传送,但远距离转移六个人这种透支异能的行为对他来说无异于找死。
  
  队员消失的瞬间,丧尸面前的阻碍也没了,他们跌撞着朝胥飏扑来。
  
  胥飏猛地又吐出了一大口血,左手支撑着通道,但很明显异能已经很不稳定。他咬了咬牙,一头栽进了黑色裂缝里,虽然这种濒临崩溃的通道一进去,基本就是自寻死路。
  
  失去意识前胥飏恍惚间好像听见有人叹息“哎,天意......”                            
作者有话要说:宝贝们看一眼预收呀,入股不亏,下本开这个:《退役后我被前影帝捧红了》
    拿下IBF金腰带后荣离毅然解约回了国,在剧组做起了武替。
 
某一日偶遇了前来视察的大老板,这位闻总多年前与影帝失之交臂,随后退圈转战幕后,传闻中他冷漠且不近人情。在众人惊异的眼神中剧组一向沉默寡言的武替凑到了大老板面前,红着脸问:“你要不要签了我。”
 
闻湛刚见到荣离的时候只觉得他性子很软,直到在会所看见荣离赤手空拳放倒了七八个男人,刚才打得比谁都凶的青年看见他后慌张地把手背到了身后,低着头道:“他们骂您。”
  
不久之后媒体报道,闻总养了一个小演员,宠爱有加。面对愈演愈烈的传言,大老板出面澄清:是谣言,他养我。
  
第二天小演员身份曝光,说好的金丝雀,怎么变成拳皇了??
  
媒体:散了吧,夫夫情趣罢了。
 
没有人知道冷面黑心的闻总很多年前也曾笑容阳光地蹲在一个小男孩面前,抚着他头顶说:“我们小离最棒了。”
ps:无潜规则,双向救赎的治愈系故事
成熟年上前影帝攻X坚韧内向小天使拳皇受
预收2:听说你喜欢野的?(ABO)
白星洲出身书香世家,家教甚严,从小就是其他家长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
而离开家上了大学的白星洲有些叛逆,喜欢上了一个在父母眼中属于不良青年的纹身师。
这个传闻不知道什么时候传到了学校,被因温柔知礼,绅士典范而广受Omega追捧的年轻教授储邵知道了。
放学后,温柔绅士的储教授拦住白星洲的去路,笑容不善对他说:“听说你喜欢野的?”
小剧场:到白家做客的储邵受到了白父白母的热情相待,直夸储邵老实体贴又有教养,不知道哪家Omega这么有福气能跟他结婚。
有福气的白星洲悄悄扯了扯衣领,遮住自己遍布齿痕的后颈。遇到储邵,他算是知道人面兽心四个字怎么写了。
阳光叛逆乖学生X人面兽心腹黑教授
 
第二章  奉天仙君
 
胥飏很烦。
  
  这会儿他正被一个人抱在怀里,这人的话实在是太多了,要不是受伤实在太重,连爪子都抬不起来,否则他一定把耳朵捂住。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