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柔弱”师弟HE了(修真)——茶查查
时间:2021-03-04 09:27:18

   《和“柔弱”师弟HE了》作者:茶查查
  文案
  沈修瑾日复一日守在寒山涧,直到小飞仙境开启。
  本欲只身进入,却意外被人喊住。
  已经快十六岁的谢孤悬长开了些,男生女相,那张绝色的脸比玄月宫女修都要动人。
  他仰着脸表情怯怯:“师兄可否带我一同前去。”
  云岚宗不少弟子心中扼腕痛惜。
  “师兄,我怕。”
  怀里有这样的绝色美人寻找依靠,不少人都要为之神魂颠倒,可谢孤悬偏偏选上了沈修瑾。
  忍了又忍,在谢孤悬死命往他怀里钻的时候,沈修瑾冷声呵斥:“没用的东西!站到后面!”
  骂归骂,他还是忍着,一路护着这个过于娇弱的师弟,没有丢掉对方。
  以为回去后就能和对方彻底分道扬镳,再也不见。
  谁知谢孤悬就像是跟定了他,总在眼前晃悠,娇滴滴怯生生地喊师兄。
  可就是这么个娇气的人,在后来的一次任务中,于黑暗中扑进他怀里,却撞得他连连后退,直抵上墙面。
  怀中极具压迫性的成年男性躯体让沈修瑾惊觉,那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小师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长大了。
  “师兄,我害怕。”
  是沈修瑾惯常听到的话,可不知为何,耳畔的声线带着磁性和低哑,同往常的娇弱细语全然不同。
  ——
  攻谢孤悬 受沈修瑾
  封面白衣服是攻,黑衣服是受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修瑾,谢孤悬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嘤嘤嘤,师兄我害怕
  立意:前路艰险,但找到对的人后,就不再孤单。心怀希望,每一个努力的步伐终将会带来回报。
 
 
第1章 
  翠绿竹林前,往日鲜少有人停留的野地,今日却聚满了人,就连天上都是各门派的法舟宝船。
  竹林上方,一个灰色混沌漩涡正在缓缓旋转,灰色的混沌雾气笼罩了这片竹林上空,从里面逸散出的细微天地灵气让不少人面露喜色。
  百年一遇的小飞仙境今日要开启了。
  和其他秘境不同,小飞仙境虽说比不上已经四百年未见的飞仙境,却已经是足以让所有门派都重视的福地洞天。
  云岚宗驻地。
  同其他门派一样,弟子不是打坐休养,就是三五成群闲聊。
  今日小飞仙境开启,来到这里不用练功修习,便没了那么多拘束。
  而后方一处明显人少的地方,黑衣人盘腿坐在地上,一柄长剑横放在腿上,正闭目调息。
  他生得极好,模样稍显稚气,看年纪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鼻梁高挺薄唇浅淡,即便坐在那里也能看出身形挺直劲瘦,只是周身冰冷气息将人拒之于外。
  随着时间过去,混沌漩涡里泄出的灵气越多,意味着小飞仙境即将开启。
  灵气逐渐汇聚,形成一种奇异的波动,以漩涡为中心涤荡开来。
  也是在这时,云岚宗飞舟上有人缓缓落地。
  当一身白衣的谢孤悬出现在众人眼前,周围人愣了一瞬,很快就响起窃窃私语。
  而众人后方,闭眼打坐的沈修瑾睁开眼睛。
  恰好这时,他和那双潋滟桃花眼对上了视线。
  美人一笑,倾国倾城。
  即便是还未长开的美人,也足以窥见以后颠倒众生的模样。
  谢孤悬脸上笑意引来一片吸气声,只是很快,这一眼就被前方逐渐聚拢的人挡住。
  红颜祸水。
  这个词突兀在心中浮现。
  师父那些话本里有说过。
  只是这话用在谢孤悬身上有些不妥,他毕竟是个男人。
  眼眸微动,沈修瑾将自己这个不合时宜的突兀想法压下,在周围一声声“师弟”“师弟”的嘘寒问暖中,他站了起来,径直看向入口处。
  磅礴灵气在下一瞬席卷周遭,将竹林吹了个七零八落,要不是这里的人都是修士,指不定会怎样狼狈。
  而这灵气来得快也去的太快,消散在天地间,不留任何痕迹,难以被修士捕捉化用,所以没有人去做无用功。
  小飞仙境开了。
  入口一个时辰后会关闭,十天后才会重新打开。
  各大门派先前已探知这处小飞仙境不会有假,便有人开始小心翼翼进入。和那些危险重重的秘境不同,这里是少有的善境。
  云岚宗也不例外,有弟子陆续飞身上去。
  长剑负于背后,沈修瑾便要孤身进入。
  “沈师兄。”
  前方谢孤悬从分开的人群中走出,小心翼翼喊出了口。
  脚步一顿,沈修瑾看着他,心中疑惑。
  谢孤悬自小拜入宗主门下,所以两人认得,不过也只是点头之交。
  “师兄可否带我一同前去?”谢孤悬走到近前几步远,他微仰起脸,表情怯怯不安。
  看着没有自己高的白衣少年,沈修瑾没有立刻答应。
  路上来的时候,他便已想好,应当是自己一人进入小飞仙境,而不是多给自己找个麻烦,更何况,来这里的宗门弟子,确实没有他熟识的。
  而之所以说是“麻烦”,倒也不是恶意针对谢孤悬或旁人,只是他惯常一人行走。
  小飞仙境只有元婴以下修士能进,金丹修士便是顶天,而大多数年少弟子,修为不是筑基就是炼气。
  独来独往惯了,在谢孤悬开口之前,沈修瑾未曾动过与人同行的念头。
  眼下突生意外,他想要不要带上对方。
  同为云岚宗弟子,照顾一二也并非不可,可谢孤悬看上去这般娇弱,又因相貌会引来不少人注意,着实麻烦。
  许是在寒山涧待久了,本该是在思索的表情,却因为冷冰冰的气势让人以为是不悦。
  沉默引来有的弟子不满,尚未说出口,温婉柔弱的宗主夫人飞下来,落在他二人面前。
  “夫人。”
  众弟子纷纷拱手施礼,沈修瑾同样如此,甚至神情更为敬重。
  “修瑾,”宗主夫人温婉开口:“师叔知你心切,只是悬儿修为低下,在仙境中纵使有法宝护身,也难让人放心,看在师叔面上,还请相助一二。”
  一个“请”字让沈修瑾立刻拱手,说道:“夫人言重了,弟子理应照顾好谢师弟。”
  说完,他直起身子,就看见宗主夫人带了歉意的笑。
  夫人曾与他有恩,谢孤悬又是宗主最小弟子,不论宗主如何,只凭夫人平日里对谢孤悬的疼爱,他在刚才便已有了决定。
  两三句话就定了谢孤悬跟着谁,原本还想献殷勤的弟子只得歇下心思。
  不过依旧有不甘心的。
  未满十六岁的谢孤悬年初就长开了些,一张脸堪称绝色,男生女相,比那玄月宫的女修还要动人,在宗门里几乎男女弟子通吃。
  余光察觉到三长老之子萧元徵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沈修瑾依旧是那副冷冰冰的模样,身后长剑出鞘。
  他不想再多来几个人跟着,同夫人道了声,在旁人没有开口之前,一手抓着谢孤悬胳膊带他上了剑身,便御剑进了入口。
  两人身影很快消失在众人眼前。
  *
  小飞仙境内
  穿过那层混沌,眼前豁然一亮。
  祥云浩渺,白鹤穿梭其中,远处仙山雾气缠绕,从不断聚拢又分散的薄雾中,偶尔闪过缕缕祥瑞宝光,碧海翻腾,似有蛟龙跳跃,再细看时,却只是虚影。
  这里俨然是一方广阔无垠的天地,难以在短短十日内探全。
  沈修瑾带人穿了过来,混沌入口在半空中。
  不愧是仙境,除了充沛灵气外,偶尔还能察觉到几丝仙灵之气,着实让人心神舒爽愉悦。
  只是这种愉悦没有维持多久,沈修瑾感受着四面八方而来的重压,维持御剑飞行的状态有些艰难,便落了下去。
  百年一开的小飞仙境在修士初入之时,会压制境界,空中更有禁制在,扛着如山般的重压根本无法飞出百里之外,只有炼化这里的特殊灵气为已用,方可重拾境界。
  “师兄。”谢孤悬站在地上,抬起脸叫了声,似有不安。
  沈修瑾收剑回鞘,听见声音就看了过来。
  矮了他半头的白衣少年稍有无措,一双桃花眼含着怯意,却还是朝他露出个浅浅的笑。
  与刚才秘境外的那个笑相比,带了些羞怯,却生出一种让人越发怜惜的柔弱。
  沈修瑾看他一眼,便微垂了眼眸,薄唇微启:“何事?”
  或许在旁人看来,他冷冰冰的模样分外不解风情。
  可身侧微蜷又舒展的手指只有极为熟悉的人知道,面对这样一个比师姐或师妹还要娇气的师弟,他有些不知该如何与对方相处,毕竟不熟。
  被问道的谢孤悬这会儿越发羞涩,他仰起脸,用那双极为漂亮的桃花眼看着面前的师兄,小声说:“没什么,只是想叫叫师兄,我修为低微,有些害怕。”
  话说着说着,他就沮丧地垂下头,为自己这样的弱小感到难过。
  害怕。
  沈修瑾听见这个词,看着这个小师弟。
  弱不禁风的身骨,又是这样一副“祸水”般的相貌,从头到脚都写着胆怯柔弱,把害怕这种话说出来,似乎一点都不意外。
  “不用怕。”他开口,本意是想安慰,听起来却干巴巴的,于是沉默了一瞬后,又说道:“剑拿出来。”
  谢孤悬闻言,反手便从背上缓缓抽出剑。
  两人使的剑倒是有那么点相似的地方,都是长剑,只是握着剑时气势截然不同,一个凛然,一个无害。
  “有危险就用手里的剑反抗,一味退缩只会更害怕。”
  沈修瑾简单说了两句,于心而论,他并不会安慰人。
  看着自己手里的长剑,谢孤悬又抬头看他,咬了咬唇,小心翼翼问:“那,师兄会保护我吗?”
  他问完后,眼里有点点光芒,像是在期待什么,只是这样的光在等来沉默以后,便一点点消散,化作满眼失落。
  世人就是这样庸俗,哪怕已是修行之人,可见到这般容颜的美人被自己弄得失落难堪,不少都会宽慰两句。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并非是什么令人诟病的事情。
  “也是,是我逾越……”
  “会。”
  讪讪的话音未落,谢孤悬就听见这个淡然却清晰的回答。
  沈修瑾看着眼前这个需要他保护的师弟眼中如星辰般的光芒重聚,亮晶晶地看着他,薄唇微微抿了抿。
  因为他没想到,谢孤悬会如此,娇弱,会向他寻求庇佑保护。
  “夫人既有嘱托,我定会带你出去。”说着,他就目不斜视往树林前方走去。
  身后谢孤悬跟上他脚步,眼中笑意在听到这句话后微愣,随即又笑了。
  看着比他快了一步的师兄,眉头微挑,眼中兴味盎然,不过很快,就被无害重新代替,这般快的变化没有任何人察觉。
  快步走到沈修瑾身旁,他边走边歪了下头,把自己送入身旁人的视线里,神情和语气都带了些许活泼,说:“那就多谢师兄了。”
  谢孤悬说话之时,沈修瑾下意识看了过去,在他说完后便垂了眼眸,淡声道:“无需客气。”
  两人往前面走,周围没有其他人的踪迹。
  白衣少年脚步轻快,心情很好的模样,还时不时看看脚边草丛地面,在这样的秘境里,或许机遇就在随手可得的地方。
  再一次停下等后面的人过来,沈修瑾分给谢孤悬的注意不多。
  境界被压制,进入这里大多数人都会选择找一处安全的地方修炼,好适应这处秘境。
  脚步匆匆跟上,两人重新往前走,对师兄等他的举动,谢孤悬脸上笑意更甚。
  而沈修瑾始终冰冷淡然,只是当视线不经意落在身旁人带着笑意的明艳脸庞后,随即就垂眸避开了。
  有的人天生一副好皮囊,连眼睛都是会摄人心魄的,眸中那样的细微光芒太盛,总会灼伤他人眼。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虽然有点迟了,但还是祝大家国庆节快乐,中秋节快乐。
  感谢读者“秋风过”,灌溉营养液+10 2020-07-29 10:13:33
  读者“木小辛没纸”,灌溉营养液+9 2020-07-22 22:43:54
  读者“仅仅”,灌溉营养液+10 2020-06-16 00:27:05
  读者“呐呐呐”,灌溉营养液+5 2020-06-03 12:05:31
  读者“秋风过”,灌溉营养液+10 2020-03-25 12:58:30
 
 
第2章 
  幽幽山谷,花丛开的灿烂热烈。
  风卷着花香涌动,吹得整片花海如波浪般摇摆起伏。
  看着这个灵气充盈的山谷,比他们一路走来的任何一个地方都要好,沈修瑾没有犹豫,转头说道:“分头查探,没有危险可在这里打坐。”
  这处山谷说大不大,一眼望去只有如海一般的花丛,其他什么都没有,但说小也不小,虽说能看到尽头,其中若有什么,不弄清楚也是隐患。
  谢孤悬乖巧点头,两人便进了谷中,一左一右走在花丛之中。
  这里没有遮挡视线的东西,只要一转头,就能看到旁边的人。
  沈修瑾心无旁骛,神识外放,依旧只能探得周身一里左右的地方,却也聊胜于无,路过花枝密密挨挤的地方,肉眼难以查探其中隐藏的东西,神识便可替代手眼。
  进来已经小半个时辰了,直到现在,两人还未遇到过其他人。
  这处秘境很大,而进了混沌入口之后,会随机落入某一地,并非固定,只有一起进来才会和同行之人身处同一处。
  修行之人脚程不是凡人可比的,所以在这小半个时辰里,他俩已走过不少地方,运气还算好,没有一进来就落入危险境地,一路走来除了遇到的那只带毒花斑蛛,也算顺利。
  当神识探查到攀在深褐色山壁上,那枝犹如藤蔓般弯曲的深紫花枝后,沈修瑾脚步一转,朝那边走了过去。
站内搜索: