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了正道大佬后我翻车了(修真)——道玄
时间:2021-03-06 10:25:36

   《渣了正道大佬后我翻车了》作者:道玄
  文案
  江远寒是两个顶级大佬的独生子。豪门世家,天选之人,简直当代龙傲天,绝世猛1。
  但他被自个爹封住了亿点点气运。
  看来,猛1只能靠自己。
  他只好修行秘术,开马甲小号,为了修炼做个爱情的骗子。渣了一个又一个正道弟子,成为不可言说的白月光朱砂痣,让人又爱又恨——
  直到不小心惹上隐世大能,被剥掉马甲,对方冰凉凉的手捏住了他的后颈,贴耳低问。
  “玩够了么。”
  捏着他后颈的大佬也是个失忆渡劫的马甲怪。他渣过的那些正道英杰,全都是他的马甲。
  1.双方都是俄罗斯套娃,盛世美颜自以为1的狐狸反派受x前期举世无双矜持天仙,后期被渣疯了的温柔疯批攻。
  2.封面来自于丹青客–魈尧太太,已获使用权=3=
  3.有副cp。写作状态不是很好,不能保证日更,但不会砍纲,慢慢写,囤一囤养肥吧,不必等,非常非常抱歉。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天作之合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远寒 ┃ 配角:李凤岐 ┃ 其它:看看孩子吧!
  一句话简介:翻车的后果难以想象。
  立意:不畏艰险努力奋斗。
 
 
第一章 
  江远寒从彻骨的寒意之中醒来。
  眼前是一片冰寒的池水,他半个身体都泡在池中,身上遍布着长短不一的血痕,有的已经愈合,而有的血迹透衫,凝涸如锈。
  好冷。
  他爬出潭水,低头往手心里哈了口气,没有想到第一个新身体就是这样的境遇。
  使用《蕴心探情》的时候,他已经考虑到启用新身体所面临的境地可能不会太好,但如今这种也就剩半口气的架势,也实在是太差了。
  但他的本体也就剩下半口气了,若非如此,也不会这么仓促地修行秘术、挑选身躯。
  江远寒的元神进驻此中,瞬息间便了解到了这具身体的现状——筑基初期、内外俱伤、容貌尽毁、气海残破。
  真惨。他舔了舔齿尖,对着潭水看了一眼布满交错疤痕的脸庞。
  水波如镜,映出乌黑的发与寒眸。
  狰狞面貌之下,只有这双眼睛中的神采动人心魄,乌目如沉渊,注视过来时,有一种极具攻击力的野性。
  他伸出手,指尖触摸上脸颊,随着他的指腹抚过,脸颊上的深疤也跟着一同脱落,展现出过分白皙的肤色。
  简简单单捏个脸。
  这具身躯的外貌除去毁伤,展现出一种难以预料的精致与俊美。江远寒捏脸的手停了一下,刻意控制着没有让外貌与自己的脸庞太过相像,而仅留眉宇间三分神似。
  即便是三分神似也足够了。
  他没有理会毁掉的气海,而是尝试着运行起魔气。经脉完好,运行无碍,他心里最沉的那块石头也放下了。
  魔气能动,就有自保之力。
  就在魔气在他指尖缭绕过两周之时,寒潭上方的断崖之上传来了几声轻松随意的谈笑。
  “尤师兄,那个怪物就是从这里被我击落的,就算不死估计也脱了半条命,师弟愿奉剑,请尤师兄亲自斩杀他!”
  这道声音充满邀功之意,还有几分讨好的情绪在里面。
  江远寒收敛指尖魔气,向断崖上方眺望过去,只能看到两道淡青的影。
  矜傲的男声随后响起。
  “我怎么会挥剑向同门?”那人道,“只是像这样的无用废物,还仗着与小师叔的年少情谊而胡作非为,如今死在这里,才是对玄剑派最好的做法。”
  “那自然,我亲自动手,就说这个废物死在了妖兵手下。”
  江远寒沉默倾听,扬唇笑了笑,他活动了一下手指,将这具身体原本就有的一张漆黑面具戴回脸上。
  此言落下不久,就在那个讨好对方的弟子正要跳下断崖之时,猛地感觉到背生冷汗,汗毛倒竖。他下意识地向后猛地一滚,避开了一道寒气凛洌的血红锋刃。
  但下一息,这道锋刃无遮无拦地掼入他的胸口,切入骨与肉之间。
  呼吸凝滞。他连剧痛都没有感觉到,眼中只有一道乌黑无花纹的面具,不可置信地睁大眼:“……你……”
  这句话只有一个字说了出来,这个连名姓都不得而知的弟子眼中失去神采,无力地滚落到一边。
  江远寒站立在那位尤师兄的身边,伸出手,插在尸体上的血刃猛然拔出,自动飞回到他的手中。他低下头,轻轻擦干净刃上血迹,才偏过头看向另一个人。
  那个人似乎也跟着一愣,仿佛对眼前的场景还没有反应过来。他茫然地后退了半步,盯着江远寒手中的魔气,突然道:“你修魔了!”
  他不是修魔,他本来就是魔族。
  江远寒手中的血刃没入掌心,汇集进血管经络之中。他转过头,对着这位尤师兄笑了笑,明知对方看不到他的表情。
  “师兄?”
  他的声音出乎意料的悦耳,连江远寒自己听到都诧异了一下。这样残破丑陋的身体,原来有这么出色的嗓音。
  “别过来!”对方的手有些抖,但还是拔出了剑,做出了防御的姿态,“早知你修魔,我应该早点杀了你!”
  江远寒对这些陈旧的发言早已免疫,他这些年听了没有千次也有八百回了,只觉得索然无味,无甚乐趣。
  就没有更新鲜的东西了么。
  他向前一步,看着对方畏惧的后退,颇有恶趣味地把人逼到断崖边缘才停下脚步,听了半天辱骂控诉之语,才随口道:“这件弟子服的样式倒很好看。”
  对方脱口道:“自己门派的衣饰都不认了,怪不得要欺师灭……别过来!”
  这人的反应太过好笑,让江远寒的玩心都跟着无法收敛,他抬手按了一下面具,抬步又逼近几步,仔细地观察着这位尤师兄紧张惶恐的神情,观察着他苍白的脸庞和放大的瞳孔。
  他在计算,在推测,在进行一个有意思且残忍的试验,他将两人的距离缩进到一刀可杀的范围里,趣味盎然地注视着对方颤抖的手。
  他的步伐再次迈近。
  扑通——
  不是出剑的声音,而是膝盖落地的响动。
  果然如此。
  江远寒觉得太过无聊,他看着刚刚破口大骂、满口道义的男人跪了下来,冲着他磕头求饶,泪涕横流,浑身颤如筛糠。
  人总是屈从在不该屈服的地方。
  他们的骨头太软,写满了懦弱,但嘴又太硬,要占据道德的高地。
  江远寒蹲下身,周身的魔气缓慢地散开,令人芒刺在背。
  他看着对方,声音悦耳至极,犹如清泉击石:“你叫什么名字。”
  “……尤、尤……呃啊!”
  他没有回答出来,因为他的脖颈被扼住了。
  江远寒捏着他的喉咙,指骨微微用力,他轻而易举地就能捏碎对方的命脉,但他没有,而是垂眸询问着:“不告诉我吗?”
  手下的搏动剧烈而鲜明。
  对方猛烈地挣扎,疯狂地想要说话,想要告诉他,想要求生,但他不能。
  他的生死掌控在那只魔气缭绕的手中。
  “真有骨气。”江远寒眯起眼,温声赞扬,“你是我这几年遇到过的,最有骨气的正道弟子。”
  被掐紧的喉结无法移动,被扼住咽喉的猎物听到这句话,只能被迫接受这样的赞扬,但他本身不想这样,他的挣扎没有成效,眼泪不值一提。
  一切都这么千篇一律。
  江远寒对这些徒有其表的正直太过熟悉了。
  他收紧手指,听着细密的骨骼碎裂声,平静道:“宁死不与魔头来往,你真是正道难得的英雄。”
  “英雄”的躯体无力地落到地面上。
  江远寒收回手,没有再看一眼地上的残骸。他搜索了一遍新身体自带的储物戒,在里面找了一套跟这位尤师兄同样的弟子服,只不过似乎等级没有对方高,很是素净。
  他换好衣服,将沾满血迹的残破衣衫脱了下来,伸手摩挲了一下袖边儿上的剑纹,沉思了片刻。
  这样的剑纹很是熟悉,似乎是这几年追杀他的几大门派之一,至于具体是哪家,他是真的记不清了。
  人人得而诛之的魔头,怎么会记得住每一个想杀他的人呢?
  江远寒从储物戒里取出原本的佩剑,拔出剑鞘看了一眼,见到上面印刻着“玄剑”二字,才逐渐确定究竟是哪个门派。
  玄剑派,旁边的小字是剑主的名字,叫“莫知”。也就是说,这个新身份应该是玄剑派的内门弟子,名叫莫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被别人厌弃暗害。
  没关系,不重要。
  江远寒佩上长剑,面具下的脸庞带了一点寻觅目标的愉快神情,他像一个真正的正道剑修一样,步出这片隐蔽的密林。
  我的猎物,在哪里呢?
  ————
  “祝师姐!祝师姐!怎么办啊!阿成要不行了……”
  “再坚持一下,挡住这个发狂的妖兵!一定要拖到小师叔过来!”
  “呜——师姐——”
  问道之人,若有如此之嘶喊,应当已竭尽全力才对。
  但江远寒凝望过去,却观察到那个被叫祝师姐的女修根本没有出全力,她在拖延,但她拖延的不是所有人的生死,而是她自己的生死。
  妖界与修真界的战役持续了上百年,这些发狂的妖兵比低阶修士强横很多,往往要三五个同等级的修士才能拖延得住。眼前的三人,一人暗藏实力,一人重伤昏迷,而另一个小丫头,已经竭尽全力,即将命丧黄泉。
  江远寒步出密林之后,按照身体残余记忆往玄剑派的方向走,迎面就撞上如此困境。
  只不过,是他人的困境。
  这几人都不是他的目标,也跟他的秘术修行毫无关系,但江远寒喜欢观察这些正道弟子,他对许多居心难料的黑暗都很有兴趣。
  那只妖兵硕大无比,浑身布满异变的倒刺和囊肿,没有人形,比起妖来说,更像一种坚不可摧、神智不清的野兽。
  光是远远的看着,就觉得手痒。
  在那位祝师姐的留有余地之下,妖兵猛地一掌,突破了那个小姑娘的护体屏障,掌心猛地扣住了女孩的腰身,张开了獠牙横生的巨口。
  连尖叫都叫不出来,极端的恐惧之下,只剩下戛然而止的空茫。
  她呆呆地念着“阿成……阿成不行了……”,神智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就在祝师姐不忍看到,愧疚地别过脸的刹那,那截獠牙骤然从中截断,粗壮的妖兵手臂跟着断裂,女孩的腰身被一只手轻盈地按住,落到了旁侧的巨木之上。
  她怔怔地转过头,只看到面具下乌黑如点漆的冷眸,视线完全没有看过来,仿佛把她捞回来只是为自己的活动场地清除障碍物一样。
  江远寒不习惯用剑,但他并不是不会,只不过玄剑派的这把制式长剑太脆了,他不敢握紧。
  但已经足够了。
  他想试一下,这具身体到底能够承载自己多少实力。
  下一刹,这把朴实无华的长剑泛起寒光,剑刃劈过妖兵的身躯,短暂迅捷地切断了那巨大头颅的颈项,随之便是血水漫流。
  太快了,让人难以看清。
  江远寒微微收手,注入到剑身里的魔气悄然收回指尖,剑锋迟迟地卷了刃。
  四下静寂,只有一片落叶飘向地面。
  一旁惊愕不已的祝师姐呆了半晌,才反应过来,连忙上前准备感谢,她仔细地打量着这个人的装扮,看着他脸上的面具,心里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对得上号。
  就在她正要过来跟江远寒攀谈的时候,动作突然停滞住了。她的目光从镇定演变成一种极致的惊恐,指向对方的身后:“……妖、妖母……”
  妖母?江远寒扔掉卷刃的长剑,松了松指骨,正要转过头看看这到底是哪个类型的妖母,耳畔边倏忽响起一道如风而过的剑动。
  一把飞剑刺入他身后那只妖母的眼球里。
  枯叶坠过他眼前。
  江远寒的神经有一刹的紧绷,为这悄无声息、迅如风的一剑。
  在他的身后,那位祝师姐终于卸下气力,浑身瘫软地半跪到地上。一旁古木上坐着的小姑娘也精神一振,喊道:“小师叔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小寒:你叫什么?
  尤师兄:我叫……
  小寒:算了,不想听。
  冷酷且任性,狡诈且无聊,帅气而有趣,迷人的反派角色——
  开文大吉!
 
 
第二章 
  风响一瞬,彻动四野。
  那道剑光来得太快,让江远寒都跟着有些惊诧。
  他转过头,视线扫到妖母眼球里的飞剑,不知道哪儿来的、突如其来的一阵冲动,抬起手握住了那把并非归属于他的飞剑。
  他的武器卷了刃,已不堪用,但眼前就有一把利刃,剑在手中,便有令人安心的分量。
  魔族都难免得带着一些任性,何况是他这种成名已久的魔君。他随性好战的性格几乎刻在了骨子里,肆意妄为,没有规则。
  这把飞剑印刻着别人的气息,入手有一股如霜的冷意。他拔剑出来,手心滚烫如灼。
  这把剑在他手中也同样没有停留,几乎是在控剑的下一瞬,剑锋便接住了妖母发狂的一爪。
  江远寒被震退半步,横剑格挡,强烈的摩擦之下,火花在眼前乱窜。
  爆裂的电火几乎撞进他的眼帘之中,就在江远寒眸色变化的前一个瞬间,更多的飞剑如瀑布般涌流而来。
  万剑铺过天际,金光烁然,华彩满穹。
  剑网如织,带着冷峻的杀意盖顶而下。江远寒手腕一转,锋芒锐气随之脱手甩了出去,配合着劈头而下的剑网,将硕大无比的妖母骤然粉碎。
  眨眼之间,形神俱灭。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