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君!剑下留鱼!(修真)——烬天翼
时间:2021-03-06 10:14:45

   书名:仙君!剑下留鱼!
  作者:烬天翼
  文案:
  谁都知道六界有个实力强悍的神经病仙君,专找妖魔不痛快。
  好坏?善恶?不,人家不管的,是妖魔他就不会放过,所以才叫神经病啊。
  裴焱原本在现世混得好好的,打遍天下无敌手,后来一不小心被备受欺凌·软弱无能妖界七皇子灵魂互换了。
  然后他顶着鱼妖七皇子的皮晃到了神经病仙君面前。
  六界众人:妖界七皇子死定了啊!!!
  神经病仙君(拔剑,又放下):你不是妖。
  裴焱:嗯……我是人。
  六界妖魔:(╯‵□′)╯︵┻━┻骗鬼咧!说好的是妖魔就不放过呢?!你凭什么只对七皇子不发疯?!
  *
  后来神经病·孤尘仙君再说到:他不是妖。
  六界妖魔就:呸,狗男男→_→
  PS:本书又名《我想追个老婆,结果追回个老公》
  【阅读指南】
  1、有生蛋,两个男主身心一对一
  2、攻受双直,强强,是真的强强
  内容标签:强强仙侠修真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裴焱(无渊)|孤尘仙君·洛寒州┃配角:下一本《徒弟也是高危职业》┃其它:受君直到被压都觉得自己攻_(:3」∠)_
  一句话简介:它是你老婆!!!
  立意:治愈童年伤痕,积极阳光地面对生活,才能获得幸福。
  ==================
 
 
第1章 交换灵魂
  2222年夏,烈日炎炎,蝉声一片。
  九月的大热天,新生报到。
  裴焱申请了裴阳焱的新身份入学,大清早第一个到寝室,开始了他的大学生涯。
  S大是全国著名的体校,这里有一群年轻气盛、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裴焱的室友一个是田径系、一个是射击系、一个是足球系,因为寝室分不匀凑成了一间。
  四个大男孩都是大大咧咧、简单直接的性格,很快混熟。
  进体校的多多少少都会有些赛纪,虚拟或者实战,但裴阳焱没有,他是跆拳道系一年级新生,过往战绩显示一片空白,看页面介绍时毫不起眼。
  但看人时一米八的高个加目测至少一米一的大长腿再配上一张有点嚣张的帅脸,就很难不起眼了。
  室友每天帮他收到一堆水果零食巧克力,有本校女生、也有对面大学女生送的。
  直叹颜狗当道。
  “说起来你和前几年官方检测出来那个精神力SSS级的武术散打世界冠军名字有点像。”寝室老大熟练地把今日份的水果在宿舍里分分——反正人家女生送完就跑,有些干脆是外卖点单,根本还不回去。
  寝室老大一边厚颜无耻地吃一边继续说:“一个叫裴焱一个叫裴阳焱,就差一个字!”
  “我靠杀神裴焱!”另一个室友马上咋呼起来:“那可是我偶像!裴阳焱这狗逼嚣张玩意儿哪里比得上他一根手指头……啊呸,脚趾头!”
  裴阳焱马上一脚踹过来:“你把老子的水果吐出来!”
  室友抱着半块哈密瓜一下子跳远:“看看!哪里有我偶像一半低调内涵!人家那狂拽王霸的实力摆在那里都没你一半嚣张!”
  裴阳焱呵呵了:“你以为他不想嚣张。”
  室友弃瓜以明志:“敢污蔑我偶像!此仇绝对不共戴天!”
  另一个室友开口:“去年不是爆出来裴焱低调不说话是因为心理创伤导致的自我封闭么?后来听说去接受治疗了。”
  后面的话裴阳焱就没有再接,事不关己一样在旁边吃着瓜。
  几个月后裴阳焱被系里派出去参加全国大学生跆拳道公开赛,实战,一不小心拿了冠军。
  “卧槽!裴阳焱你真能装!平时找你一起去抢球场你推三阻四!还以为你怕被打!没想到狗逼王者装青铜!”
  电话里,三个室友轮翻抢过手机吐槽他。
  裴焱一边从参赛运动员通道往外走一边嗤之以鼻:“老子什么时候装了?你们又没问过我跆拳道练得怎么样。”
  “那我们要是问了你怎么说???”
  裴焱大言不惭道:“就算在S大体院里横着走,兄弟几个也不用怕被人打死。”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荡气回肠的“哈哈哈”。
  室友们紧接着说:“好小子,果然狂!回来全寝给你庆功!!”
  裴焱真心实意的高兴,他十二岁到现在拿了大大小小无数奖杯,除了教练说声恭喜,从没有人给他庆过功。
  有朋友的感觉,真的不错。
  之后的几个小时他还没说到学校,室友几个就已经集体逃课到学校后面美食街的丘记火锅订了一桌,电话里语气都很兴奋,一帮人只等裴阳焱过去一起庆祝!
  裴焱下了飞机和教练道别后直接往美食街赶,他就背了个背包东西很少,懒得跑进学校放下就直接背去火锅店。
  的车师傅在美食街的小巷口把他放下来,他付完钱飞快低头看了眼手机。
  时间显示是下午5点45分。
  手机微信连响了三声。
  【@狂人三火你不是3点到的飞机嘛,怎么这么慢,超过6点过来自罚三杯!】
  【就是!老大说主角不到不能动筷,你小子是想馋死我们还是饿死我们?!】
  【学校后面美食街丘记火锅二楼包厢28桌@狂人三火等着你呢。】
  裴焱笑一声,一边打字一边匆匆往美食街里面小跑过去。
  【来了!马上过美食街前面的石桥!】
  平时训练太多他不常玩手机,打字不快,输完这一行就揣着手机跑上石桥往街角的丘记火锅赶。
  但没两步就注意到石桥上五六个男生堵着一个穿高中制服的女生。
  那架势,一看就知道没什么好事。
  裴焱低头又看了一眼手机,5点50分,离室友说要他自罚三杯的6点还有十分钟。
  来得及。
  女生已经怕得小声哭了出来,几个男生还像苍蝇一样围着她,裴焱不耐烦地走上去一把推开了最近的一个男生,朝他们扬了扬下巴:“怎么回事?”
  “关你屁事!”
  裴焱点了点头,然后干脆利落地一抬腿,将开口的那个男生一脚踹进了石桥下的河水里。
  “嘭”的一声,水花挺响。
  他出腿太快,男生跌得太顺,余下四五个男生都愣了一下。
  回过神来最小个的男生赶紧去河边拉人,其中最高壮的那个男生排开小弟直逼到裴焱面前:“你小子想多管闲事是不是?!你知道老子是谁吗?!”
  裴焱摇了摇头:“不知道。”
  他随即来回扫了几个男生一眼,问:“那你们知道老子是谁吗?”
  “我管你他妈是谁!”
  高壮男生用力啐了一口,一根手指直指刚被小弟拖上岸的、被裴焱一脚踹进河里的那个男生:“现在、马上去给他道歉!跪下来!否则你他妈今天别想竖着下这个桥!”
  裴焱回看了高壮男生一眼,呵呵了一声,没理,转而看向了被他们堵着的那个女高中生。
  “你,欠他们钱还是干吗?”
  女生脸上挂着泪,对着他直摇头:“不、不……我不欠他们钱,他们莫名其妙就围过来……我、我只不过经过这里想买晚饭……他们……”
  裴焱打断了她:“那你快走吧。”
  他一说完,对面男生就冷笑了一声,伸手拦在了女生面前。
  女生本能地往桥墩旁又缩了一下,吓得眼眶更红、眼泪更多,转头过来巴巴地看着裴焱。
  “本来没想怎么样,就是找她聊两句。”裴焱面前,高壮男生继续说:“但你小子这么拽地想英雄救美,我就忍不住想打打你的脸给美女看了。”
  裴焱就随手把背包往地上一扔。
  一分钟后桥上横七竖八地躺着五六个男生,都一副想爬起来又痛得要死爬不起来的样子。
  裴焱一边捡起背包一边走向桥墩旁的女生:“没事了,现在走吧。”
  女生在他走近时低着头腼腆地说了一句:“谢谢你。”
  裴焱点了点头,正要从她身旁快步经过时,又见女生抬头来一脸好奇地看向自己:“不过我听说杀神裴焱怕水?”
  裴焱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面前女生就一招近身擒拿快狠准地拖住裴焱一只手臂往身侧的桥墩上一甩。
  裴焱猝不及防地被她甩过去,另一只手眼疾手快地一把扒住了石桥栏杆。
  下一秒女生的长腿一扬,腿风带着残影一脚踹向裴焱胸口。
  身体比大脑更快一步,裴焱凭着本能一翻身躲开了她这一脚,同时扒在栏杆上的那只手“啪”的一声牢牢抓住了她的脚踝。
  裴焱后腰倚在桥墩上往后仰着,抓住她脚踝的那只手用上了大力,语声就有点烦躁:“你怎么回事?”
  女生冷笑了一下:“你是不是忘了自己‘杀神’的称号是怎么来的了?”她说完眼睛里像跳着火,就着被裴焱抓住的脚踝大力往前一扑,牢牢箍住了裴焱的双肩:“我是陆鸣的妹妹,来给他报仇。”话说完两人就一起砸进了石桥下的河水里。
  杀神裴焱怕水。
  这不是假的,跌进水里之后裴焱整个人就像僵住了一样,一动不动,任着自己往水底下沉。
  陆鸣?就是那个输给自己两周不到,旧伤复发下半身瘫痪的武术散打运动员?
  他好像是武术世家出身,尤其心高气傲,但在自己手里又输得太难看,所以旧伤没好就私自给自己加了大量训练内容,最后导致下半身瘫痪……之后半年不到,自杀了。
  裴焱听说的时候有点惊讶,有点可惜,但并不觉得是自己的错。
  后来陆家在微博上挂了陆鸣死前写的遗书,里面有这么一句:
  他在比赛场上的状态好比杀神,能把人慑住的那种气场,全盛时期的我都赢不了,更何况是瘫痪后。
  从此连续七年拿了全国青少年武术散打锦标赛冠军和三年国际冠军的裴焱有了一个外号,叫杀神。
  石桥下,河水从四面八方涌进裴焱的耳朵、鼻子、嘴里。他想要挣扎,但是动不了。
  入水前一秒他看见自己被撞出的手机在半空中亮了屏,显示有“年度最帅”群聊消息,同时看见了浮在屏保上的时间是下午6点整。
  来不及了。
  迟到了。
  第一次拿到奖杯后有人给自己开庆功宴。
  但他却掉进个也不知道深还是浅的河里就像猫被抓住了命运的后颈一样动弹不得,全身麻痹,脑子特别清楚,可就是全身僵硬,同时直犯恶心,难受、窒息,痛苦到昏厥。
  真他妈操蛋。
  陆鸣要死关他屁事!
  老子只想活!
  高兴的、开心的、爽快的活。
  意识越来越模糊……裴焱仰面看着水面上方的天光云影越来越暗,脑子也逐渐混沌,然后他终于听见有人声出现在耳边。
  好像有人来救他了。
  只是那声音隐隐约约,始终难以听清,像隔了亿万个虚空一样遥远。
  那个声音说:我不想死……
  裴焱本能地接了:废话……我也不想死……
  声音祈求地问他:交换灵魂……是我们死前最后的希望了……你愿意和我交换灵魂吗?
  裴焱感觉自己的身体因为窒息在不停抽搐颤抖:老子要……活……怎样都……要活。
  声音似乎和他一样痛苦,变得越来越轻:那……和我交换灵魂吧……
  裴焱昏厥前咬紧了牙关,应该是本能地应了。
  ……
  灵武之境,九州混战,四海罹难,妖、魔、仙、鬼、人、下界神兽之间纷争不断,血雨腥风。
  在累累的乱世中,上神创六界学院,以增进各界之间的了解,避免不必要的争端——只可惜没人理他。
  后来上神就加了一条:学院每届最优者将代“极天神域”保管五大神器之一五百年。
  这次六界听闻蜂涌而入,各自的想法都是:神器之威撼天动地,绝不可落入旁人之手!
  .
  裴焱睁开眼的时候一道花里胡哨的身影握着一条花里胡哨烧着火的长鞭正向他当脸甩过来。
  对,感觉就是对准了他的脸。
  裴焱反应迅速地一仰身,躲过了长鞭,长年比(打)赛(架)的本能,促使他想也不想地滑步过去,自下往上,一脚踢在了挥鞭之人肋下。
  这一脚迅捷无比,同时用了大力,裴焱试想对方至少吃痛后退两步,自己可以寻隙再攻。
  可没想到他这一脚踢出,脚尖那头直接听到了“咔嚓”的骨断声同时伴随惨叫,下一秒蓝色光波一样的东西从他身上顺着腿涌到脚尖狠狠撞在那人身上,对方直接飞了出去,“嘭”的一声,重重砸地,半晌没动。
  就这样?直接KO了?
  裴焱维持着踢人的动作,有点发懵地把腿放下。
  那蓝色的光波是什么东西??
  下一刻没等他有时间思考,剧烈无比的疼痛先袭卷了全身。
  裴焱猝不及防的眼前一黑,两只手大力的往地上一撑,低头直接吐出一口血来,人也随之重重跪倒在地。
  怎么回事?!
  肝胆脾胃像移了位,骨头像从头到脚被人敲过一遍,全身火辣辣的刺痛,同时内里震荡撕裂般的痛楚排山倒海一样在涌回脑中。
  裴焱一下子瘫在了地上。
  几乎同时,周遭响起一片喝彩声。
  “赢了!竟然是七皇子赢了!”
  “还以为他死定了!没想到一招反杀了八皇子!”
  “老子刚刚都以为他妖魂离体了!”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