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陷四个徒弟的修罗场(重生 修真)——岩城太瘦生
时间:2021-03-13 09:52:33

   《身陷四个徒弟的修罗场》作者:岩城太瘦生
  文案:
  求问修仙大能,重生之后怎么教徒弟?
  匿名用户:谢邀,人在御剑,刚刚落地。
  先说一下自己的情况,两个徒弟,一个正道之光,另一个半路入魔。
  重生后定的教学目标很简单,教导正道之光,掰正入魔的混账。
  掰着掰着,我好像发现有哪里不对,就……忽然发现前世的两个徒弟也狗狗祟祟地跟过来了。
  所以我现在有徒弟×2(少年型号)×2(青年型号)
  四个徒弟整天争风吃醋,教不了,脑壳痛。
  这和提问有什么关系?我是想说——
  不要收徒!快逃!!!
  评论:
  正道之光:请师尊安,仙盟大会已经准备完毕,烦请师尊检查
  入魔的混账:师尊,教里已经按照您的意思,开始扫黑除恶了
  未来的正道之光:师尊早,我今天新学了一套剑法,乖巧等夸
  绝不入魔:师尊,我感觉体内的魔气又开始乱窜了,我好难受,嘤嘤嘤
  ·正文是第三人称
  ·修罗场,精分切片攻,1v1(本体是师尊的师尊)
  内容标签: 前世今生 仙侠修真 重生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师尊 ┃ 配角:四个半徒弟,师尊的师尊,主神 ┃ 其它:
  一句话简介:顶撞师尊!大逆不道!
  立意:教书育人,建设和谐修仙界
 
 
第1章 孽徒之一(小修)
  池先秋有两个徒弟。
  大徒弟李眠云,出身中州李家,根正苗红,是修真界难得的剑修天才,后来一力组建仙道盟,自任盟主。
  小徒弟顾淮山,原本是魔界魔尊的私生子,被池先秋捡回来,半路就入了魔,现已继任魔尊。
  实际上池先秋供职于穿书控制中心,在这个小世界里养徒弟,是他的第一个任务。
  李眠云与顾淮山的角色定位,一个是“主角”,一个是“反派”,按照剧情设定,正邪之间必有一战。
  同样的,根据剧情,池先秋作为两人的师尊,应该在最合适的时候死去,最大地激化主角与反派之间的矛盾。
  池先秋实在是不忍心看着两个徒弟师兄弟相残,费尽心力,愣是把大战一次又一次地往后延迟,自己也在小世界里苟到了现在。
  对此,他的系统这样表示:“第一次出任务就是这样,你狠狠心,死其实是很简单的。我现在已经不求你按照剧情设定去死了……”
  池先秋提醒他道:“该我死的剧情,早就已经过了。”
  系统一噎,随后道:“我只求你死了!随便你怎么死,我都会帮你把剧情圆回来的!”
  可池先秋就是舍不得。
  雪山之巅,门外飘着鹅毛大雪,门内炉火融融,池先秋窝在躺椅上,一只手从裹得严实的毯子里伸出去,要端起茶盏,却先给系统比了个大拇指。
  “我觉得这样‘父慈子孝’的剧情就挺好的。”
  池先秋端起茶盏,呷了一口。
  他现在隐居在雪山上,茶叶是前天大徒弟来看他的时候送来的,身上盖着的小狼毛毯,是从前二徒弟送他的。
  “父慈子孝”,师父的父,徒子徒孙的子。
  系统简直要被他气昏过去,镇静下来,又道:“那你不想要健康的身体了?你别忘了,现实生活里,你还躺在病床上……”
  池先秋纠正他:“我已经死了,我躺的是停尸房的床,不是病床,我死了你才能找上我。而且我觉得小世界的身体就很好。”
  他放下茶盏,朝系统比了个心:“我的愿望是,世界和平……”
  话音未落,就听见门外传来说话声,池先秋觉着奇怪,他这儿偏僻,除了大徒弟偶尔会过来看看他,鲜有人至。
  不过既然有人来,他还是得出去看看。
  池先秋掀开腿上的毯子下了地,推门出去看时,只看见一个受伤的修士倒在雪地里,鲜血浸透大片积雪,身边还躺着一柄灵剑。
  他应当是负伤御剑,路过这里时,体力不支,才摔到了池先秋这里。
  池先秋赶忙上前,给他喂了两颗还魂丹,才把他扶回去,找了些东西要给他包扎。
  池先秋正帮他包扎时,他便醒了。
  那修士看见池先秋,不知为何,竟是惊得说不出话:“你你你……”
  “嗯?”池先秋疑惑道,“敢问道友可是嘴上也受了伤?”他举起纱布:“需要包一下吗?”
  “你是玉京门的池先秋!”
  “正是在下。”
  “你的两个徒弟,仙道盟盟主和魔尊,各自带了人马,在秋归山打仗!”
  “不可能。”池先秋信心十足地一摆手,“我大徒弟前天才来看过我,他……”
  池先秋忽然想起什么,表情凝固。
  两个徒弟要是打起来,说不准不会让他知道呢。
  那修士又道:“修真界与魔界都打了快有半个月了,我就是从战场上逃出来的,你看看我身上的伤!”他撩起衣袖:“魔尊也是你徒弟,你去劝劝他,让他别……”
  他的话还没说话,池先秋便把纱布药粉往他怀里一塞,起身就走:“你自己包。”
  池先秋快步走出门,挂在墙上的长剑铮鸣一动,服服帖帖地飞到他的背上。
  系统试探着道:“球球,那今天死吗?”
  池先秋咬牙:“我都要被气死了!”
  秋归山,百鹤归山,金乌暗坠。
  仙道盟盟主李眠云手提长剑,立于云端。放眼搜寻魔尊顾淮山的踪迹,方才两人过了百余招,顾淮山一闪身便不见了。
  他皱着眉,握紧剑柄,手中灵剑微微一侧,映出夕阳金光。
  顾淮山就站在山下,狠狠地抹去嘴角的血迹,怒张开魔族特有的双翼,立起尖锐的狼爪,朝李眠云冲去,准备打他个措手不及。
  李眠云不曾察觉,只差分毫就能够得手时,一个身着黑色斗篷的人忽然挡在了李眠云身前。
  顾淮山落招的瞬间,狂风乍起,将眼前人墨色的长斗篷吹掀起来。
  仿佛拂去横在皎月前的乌云,月白素净的玉京门服制、未束的雪白长发,还有池先秋清俊淡漠的面容,一同映入顾淮山眼中。
  如同当头一道雷击,顾淮山连呼吸都凝住了。他怔怔地站在原地,不敢再看池先秋的脸,也全然忘了自己的狼爪子还立着,穿过池先秋的心口,还淌着血。
  他想要解释,却像是失了声,无论如何都喊不出那两个字
  师尊。
  “师尊?!”李眠云替他喊了出来,还帮他把受伤的池先秋给抱住了。
  李眠云顺势推掌,要将顾淮山掀翻。
  顾淮山还在出神,爪子被抽出时,他看见池先秋不自觉弓了弓身子。他双眼紧盯着池先秋,后退两步站稳。
  李眠云握住池先秋的手,要探探他的伤势,池先秋不肯,抽回手,一个淡淡的眼神,分给两个徒弟:“又不听我说的话。”
  顾淮山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小狗一般湿漉漉的眼睛,看着池先秋,往前走了两步:“师尊,我不是故意……”
  李眠云也捧起池先秋的手,动作轻缓,实际十分强硬,池先秋挣不脱。他放出一缕灵气,顺着池先秋体内经络游走一周:“师尊感觉如何?”
  确认师尊并无大碍之后,李眠云看似面不改色,实则一直藏在袖中、紧紧攥着的左拳松开了。他松了口气,低声问道:“师尊来这里做什么?”
  池先秋嗔怒地看了他一眼:“我不来,你们两个总得死一个,是不是?”
  两人不语,都只是看着他,眼里只有他。
  正是知道池先秋不喜欢他们这样,修真界与魔界的战争,他们才都心照不宣地瞒着池先秋。
  不想最后还是让他知道了。
  李眠云扶着他:“师尊身上有伤,还是先回仙道盟疗伤。”
  顾淮山也要伸手,却不敢去碰,只道:“此处离魔界近些,师尊回魔界方便一些。”
  池先秋冷声道:“我哪里都不去,你们两个现在让你们的人,各自后退三百里。”
  李眠云不曾迟疑,抬手就发了信号,让仙道盟的人撤退;顾淮山看着池先秋,最终还是下了令。
  李眠云道:“这下师尊可以随我回去疗伤了?”
  “……嗯。”
  李眠云带着他下山,顾淮山欲拦,但见池先秋神色淡漠,一时间也不敢动作,只是跟在池先秋身后。
  系统惋惜地对池先秋道:“球球,今天又不死了啊?”
  池先秋抿了抿唇角,并不回答。
  系统劝道:“你不死,任务也没有办法完成,没办法结算。你在这个小世界里也有两百来岁了,修士差不多都是这个岁数,你在这里也快死了。最近控制中心那边一直在催我,说实在不行,就直接安排你暴毙。”
  “你再拖,连一个体面的死法都没有了。而且你现实生活里的那个身体已经没办法用了,这次任务做不好,你回去就没身体用了。”
  “你总说你担心徒弟打起来,其实他们总会打起来的,你自己想想,你拦他们打架,都拦了多少次了?剧情要他们打,他们就一定会打起来的,你拦得了这几次,等你走了,他们还得打,你拦不住的。”
  “我拦得住。”池先秋回头看了一眼,却问,“这里是秋归山?”
  “是。”李眠云答道。原是他不小心把心里想的事情问出来了。
  这时行至山下,只见血流遍地,触目惊心。
  池先秋于心不忍,又问系统:“总得这样打下去?”
  “是啊。”
  “我要是死了,他们还得打?”
  “你的死是激化矛盾、推动剧情的,你死了,他们得打得更凶,直到有一个死掉。”
  “那我现在死呢?”
  “你现在……”系统一激灵,“你终于想通了,你等着,我现在给你算算最佳死法……”
  “不用,后面就是秋归山,我撞山死。”
  “也行,还挺壮烈的,我安排下场雨,给你营造一下氛围。就是痛感屏蔽程序要提早两天写申请,你现在……”
  “没关系,我想死在秋归山,你看这个名字就是为我量身订造的,我想被埋在这里面。”
  池先秋再不和系统说话,回过头,朝顾淮山招了招手。顾淮山见他喊自己,眼睛一亮,连忙上前:“师尊。”
  池先秋只道:“往后不要再打架了。”
  两个徒弟都点头称是,其实池先秋知道,他们就是在自己面前这样。
  于是池先秋加重语气,再说了一遍:“以后不要再打架了。”
  他把这话说了两遍,声音平静又淡漠,是李眠云与顾淮山都没有听过的。两个徒弟都觉得有些不对
  他像是在嘱咐身后事。
  两人的眼神瞬间就变了,在他们有动作之前,池先秋一拂袖,把两个徒弟狠狠地推出去。一手高举,念了一句剑诀,召来灵剑。
  他转过身,在高山前站定。先以灵剑劈砍,剑鸣引动山鸣,连地面都在微微颤抖。
  池先秋推开两个徒弟的那一下使了十成的劲力,击得两人的心头嗡嗡地颤。
  两人向后退了近百步,才勉强停下。
  二人定睛朝前看去,池先秋反手收剑,却不是收剑入鞘,他双手握剑,将灵剑狠狠地往下一送,带起狂风,将他的长斗篷吹散。
  剑尖所立的地面,裂出一条缝隙,并且迅速向外延伸。
  此时池先秋已然弃了长剑,捻决乘云直往高大的山体飞去。那件墨色斗篷在半空中就坠落下来了,如同鸟类褪去的旧羽,而池先秋一身素衣,要独闯那座永远都看不清的、如天道化身的高山。
  此山名为秋归,绵延千里,极为高耸。此时池先秋飞赴前往,与高山相比,无比渺小,只像是一只白鹤披着夜色归林。
  白鹤归林,又惊起无数白鹤。
  这一切他做得太快,顺利得像是已经排练过几百次,没人能拦得住。
  “师尊!”
  椎心泣血,天震地骇。
  一道上乘剑修的金色剑气率先接住被震落的白色身影。顾淮山落了地,急急地往李眠云那里走了两步。
  那座山别有玄机,池先秋身上全是伤,整个人早没了生气,更没有多余的灵气来止血,殷红的鲜血很快就将白衣染红。
  李眠云将池先秋抱在怀里,双目赤红,血泪盈襟,一刻不停地唤着“师尊”,一手掩住他身上的伤口,不要命地灌灵力。止不住血,李眠云整只手掌都泡在温热的鲜血里。
  衣上的鲜红太过刺目,顾淮山的目光向上,看见池先秋还蹙着眉,才觉心里泛起钝钝的疼痛。他身形一晃,直直地跪倒在地,拢起池先秋的手腕,也开始往他体内输送魔气。
  山下仙道盟与魔界的人骇于两人周身的气势,不敢轻易靠近,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将几十年、几百年的修行投进没有回应的无底洞里。
  没多久,顾淮山忽然觉得握在手里的手腕,正在变轻变小。他低头定睛,只见池先秋原本就很是瘦削的身形正在逐渐消散,随风飞入山林的,是白雪一般的晶体。
  他竟连尸首也不愿意留给他们。
  李眠云咬紧下颌,紧盯着池先秋阖上的双眼,不依不饶地扣住他的双手,加大了灌输的灵气。他自开始就一言不发,而今开口,只说了两个字,像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字字带血:“师尊。”
  顾淮山跌坐在地上,一如在街头流浪的小时候、被池先秋捡回来之前那样狼狈:“师尊,师尊,我错了,我不该入魔,你别生气,我把魔气散掉,我把骨头都剜了,你睁开眼睛看看我,你看看我……”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