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到反派入魔前(GL 修真)——一归宁
时间:2021-03-27 08:44:00

 《穿到反派入魔前》作者: 一归宁
文案:
沈沾衣穿书了,穿成了晋江某修真文里同名同姓的高冷炮灰师尊,系统还给了她任务大礼包:感化反派,救援主角。
她看着自己唯二的两个徒弟,一个是未来毁天灭地的反派,一个是未来拯救世界的主角,不由得陷入深深思考:晋江师尊都是高危职业,她必须快刀斩乱麻。
 
于是她依照系统要求,对还是奶团的反派关切道:“为师去给你买糖葫芦吃如何?”
小反派冷冷看她一眼:“你算什么东西。”
沈沾衣:“……”
算了,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然而日子一天天过去,小反派在她的“殷切照顾”下,从一开始的冰冷变得越来越乖巧,最后甚至乖巧的把她压到了墙角,缓缓摸着她的脸说道:“怎么长大后的我,师尊就不喜欢了呢。”
沈沾衣:“逆徒你冷静……”
“哦,我忘了,师尊心里还有一个人。”反派笑眯眯的看着她,“都是徒弟,师尊怎么就区别对待呢?”
沈沾衣:“???”
区别对待个鬼啊,你和主角都是我的任务,又要我稳住人设又要我感化反派又要我拯救主角,我真的很难啊!
 
本文阅读指南:
1、本文1v1,he,封面是师尊。
2、cp:黑切黑神经病反派·徒弟×表面淡定内心慌到飞起·师尊。
3、排雷:低阶修仙,不是升级流,一切设定为剧情服务,作者主角控,看清主角栏到底有几个人。
**********
 
下本开:《穿进盗文教做人》
2020.12.19已截图,文案如下:
傅尘雪身为全职作者,每日眼睁睁看着自己写的文章被盗文网秒盗,自己却别无他法。
在第N次举报失败后,傅尘雪被迫停更封笔,重新寻找工作。
 
然而在找工作途中,她不幸踩空楼梯,穿成了自己小说中的背景板师尊。
系统发布任务:【此空间为盗文网,贵方文章被盗得七零八落,女主被配角虐得体无完肤,请您重新修正本文大纲,救治原文女主。】
 
于是傅尘雪抱着被虐到双目失明,双腿残疾的女主,义无反顾跳下悬崖。
 
“师尊,弟子……已经是废人了。”宁棠痛苦推开傅尘雪的手,艰难求道:“走吧,不要管我。”
“不怕。”傅尘雪白衣染血,依旧紧紧抱着宁棠,她咬牙坚定道:“为师一定会带你回去。”
和那群人,清算总账!
 
*
 
宁棠以为自己死了,醒来却看见不善言辞的师尊守在自己身旁。
对于她来说,师尊是噩梦中的唯一温暖,是受伤后的唯一依靠。
她看着因累极而睡下的师尊,目光无比温柔:“弟子一文不名,两袖清风,唯有将这一颗清清白白的真心,送给师尊了。”
内容标签: 仙侠修真 系统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沾衣,路晚亭 ┃ 配角:预收《穿进盗文教做人》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结果她还是入魔了QAQ
 
立意:做一个热爱生活且坚强的人。
 
1、第 1 章
  眼前人穿着一身水蓝色的长袍,手中拿着把白色折扇。她长长的睫毛扑簌着,生了张极好的面孔。
  “长老……现在真的要去看路晚亭那孽徒吗?”白衣小孩看向面容清冷的长老,心里直犯嘀咕。
  沈沾衣的右眼皮跳了跳,心道不然呢,再不去路晚亭就在柴房跪了整整两个时辰了。
  “她也算是你的师妹。”沈沾衣默默掸了掸肩上的灰尘。
  别叫她孽徒,长老我还不想英年早逝。
  沈沾衣作为二十一世纪的社畜,加班到凌晨一点已是常态。
  然而这天暴雨连绵,马路上的井盖不翼而飞,她不慎踩空,再醒来时,她已经站在这白梅树下了。
  如果沈沾衣所料不错,她是死了,并且奇妙重生进了一本她看过的书里,还穿成了这本书里不起眼的炮灰师尊——跟她同名同姓的沈沾衣。
  面前这位白衣弟子,是无崖宗的弟子宁桃,而她口中的路晚亭,则是堕入魔道后,将整个修仙界搅翻天的终极反派。
  【系统:叮咚,您的身份为无崖宗白梅峰峰主沈沾衣。】
  沈沾衣听到这有道词典一般的机械女声,顿时觉得重回高三英语课堂。
  【系统:您已成功触发本书《无崖宗》系统,由于本书烂尾,您需要完成两个任务才能返回原世界……】
  沈沾衣:触发系统?
  【系统:是的,您不慎落入本书的时空线,导致触发本系统。】
  沈沾衣默默思索了一番,难不成是因为自己踩空了井盖吗……
  然而系统并不等她思考结束,说道:“您需要完成两个任务:感化本书反派路晚亭和救援本书主角江展眉,只要将这两个任务完成,您就可以返回原世界,否则世界线崩塌,您也会失去生命值。”
  沈沾衣摸了摸头,她记得这两个人都是沈沾衣的徒弟。
  系统好像能听见她心声似的,继续讲道:“按她,她才可以成功升级。”
  沈沾衣只好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询问道:听起来好像不太难,只要完成任务就能回去了?
  【系统:是的,只要您帮助本书填坑烂尾部分,您就能返回原世界。】
  沈沾衣:那路晚亭呢?
  【系统:路晚亭刚刚被「您」打了一顿关进柴房。】
  沈沾衣:“额……”
  好了,她现在得理清楚两件事,一是自己穿进了书里,主角并不在身边,二是现在的时间线是她刚刚把路晚亭,也就是未来的魔头狠抽了一顿关进柴房,她现在疯狂手抖。
  路晚亭,有着魔族血统的反派,性格暴戾,不近人情。
  在一次下山历练中暴露了自己魔族血统,被沈沾衣视为魔族异类,一剑穿心,尸体扔进了诡海秘境,然而这并不是结局。
  路晚亭的心器位置与常人不同,寻常人的心器在左边,只有她生在右边。
  也正是这个位置,才能让她在假死后重回修仙界,成为与主角抗衡的最强力量。
  沈沾衣想到这,轻轻咳了一声,面无表情的对宁桃道:“去柴房……”
  宁桃赶紧点点头,三步并作两步,领着沈沾衣去了柴房。
  柴房在厨房的后面,沈沾衣刚到柴房,就被迎面的灰尘呛住了,她忍不住摇了摇折扇,而一旁的宁桃则先行推开门。
  阳光照进狭小的柴房,墙角悬挂着蜘蛛网,里面扑满了已死的飞虫。
  旁边是干草垛,只有几件破衣服盖在上面,看起来十分陈旧落败。
  这根本不是人住的地方。
  沈沾衣打量了一下四周,只见正前方有个人对着墙跪着……面壁思过。
  “路晚亭,沈长老来了。”宁桃先开口。
  沈沾衣没说话,只见路晚亭依旧跪在那里,身形笔直,接着她慢慢转过脸来,沈沾衣一瞬间心跳加速。
  路晚亭看起来不过十四五岁,样貌极好,肤色比起普通人还要白上几分,就是神色有些吓人,一双冰冷的眼眸深似古井,藏着阴鸷的轻蔑。
  这就是全书里最大的反派吗……
  沈沾衣不禁蹙起清秀的眉,想到是「自己」把人家打了一顿,然后扔进柴房罚跪,沈沾衣就很为自己的结局担忧。
  要知道原书里这位炮灰师尊的结局可是被路晚亭一掌震碎了灵核,又将铁钉打入手腕踝骨中,然后丢至刺骨的冰水,一身修为尽废,还毁了筋脉。
  曾经自己是怎么被折磨的,路晚亭都记得很清楚,所以才会对其百倍奉还。
  不过此刻沈沾衣没时间想这么多,她看着这位将来把自己虐杀的主,轻轻摇了摇折扇,说道:“起来吧……”
  路晚亭慢吞吞站起来,看向沈沾衣,那眼神充满着阴冷。
  这么恨啊……
  看起来这沈沾衣真是不做人事,把好好的孩子虐成这样。
  沈沾衣心里默念人设不能突然崩,只能潜移默化的改变。
  否则被别人误以为原主夺舍就麻烦了,于是她道:“宁桃,你去上晚课吧。”
  宁桃乖乖嗯了一声,又看了路晚亭一眼,这才推门离开。
  临走前她想,不知沈长老又要如何「管教」路晚亭了。
  沈沾衣将折扇合起来,摸了摸自己的袖口。
  果然摸到了一小瓶药。
  说起来这沈沾衣也是个病秧子,从来都是药不离身。
  身子病弱还非要修仙,沈沾衣默默扶额,不过还好灵根不错,如今原身已是元婴期了。
  沈沾衣将药瓶取出,道:“拿去吧……”
  这药名为洗神炼骨膏,沈沾衣记得原书里描述这药有活血化瘀、疗伤补气的功效,她递给路晚亭,果然路晚亭眼里闪过一丝诧异的神色,但很快就被阴冷取代,她道:“受用不起……”
  沈沾衣:“……”
  油盐不进……
  沈沾衣咳了一声,“伤到哪里了?为师看看……”
  她刚想伸手将路晚亭拉过来,谁知路晚亭立刻摆出十分抗拒的姿势,冷冷道:“你做什么……”
  沈沾衣心里闪过一丝奇怪的念头,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了。
  因为原书里沈沾衣常年恶意对待路晚亭,什么雪天罚跪,诬陷偷盗,折磨打骂一类的事情数不胜数,导致路晚亭到现在也不叫她师尊,两人的关系可谓是雪上加霜。
  但是任务在身,沈沾衣不得不哄,而且小孩子嘛,很好说话的。
  沈沾衣亲戚家也有个妹妹,平时跟她生气了,就闷着头不理人,沈沾衣拿出小零食给她,马上就哄好了。
  想到这,沈沾衣便垂下眼眸,说道:“别害怕,为师只是想看看你的伤,等会儿去给你买糖葫芦吃如何?”
  路晚亭古怪看了她一眼,藏在身后的手指微微发颤。
  就在沈沾衣以为没事了,又要拉住她的胳膊时,路晚亭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使出浑身力气撞向了她!
  沈沾衣根本没想到路晚亭刚被打了一顿,手脚都软的情况下,还能这么狠的撞她,她甚至来不及反应,就被她撞得踉跄了好几步,墙面上的灰粉都跟着扑簌簌往下掉。
  看起来反派从小就有鱼死网破的架势。
  沈沾衣疼得要命,心里想赶紧揉一揉,可是面上却只能不动声色的直起腰来。
  路晚亭撞完她,犹嫌不够,又一字一句的冰冷说道:“你算什么东西。”
  这道貌岸然的人渣,居然在打了自己后还来这里装模作样,肯定又是在耍什么阴谋诡计了……
  路晚亭攥紧手指,之前自己也做过这种突然袭击,没想到她又中计了,路晚亭眼神阴鸷,心中升起一丝快意。
  一点伤痛算什么,只要自己能让眼前这个人体会到自己切身的恨意,她就觉得心中畅快不少。
  沈沾衣听到那句话,略头疼的用折扇敲了敲脑袋。
  算了算了,童言无忌,谁让「自己」刚刚把她打得站都站不起来呢。
  于是她当作什么都没发生,只将药瓶放到一旁的木桌上,提醒道:“记得擦药哈。”
  说完,便转身离开了柴房。
  沈沾衣琢磨着暂时不能留在这,她还没适应这具身体,万一小反派又搞什么幺蛾子,她可受不起。
  路晚亭看着沈沾衣了当离去
  的背影,微微一愣,觉得不太对劲。
  不对,按理来说这个人渣应该会狠狠「管教」自己一番,可现在却留下药离开了?难道说她又在想什么新的法子来折磨自己?
  说不定是这药有问题……
  路晚亭想也没想,直接将药瓶扔去了地上。
  瓶口裂开,洗神炼骨膏沾地即化,很快就融进了潮湿的石缝中,路晚亭瞧了一眼,心底的怪异感愈发强烈。
  是洗神炼骨膏没错,这药她非常熟悉,可是那个人渣为什么会给她把真药送过来,她才将自己打得浑身是伤,现在又装什么好人?
  不对……一定是想让自己放松警惕,之后才能更好的折磨自己。
  路晚亭想到这,便微微眯起眼睛,转身躺去干草垛上,她拉过那件破旧的衣服,蜷缩到了墙角。
  等天亮吧,也许天亮的时候,那个人还会过来。
  
 
2、第 2 章
  沈沾衣仔仔细细的梳理了一下书中剧情。
  说实话,当她看到沈沾衣这个名字,脑子里就出现了「穿书警告」四个大字。
  然而好巧不巧,她真穿书了,而且这本书还烂尾了。
  书中江展眉升级成功,回到无崖宗那天,路晚亭也从魔界回来了,评论区都在等着修罗场上演,谁知作者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本应该是主角和反派之间的最终之战,结果拉沈沾衣这个炮灰出去挡枪。
  沈沾衣为救江展眉,自愿被路晚亭带回魔界,被她震碎灵核,丢进冰水,废修为,毁筋脉……那模样真的是惨不忍睹。
  【浑身是血的沈沾衣在冰水里泡了三天三夜,最后沉入湖底,再无声息。】
  【全文完结】
  沈沾衣看到这头皮发麻,把手机一摔,怒道作者你在搞什么鬼?!
  沈沾衣又不是主角,你拿沈沾衣的结局做全文结局干什么?
  而且你还坑了啊!主角和反派的大战呢?不写了?就这样完结了?
  沈沾衣第二天刷评论区,发现作者挂起了请假条。
  【由于读者对结局不满意,我去闭关,等我想出一个好点儿的结局再来填坑orz】
  沈沾衣:“……”
  她要吐血三升了。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