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回末世去修真——凌诺熙
时间:2021-03-06 10:07:00

   《穿回末世去修真》作者:凌诺熙
  【主攻!已完结,(经过读者反馈之后大家感兴趣的可以跳过地球篇从修真篇开始看!)欢迎订阅!】
  【文案】
  韩星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到了一个神奇的世界,这个世界有人可以在天上飞,有人可以使出各种法术,还有人为了追求长生终日躲在洞府里苦修?
  韩星表示,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之后他经历了百年的各种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之后累了,表示:很想回家。
  于是他又穿回来了!
  可是谁能告诉他,外面马路上多了一群类似行尸走肉的人类,不禁让人疑惑:这真的是他原本的世界吗?
  (韩星和江续把地球恢复原样之后,打算去修真界看看修真界的风光,谁知道……)
  穿回末世去修真的关键字:穿回末世去修真,凌诺熙,末世,修真,互宠,空间,
 
 
第1章 穿回来了!
  韩星任由花洒的水冲刷着身体,脑中的记忆依旧停留在不久前他自爆的画面。
  一场偶然的感冒发烧让他穿越到了一个修真世界,天生灵体,纯阳体质,单一的火灵根,他穿越的身体同时拥有这三个条件,没看过猪跑也吃过猪肉的他自然知道这具身体的资质有多好
  !
  原主有个修为在金丹巅峰的师傅,刚穿越过来的时候他一度担心自己会被发现灵魂有异,只能一直借口修炼躲在原主的洞府里,结果整整一年居然都无人问津,韩星内心一阵纳闷,还好
  他在无人问津的同时拼命吸收了解这个修真世界。
  在穿越到修真世界的第三年,他终于见到那个传说中的金丹顶峰的师父,对方长什么样子韩星不知道,但是对方身上的那股威压可不是他这个练气小菜鸟可以承受的。
  原主师父叫元惠,修为在这个庆元宗算是顶尖存在了,所以作为他徒弟的韩星修炼资源数不胜数更何况元惠在闭关之后还给原主留了诸多法宝跟数不尽的原石。
  元惠的声音在头顶传来,不温不火;“不错,已经练气三层了。”
  韩星直觉元惠深藏的不满,学着原主以往闷葫芦的性子不吭声。
  元惠似乎也习惯了原主的性子,大殿一阵沉默蔓延开来,除了韩星之外其他师兄弟两股颤颤似站不稳,也不知过了多久这次会面才结束。
  韩星并不在意元惠的态度,因为他知道自己还有利用价值,是的,原主就是一个炉鼎的价值。
  韩星为何会知道实情,这还要谢谢那些妒忌原主有数不尽的修炼资源的师兄们,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的,居然被他不小心听到了原主几个师兄用既妒忌又鄙夷的态度说师门拿出那么多资
  源给他修炼,不过是为了让他早日筑基做一个物尽其用的炉鼎。
  韩星彼时已经不是一个初入修真世界的小菜鸟了,知道炉鼎是什么,怪不得原主一个刚入门没几个月的小菜鸟就被金丹大能收做内门弟子还越过门内师兄得到无数修炼资源。
  本来他担心自己借口出门历练会被拒绝,令人惊讶的是元惠居然同意了,还叫了几个师兄做所谓的“保护”,不仅如此,还给他准备了各种保命的东西,不得不说元惠为了个炉鼎其实也
  是倾尽全力啊,不过为了进阶元婴,似乎这点付出也不算什么?
  后来才发现对方是算无遗漏啊,还在原主身上下了定位的印记,要不是他有次尝试脱离人群结果很快被找到顺便被嘲讽了一顿,他都不知道自己居然受制于人。
  回忆不断的在脑海里回放,修真界这几十年的经历不仅仅锻炼了他的心智更锻炼了他的脾气,从当初的桀骜不驯,到后来的隐而不发,一切都是为了脱离这个步步惊心的地方。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在秘境中他好不容易升到筑基,打算通过传送阵离开这片大陆,结果还是被宗门的人察觉,逼得狗急跳墙想把他绑回去。
  想起他最后无奈自爆,真够窝囊的!
  他韩星活了那么久还是第一次窝囊得没有反击之力,如果他还能回去那个世界,他绝对不会放过那群人渣,一个只有金丹就算顶峰的世界,想来也不算什么厉害的地方。
  何况他越是了解修真就越知道灵气的重要性,一个灵气如此稀薄的地方, 就算到了金丹也只是坐等寿命消逝罢了,韩星握紧拳头眸中晦暗不明。
 
 
第2章 玉佩空间
  韩星吐了口郁气,关掉水龙头,用毛巾擦拭着自己身上的水珠,他看着自己手腕那个淡淡的灰色印记,是最后的那个秘境得到的玉佩变成的,他猜想自己可以幸运的回到现世也拜这个玉
  佩所赐。
  韩星穿戴好衣物,触摸了一下印记,一阵失重感袭来,前几天刚穿越回来的时候根本没有心思去摸索这个空间,经过几天的沉淀,他渐渐稍微摆脱了自爆的阴影。
  韩星环视了这个空间,红色的土壤铺满整个空间,远处有一口灵泉,肉眼可以见的灵气从泉水中升起,整个空间被灵气充实着,吸一口不禁让人热血沸腾,看来这是一个极品灵泉,而灵
  泉的旁边居然有一间茅屋。
  韩星在修真世界的时候,利用宗门对自己的纵容看过了门内无数的书籍,自然发现了茅屋的门前布置了一个阵法,不过不是一个杀阵,似乎是一个特定资质的人才可以进入的阵法,看来
  这是一个传承给特定体质的人的空间宝物。
  韩星之前的身体是火系单灵根,不知道自己原来这个身体有没灵根,大胆的走近阵法,韩星抱着不行就赶紧出去洗洗睡的无所谓念头靠近了阵法。
  结果在韩星往阵法内踏入之后,阵法内的世界是另一片世外桃源般,一大片的桃花,还有一个凉亭,刚刚才看到的灵泉居然延伸了进来还把凉亭跟桃花林隔开来,已经开花的桃花片片的
  花瓣飘落到汩汩流动的灵泉中,凉亭两边栽种的似乎是雷灵果,而且还是年份超过千年的雷灵果。
  看来如果不是特定资质的人得到这个空间玉佩,就算能开启,最多也就得到外面的灵泉跟一间茅草屋了,不贪心的话,茅草屋附近的空地也是很多的,就着灵气也可以提升不少修为了。
  韩星没有着急去看如此珍贵的果实,沿着灵泉慢慢往里走,一个一人高洞穴出现在他的面前,缓步走入,穿过洞穴,又是一个别有洞天的宝地,各种灵植分布栽种在一个小房子前,而且
  每种灵植的年份居然都上千年万年了,这里任何一株的灵植要是拿到修真世界去估计都可以抢破头了。
  韩星一时不知应该自己回到现世获得这个空间感到高兴,还是应该为这个空间在他身上没有太大用处而惋惜?
  韩星走到房子的门口,自然看出这栋灰扑扑的房子没有设立了阵法,轻轻推开门,屋内无数的玉简散发着光芒飞起来围着韩星,其中一片玉简迅雷不及掩耳的冲入他的脑中。
  一部韩星从未接触过的功法深深印在他的神魂中,一种玄妙的感觉围绕着他,不知何时他盘坐在屋里唯一的蒲垫上,身上的气息节节攀升,直到突破筑基初期顶峰才慢慢缓下来。
  韩星睁开双眸,眼中一阵复杂,他获得了一部顶级的混沌灵根功法,而功法的主人正是这个玉佩的原主人韩渊。
  韩渊本身是混沌灵根,一开始踏入修真界的时候,被认定为废灵根的他一直停留在练气后期顶峰不得寸步,直到百岁他决定一博,在秘境中得到这个青檀玉佩,获得了玉佩里混沌灵根的
  修真功法,才知道自己所谓的废灵根其实是天资卓越的混沌灵根,从此修为一飞冲天。
 
 
第3章 再次筑基
  韩星在自爆的时候才堪堪突破筑基,用了将近百年的时间,以韩星穿越的身体资质十年内突破筑基自然不在话下,但是为了拖延筑基的时间是他后期故意表现得飞扬跋扈得罪了门里不少
  人,导致根基受损。
  如若不然只要筑基了,那么离死也不远了,如果不是他的纯阳体质实在对元惠来说是个大补,估计死一百次都有了。
  青檀玉佩本是上古时期一个混沌灵根大能所创造的空间宝器,结果不慎遗落到了下界,经过了不知道多少年才等来了同样混沌灵根的韩渊激活了玉佩的空间。
  的韩获得了只有混沌灵根的顶级功法,还有一汪清泉跟一片空地。经过韩渊不知多少万年的努力空间才有了如今韩星看到的成果,韩星去过修真世界,自然也知道因果循环之道,现在他
  承受了韩渊这番意外的馈赠,往后自是有另一番因果需要偿还。
  冥冥之中自有定数,他本不是优柔寡断之人,既然一切已成定局,他一下子就突破到了筑基初期巅峰,想来结丹也指日可待!
  回来的当天他就发现这个世界的灵气比起之前穿越的修真世界更充足,难说这个世界隐藏着修真者,而修真界自然是实力说了算,他又怎么可能嫌弃自己的修为越来越高呢?
  韩星起身,看着依旧在空间飞转的玉简,一挥手,全部又乖乖的回到原来的位置,以后如果他要看这些玉简也不用特意回到这个屋里翻找,屋里所有的玉简他都已经了然于心,心念一动
  ,信手拈来。
  这也要感谢韩渊在历练的数年收集了无数功法和各种术法的玉简,可惜的是,韩渊就是个典型的技术宅男,修为虽然不低,还是个炼丹师,可是却不注重炼体,每次雷劫都九死一生,最
  后的渡劫雷劫,更是没有渡过,而青檀玉佩意外掉落到修真界再次变成无主之物,等待新的有缘人。
  如果没有韩渊这个前人种树,也没有他这个后人乘凉了,这笔因果他自当也铭记于心,至于现在玉佩里的一切,他并不着急去探索,现在他更重要的事把自己手里合适家人的资源分享出
  去。
  韩星出了空间先是打开手机看了一下日期,居然才过去了三天,在空间内因为一举冲到筑基他根本没有注意花费了多久,但是可以猜到空间玉佩的时间流速应该比现实世界慢许多。
  刚开机便有无数的信息提示着多少个未接电话,还有微信群里父母@了自己很多遍,关心着自己在B市的情况,大哥跟二哥随意说了又给自己打了多少多少钱过来,不够用要说之类的话。
  韩星心头一阵酸涩,他有一个幸福的家庭,爸妈疼爱,上头两个哥哥也对他千依百顺的,不是最好的都不会捧到他面前,自家在京都的地位可以说已经差不多算是一人之下了,更是没人
  敢惹到他头上。
  虽然他自小就对陌生的事物保持着强大的学习能力,只是后来觉得这种万事都信手拈来没有敌手的日子很无聊,就变得万事不上心,随心所欲的活着,家人也没有不满他的吊儿郎当,直
  到在不久前他为了白越出柜还为了这个高中同学不顾家人的反对填报了B市的大学。
  虽然他已经知道了一切都是白越在后面搞鬼,但是近乡情怯,他盯着手机半晌,却没有勇气拨打家中电话。
 
 
第4章 家人
  韩星现在的灵魂力可不是一个普通人可以比拟的,所以他自然知道自己当初那么着迷白越少被对方下了情蛊在身上。
  现在想起,总觉得哪里不对,他除了对家人跟真正亲近的朋友才会投入了真心,怎么可能对一个不过转学过来几个月的白越突然就上心起来!
  到现在自己回想起来都觉得异常陌生,帮白越在自己二哥在B市这边分公司弄了个舒服还工资高的工作,还给白越那些莫名其妙的亲戚大开方便之门!
  回想起来,白越的出现就很突兀,对他的态度一直若即若离,需要他帮忙的时候才稍微热情了一点,其余时候都一副清高不染世俗的模样。
  因为情蛊的原因他对白越的话几乎言听计行,得知录取志愿之后竟然不顾家人的劝阻就跟着白越来到B市。
  要不是因为生病因缘际会去了修真世界,他都不知道能不能察觉到自己被下了子蛊。
  如果一直被白越控制着,那么他估计会被白越利用个彻底,比如让他进入韩家,而父母就算对白越再不满也会给白越无数的资源,白越因此可以说是一步登天也不为过。
  然而最怕白越要的不仅仅是一步登天,如果他是一个政敌放到韩家的棋子,那么会发生什么已经可想而知了。
  韩星的眼神变得狠戾起来,上辈子的韩星虽然一直隐忍只是为了活着但是也利用了各种手段灭杀掉那些觊觎他,想对他下手的人,他就算是根基受损,他脑子又没有受损,借力打力对他
  来说更合适。
  而现世却不一样,他现在有筑基修为,如果刻苦一些,金丹也不是不行的,修真伊始,他的寿命就开始增加,而家人的寿命却……
  或许可以看看家人有没修炼天赋,毕竟要长命应该一家人一起长命百岁,还有一个人……
  韩星想到那个名字,心中一片柔软刚因为被白越下蛊的怒意渐渐消去,百年修真当初模糊的感情反而越发清晰,当初意气用事的行径,反而让人羞赧。
  白越这种小人物一下就被韩星丢到脑后了,有什么等他见完家人再说。
  现在他已经筑基了,寻常从B市坐飞机回A市都要两个小时,他御剑飞行也不过十几分钟的时间。
  在那之前,他尽量把自己身上的血腥之气收敛起来,他没打算和盘托出自己的所有遭遇让家人忧心,只能用轻描淡写的态度让家人安心。
  算计韩家这件事,无论是谁,他都要让对方付出代价!
  韩星想通之后立刻打通了自家二哥的电话,熟悉的声音从听筒传了过来,韩星深吸了一口气,话还没说,韩易满含担忧的声音响起,“小星你没事吧?”
  韩星失笑,确实有些事,毕竟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他的家人了,还是很想念的,而且自从那次出柜之后他居然暑假就赌气来了B市,这么任性的自己,他的家人却依旧对他关怀备至。
  “没事。”韩星平复了心底的情绪,“那个白越把他辞掉吧。”
  “啊?”韩易一愣,随即开怀的笑了,“小星星终于想通啦?”
  “嗯。”韩星懒得纠正自家二哥又叫他那个幼稚的小名,毕竟那么久没见,还是给点优待自家二哥。
  电话里的韩易真的担忧了起来,搁平时叫自家小弟小星星,肯定炸毛了,这回居然没反应,该不会情伤太重了吧?
  “小星天涯何处无芳草啊,何必吊死这棵树啊。”别的不说韩易经商,本身就是霸道总裁一枚,而且还是一枚荤素不忌私生活非常欠揍的总裁,对韩易来说感情这玩意还不如多打几炮来
  得爽呢,他一直就不赞成小弟喜欢这么一个虚伪的男生。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