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黑科技证道(穿越 修真)——西兰瓜
时间:2021-03-07 09:50:12

   《我以黑科技证道》作者:西兰瓜
  文案:
  修仙界顶级炼器宗门神造化宗的太上长老捡回来一个小孩,收为亲传弟子。
  瘦瘦小小,皱皱巴巴,营养不良,还不会说话。
  某日,神造化宗太上长老为了小徒弟不会说话这个问题求助老朋友,水镜之上,两个白胡子老头面面相觑。
  小孩缓缓吐出几个字:“视频通话?”
  --
  众所周知,神造化宗有一天赋卓绝的小师叔,史无前例开创云平台,足不出户就能买到神造化宗出品的各种法器。
  还听闻这位小师叔做了一套护山大阵,将整个神造化宗改造的滴水不漏。
  有人不信邪,非要闯一闯,在踏进山门的一刹那,被巡逻的傀儡轰了个对穿。
  小师叔:高达了解一下。
  -
  大概又名《神造化宗今天上新了吗》
  -
  架空,轻松爽文,金手指巨粗,基本没有逻辑
  男主无cp,一切解释归私设所有,谢谢大家~
  内容标签: 天之骄子 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衍 ┃ 配角:专栏接档大女主无cp《星海通缉》求预收~ ┃ 其它:不落弗来高级器修学院开课啦!
  一句话简介:科技改变修仙界
  立意:打破固有思维,迎接不同挑战,实现自我价值
  作者简评:
  陆衍穿越后,被修仙界顶级炼器宗门的太上长老收为亲传弟子,谁知道堂堂亲传弟子竟然没饭吃只能磕辟谷丹。于是陆衍开始研究灵植灵种,黑科技手段层出不穷。后来修真界传说,神造化宗有个天赋卓绝的小师叔,史无前例开创云平台,足不出户就能买到神造化宗出品的法器,真是方便极了!本文设定独特,黑科技外表下隐藏的是关于修真界的命运,主角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挽救于危难。作品人物形象鲜明有趣,行文幽默,读之令人会心一笑,又不乏温暖之处,剧情跌宕起伏,值得一看。
 
 
第1章 
  风雪满山头。
  这是中洲难得的一场大雪,纷纷扬扬下了三天,远远看去,连天与地的界限都分不太清。
  一尘道人踩在厚厚的雪上,他穿了一身宽松道袍,上面绣着金色的繁复符文,风带着零散的雪花没入到他灰色的头发与胡须中,化作小小的水滴。
  他就这么缓缓走着,一步跨出数十里,没有在轻柔的雪地中留下一丝痕迹。
  忽然,一尘道人脚步一顿,右手情不自禁抚上胡须,驻足停望。
  前面有一个人。
  准确来说是一个小孩。
  小孩盘腿坐在一块已经被雪埋了一大半的石头上,背影瘦弱,看起来小小一团,有些单薄的衣服严严实实包在身上,露出来的手指头已经泛紫,小孩没有哭闹,像感受不到寒冷似的,微微仰着头,一动不动地看着天空。
  一尘道人也顺着小孩的目光看去,已经过了风雪最大的时候,天空还是浅浅的灰色,几朵雪花自由自在飘下来,落在小孩的肩膀和头发上,盖了薄薄一层。
  小孩动了一下。
  头发和肩膀的雪顺着他的动作往下落,或钻进脖颈里。
  一尘道人向前一步,人已站在小孩旁边,他双手扶住小孩半边身体,修仙之人不知冷热,饶是如此,一尘道人也能隔着一层布感觉到手下的皮肤异常冷硬。
  一股温和的灵力从一尘道人手掌中缓缓送出,顺着经脉游走几圈,怕小孩子的身体太过脆弱,一尘道人小心翼翼控制着灵气,问道:“你是哪家的孩子?”
  小孩全身被温和的灵力包裹,身体不似刚才僵硬,额头冒出一点点汗,他没有回答,反而看着一尘道人的一双手,那股能量就是以这双手为核心源源不断流向自己的身体。
  一尘道人仿佛知道小孩的疑惑,道:“这是灵力,你还记得你家在哪里?我可以送你回去。”
  家?
  小孩再次抬起头看着天,眉头微不可查地皱了起来。
  一尘道人倒是不着急,笑意隐藏在胡须下,他刚刚输送灵力的时候就发现小孩资质极高,经脉毫无堵塞,这么好的苗子,不拉回宗门都对不起开宗立派的祖师爷,想着,一尘道人抬眸看了一眼天空,复又低头说道:“若你无家可归,可愿随我走?”
  小孩与一尘道人对视,小孩确实瘦小了些,衬的一双眼睛格外大,那双眼睛黑黝黝的,不是平常小孩子般清澈,却透着一种让人读不清楚的复杂。
  ……话说回来,毕竟平常小孩也不会自己一个人不哭不闹坐在雪地里。
  一尘道人把一些念头抛出,弯腰把小孩抱了起来,小孩没有反抗,乖乖任抱,一尘道人高兴之余,感受着小孩轻得不可思议的重量,手上更加不敢用力,只将温暖的灵力遍布对方全身,把小男孩牢牢隔绝在寒冷之外,也不管小孩能不能听懂,一边走一遍絮絮叨叨:“我道号一尘,遇到你也是偶然,修仙之人讲究缘分,我看你跟我就很有缘……”
  按照一尘道人的修为和脚力,施展起来一步千里,几个呼吸间,一尘道人停在一座高大的山峰下,他掂了掂臂弯中的小孩,笑道:“别怕!”
  话音刚落,一尘道人腾空而起,小孩立刻搂住对方脖子,睁大眼睛向外看。
  一路走来,大雪覆盖着每一寸土地和山峰,但在此处,无形的屏障笼罩着,里面春意盎然,恍若世外桃源,最边界处竖着一快巨大的石碑,棱角分明,上刻了四个大字——神造化宗。
  一尘道人飞得不算高,有弟子看见头顶有人,下意识想喊防御,却见一尘道人手指一点,一道符打向虚空,接着,那道符显现出一个“尘”字,仿佛融化一般,屏障在空气中震荡,自中间分成两半。
  弟子们见那个符就知道是谁,无论在不在做事,皆朝着一尘道人的方向行礼:“迎太上长老回宗!”
  **
  裴瞻看着自己师叔从道袍里掏啊掏,掏出一个皱皱巴巴的小孩。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谁也没说话。
  最终还是裴瞻没忍住,稀奇道:“师叔,你从哪捡来的?”
  一尘道人撤下环绕在小孩身边的灵力,说道:“我绕中洲一圈,在回来的路上看见的,不哭不闹,我试着用灵力为他暖身,发现他经脉宽阔毫无堵塞,若将来踏上修行之路,必会顺遂坦荡,说不定……”
  剩下半截一尘道人没有接着说,眼神中透着怀念和遗憾。
  裴瞻当然知道一尘道人在怀念什么。
  如今修仙界不景气,已经有千年无人飞升了,裴瞻的师父,一尘道人的师兄,神造化宗前任掌门,在冲击最后一层屏障时于劫雷之下陨落,是一尘道人几个师兄弟拼尽半生修为才从雷劫之下抢到神魂,送去轮回转世。
  每一个修仙之人都渴望飞升,渴望打开那条通天之路。
  师叔侄之间的氛围沉默下来,小孩仰起头,透过敞开的门看向天空。
  裴瞻被小孩的动作吸引,语气轻柔下来,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孩不说话。
  裴瞻也不着急:“告诉叔叔你在看什么呀?”
  小孩看上去才三四岁,神造化宗内温度适宜,身上裹得严实的衣服耷拉下来,露出脆弱的脖颈和凸出轮廓的骨头。
  一尘道人抱着小孩整理了一下衣服,道:“差辈了。”
  裴瞻没反应过来:“嗯?”
  一尘道人双手交叉揣在道袍里,把小孩牢牢护住,老神在在说道:“我准备收他为亲传弟子,也是我的关门弟子,按辈分,他是你师弟。”
  裴瞻不由得问道:“您亲自养啊?”
  自己这个师叔一向怕麻烦,尤其不喜欢管徒弟。
  一尘道人理直气壮:“当然是交给你这个掌门师兄啊,师叔相信你!”
  裴瞻:“……”
  大意了。
  “不过……”一尘道人从袖子里掏出一面镜子,手指一动,一道符文落入到镜面上,如同一片叶子落入水面,荡起一层层涟漪,“我得问一下医谷那个老不死的,我徒弟迟迟不开口说话究竟是怎么回事。”
  说罢,一个头顶插着一朵花的白胡子老头出现在水镜中,对方看见一尘道人那张脸差点破口大骂:“我这一炉丹药马上要成,你最好有急事!”
  没等一尘道人开口,小孩的目光已经转移到那面水镜上,镜子中的老人面容清晰,身后丹炉若隐若现,小孩双手扶住一尘道人的手腕,凑到水镜前,缓缓开口:“视频通话?”
  **
  陆衍不太记得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他感觉自己全身都在发抖,抖到最后只剩下僵硬,周围的风和雪被屏蔽在感知之外,只有与众不同的天空能刺激着陆衍保留一点点意识。
  直到一尘道人到来,温暖的灵气冲散了沉积在血肉中严寒,把浑浑噩噩的陆衍从天边拉回了地面。
  灵力、经脉、宗门以及一步千里的能力。
  种种痕迹表明,陆衍实实在在穿越到了一个类似修仙小说世界观的地方。
  等进了神造化宗,陆衍全身恢复了些暖和气,连带着大脑也渐渐解冻,终于认清楚自己缩水成为一个小萝卜头的事实。
  陆衍从门口看向光芒交织的天空,眼睛倒映着一道道复杂的线条与纹理,内心中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贼老天,不讲武德!
  而下一刻,把自己捡回去的老爷爷掏出一面镜子,与天空相似的金光一闪而过,镜子中就出现了另一个白胡子老爷爷。
  陆衍扒着一尘道人的手,盯着镜子里那个清晰度特别高的影像,恍惚中竟有种时空交叠的奇异错觉,让他情不自禁地说出了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句话:“视频通话?”
  **
  大概是太久没有说话的原因,小孩的声音稚嫩且沙哑。
  裴瞻掌门惊奇:“你会说话啊?”
  一尘道人惊喜:“我徒弟说话了!”
  医谷谷主惊恐:“你们连这么小的孩子都不放过吗!!”
  陆衍此时的形象着实不怎么样,身上裹着一件薄薄的麻布,头发乱七八糟披散在脑后,脸色惨白,小脸瘦脱了相,只剩一双黑黝黝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水镜,在外人看来活像被虐待了一番似的,把医谷谷主心疼得不得了。
  医谷谷主知道一尘道人怕麻烦,活了这么些年从来没养过小孩,此时能为了一个孩子呼唤自己的水镜,可见是真上了心。
  不过隔着水镜,医谷谷主也只能看个大概:“上一次你们神造化宗买的一批丹药,我额外送的那两瓶没用吧?那个正适合这种没有踏入修行的体质,药效温和易消化,你用灵力化开,一天一颗,等一瓶喝完了,身体也就养好了。”
  一尘道人本来是想求助老朋友,此时陆衍一说话,一尘道人也就不着急了,毕竟神造化宗也有医修,给小孩养身体还是绰绰有余的。
  于是一尘道人放下了心,胡子一翘,完全不接茬:“我徒弟你操什么心,是不是想挖我墙脚?”
  医谷谷主吹胡子瞪眼,心想这老货果然百年如一日的吐不出象牙,脑袋上的小花像感应到主人心情似的立刻竖了起来:“就你这德行养什么徒弟!”
  眼见着两个老头隔着水镜又要吵起来,裴瞻认命地站起来准备不知道第多少次打圆场。
  就在这时,说了一句话后接着一声不吭的陆衍突然伸出一根手指头,指着医谷谷主背后的炼丹炉,吐出两个字:“错了。”
  丹药已经进行到最后一次淬炼,需要画一个阵法,将天地灵气和火焰中精华收入丹药之中,才会使丹药品质上佳,浑然天成。
  阵法是医谷独创,能够最大程度收纳灵气,只有嫡传弟子能够习得,绝不可外传。
  现在负责丹炉收尾的是医谷新一代弟子中的佼佼者,也是医谷谷主的师侄。
  陆衍的角度,是绝对看不到阵法真容的,甚至连画阵法的人,也只能看见半个。
  医谷谷主喜欢小孩,有心逗他:“哪里错了呀?”
  陆衍眨眨眼,回答道:“多了一笔。”
  话音刚落,水镜那边突然传来一个年轻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和恐慌:“师……师伯,我我我我多画了一笔,怎怎怎怎么办?”
  医谷谷主猛然回头,放下水镜,接过师侄的笔触力挽狂澜。
  阵成!
  灵气和火焰呼啸着涌入丹炉,不过片刻,几颗丹药被收入玉做成的小瓶中,师侄总算放下心来,开心地数着丹药:“一共六颗,灵气内敛,皆是极品,不愧是师伯!”
  医谷谷主重新拿出水镜,头上的小花花荡来荡去,他没去管一脸懵逼的一尘道人,认真看着陆衍,轻声轻气哄孩子般说道:“小朋友,你要不考虑考虑我们医谷?”
 
 
第2章 
  挖墙脚是不可能挖到的。
  一尘道人放下水镜,气得差点当场赶去医谷真人快打,还是裴瞻死死拽住自家师叔。
  用陆衍的话说便是,裴瞻裴掌门苦口婆心从数千年前的神造化宗创业说到跟医谷建交和平友好关系,再回顾近百年的丹药价格来总结市场,又从本宗门的内部需要和产业出发,大胆假设若神造化宗与医谷出现矛盾,那修仙界都要震荡一回。
  一整段下来一气呵成,连气口都没听到几个。
  陆衍:“……”
  熟练得令人心疼。
  最后,一尘道人要了陆衍的名字并一根头发一滴血,把徒弟扔给裴瞻,面色沉重地走了。
  眼看着一尘道人没了踪影,裴瞻一脸轻松地双手揣袖,蹲下身来,解释道:“阿衍对吗,我叫裴瞻,你以后叫我师兄便好,一尘师叔去找一问师叔了,一问师叔颇擅卜算之道,可以借助你的头发与血液推算生辰。”
  虽说摸骨也能估算年龄,倒不如生辰八字来得精确。
  陆衍问道:“为什么要推算生辰?”
  裴瞻伸手把陆衍抱起来掂了掂,准备带着小师弟去洗澡换衣服收拾一下:“一般来说,小孩子体质纯净,越早开始修炼,日后的路越宽,突破更加容易,有了准确的年龄后,可以寻找适合你的功法,更何况……”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