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塌修真界后我穿书了——祝君龄
时间:2021-03-09 09:50:49

   《写塌修真界后我穿书了》作者:祝君龄
  文案:
  《焚世》是一本心怀天下的主角最终走火入魔,毁灭世界的报社之作。容池就是这部作品的作者。
  他没想到的是,当初的玩笑之作居然成了一个真正的世界,而他也穿进自己写的书中。
  修真界有人感知天道,得知他们本是书中之人,而且他们还处在一个必然毁灭的世界之中,并且救治无法。
  至于那罪魁祸首的男主,打也打不得,杀也杀不过。众人人心惶惶,找寻救世之道。
  就在这个时候,天道又言,那创始者降临了。
  容池降生之日,修真界众人磨拳擦撞,等着要搞死这个坏东西。
  结果:妈的天道你没有说杀了这家伙世界也会崩塌,而且他的一言一行皆可言灵啊
  没办法,容池就这么成了修真界众人的“宝贝疙瘩”,抱着他怕掉了,含着他怕化了,还要在生无可恋的灭世主角手下保他狗命,就希望他长大了能言灵言灵,救救修真界。
  沐浴着众人恨不得把他千刀万剐的眼神,享受着他们保全自身的行为,容池还能怎么办,好像只有救世一条道路
  **
  云圣尧为了避开修真界众修士设下的阵法杀死容池而变成少年模样。却不想压制不住心魔晕了过去。再醒来之时,一睁眼看到的就是十五六岁的俊秀少年正怀抱着他,轻声说道:“儿砸别怕,爸比唱小星星给你听。”
  -灭世主角攻(带孝子)x救世作者受(爹系男友)
  -前期攻真的想杀死受
  -杀着杀着就躺一起去了
  -主角有解除心魔的另类办法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相爱相杀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容池;云圣尧 ┃ 配角: ┃ 其它:预收:《团宠型白月光》
  一句话简介:全世界都在保我狗命,除了对象
  立意:即使面对绝境,也要不放弃希望,找寻一线生机
 
 
第1章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看文前一些一些问题:
  为什么修真界的人不尊敬作为创世主的主角:因为他不单单只是创造了这本书。而且是故意写死了所有人,世界被他崩坏了,而作品中主要人物首当其冲要面对这种崩坏的命运(不是简简单单的挫折。是全家死亡父母非正常双亡妹妹被lj)。而这些人的命运会导致心魔加剧,从而产生魔域,等到魔域扩散到一定程度。所有人都要死。这是连锁反应。
  天道为什么不提醒说你们要对主角好他能救世。天道快被崩坏世界弄消亡了。
  我标签上没有爽文没有甜文甚至加了相爱相杀,甚至连情有独钟都没有。
  主角后期逃跑有关他的人的帮助这些我都写了。这些都是按照正常逻辑进行的。不是我不爱主角。是在这本逻辑下不可能所有人爱主角。
  主角救修真界是因为他爱的人只有攻。他报社也有原因。后面这些都会解释展开。接受不了就算了,真的。大家互相放过。
  不是爽文不是甜文就是个一群人自救的文。
  中州临枫山庄。
  这个在中州只能算得上是中等势力的门派今天却被围了起来,来得还都是修真界叫的上名号的大人物。
  “容留,我不欲与你废话,想必你也知道了我们今天到来的目的,交出那孽障,我们不与临枫山庄为难。”晏淮一冷声说道。
  他看起来三十多岁,面容冷峻默然,手中一柄黑剑直指面前中年男子,话语步步紧逼,毫不留情。
  容留闭了闭眼睛,面前众人的身份却还在他脑海中浮现。
  剑阁、云阶月地、流离海、五方寺,这些修真界数得上的势力全都来了他临枫山庄,甚至就连一直闭关不出的璇玑仙尊也在后方压阵。他容留何德何能,有一天能让这么多大势力针对。
  只是想到山庄中那孩子的身份,容留叹了口气,对着管家说道:“去,将少……那孽子带过来。”
  妻子纪蕴晓不敢置信地望向她,容留握紧她的手,一字一句传音:“别忘了他的身份,那不是我们的孩子,是一个怪物,是罪人!”
  纪蕴晓神色黯淡下来,嘴唇惨白却没有再说阻拦的话。
  他们的交流哪能逃过面前这群大能的眼睛,不过他们识相,众人也没有说什么,安静等待他们今天的目标。
  很快,一个被红绒布抱着的孩子被匆匆带了过来。那孩子长得极为可爱,睫毛卷翘,眼睛黑亮,然而一想到这人的身份,众人便咬牙切齿,恨不得抓了他让他到黄泉里多滚两圈洗刷洗刷自己的罪孽。
  五百年前,中洲世家云家覆灭,唯有云家年青一代最为优秀的云圣尧死里逃生,之后却是失踪。
  修真界众人追踪寻找,却都找不到踪迹。
  百年前,云圣尧出世,却是带着冲天煞气,已然被心魔缠身,难以治愈。
  众人欲剿杀云圣尧,却在他强大实力之下纷纷却步。只能看着他一天天强大起来。好在对方似乎还记着云家祖训,没有危及无辜之人,众人便只能试图去净化他一身魔气。
  直到五十年前,修真界的修士纷纷做了一个梦。
  梦中预言,百年后,世界将要毁于云圣尧手中。然而对于云圣尧,却只能净化,而不能将其杀死。
  经过流离海主人宋陌卿的推算,这是天地濒死之前的一次自救。为的便是让众人寻出救世之法。
  如今已过五十年,他们依旧没有丝毫办法。反倒是数天前又等到了天道再一次的预示。
  他们本为书中之人,创书那人名为容池,即将诞生于中州一个小家族容家。为此,众人才特意来了这临枫山庄一趟,要将这罪魁祸首给清理掉。
  解决不了云圣尧的问题,他们还解决不了容池这个小小婴孩吗?尤其是知道最近修真界频发事故便是因为创作者为了让故事更加曲折而编造而出,他们更是愤怒。
  容池一睁眼面对的就是这惊险一幕。
  他挥舞着自己的小短胳膊,和面前恨不得一剑将他刺穿的晏淮一对上了视线,继而装作小孩露出一个无齿微笑。
  他已经在众人的交谈以及来的时候下人们的嘀咕声里弄清楚了大致情况。
  好家伙,一来就是必死局。
  四海龙王水淹陈塘关。他就是要被弄死的哪吒。
  好处是哪吒对他爹娘有感情,而他没有。
  坏处是他就是个任人宰割的小孩,完全没有还手之力。
  横批,等死。
  这么想着,容池打了个哈欠,闭上眼睛开始装死。
  死就死吧,反正他现实中已经死过一次了,这不过是第二次。
  晏淮一皱眉。便是普通修士,元婴以下面对他的威压也该胆颤心惊才是,这孽种却睡了过去。
  算了,想来本身作为创造之人,应该也是有些能力的。
  想到那残害了万千生灵并且还在不断扩张的魔域,晏淮一不再多想,冷哼一声,挥剑斩向容池。
  银色的剑芒仿若弯月,便要终结今后容池所有命运。
  不远处,流离海中一直观察此处的宋陌卿双眸睁大,连声制止:“阁主暂停!”
  宋陌卿从来都不知道故弄玄虚之人,他忽然抛弃平时风度大声制止,定然是有什么缘由。晏淮一下意识偏离剑光,然而微弱的剑芒依旧在容池脸颊上留下微弱伤痕。
  同一时间,北边传来一声巨响,天空有金光飞起,晏淮一自己也是倒吐一口鲜血。
  婴儿的皮肤细嫩地很,这一伤容池心里直接倒吸一口冷气。
  什么鬼,这还不是一下解决而是搞凌迟啊。
  不过这是不杀他了?
  悄咪咪挤开一点眼睛,望着捂着胸口凄惨站在对面吐血的晏淮一,容池愣了一下。
  只见那原本威风凛凛的剑客此时虚弱不已,鲜血蹭得胸口星星点点的落梅,然而自己情况都如此凄惨了,晏淮一目光却望着北边巨响的方向,仿佛刚走了亲爹。
  旁边还有人嘀咕:“那个方向是不是剑阁的天问壁啊,难道有人攻击剑阁?”
  要知道天问壁可是剑阁的象征,上面刻下数万剑修的剑痕,平时也是剑阁弟子揣摩前人剑意,是剑阁最宝贝的东西,如今那里却传来炸裂之声,作为剑阁阁主,晏淮一怎能不担心。
  容池慢悠悠听了一嗓子,心里的算盘慢悠悠打了起来。
  晏淮一刚刚要杀他,结果却被反伤,甚至可能最宝贝的天问壁也糟了磨难,这两件事情要是没有联系,那就让晏淮一家天问壁炸得稀碎。
  绝处逢生,容池忽然不想死了。
  现在的情况应该是怎么自救才是。
  他眼珠子一转,两指抓着红绒布忽然啼哭起来。孩童细细的嗓子却哭得用力,里面的惊恐以及难受简直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纪蕴晓忍不住捂住嘴巴偏过去眼睛。
  再怎么说,这也是他的孩子。
  晏淮一担心天问壁的情况,忍不住蹙眉怒喝:“没用的东西,一条血痕也能哭出来。”
  一想到这种人创造了他们,晏淮一心里就窝了一口气。
  “不,可能与阁主所想不同。”容池满是泪花的眼睛里只能看到一个白衣男人向他走来,听声音似乎是那个阻止晏淮一的宋陌卿,“他的心智如今应该只是孩童罢了。”
  晏淮一愣了。在他们之前的猜想里,这应该是个刷了绿漆的老黄瓜才是,要是刚刚真杀的是个心智不全的孩子,晏淮一忽然就全身不自在起来。
  “先进去再说吧,一直拦在这里也不好。”璇玑仙尊上前两步,主持局面,“刚刚阻止淮一的缘由,陌卿也给大家解释解释。”
  宋陌卿点头:“当然。”
  容池感觉自己被一双手接了过去,冰冷的手抚摸在他的脸上,很快,那丝若有似无的疼痛消失了个干干净净。
  “还是个孩子啊。”璇玑仙尊叹息一声。
  容池眼泪干了,隐隐约约能看到抱住他的人头发花白,胡子留了老长,唯有一双如同孩童般的清澈双眸正复杂地望着他。似有恨意,却又在转瞬之间消散。
  璇玑仙尊?原来是谢梦桥啊。
  一群人移动到屋内,宋陌卿将事情原委给大家说明:“阁主刚才要杀容池之时,我之所以制止便是发现,这容池可能与云圣尧一样,伤了便会使得修真界与动手之人遭到反噬。刚才天问壁出事我立即衍算了片刻,果不其然。这容池可以说与修真界的安危关联紧密,伤他一毫,修真界便也塌陷一处。同样,作为此世的创造者,他也有言灵之能,所说话语随着能力的变强,有很大几率可能成为现实。”
  一群人瞬间拉下了脸。合着他们的以为的出气筒其实是个金疙瘩,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还得像个爷一样供起来。
  晏淮一气得不行:“那我们是不是还得每天到他面前给他耍猴戏逗他开心?你真没算错?”
  这质疑宋陌卿没说什么,他师弟楚秋卿却不愿意了。眼蒙白布的少年右手轻拨棋盘,地下便生出数道光芒将刚刚受了伤的晏淮一牢牢捆住,还有金光直接把他的嘴给捂住。
  少年气愤说道:“不许质疑我师兄!”
  晏淮一挣扎半天也没有办法,只能蹬着少年。
  “行了,把阁主放了,这样像什么话。”宋陌卿摸摸少年的头发,叹息道,“现在的情况是,我们该如何处置容池,要知道他真的有个好歹……”
  话还未说完,一道炙热红光忽然从屋外穿透而来。刚一沾染房屋,便燃起熊熊大火,将众人困于屋中。
  “离火之精!”
  “是云圣尧!”
  谢梦桥已然先一步众人行动,银白长剑立于胸前,两仪剑化作阴阳二鱼,骤然扩散,化作护罩将众人围拢其中,无数冰莲从地上刺出,护佑众人。
  然而他们居住的这间房子早就已经湮灭于无,甚至连残渣都没有留下。
  可见那火焰之霸道。
  等了半晌,却不见云圣尧再有丝毫动作,谢梦桥收起两仪剑,猜测道:“估计刚才只是他千里之外打来的一道术法,近来是他心魔最强盛的时期,真人应该没有亲自过来。”
  只是这说明情况已经极为危险了。
  若说这世界上谁最想要容池死,那必然是云圣尧了。
  满门覆灭,家人惨死,自己为心魔所扰,众叛亲离,天之骄子成为如今人人惧怕的魔头,这一切居然全都是容池一笔所成,谁又能忍?
  “不是说要如何处置容池吗?”云阶月地掌教宋音华冷着脸,仿若能造出一地的冰碴子,“既然要他安全,那就给他金窝银窝,可以言灵,便让他学习闭口禅,犯下了如此多的罪孽,便以凡人身份年年都为修真界赎罪祈福便是。”
 
 
第2章 
  十七年后。
  临枫山庄比起往日的沉寂热闹了许多,一大早便有了生气。侍女乐羽捧着洗漱工具,带着后面的丫鬟们一起走了进去。
  粉色裙摆如同花朵般绽放,乐羽神情却沉郁至极,等到走进了屋里,这才平缓了紧蹙的眉头,脸上换上了温柔的笑意。
  吩咐下人将东西都安置好之后,她去了床边,透过层层帷幔呼唤起来:“少爷,您该起来了。”
  内面传来一声嘟囔,听不清楚说的是什么,估计也就是破碎的字节。半晌,从里面探出一只纤细手臂。修长的手指散散搭着,指尖莹润玉泽。白皙的小臂上甚至能看到上面蜿蜒的青色血管。
  乐羽熟练地拿起浸过温水的帕子,在上面擦拭起来。温热的触感蔓延过肌肤,消除了一觉过后的疲惫。半晌,那只的手掀开了帘子,露出里面的人的面容。
  少年见到乐羽,笑颜便已经绽开,俊秀的面容瞬间便有了光彩,胸前随意拉开的领口里是欺霜赛雪的白色,黑发披散,旖旎动人。
  饶是见多了这幅面容,乐羽依旧神情恍惚了一下。匆匆移开眼不敢去看,乐羽一边给他少年整理衣服,一边说道:“几大门派的尊者都过来了,老爷吩咐我们赶紧带您过去。”
  容池点点头,自始至终除了刚才那个笑容,他都没有其他外露的情绪,也没有说一句话。
  唯有见到那件绿色的衣服时,容池眉毛微蹙,有些不大乐意。
  “知道您不喜欢这个颜色,不过今天不能这么任性,毕竟是那位掌教亲自吩咐的。”乐羽理顺他的发丝,拿丝带绑起来以后,见没有人注意,偷偷从怀里拿出护膝,小声说道,“这个是我悄悄准备的,您待会用他护住膝盖,到时候没那么难受一些。 ”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