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修无情道的师弟结为道侣后(穿越 修真)——霁青
时间:2021-03-13 09:53:44

   《与修无情道的师弟结为道侣后》作者:霁青
  文案
  烛方穿成了书中的反派大师兄,原主最后死在师弟观溟的剑下,结局悲惨。
  为了保命,烛方果断选择做一条吃喝玩乐的咸鱼。却不想一次意外,他和观溟被迫结为了道侣。
  观溟修无情道,无情无欲,生人勿近,是宗门出了名的高岭之花。
  结为道侣之后,烛方才发现他这个师弟患有多重人格。
  今天高冷又闷骚,明天霸道又自恋,后天病娇又粘人……一天一个样!
  烛方:说好了修无情道呢?!
  内容标签: 年下 仙侠修真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烛方、观溟 ┃ 配角:镜玄、丹衡 ┃ 其它:微博@小霁青
  一句话简介:发现他有多重人格!!!
  立意: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只要努力与坚持,人生就会有不一样的精彩。
 
 
第1章 
  苍雪秘境。
  山谷间雾气氤氲,云海渺茫;山麓下桃花灼灼,烂漫成片。
  “穿过这片桃花林就是苍雪谷了。”一众弟子负剑徐行,走在前面的玄衣少年嗓音轻快:“师尊说,二师兄出关后便来了秘境,让我们到时候在那里与他会合。”
  “二师兄出关了?太好了!”身后的弟子们顿时喜形于色:“二师兄去仙域闭关已两年有余,此次出关境界定然又有突破,离得道飞升不远了。”
  所有人都在高兴地谈论着,玄衣少年的视线往后掠去,留意到最后面那抹被遗忘的红影。
  “大师兄?”他出声问了句:“你怎么了?”
  闻言,其余弟子纷纷回过头。
  “没事,好像是早上吃撑了胃不舒服。”烛方装出一副很难受的样子,偷偷观察着众人的表情,确定没露出端倪后弯腰捂着肚子道:“镜玄,你先带师弟们去苍雪谷,我稍作休息便跟上来。”
  “我随身携带了丹药……”
  “老毛病,吃那些不顶用。”烛方打断镜玄的话,并朝他悄悄地使了个眼色,眼神中充满了暗示:“你们快些去寻灵物,免得被其他宗派的弟子捷足先登了。”
  “可是……”
  “别可是了,我是大师兄,听我的。”烛方低声催促:“还不快去。”
  同行弟子听见他们之间的对话,分了点余光过来,私下里却在小声议论。
  “大师兄又怎么了?”
  “这次好像是胃疼。”
  “大师兄那天晚上吃了六碗馄饨都没事……”
  “……”
  镜玄扫了一眼那名弟子,后者立马闭上了嘴。他没有再继续刚才的话题,只道:“我们先去和二师兄会合。”
  “好。”
  总算糊弄过去了。
  目送他们的背影远去,烛方直起腰环视四周。
  远处山巅积雪如玉,近处桃林云蒸霞蔚……所有这一切都和书中描写的景色一模一样。
  就在三个月前,他穿书了。
  原主与他同名,是灵山宗的大师兄,虽样貌出众无奈资质平平。他有一个天赋异禀的师弟,即是书中主角观溟。
  二人师出同门,命运却天差地别。
  观溟修的是无情道,入门五年便获得了闭关仙域的资格,一路光风霁月受万人敬仰。原主却因妒其天赋暗中各种刁难,最后心生邪念堕入魔道死在观溟剑下,成了他修仙路上的垫脚石。
  和妒忌心强的原主不同,烛方性子慵懒,只想做一条不愁吃喝的快乐咸鱼,安安稳稳地度完余生。
  许是这三个月过得太咸,掌门师尊终于忍不住将他赶下了山,让他带着师弟们去秘境修炼。若他不允,便一年内不准迈出山门半步。
  因为舍不得山下的砂锅米线灌汤包,烛方咬牙接下任务来到了这里。
  根据时间线的推算,他穿到了十年后,此时的原主尚未堕入魔道。可在观溟闭关之前,原主已经给他穿了整整五年的小鞋!
  想到主角出关后必不可少的打脸剧情,烛方果断选择了避开。
  这会儿修士们都往苍雪谷去了,离秘境关闭的时间尚早。烛方寻了处光滑的石头,躺上去伸了个懒腰。
  “咸鱼好啊咸鱼妙,咸鱼整天睡大觉……”
  他拿出乾坤袋,摸了块果干送进嘴里,姿态慵散惬意。
  别人的乾坤袋都装着各类灵丹法器,只有他装的是各种果干,什么葡萄干紫薯干,一样不少。
  没办法,穷,买不起法器只能买零嘴。
  忽在这时,桃花林里升起一阵迷雾。烛方正悠然自得地嚼着果干,乍见此状,动作不由一顿。
  这迷雾来得蹊跷,四周又伴随着灵力的波动,很难不让人提起警惕。
  就在他准备起身的时候,一个红点突然从花枝间窜了出来,远看好似一团小火球。
  烛方惊讶地张了张唇,还没来得及看清,那玩意儿竟趁机钻进了他的嘴里。
  他捂着脖子下意识一咽,直接吞了下去……
  吞了下去!?
  反应过来的烛方扒着喉咙便吐,结果吐了半天什么也没有。
  与此同时,另一边飞来几条人影,是三名穿着各异的修士。
  “我亲眼看到它往这边来了。”
  “好像被这小子吞了。”
  “快让他吐出来!”
  “等一下!”烛方见这情况不对,迅速与他们拉开距离,抢在前面发问:“你们都是什么宗派的?”
  那三名修士互看了一眼,竟认认真真地回答了他的问题。
  “丹皇派。”
  烛方:蛋黄派?
  “千尘派。”
  烛方:千层派?
  “香玉派。”
  烛方:香芋派?
  好饿哦。
  烛方咽了咽口水,全都是没听过的宗派名字,一对三大概可能也许……打得过?
  “你又是哪门哪派的人?”三名修士厉声道:“快把那妖丹吐出来,否则要了你的小命!”
  原来那是妖丹?烛方摸了下鼻子,颇为无奈:“这不是死活吐不出来,我也没辙。”
  三人亮出武器,一言不合便要动手:“吐不出来我们帮你。”
  “又不是我自己想吞下去的。”烛方脚下步子溜得飞快,一边闪躲一边道:“有话好好说不行吗。”
  这几个月他别的没学会,逃命的技能倒是升到了满级。只要不是遇见金丹期以上的修士,没人能轻易近身,更不消说这种闻所未闻的小宗派。
  丹皇派修士冷哼一声:“不是你吞的,难道还是它自己钻进了你腹中不成?”
  “你说得没错,就是它自己钻进去的。”
  烛方步法灵活,加上身形娇巧,轻而易举便避开他们的攻击。
  “不可能。”三人显然不信,也并不打算放过他:“你若不交出妖丹,便休怪我们剑不留情。”
  语罢,拔剑再出。
  在三人的围攻之下,烛方仍显游刃有余:“想让我吐出那颗妖丹也不是不可以,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你们一人管我叫声爹。”
  “你!”
  三人登时怒不可遏,谁知这人仿佛泥鳅一样,哪怕同时出手也沾不到他的一片衣角。
  几个回合下来,他们已是汗流浃背。反观烛方,依旧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连大气都没喘一下。
  “不玩了。”算算时间,他的那些师弟应已同观溟会合,烛方道:“我对这妖丹没兴趣,等回去取出来后自然会还给你们。”
  玩?他居然觉得这是在玩!
  三人仍是怒气未消,却又毫无办法,只能眼见他转身潇洒离开。
  不料没走两步,那道红影突然捂着心口俯下身去。
  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包括烛方本人。
  体内好似有一团烈焰在燃烧,浑身变得又热又烫,不可言述的灼热感瞬间传遍四肢百骸。
  怎么这么热?难道是因为那颗妖丹?
  他的额上冒了层薄汗,理智渐渐被热意吞噬,双腿更是软绵无力。
  三人面面相觑,好奇地走了过去。
  “他看起来好像很难受,可魅狐的妖丹不是美容养颜吗?”
  “会不会是我们弄错了?他吞的不是魅狐的妖丹?”
  “我听说只要与吞了魅狐妖丹之人双修,便有机会将它渡出来,试试不就知道了?”
  提到双修两个字,三人喉咙顿紧,目光不由打量起地上的烛方。
  被汗水浸湿的墨色发丝紧贴鬓角,纤长睫毛微微颤动。他的眼尾勾出一抹红晕,衬得容貌愈发昳丽,细看之下连桃花都失了颜色。
  烛方正一只手扯着衣领,嘴唇半张半合:“好热……”
  他们看得呆了,咽了口唾沫。其中一名修士正欲凑前,被丹皇派修士瞪了一眼。
  三人里属他修为最高,好事永远都是他先上,另外两人只得悻悻出了桃林。
  看着面前的红衣美人,丹皇派修士一阵口干舌燥,迫不及待地弯下了腰。
  虽然意识模糊,但在感受到外界的危险后,烛方仍是下意识一脚踢了上去。这一脚软绵绵的,跟踢在棉花上一样。
  越是反抗,越是让人心痒难耐。
  丹皇派修士看了眼绯色薄唇,视线扫过那雪白颈项,缓缓滑落到不盈一握的细腰,近一步伸手探去。
  便此时,桃花林内杀气陡起,一股冷风夹着凛冽剑光逼面而来。
  “什么人!”丹皇派修士避之不及,后退几个踉跄,哇地吐出一口鲜血:“谁、谁在那儿!”
  话音方落,只见四周的桃花散乱飞舞。迷雾之中,现出一道清雅绝尘的白衣身影,恍若仙人临世。
  来者眉目清冷,发白似雪。一身月白广袖长袍,袖底云纹翻涌,步履轻盈如踏春风。他虽只字未语,周遭的空气却好似瞬间冰冻一般,森然寒意扑面。
  “神……神仙?”丹皇派修士打着哆嗦,根本不敢与之对视。
  白衣人没搭理他,目光落在衣带半解的红影上,出手将人扶了起来。却没想到,对方竟反过来把他紧紧抱住。
  抱得还很紧,手脚都用上了。
  烛方嗅到了一股淡淡的冷檀香,也不管扒拉到了什么,觉得舒服便忍不住更靠近一些。冰凉的灵力自他眉心注入,身上的热意逐渐散去的同时,他的双目也缓缓恢复清明。
  微一仰头,一张清冷的面容立时映入眼来。
  这就是他的救命恩人?烛方眨了眨眼,一不小心看出了神。
  这也太好看了吧!简直是他的梦中情受!
  烛方不是直男,自然会喜欢男色,尤其喜欢长得好看的美男子。
  接着,他看见救命恩人轻启薄唇,冷冰冰地朝对面吐出一个字——“滚”。
  丹皇派修士擦掉嘴角的血迹,连滚带爬地跑了。
  片刻之后,风吹雾散,桃花林又回到了先前的平静。只余下紧紧相拥的二人,被散落的花瓣拂了满身。
  便在烛方想着如何答谢时,头顶忽然落下一个不温不冷的声音。
  “师兄抱够了吗?”
  烛方:!
 
 
第2章 
  这人喊他师兄!
  难道他就是……刚出关的主角?
  不对啊,观溟这会儿不是该在苍雪谷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出手相救?
  烛方哪里敢吱声,一动也不动地挂在他身上,开始思考是先松手还是先松脚。
  原书里,观溟是一朵不折不扣的高岭之花,与人交往从来都保持着恰到好处的距离。因而,很多人都觉得他难以亲近。
  除此之外,观溟还有相当严重的洁癖。身上的衣袍永远不会出现半点儿褶子;眼睛里见不得任何秽物;每日进食前要洗三次手……
  他给每个人的印象都是:高冷、禁欲、一尘不染。
  眼前的身影和书中人设慢慢重合,烛方偷瞄了眼他们此刻的亲昵姿势,毫不犹豫地决定选择性装死。
  果然是担心什么来什么,一来还来个这么刺激的。
  要命。
  他佯装陷入了昏迷,正等着观溟把自己拎起来扔掉,却忽地听对方在他耳边轻轻唤了声:“师兄?”
  师兄昏过去了!听不见!
  烛方闭着眼睛等了一会儿,不仅没等来想象中那一幕,反而被收住手脚抱在了怀中。好似担心他会醒来一般,观溟的动作又轻又缓。
  等等……这又是什么发展?不应该是把他拎起来扔掉吗?
  在烛方心生疑惑的时候,偏偏他的那些师弟们赶了过来,声音此起彼伏地传进耳朵里。
  “二师兄!”
  “原来二师兄在这儿,难怪没在苍雪谷寻见。”
  “大师兄也在……大师兄这是怎么了?”
  “大师兄刚才不是胃疼吗。”
  “可二师兄居然抱着……”
  到了现在,烛方愈发不敢动了,更不敢在这个时候睁眼。
  身为灵山宗的大师兄,被自己师弟抱在怀里不说,还被这么多同门瞧见。若选在此时醒来,那场面一定非常尴尬。
  “其他宗派的修士都聚到苍雪谷了,这次出现的灵器百年难见。”看见闭着双眼的烛方后,镜玄皱了下眉,欲言又止:“大师兄他……”
  “我先送大师兄回灵山。”观溟神色不变地抬了抬唇:“这里交给你,保护好他们。”
  镜玄点点头,应了句好。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