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装大佬攻略手册(穿越 修真)——冷山月
时间:2021-03-14 09:55:09

 《女装大佬攻略手册》作者:冷山月
 
文案:
穿越到主角最落魄的时候,阮锦白没有抱主角大腿,亦没有雪中送炭,更没有抢其机缘,而是将主角本人打包带走。
自此哪怕你日后得道飞升称王称帝,也不过是我阮锦白区区弟子之一。
作为只有女修的皓月宗新小弟子。
姜笑渊瑟瑟发抖:“师尊,我好像是本宗唯一的男弟子。”
真女装大佬阮锦白淡淡地瞥了男主一眼:“三千佳丽任你挑,你还不满意。”
偷偷看一眼一剑削掉半座山的师姐。
姜笑渊吞了吞唾沫:“师尊,弟子不敢,弟子一定潜心修炼。”
 
 
貌美还酷生人勿近攻x重生前小太阳重生后狂霸酷炫帅起点男主受
注:攻万人迷属性,女装大佬
作者玻璃心,不喜欢拜拜就好,谢绝指点江山
 
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仙侠修真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阮锦白、姜笑渊 ┃ 配角:预收文《弱攻强受[快穿]》求收藏鸭~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女装大佬美人攻&起点男主受
 
立意:我命由我不由天
 
 
第1章 
  天色阴沉,乌云密布,天边时不时闪过一道紫色的巨大闪电,于天幕中划出瑰丽恐怖的裂痕,如同要撕裂天空。
  狂风呼啸,轰隆的雷声就没有停过,然一袭雪白色弟子服的曼妙女子,却在这般恐怖异象中恭敬地半跪于一处隐蔽洞府外,似乎在恭候什么人。
  飘逸的素色广袖长袍随风猎猎作响,就连那一头柔顺如同泼墨的青丝也随风乱舞,而女子却如同没有察觉,只是板着一张脸恭敬地等候着。
  作为修仙大派皓月宗掌门座下弟子之一,何薏在皓月宗中地位极高,能让她如此恭敬等待的人除了她师尊,也就只有这位了。
  她已等了足足三天三夜。
  天降异象,本该是这位传说中的鬼才师叔突破成功的迹象,可已三天了,这位早该于三日前就出关的师叔直至今日却是一点要出来的架势也没有。
  何薏皱了皱眉,这是出了什么意外吗?她微有不耐,然只要想到凌云老祖平日里的狠辣手段就又耐下了所有性子,恭敬更比从前。
  又是静候良久,何薏若有所觉得抬头看去,果然,洞府骤然白光大现,“轰隆”一声,巨大的石门震动一下缓缓上升。
  那位出关了。
  当耀眼白光柔和如月华时,石门已上升大半,何薏不动声色地将目光微微上移,最先映入眼帘的是对方象征皓月宗尊贵身份的法袍,极至的白,随风飘扬,衣摆袖口皆是用万年冰蚕丝所绣暗纹,素雅低调。
  然何薏的目光却是不自觉地多看了那双白皙修长的手两眼——如白玉般细腻,也同样比一般女子的手更加修长,骨节分明。
  还未踏入修真时,何薏就曾听过,有一种人生来就尊贵优雅,而凌云老祖阮锦白无疑便是这样的人。
  何薏谨慎地把视线从那精致优雅的手上挪开,将头低得更低,声音平稳却不失恭敬道:“弟子恭祝凌云师叔突破。”
  “你是皓月宗哪峰弟子?以前怎地没见过你?”
  清越的声音冷冷淡淡,可那语调听上去却寒若冰霜。
  “弟子何薏,乃掌门座下第七弟子。”何薏不卑不亢道。
  “……何薏。”
  那人似乎有些惊讶于听见这样的名字,声音虽如之前一样冷淡,然到底是掺杂了些微情绪。
  “抬起头来。”还不待何薏思索更多,清冷的声音继续道。
  何薏眸光微颤,小心翼翼地抬起了头,眼中满是恭谨。
  金秋季节,银杏叶落了满地,四处皆是金黄,唯有一袭白衣如雪,冷冷清清。
  落叶飘荡,萧瑟寂寥。
  何薏温婉宁静的面容如常,然眼眸深处却有一瞬间的不平静。
  她是一个女人,但凡是个女人,无论她是否已断却红尘,都难免为美好的事物所吸引,作为皓月宗掌门近百年新收的弟子,她还从未见过传闻中心狠手辣却又生得绝色的小师叔,以往她还觉得修真无丑人,再好看又能好看到哪去?今日一见才知何为惊鸿。
  阮锦白神色淡淡,只单单多看了何薏一眼,就不再将目光过多停留到对方身上。
  阮锦白形状姣好的唇微启,冷然道:“不必多礼,既是掌门师姐座下弟子,那便也是本座的师侄。”
  “这……谢凌云师叔。”何薏顺从地从地上起来,有些不懂传闻中心胸狭隘的凌云老祖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阮锦白应了一声过后就不再多留意那名女弟子。
  他神色淡然,御剑向宗主所在的问仙峰飞去,然他眸中神色却有些复杂。毕竟任谁穿越了,且还穿进一本书中都不会有什么好心情,更何况他穿的还是一个反派,一个身为男人却不得不男扮女装的反派。
  何薏见阮锦白已经御剑飞行,连忙也御剑跟上,好在这位师叔似乎是为了等她,飞剑飞的并不如何快。
  何薏目光微有古怪,暗想这位师叔也没有传闻中那么不好相处啊!
  阮锦白之所以会晚三天才出关,也不过是因为此阮锦白早非彼阮锦白了,一朝从末世三年穿到一本书中,这滋味还真是酸爽,谁试谁知道。
  在这三天里,阮锦白将那本三流玄幻小说反复琢磨,看了足足三天三夜,以他现在的体质仅一遍他便足以把这本小说倒背如流,然他却还是逐字逐句地看,一个字一个字的分析。
  他醒来时除了身体的巨大变化,就是一堆繁杂的记忆涌入脑中,再然后就是这本占据他识海的书了,可见这本书是极为重要的。毕竟在原主的记忆中,可没有什么书能从识海里自由拿进拿出,而这本上写‘沧澜变’三个遒劲大字的厚实书本却偏偏可以。
  当然最让阮锦白关注这本书,且将其翻来覆去看的正真原因还是这本书是他最熟悉的方块字,而这书就像是刚从某书店买出来的精装小说。
  在原主记忆中他是唯二被上任宗主收为亲传弟子的弟子之一,身份尊贵,可由于皓月宗只收女弟子,所以他一直忍辱负重男扮女装,从而有些心理变态,在上任宗主把皓月宗宗主之位传给他师姐之后心理更是不平衡,闭关冲击化神时心魔作祟,这才让阮锦白占了个大便宜。
  不过看了那本名为《沧澜变》三流种马小说的阮锦白当然知道的更多。上任皓月宗宗主之所以会收阮锦白一个男的为亲传弟子,是因为他其实就是上任宗主唯一的子嗣。不把宗主之位传给他,也不过是不想诸多事物扰他修仙大道,却不想也正是如此才让原主心生心魔。
  凌云老祖阮锦白,现在或许该说凌云尊者了。
  金丹真人元婴老祖化神尊者,原主本来因为心魔滋生,从而突破失败,修为倒退,可偏偏阮锦白穿了过来,许是因为灵魂力量强大,他居然因缘巧合突破成功,已成为为数不多的化神高手。
  阮锦白,哪怕之前没有突破成功,那也是皓月宗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尊贵存在,修真界美人榜排名第三的美人。
  这样的标配原主妥妥是起点种马男主的后宫之一,不过介于原主是一个汉子,所以在书中他就是一个恶毒反派。
  起点种马玄幻小说《沧澜变》,讲述的是一个三好少年称霸修真界的故事。
  早期的男主姜笑渊就是一个阳光大男孩,生活虐他千百遍,他待生活如初恋。
  姜笑渊出身于一个小修真家族,作为一本起点文男主,他最初当然要被人小觑侮辱,不然打脸起来怎么会爽,所以开局男主就是被未婚妻退婚,被人嘲笑轻视的场景。
  至于为什么退婚,原因当然是男主无法修炼。姜笑渊虽出身于修真小家族,但却是拥有变异雷灵根的绝世天才,所以就有大家族早早下手,和其定下了婚约,可谁能想到注定不平凡的姜笑渊居然无法引气入体,对方已经年满十五,却就连引气入体都不能做到,要知道就连最废材的七灵根这个年纪也能引气入体,进入练气期。
  大家族的掌权者还能稳住,可那位水木双灵根,也从小被人尊称为天才的未婚妻可等不了。
  她刚被四大门派之一的丹旌殿收为内门弟子一年,可却也见了足够多的世面,自认无法修炼的男主完全配不上她,所以一回自己家族就带着家族长老向男主提出了退婚。
  赫连毓乃赫连家族长的嫡女,更是水木双灵根的天才,就算在天才如云的丹旌殿也算拿得出手。一个是现成的天才,一个是空有逆天灵根却无法修炼的废材,选哪个不是很明显吗?在赫连毓的不依不饶下,族长也就默认了赫连毓退婚的行为。
  然男主怎么可能是真的废材,之所以无法引气入体,也不过是对方的血脉力量一直在疯狂吸收他引入体内的灵力罢了。
  而阮锦白现在的身份就是一个觊觎男主血脉力量的反派,作为一本起点种马文,男主的体质为了更好的生命大和谐,当然是至阳至纯之体。原主阮锦白由男子之体修炼皓月宗天级功法九劫阴诀,自然会由于修炼这门功法,导致体质越发阴寒,身有寒毒,而男主姜笑渊无疑便是阮锦白活生生的大补药,许是由于常年扮演女子,原主对和男子双修一点兴趣也无,既然排除双修改善体质这一点,那就只能拿男主来炼丹了,由此原主就开始了作死之路。
  御剑飞行的阮锦白微微皱了皱眉,他做事向来随心所欲,虽说他可以现在就将还未成长起来的男主扼杀于摇篮里,可又何必呢?他从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人,却也好歹不是一个滥杀无辜之人。
  多看了身后的何薏两眼,这个小说中男主姜笑渊的后宫之一,阮锦白挑了挑眉,他有一个绝佳的想法冒上心头——既然无意将男主早早扼杀,那便养在身边如何,无论姜笑渊日后是得道飞升还是称王称帝,也不过是他阮锦白区区弟子之一,一切尽在他的掌控中。
  许是想好了如何对待男主,这里的天道之子,阮锦白心情不错,问道:“距离上一次皓月宗收徒已经过了多久?”
  在阮锦白身后不远不近处飞着的何薏愣了愣,连忙反应过来她这位小师叔是在和她说话,略一思索,毕恭毕敬回答,“不足一年。”
  四大门派收徒时间是一样的,既然不足一年,那就说明姜笑渊还没有被退婚,也就是还没有激发血脉力量,从而发愤图强打脸无数,拜入四大宗门之首万剑仙宗。
  阮锦白唇边勾起了一抹笑容,既然如此,那便在男主被退婚后心灰意冷的时候收对方为徒。毕竟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
 
 
第2章 
  问仙峰。
  皓月宗灵力最充裕的山峰。
  皓海云烟,巍峨宫殿,华美不失庄严,光是身处就如临仙境。
  此处是原主掌门师姐所在的山峰,原主是极不喜这位师姐的,毕竟这位掌门师姐除抢了他的皓月宗宗主之位外,还处处比他优秀压他一头。许是大男子主义作祟,比不过这位师姐一向被原主视为耻辱。
  然当阮锦白见到这位师姐时内心却平静无波,惊不起半点波澜。升不起什么厌恶憎恨,自然也没什么亲切之意。
  如此看来原主早已消损于世间,留下的也不过是一个经历了末世三年,见惯了人性的阮锦白。
  “掌门师姐。”阮锦白平静的吐出这个称呼。
  比起阮锦白的一句随意问好,落后几步的何薏却是不敢冒犯她师尊,规规矩矩地行了一礼,“拜见师尊。”
  两相对比之下,更显得阮锦白的无礼,可逄菡尊者却不这么认为,相反她还有些欣慰。
  早在阮锦白被恩师收为弟子的时候,逄菡尊者就已经是元婴大能,阮锦白算是她看着长大的,她当然知道这个小家伙是师尊的孩子,对其比自己的所有弟子还要上心,不过小家伙从来就没有给她过好脸色,自她成了皓月宗宗主之后更是如此,多次对她阴阳怪气冷嘲热讽,没想到这次闭关出来倒是少有的唤了她一声师姐。
  “恭喜锦白突破化神,即日本尊就为你准备尊者大典。”逄菡尊者笑道,她向来心思敏捷,自然知道师弟不喜欢师妹这个称呼,所以一直都亲昵叫着对方名字。
  静候一旁的何薏不自觉多看了阮锦白一眼,她本来以为这位风姿卓越的师叔会晚三天出关,十之八.九是冲击化神失败,倒是没想到对方既然成功了。
  元婴与化神虽只有一个大境界,然不少被称为天纵奇才的修真者,穷尽一生也不能突破,对方居然一次就成功了。
  阮锦白认真思考了一下举行尊者大典的利弊。
  修真境界分为练气期、筑基期、金丹期、元婴期、化神期,再然后就是渡劫期,渡劫成功便可得道飞升,其次每个境界又分为四个小境界,前期中期后期以及大圆满。
  金丹真人元婴老祖化神尊者,成为元婴老祖就已是一方大能,更何况是化神尊者。不少门派若是能出一个化神大能,都会召开一个大典庆祝。要知道就连四大门派之一的皓月宗,加上刚刚晋升的阮锦白也才三个化神尊者,更不要说其他的小门小派,这是一个值得偌大门派庆祝的大事,不过阮锦白却觉得完全没有必要,既浪费人力又浪费物力,且毫无用处,反正他也不是第一个不举行尊者大典的人。既然如此,索性懒得麻烦。
  “不必。”阮锦白拒绝道。
  闻言逄菡尊者眼中闪过一丝不可思议,然她端丽雍容的脸上却平静如常,面容不变,只是问道:“为何?”毕竟在她印象中她这位师弟是极喜欢出风头的,如此大事怎么反倒是低调起来了。
  阮锦白云淡风轻地抬了抬眸,“突破之后再看这些只觉不过身外之物,名声如何于修仙大道毫无干系,不要也罢。再则师姐当年不也没有举行大典吗?”
  阮锦白之所以会抛出逄菡尊者当年也没有举行尊者大典,就是为了打消对方疑虑。毕竟些微变化还可以说是突破后心境上升,可变化太大,难免会引起这位心细如发的师姐猜疑,但若是说到逄菡尊者当年也没有举行大典就不一样了,对方只会觉得他是小孩子脾气,与当年的她较劲故意不举行的。
  当事人都这么说了,逄菡尊者当然不会强求,她有些无奈,似乎当然那牙牙学语的小不点又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之后逄菡尊者又过问了阮锦白几句,赠予了对方一堆天材地宝之后,就放阮锦白回去了。
  “你跟着我作何?”阮锦白偏过头奇怪地看着刚追过来的曼妙女子。
  “师尊让我送师叔回去。”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